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楊一凡很在意的表情,小葵說的也更加起勁,她繼續說道:「我還聽說,這個洞口還有一個很神奇的地方,那就是很多九重派死去武者的兵器或者能力,不知為什麼原來的主人死去后都會來到此地,躲藏在洞穴深處,等待著新主人的出現。此地比起現在九重軍兵器庫資源更加豐富,也是九重軍軍隊的重要兵器來源之一。就是尋找這些兵器過於困難!」

楊一凡聽到小葵的話感嘆不已,道:「還有這等神奇之事!九重軍真是一個充滿神奇的地方。」

楊一凡進入九重軍預備軍后遇到了許多稀奇古怪的事情,但是每次聽到這些神奇的事情,心中還是不禁地感嘆了起來。

此時楊一凡與小葵靠的更近,他繼續問道:「還有什麼呀?」 小葵看到楊一凡靠過來,心中非常高興,粉嫩的臉龐不知不覺紅了起來。但是楊一凡並沒有發現小葵的異樣,繼續追問道:「快說呀!還有什麼!」

小葵平靜了心中的興奮,暖聲說道:「我在羅冉那邊拿了一個信息書,這個信息書中記載了歷代出現強大武器的地方,聽說以前有好多前輩通過這個信息書,找到了許多強大的兵器。」說著小葵從口袋中拿出了一個小型信息書,此時小葵說話的聲音也變得柔和了許多,粉嫩的臉龐也變得更加通紅。

楊一凡從小葵手中接過信息書,上下打量了起來。看了一會兒對小葵說道:「這個可靠嗎?」

小葵聽到此話,吃了一驚,說道:「可靠呀!你為什麼會這麼問,這個信息書上的東西有什麼不妥的地方嗎?這是羅冉給我的!」顯然小葵對楊一凡的這一問,心中有些不滿,可愛的小嘴,不自覺地撅了起來。

楊一凡想了一會兒,繼續道:「你忘記了嗎!從九重軍預備考試開始,那些名家的子弟們一直針對我們!我不是不相信羅冉,但是我怕他們會利用羅冉與你的關係來對付我們。」看出小葵臉上閃過的不滿,楊一凡盡量用平和的語氣說出了自己的看法。他也知道小葵與羅冉關係要好,以羅冉的為人和機靈也不會做出有害與小葵的事情。但是楊一凡覺得他應該讓小葵明白現在他們所處的情況,所以他也沒有再猶豫繼續說道:「我不相信那些名家子弟們!而且這個信息書上的內容有些奇詭,我以前跟我爺爺一起進山打獵的時候,進入過很多山洞,但是這種形式的山洞,我是從來沒有看到過。」

說話間,楊一凡突然想到了九重軍預備軍考試時候的情形,也想到了李行武。心想:「要是當時沒有李行武和小葵,我真不知道還能不能進入預備軍!所以不能讓名家的子弟傷害小葵!」

楊一凡的話一出,二人突然變得無語,不知道該說什麼。

過了一會兒,楊一凡為了停止這種狀態,他立馬轉移了話題,對小葵問道:「你那邊有李行武的消息嗎?」

提到李行武,小葵臉上露出笑容。關於李行武的下路,她也是前天聽家族的人提起過。小葵一臉欣慰的說道:「呵呵!李行武現在比我有出息。聽說他前段時間隨著九重軍到外地遠征,途中還與逆族戰士們進行了戰鬥呢!」

此時楊一凡雖然心中對這次選兵器有些擔心。但是他聽到李行武安好,心中一喜,也笑著說道:「真羨慕他呀!呵呵!那我們也要努力呀!」

因為那天李行武受罰后一直沒有出現,在這一年多的時間裡,他多次到禁閉室附近打聽過李行武的情況,但是什麼消息都沒有打聽到。

小葵繼續說道:「據我了解,那天他進入禁閉室不久就被一位將軍看重,並且參入那位將軍的軍團。他這次是一躍成名呀!果然是我的好弟弟!呵呵!」

看到小葵開心的模樣,楊一凡也高興地「呵呵!」笑了起來。


過了片刻。小葵又說道:「其實!我是說我與羅冉和上官婉如約好了,我們一起組隊尋找兵器。你要不要加入呀!你放心我跟羅冉和上官婉如說好了,她們都已經同意了!按照我們打聽到的情況,那個兵器庫並不是很安全。最好能組成一個小隊,那才對我們有利!」

