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這人,小石王瞳孔一縮,顯然非常意外,沒想到白衣面具人會救自己,

「你可以叫我輪迴道人……」白衣面具人笑了笑,看向石王劍,說道:「你可以出來了,這裡沒有人能傷到你,即便是魂墨來了也不行,」

「准帝,」無論是小石王還是劍裡面的葉峰,心中都是一驚,剛才他們就懷疑是一個準帝救了他們,現在他們已經可以確定,救他們的人確實個准帝,而且這個准帝就是輪迴道人,

穩住心神,葉峰從劍中一閃而出,對輪迴道人說道:「多謝前輩出手相救,」

「你不用謝我,因為我也是受別人之託,所以才出手救你,」輪迴道人笑道,

葉峰剛想問是誰,輪迴道人笑道:「隨我來吧,他就在裡面,」說完他已經轉身走向了船艙,

葉峰和小石王相視一眼,只能跟上去,

很快,輪迴道人便帶著葉峰和小石王來到了一間房間裡面,房間裡面有個人正盤坐著喝茶,瞧見輪迴道人進來,他笑著說:「三位請坐,」

房間裡面的人,居然是孤鴻子,

輪迴道人率先坐下,葉峰和小石王也坐了下去,


孤鴻子替葉峰三人斟好了茶,笑著說:「魂墨已經閉關很多年了,想不多此次出關,居然突破到了准帝境,以前我小瞧他了,」

輪迴道人把臉上的下半張面具摘下,笑道:「魂墨背後有什麼人,你不會不知道吧,」

「嘿嘿,確實,有他背後的人幫他的話,他會突破並不奇怪,」孤鴻子笑道,

葉峰疑惑,此人究竟是誰,他們所說的「背後的人」,又究竟是些什麼人,

這時,孤鴻子抬頭看著葉峰,笑道;「你想必很想知道,我為什麼要救你,」

葉峰點頭,「老實說,晚輩和前輩素不相識,晚輩實在不知道前輩為什麼要救我,」

「呵呵……」孤鴻子一笑,翻開手掌,一個個金色古字漂浮在他掌心,

「這是……」葉峰瞳孔一縮,他終於知道孤鴻子為什麼要救自己了,因為孤鴻子和自己一樣,也是天機傳人,

天機傳人相互掠奪奧義之力,葉峰已經知道,孤鴻子救自己是為了什麼,他豈會猜不到,


無論如何,也絕對不能讓眼前這個天機傳人看出自己已經知道這些事,葉峰心中一動,

「現在你明白我為什麼要救你了吧,」孤鴻子笑道,

葉峰滿臉疑惑的看著孤鴻子,「你怎麼也會奧義九字,」

孤鴻子笑了笑,「因為我和你一樣,都是天機傳人,」

葉峰假意露出吃驚之色,小石王卻真的是非常震驚,

「你放心,只要我和李兄在,誰也動不了你,」孤鴻子看著輪迴道人,笑道:「李兄,我說的對嗎,」

輪迴道人笑著點頭,「這是自然,葉小兄弟,只要在輪迴星域,便誰也動不了你,哪怕是魂墨也不行,」

「多謝前輩,」葉峰感謝道,

「呵呵,葉小兄弟客氣了,」輪迴道人呵呵一笑,

突然,一道聲音從房間外傳來:「盟主,快到了,」

輪迴道人笑道:「我先出去一下,」說著他起身離開了房間,

孤鴻子目送輪迴道人離開后,笑著對葉峰說道:「待會無論發生什麼事,你們都不要說話,跟我來,」說著他也走出了房間,

葉峰和小石王看了對方一眼,起身跟了上去,

來到甲板上之後,葉峰和小石王同時一驚,只見四面八方飛來了九艘黑色飛船,陰森之極,

幽靈船,

這九艘飛船,居然全都是幽靈船,葉峰曾經上過幽靈船,他絕對不會看錯的,

九艘幽靈船停了下來,令人意外的是,幽靈船居然沒有釋放出黑雲,把葉峰等人所在的大船吞沒,

以往遇到幽靈船的人,毫無例外,全多被黑雲籠罩,最後全部失蹤,但是現在情況似乎有些不同了,

「出來吧……」輪迴道人緩緩開口,

幽靈船上突然傳出了腳步聲,似乎是什麼東西從船艙裡面走出來了,

「難道是……」葉峰似乎想到了什麼, 幽靈船被黑霧籠罩,九個宛如殭屍的人從黑霧中走了出來,每個都有大聖級別的實力,強悍之極,

「果然是他,」葉峰心驚,其中一人他見過,當初他上了幽靈船之後,差點死在了此人手中,

孤鴻子突然笑著對葉峰說:「你可知道,他為何叫輪迴道人,」

葉峰搖頭,

「因為他擁有輪迴道種,」孤鴻子說道,

葉峰悚然,擁有輪迴道種,那豈不是說,輪迴道人乃是輪迴大帝的後人,

「你可知道擁有輪迴道種的人,都有些什麼能力,」孤鴻子笑著問,

葉峰同樣不知道,

孤鴻子笑著回答:「擁有輪迴道種之人,可以復活死去的人,比如我若死了,只要輪迴道人得到我的身體,他便可以利用他的力量把我復活,只不過,即便我復活了,也會受到他的控制,」

