看爹地不想說,瞅了一眼宋伊一。

宋伊一,「……」

有些話,有些事,他那麼小,真的不想讓他知道,傅瑾不想說的,她也不想開口。

傅小宋,「……」

爹地和媽咪都不說!

真的是!

他又看了一眼睡火蓮。

洛以淵在旁邊看著,隱隱約約猜到了什麼。

小九不知道事,他知道!

難道這睡火蓮能救他和小九的命?

這天晚上,他做了一個夢。

夢裡,突然出現了一個他不認識的人,輕聲問,「孩子,你怕死嗎?」

洛以淵一頓,「你是誰?」

明明就在他面前,卻看不清那個人。

面前的人緩緩地出聲,「睡火蓮只能救一個人的命,你覺得是你,還是傅小宋?」

洛以淵皺緊了眉頭,「關你什麼事?」

男人輕輕地笑了一聲,「傻孩子,你太善良了,知道傅瑾和宋伊一為什麼對你那麼好嗎?」

洛以淵懊惱,「你閉嘴,別說話了。」

男人輕嘆了一口氣,搖頭,「你現在聽不進去我的話,我能理解,你被他們一家三口蠱惑了而已。」

「那隻鳥是你的嗎?」

「……」

「你怕我姐夫吧?」

男人搖了搖頭,「好孩子,忠言逆耳,你好好想想吧,你和洛以淵只能活一個人,要用一個人的血和睡火蓮,才能救活另一個,到時候你會明白的。」

洛以淵,「我的事,不要你關!」

「為了哄騙你,到時候,傅瑾會採集你們兩個人血,花開之時,搶了那些花,全部吃了,你就不會死了,不要執迷不悟,活著就能繼續做你的洛家小少爺的,繼續做洛家的繼承人,可以給你媽咪報仇,做很多想做的事。」 洛以淵還沒有來得及出聲,那個人不見了!

第二天醒來,夢裡的對話清晰地映入腦海,每一個字、每一個字、每一句話!

仔細想,的確沒有看清那個人的相貌。

那個人是誰?

是這段時間做了不少手腳的人嗎?

他看向傅小宋和傅瑾,明明知道自己相信姐姐和姐夫,但是彷彿不受控制地幫那些話影響,有了一些微妙的情緒。

想到姐姐之前的經歷,他現在和姐姐情形很像!

可是要怎麼和姐夫說呢?

他說了,姐夫會不會覺得他懷疑姐夫相信了那些話?

如果不說,總覺得隱隱不對勁,他怕發生一些不可控制的事!

之前傅琛給姐姐看的那張照片,是他,還有他的血。

夢裡這個人,和這幾天搞破壞的人,和洛家有什麼關係嗎?

爹地知不知道什麼?

想到洛家現在還有一個洛以淵,他回去,還會有人覺得他是洛以淵嗎?

爹地呢?

爹地認不出哪個才是真的他嗎?

還是……

他不願意繼續想了,有點煩躁,有點頭痛。

大早上,心情不好,出了門,坐在一邊,看著遠方。

傅小宋發現洛以淵情緒不太對勁,瞅了一眼,跟上來,坐在他身邊,扭頭看向洛以淵。

洛以淵低頭,眼睛紅紅的。

傅小宋鼓了鼓腮幫子,自己的肩膀撞了一下洛以淵的,「怎麼了?」

洛以淵輕呼了一口氣,看向傅小宋,「小九,姐姐上次看到那張照片后的事,你能再很詳細地和我說一遍嗎?」

傅小宋兩條眉毛皺成了毛毛蟲。

小舅舅突然問這個幹什麼?

他看了一陣洛以淵,覺得不太對勁,便沒有隱瞞,將那天發生的事很詳細地複述了一遍。

洛以淵聽了,深吸了一口氣,「那最後怎麼辦的?」

傅小宋,「我給我媽咪餵了兩口的血,後來我爹地也喂他了。」

姐夫的血好像是很厲害的!

他也需要這樣嗎?

姐夫才受了傷,小九是自己的小輩,他總不能找小九要血喝吧?

心裡一陣彆扭,很為難。

反正,他不能喝小九的血,感覺自己就像一個妖怪,吃了自己的小外甥一樣!

他沒法過了心裡心裡的那一關。

要不等一天再找姐夫聊聊?

過了一天,第二天早上醒來的時候,洛以淵很不舒服,感覺那個夢裡的每一句話時時刻刻都影響著他。

生怕自己做出什麼不可挽回的事,他深吸了一口氣,煩躁地撓了撓自己的頭髮,坐起來,「姐夫!」

玉屏香 傅瑾看向他。

洛以淵,「姐夫,我們聊聊。」

傅小宋也醒了,看向洛以淵,來不及高興昨天晚上終於贏了那個爺爺,皺緊了眉頭。

小舅舅找爹地聊什麼?