可見小葵是很擔心這次尋找武器的事情,他再次提起了尋找武器的事情。

想了片刻,楊一凡微微笑著說道:「好吧!到時看情況再說吧!」

看到楊一凡有些顧忌。小葵也並沒有繼續詢問,而是與他談論了其他話題。

經過這一天的行程,他們已經來到了一處非常隱蔽的山洞口-穴海:也就是這次行動的目的地:所謂的兵器庫。由於裡面有著許多伸展不息的洞穴。所以九重派給這個地方取了這樣一個名字。

從外表來看,這個地方與一般的山洞並沒有區別,但是當他們靠近這個山洞,仔細查看后才發現,這個地方並沒有像他們想象的那麼簡單。深深的山洞上布滿了各種各樣的血絲模樣的東西,有如活生生的生物一樣,有序地跳動著。

看著這個這個充滿詭異的洞穴,楊一凡才意識道,小葵說的並沒有假,這個地方並不是十分安全。

要了解這個兵器庫的由來,要從當年九重派還是一個不入流的小門小派的時候開始說起,雖然當時逆族並沒有出現,但是各門各派之間常年為了擴張自己的勢力,進行著ji烈的鬥爭,不僅如此各國的勢力也在為了擴充自國的版圖不斷戰鬥。所以作為當時還不算強大的九重派,經常會受到外來的攻擊,也因如此他們的祖輩在十萬大山這種險地,找了這樣一處地方,作為了九重派兵器及奇珍異寶的儲藏地。

但是經過無數年各種神器及異寶的棲息,這個本來普普通通的山洞中漸漸出現了各種奇怪的事情。山洞的道路開始出現了變化,到了最後居然每次進入山洞后出現在人們面前的道路都不是一樣。而且山洞中的物品的位子,也不斷發生變化。不僅如此隨後也發生了一連串的匪夷所思的變化。如,任何放置在此山洞中的各種武器和異寶,當原先的主人死去后,消失不見的武器,都會在這個洞穴中找到。而且這些兵器比先前有了微妙的變化,可以說變強了許多。更讓人神奇的是這個洞口中慢慢出現了血絲,而且這些血絲有如有存在生命一樣,有規律的進行跳動。最讓人匪夷所思的事情是。它能辨別出來到此地之人的身份,誰都沒有弄明白這個山洞是怎麼做到的。說能分辨身份是因為,此地只能有九重派的人進去,其他人進入此地沒走幾步,他們面前的道路就會被堵住,無法再往裡面前進。這些神奇的能力為九重派擋住了許多前來偷兵器的外來人。但是這種匪夷所思的變化,也給九重派帶來了許多困惑,他們無法及時找到這些武器。所以在配備軍隊武器的時候會面對許多問題,所以九重派在成為強大門派之後,在別處又找了一個兵器庫,這裡就變成了舊兵器庫。

來到此地后,作為這支隊伍的領軍之一的陸婉喬,向在場的人們說明了這次行動的目的,並且給每個人分配了信息書,讓他們參考。聽到陸婉喬說明,大家都表現出吃驚,開始仔細地聽著他的說明。經過一段時間的說明后,這支隊伍陸續進入了這個上洞開始尋找武器。 這個山洞裡面的洞穴並沒有像人們想象的那麼狹窄,在這些預備軍門面前出現的是一個非常寬敞的洞穴,但是當這些預備軍深入山洞后,在他們的面前出現了十幾個洞穴,而且越是往山洞深處走,這些洞穴變得越來越錯中複雜。

進入山洞后小葵並沒有與羅冉和上官婉如一起行動,而是跟在了楊一凡身後。看到一直跟在自己後面的小葵,楊一凡心中湧現出了一絲暖意,也對這個比自己小几歲的小妹妹產生了感激。

那些名家的子弟們像往常一樣走在了一起,他們以統治的姿態,在一旁註視著其他士兵。雖然同為預備軍普通士兵,但是他們自身有著作為名家子弟的傲氣,眼神中充滿著不凡。

作為一年前預備軍考試中,名家聯盟的牽頭之人,暗器名家羅家子弟羅痕和練氣名家子弟王沖已經成為了這期名家聯盟的領頭人物。對於武器名家子弟賀敏行和馴獸名家子弟上官宏,沒有在這期預備軍中出現,因為他們要繼續扮演著預備軍考試協助者的角色,這樣的角色他們還要持續一段時間,直到他們的年齡到達不再適合考預備軍考試為止,到那時他們就會在留在家族中進行各自家族的內務。