葉峰驚悚,輪迴道種居然如此可怕,

「曾經輪迴大帝遨遊星空,找到了一尊大帝的殘骸,他利用他的輪迴道種,復活了那尊大帝,從此之後,即便在大帝境,也沒有多少人敢得罪輪迴大帝,」孤鴻子說道,

「使用輪迴道種復活別人,不可能沒有任何代價,」葉峰目光一閃,

孤鴻子點頭,「你說的沒錯,使用輪迴道種復活別人,確實要付出代價,以輪迴道人現在的修為,最多也只能復活准帝,修為超過准帝之後,他便無法復活了,」

頓了頓,他又說:「而且,即便是只復活准帝境武者,他也要付出很大的代價,而且還要準備無數生靈的壽命和精血,」

「難道說,在幽靈船上的九個人,都是……」

「沒錯,他們都是輪迴道人復活的,他們身前都是大聖八斬,或者大聖巔峰,」

孤鴻子說道:「這股勢力,足以直接摧毀神族,或者魔族,」

「他已經是准帝,何必復活這麼多人,」葉峰疑惑,

「因為他施展這個計劃之前,他的修為並不是准帝,而且,我還沒有說輪迴道種的第二個能力,」孤鴻子笑道,

「什麼能力,」葉峰馬上問道,

「擁有輪迴道種的人,可以借用他復活之人的力量,儘管每個人只能借用五分之一的力量,九個人加起來,也非常強大,」孤鴻子說道:「現在你知道他為什麼要復活他們了吧,」

「我只是不明白,他做這些究竟是為了什麼,」葉峰看著孤鴻子,

小石王也很好奇,輪迴道人究竟想做什麼,

「你們難道不知道輪迴殿是被誰滅掉的嗎,」孤鴻子反問,

葉峰和小石王虎軀微顫,他們已經知道輪迴道人想幹什麼了……輪迴道人想滅掉六大門派,

這時,被輪迴道人控制住的九個大聖已經站在了輪迴道人身邊,釋放出恐怖的聖威,

葉峰所在的飛行寶船,居然已經來到了輪迴大陸之外,

輪迴道人,居然真的打算進攻輪迴大陸,滅掉六大門派,

「我會讓他們九個人協助你,你應該沒有問題吧,」輪迴道人轉身看著孤鴻子,

孤鴻子走上前去,笑著說:「沒有問題,我隨時都可以開始,」

「那就好……」輪迴道人一笑,掃視甲板上的一眾屬下,命令道:「全部聽著,登陸輪迴大陸,只要是六大門派的人就全給我殺,一個也不許留,」

「是,」

聲音震動星空,


「嗖嗖嗖……」

飛船上的人紛紛飛向了輪迴大陸,船艙裡面不斷湧出人,源源不絕,人數恐怕足有數十萬人,甚至更多,個個都是涅槃境,或者有些甚至是生死境,

輪迴道人則催動著飛船,緩緩駛入輪迴大陸,

看到這一幕,葉峰不禁替慈航心院、天鏡神宗和念師學宮擔心起來,

不說輪迴道人,單單是輪迴道人的手下,就已經足以力敵整個輪迴大陸的門派了,

如此多人突然入侵輪迴大陸,六大門派的人第一時間便得到了消息,