想到昨天小舅舅問他的那些話,直覺和那個有關係。

傅瑾也看了一陣洛以淵,感覺到他心境這麼一刻很不平靜,「好。」

洛以淵站起來,跟上傅瑾,出了門。

傅小宋瞅了一眼,看向很意外的宋伊一,「媽咪。」

宋伊一,「小淵怎麼了?」

傅小宋搖了搖頭,怕媽咪擔心,說了一個善意的謊言,「應該是學琴曲的時候遇到了什麼苦難,求教爹地吧。」

宋伊一,「我覺得不像。」

小淵不是那樣的人,學不會琴曲不至於早上這樣!親親小說

傅小宋,「……」

當然不像!

不過他也不知道到底怎麼回事。

……

湖邊,確定離小茅屋足夠遠了,洛以淵才停住腳步,「姐夫,我前天晚上做了一個奇怪的夢。」

傅瑾「嗯」了一聲。

洛以淵深吸了一口氣,將夢裡的事情描述了一遍,看向傅瑾,「姐夫,我一點都不信,可是那些話好像會影響我的情緒和理智,和姐姐當初看了我照片的異常舉動有點像,這中間不知道有沒有什麼聯繫?」

傅瑾眸色沁黑,「應該有。」

看起來,洛家藏了一個很神秘的人,不顯山露水,卻暗暗地操控著這一切。

會是舅舅么?

洛以淵也緊張。

他真的很怕那個人是爹地,他不知道該怎麼面對。

洛以淵看向傅瑾,「那怎麼辦?這麼下去,我會不會也做一些奇怪的事?」

傅瑾低聲道,「沒事,有我。」

洛以淵,「……」

姐夫不用給他喂點血?

萌妻嫁到:首席要聽話 還是不相信他?

還是那個人故意這樣?損耗姐夫?

一時間,他不太確定。

傅瑾,「只要你相信姐夫,相信你姐姐和小九,一定可以克服的。」

洛以淵聽了,「嗯」了一聲,點了點頭,「姐夫,我會努力的。」

傅瑾,「一起去找點早餐。」

找了一圈,傅瑾眉心擰緊,「可能要餓幾天了。」

洛以淵心口微緊,「他們對我們的食物動了手腳?」

傅瑾,「嗯。」

回到小茅屋,傅瑾低聲道,「要餓幾天了。」

他揉了揉傅小宋的小腦袋。

傅小宋「哦」了一聲,很輕鬆地出聲,「沒關係,正好我想減肥。」

洛以淵,「……」

小九這麼小,減什麼肥?

全職法師 傅小宋看了一眼洛以淵,捏住他的袖子將他拽到了一邊,「聊的怎麼樣了?」

洛以淵,「嗯,聊的很好。」

姐夫知道了,一定會想辦法,一定有所防範。

應該不會發生之前那樣的事!

傅小宋瞅了一眼洛以淵,看小舅舅不直接說,索性開門見山地問了,「你們聊了什麼?」

洛以淵,「……」

他為難地看向傅小宋。

傅小宋,「你要是不說實話,我以後就不叫你小舅舅了。」

洛以淵輕嘆了一口氣,看了一眼傅小宋,怕小九以後真的不理他了不叫他小舅舅了,將那個夢說了一遍。

傅小宋頓時明白過來!

所以他和小舅舅一樣都活不過七歲?

睡火蓮能救他和小舅舅,或者其中一個人的命?

那隻鳥搞破壞,就是怕他和小舅舅七歲不死?

這麼怕他們嗎?

他看向洛以淵,很認真地問,「你信嗎?」

洛以淵,「不信。」

傅小宋大眼睛盯著洛以淵,「說實話,有沒有那麼一點點的相信?」

洛以淵,「真的沒有!」

傅小宋聽了,放心了不少,「我爹地才不是那樣的人,你要是敢相信一點點,以後我們就絕交了。」 洛以淵呼吸微亂,「小九,我真的沒有,真的一點都不相信!」

小舅舅最誠實了,最不會說謊。

傅小宋看了一眼,「好了,我相信你了。」

唉,小舅舅這麼好欺負,太讓人有負罪感,彷彿他欺負了小舅舅一樣。

又瞅了一眼洛以淵,「我爹地沒有給你喂一口血嗎?」

洛以淵,「沒有。」

傅小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