雖然這麼做對賀敏行和上官宏的武道修為上的提升有很大的影響,但是為了整個家族的繁榮,這是他們必須要走的路,不管這個路是讓他們前往天堂還是地獄,都不是他們能選擇的事情。

經過這一年多的時間,名家子弟們在羅痕和王沖的帶領下,在默契上有了很大的提高,整體的戰鬥力也提升了許多。雖然九重軍內部中有很多人,對名家的這種行為早以看不慣,但是礙於這些名家的勢力過於強大。讓他們都產生了顧忌,而且名家的這種聯盟在另一方面也確實提高了九重軍的戰鬥力,所以九重軍都已經默認了這種行為,也在許多方面間接的為他們給出了許多方便,比如宿舍的安排和組隊等方面。

羅痕和王衝進入這個山洞后,與名家聯盟中的人聚在一起,討論了具體的方案。他們手中都拿著二本信息書,一本是陸婉喬分給他們的,另一個是名家聯盟內部得到的情報書。他們這種聯盟畢竟是一種博弈的關係,也就是要提高他們要做的事情成功的概率。這次他們聚在一起要做到事情是提高他們得到適合自己的高階兵器的概率。所以他們聚在一起把各自需要的兵器相關資料共享了出來。並且按照他們得到的信息書中的內容,分配四組人在出現兵器最多的四個洞穴進行尋找。並計劃在出去之前,在這裡重新聚集在一起,把各自武器在洞外進行重新分配。

這些各名家子弟們,經過多年特定的修鍊,對兵器的選擇已經有了特定的需求,要是得到與自己不匹配的兵器,那麼他們即使找到兵器也沒有什麼用處,所以有了以上的分配。這樣以來,即使他們呢自己沒有找到適合的兵器,也可以通過別人找到適合自己的兵器。名家聯盟討論完畢后,按照計劃迅速地往指定的洞穴中走了進去。但是羅痕和王沖並沒有加入四組隊伍一起進入洞穴。而是突然詭異地消失不見,不知去向。

楊一凡和小葵也按照小葵得到的情報書中的內容選定了一個洞穴走了進去。

楊一凡一邊走一邊細細查看陸婉喬分發他們的情報書中的內容,這個情報書由三個部分組成,第一部分是這次尋找兵器的最主要的部分。這洞穴的大體結構及特點,雖然這個洞穴會不斷變化,但是有大概的依據對這些士兵來說還是很有幫助。

第二部分是歷代在這個地方出現的兵器目錄。

第三部分是在這些洞穴中要注意的事項及返回方式。按照第三部分的說明來看,他們這些人,進入此地后不能停留太長時間。並且要求選中兵器后,要馬上離開這個山洞你,在這個洞穴停留太長時間會對以後的修鍊產生影響,所以進入此地的人們最多能停留四周,即使在四天內沒有找到兵器,也會被自動強行推出這個山洞。此地雖然不會出現什麼難對付的野獸或者毒蟲,但是會出現許多詭異的物質,一不小心會陷入苦戰。

在以上三部分的容中最吸引楊一凡的是第二部分的兵器目錄。

而且讓李義有些驚喜的是,情報書中有一把兵器很是讓他心動,那把兵器名為墨刀,黑色的劍身周圍漂浮著二個珠子模樣的東西,一紅和一黃的,甚是讓人心動。而且在信息書中,對這把墨刀的說明意外的非常詳細。

「一凡哥!你在這些兵器目錄中喜歡哪一個?」小葵看著手中的信息書,對楊一凡問道。

「我喜歡第一百零八件兵器墨刀。你呢!」楊一凡說道。

「我還沒有選好!第一百零八件兵器墨刀!這把戰龍劍除了劍身的顏色有些特別之外,看起來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呀!我看第六十八件兵器戰狂,或者第七十二件兵器戰龍劍都比這把墨刀帥氣很多!」

「呵呵!但是我就看上了這把墨刀!」說著楊一凡苦笑了一聲繼續說道:

「又不是自己想要什麼兵器就能得到,我們還是先找兵器吧。」

說著楊一凡收起了手中的情報書,當他們走出幾步后,突然周圍發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在他們身周詭異地霧氣包圍住,同時在他們不遠處的其他士兵們居然神奇的消失不見,過了一會兒周圍的霧氣也慢慢消失了,但是神奇的是他們卻出現在了另外一個地方。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小葵驚訝的問道。

「我不太清楚!也許是這個山洞搞出來的吧。不要離開我太遠!我們還是趕緊找兵器吧!這裡太詭異了!」楊一凡警惕地到處張望著說道。

「好!一凡哥」小葵也警惕地在周圍查看著,僅僅跟在了楊一凡的身旁,開始尋找兵器。

這個山洞中確實有許多兵器,在楊一凡和小葵走過的地方也出現過許多兵器,但是這些兵器中大部分是已經損壞或者一些普普通通的劍,讓剛開時興緻勃勃地二人,失望不少。 「羅痕!你想好了嗎?真的要把他們二都殺了嗎?」一直在隱蔽處監視楊一凡和小葵的王衝突然對一旁的羅痕問道。為了避免被楊一凡和小葵發現,此時王沖用意念與羅痕溝通。

聽到王沖的話,羅痕有些不滿地說道:「前幾天我們不是都說好了嗎!他們二一定要死!你忘記預備軍考試時發生的事情嗎?要不是他們,一年前我們這期的名家聯盟本來能全部通過,也不至於現在這期名家聯盟只有二十二人!你難道都忘了嗎?」羅痕回想起當日在預備軍考試時發生的事情,雙目中充滿著怒氣,讓看著的人心中一寒。

「沒有!我怎麼會忘呢!只是我不想對那個叫小葵的人出手,畢竟她也是名家的子弟,我們出手還是有些不妥,今天我和你一起來這裡是要殺楊一凡,並不包括小葵。」王沖說道。

「哼!難道你對那個小葵有意!」羅痕冷笑著說道。

聽到羅痕的話,王沖猶豫了片刻,道:「我昨天收到一個消息,雪氏一門決定要滅了李氏一門!所以我們沒有必要對付那個叫小葵的人。現在殺了她,那不是在幫她嗎?你不這麼認為嗎?」說完王沖露出不易察覺的不自然。說實話王衝心中還是對小葵有著好感,要自己親自殺了她,他是出不了手的。所以他才把這個本不應該說出來的秘密說了出來。本來王沖前幾天聽到羅痕要暗殺二人的時候,本來就想反對,但是當時羅痕的妹妹羅冉突然出現,打斷了他們那次的密談。

「消息准嗎?雪氏一門的勢力近幾年提升的非常快,確實有能力滅了李氏一門,但是九重山十大名家出現以來沒有一個名家被另外一個名家消滅過,這種事情九重派能允許嗎!」羅痕有些不相信地說道。

「這次九重派也許也不會出面的!聽說李氏一門做了危害九重派的事情,而且還有幾個名家也加入到對付李氏一門的隊伍中!聽說可能性很大!」王沖幸災樂禍地說道。

「雪氏一門為什麼會這麼做!」羅痕問道。

「呵呵!因為李氏一門出了一個奇才!聽說有個叫李天邪的人。他在預備軍考試中把雪家的所有子弟都打的重傷,並且把他們的兵器全拿走了。你也知道按照九重軍考試的規定,要是被對方打敗並且奪走兵器的話,是無法通過九重軍考試,所以上次雪氏一門破天荒地沒有一人能通過考試。」王沖說道。

「真是夠狂妄的!第一次參加考試居然做出這等事情!」羅痕很是不滿地說道,說話間對李氏一門的不滿更加濃烈了起來。

王沖繼續說道:「哼!這也就算了。聽說前段時間,那個叫李天邪人跟隨九重軍在外執行任務的時候,居然把一名九重軍的前輩斬殺當場,不巧的是這個人也是雪氏一門的人。雖然李天邪當時是錯手殺人,而且是對方先出的手。但是畢竟是一條人命,雪氏一門也開始行動了。聽說後來李氏一門的管事還親自去雪家拜訪,但是雪氏一門沒有讓他們進入雪家一步!」