大陸各個方向都大批人馬飛馳而來,密密麻麻,數也數不清究竟有多少人,巨斧戰盟、星辰殿、慈航心院等等實力的弟子都有,

「殺,」

輪迴道人的屬下們率先殺了過去,

六大門派的人雖然尚未搞清楚究竟是怎麼回事,可是他們的反應卻不慢,都祭出了各自的武器攻向了輪迴道人的屬下,

頓時,廝殺聲、喊殺聲響徹九天,

六大門派留守在門中的大聖紛紛憑空出現在輪迴道人的飛船前方,楚項羽和葉青帝等人並不在其中,他們還在尋找葉峰,所以並不在輪迴大陸,

不過,留守在輪迴大陸上的長老們早已經把消息傳出去了,至於楚項羽和葉青帝等人什麼時候能趕到,那就不得而知了,

「閣下是誰,」開口說話的人個大武帝國的中年人,此人身穿血色鎧甲,劍眉入鬢,俊偉不凡,

他正是大武帝國的大將軍,白起,

白起顯然不認識輪迴道人,輪迴道人也並沒有釋放出准帝的修為,

「我是誰,」輪迴道人聞言笑了起來:「你們祖先滅我輪迴殿,你們現在居然不知道我是誰,」

此言一出,白起等人盡皆色變,眼前這人居然是輪迴大帝的後人,

「原來是輪迴殿的餘孽,」白起馬上恢復了平靜,冷笑了一聲,

「輪迴殿餘孽,」輪迴道人呵呵笑道:「當年你們的先祖,似乎都是輪迴殿的僕人,嚴格算起來,你們似乎也算是我輪迴殿的人……哦不,應該說是我輪迴殿的叛徒,」

「嘿嘿,白兄,何必跟他廢話,」

一個星辰殿的大聖了冷哼,突然出手,一記源術轟向了輪迴道人,星光如雨,鋪天蓋地的射向輪迴道人,

輪迴道人根本沒有出手,他背後的九尊大聖中,有一人突然邁出半步,一拳打出,拳勁如風暴,狂卷而出,直接絞碎了星光之雨,

那個星辰殿的大聖猛地一驚,白起等大聖也震驚不已,此人的實力,至少是八斬大聖,


他們看著輪迴道人背後的九個人,直到這個時候,他們才發現,這九個人的修為,他們居然一個也看不透, 殘陽如血,映紅了半邊天空,絢麗多彩,瑰麗迷人,紅彤彤的雲彩,千變萬化,壯觀莫測。

浮雲山,位於龍武大陸最北邊,浮雲山綿延數百里,如蒼龍俯臥,山高林密,層巒疊嶂,人跡罕至,但是此刻卻在浮雲山腳下,一個個渾身穿着不同顏色服飾的男子盯着前面高聳的山路。這些人中有老人,但一個個精神健碩,還有一個個中年人,個個渾身散發着一股殺氣,明眼人看出有的可能經過異常激烈的大戰。

劉天逃到了樹林裏,只要大家齊心協力,肯定我們能夠得到龍珠,一位渾身撒發着煞氣的男子看了看前邊茂密的森林後說道。

所有的人這一刻像似得到了鼓勵似的,個個磨拳禪杖,尤其是聽到龍珠後,每個人都想打了雞血似的來了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