羅痕說道:「看來這次李氏一門與雪氏一門結下的怨恨,很難化解了!李天邪也確實是個奇才,剛進入九重軍就能做出這等事情。」

想了片刻,羅痕繼續說道:「但是即使是這樣,你怎麼能確定九重派不會出來制止此事。畢竟我們現在面對逆族,滅了一個名家,無疑是損失呀。」

王沖看著羅痕詭異地說道:「呵呵!聽說雪氏一門得到了對李氏一門非常不利的情報。前段時間九重軍遠征,對外說是奪回穴口,但其實是跟這個情報有關。要是這個情況是真的話,即使雪氏一門不出手。九重派也不會讓他們繼續待在九重山一帶。」

「到底是什麼情報呢?真是讓人好奇呀!」羅痕好奇地說道。

正當羅痕與王沖說話之時,他們的身體周圍再次出現了那神秘的霧氣。

「霧氣又出現了!跟緊他們。」羅痕看到霧氣再次出現,對王沖說道。

隨後他們二的身體也同時消失了。當他們重新出現的時候,他們到了一處完全不同的地方。

「這些霧氣真是讓人不安呀!我們還是儘快把楊一凡處li掉吧!免得夜場夢多。」王沖看著周圍慢慢消散的霧氣。心中擔心這個已經產生的山洞,會不會阻止他們攻擊楊一凡,也讓他心中產生一些顧忌。另一方面王沖也怕羅痕改變主意。把小葵也殺了,所以剛才才強調了殺死楊一凡。

「那好我們也不要再拖延時間了!現在周圍也沒有其他人,你去把小葵引開,我來處li楊一凡!」羅痕說道。其實在這個地方殺掉一個人並沒有被九重軍發現的危險,因為在這個已經產生的山洞中,外人查看裡面發生的事情是絕無可能的事情,所以羅痕也選擇這個地方動手,斬殺楊一凡。與王沖一樣,羅痕擔心的是山洞的會出手阻止他們,所以羅痕才讓王沖先出手引開小葵,也算是測試一下這個山洞的的反應。表面上看羅痕做的事情更加困難,其實他是在利用王沖。與羅痕相處多年的王沖,雖然早已看出羅痕心中的這個小算盤,但是為了小葵,他也沒用反對。羅痕和王沖同時用面具擋住了自己的臉,並換上了早已準備的服飾。讓人意外的是,此時他們二帶的面具居然與逆族的面具非常相似,面具上還有著逆族獨特的圖文。

正當王沖準備出擊的時候,周圍再次出現了迷霧,把他們包裹了起來。當迷霧消失的時候,王沖立馬向著小葵沖了過去,同時他右手一抬,手上立馬出現了三個真氣彈,這三個真氣彈上發齣劇liè的真氣流動的聲音。隨後王沖手一拋,三個真氣彈立馬向著楊一凡和小葵站著的中間攻擊了過去。發現這一突如其來的攻擊,楊一凡和小葵同時一驚,同時喊道:「危險!」,並且迅速地向後退出了數步。 當楊一凡和小葵看清攻擊他們之人時,心中同時一驚。*******$百*度*搜*四*庫*書*小*說*網*看*最*新*章*節******小葵喊道:「來者何人!為什麼要攻擊我們!」雖然小葵看到此人臉上帶著逆族的面具,但是她心中清楚在他面前的人並不是什麼逆族之人,而且她肯定,一定是名家之弟。因為在這種地方出現逆族,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而且還是一個人。但是她沒有想到的是這次名家子弟卻是動了殺機。

王沖並沒有回答,而是繼續用最初級的真氣彈,向他們二人攻擊了過去。王沖這麼做也是為了隱藏自己的身份,要是使用高級真氣術,他這個練氣名家的身份很快就會被小葵發現。 葉先生,我看上你了 。但是此真氣彈的速度和數量還是非常驚人,不僅如此出現的位置也很是詭異。一時間楊一凡和小葵連連後退,毫無反擊之力,同時在王沖有意布置下,二人的距離也越來越遠了。

同時隱蔽在附近的羅痕開始迅速地查看周圍的情況,當確定周圍沒有任何異樣后,他那懸著的心也放了下來,並且開始準備出手。此時羅痕的身體慢慢消失在原地,悄無聲處地來到了楊一凡身旁不遠處,羅氏一門作為九重山地區有名的暗器名家,他們家族最為自豪的,除了鬼神難測的暗器之外,其隱蔽之術也在九重派地區數一數二,在這等近距離下楊一凡和小葵居然都沒有意識到羅痕的存在。

羅痕並沒有馬上出手,而是在等待著霧氣的再次出現,因為楊一凡的死不能讓任何人看到,不知過了多久,在他們周圍再次出現了那神秘的霧氣。與此同時王沖手中的真氣彈的數量劇增,在這一連竄的真氣彈攻擊之下,小葵和楊一凡之間的距離不知不覺中越來越遠。


小葵和楊一凡這時才意識到事情有些不對勁,但是此時這四人在霧氣的包圍下已經消失不見了。他們再次出現的時候楊一凡和羅痕、小葵和王沖。分別出現在了二個不同的地方。

王沖與小葵出現在另一個空間之後,王沖沒有再繼續攻擊小葵,而是立馬逃遁了起來。但是他並沒有離開很遠,而是在附近躲了起來,畢竟他的目的不是攻擊小葵。

王沖雖然在王氏一門中算是難得的奇才,也成為了名人聯盟的領頭人之一,但是他面對女生卻非常害羞。連多說一句也不敢,所以一直以來,在別人看來,王沖是個不愛說話之人。特別是在女生面前。這樣的一個人一直以來對眼前這個過分活潑小葵,非常喜愛。但是礙於此人與名家聯盟的不和,再加上性格上的問題,同為預備軍的他們,重來沒有說過一句話。此時在遠處看著小葵的王沖,心中不知是喜還是悲。

看到王沖離開,小葵先是一驚,但是她並沒有跟上去,而是停在了原地。她快速回想起剛才發生的事情。想從這些記憶中找到一些信息。他很清楚剛才攻擊他們的人很可能是名家的子弟,但是她一時間也無法猜到此人這麼做的原因。剛開始小葵認為攻擊他們的人只是為了妨礙他們尋找兵器,畢竟對於名家聯盟來說,派出一二人出來攪亂他們的行動也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對他們也不會有損失,也很符合他們的作風。

但是在霧氣瀰漫的瞬間,在隱蔽處出現的那股殺氣,讓小葵心中出現了不安的感覺。她意識到攻擊他們的人並不是一個,而且他們的目地也並不僅僅是為了妨礙他們尋找兵器,想到此處小葵心中不安了起來。也但心起楊一凡的安危,暗道:「他們不會大膽到…」小葵不敢再往下想下去。他迅速查看起情報書上的內容,片刻后她似乎做出了什麼決定,在身邊查看了一會兒,隨後在附近拿起一把生鏽的盔甲手套,放進了自己的口袋。她選擇這件兵器,也就是想隨便找個武器後走出山洞,也好讓九重軍領隊們來救出楊一凡。在這種迷宮一樣的環境中,讓她找到楊一凡,那是絕無可能的事情。而且此物相對輕巧,不會佔用太大的空間。隨後她也沒有再猶豫,按照情報書中的記載,向著洞外走去,一邊走一邊四處張望著,似乎在尋找著什麼。按照書中的說明,找到兵器之後,只要在紅色地脈聚集成蜘蛛網模樣的地方上,把自己選中的兵器放在上面,就會走出這個洞口。

看出小葵意圖的王沖,咬著牙,臉上落處了不忍之色,過了片刻,他無奈地看著小葵,隨後身形一變就出現在了小葵所在地不遠處,同時手形一變在他的食指和中指中間擊出了二道真氣,向著小葵的背後擊了出去,王沖並沒有真真想攻擊小葵,他擊出的這二個真氣僅僅是想弄暈小葵。但是還沒等王衝擊出的真氣碰到小葵的身上,小葵身後突兀地出現了巨大的狐狸模樣的魂獸,擋在了小葵面前。此魂獸是小葵修鍊成魂獸,名為,此時感受到小葵受到危險,自動現身擋住了王沖的攻擊。這也是李氏一族獸魂之術的獨特之處,李氏一族獸魂之術修鍊成的魂獸都有一定的靈性,在沒有主人驅動下也能自動行動。

「你還敢出來!為什麼要這麼做?」發現有人攻擊她,小葵有些吃驚地看著帶著面具的王沖問道。王沖還是沒有回答,而且待在原地,似乎想說什麼又沒有說出了。小葵並沒有看出王沖的異樣,對喊道:「給我上!天舞!」

聽到小葵的命令,面露凶光向著王沖撲了過去,數息間它已來到王沖面前,露出兇狠的牙齒,向著王沖咬了過去。神奇的是在經過的地方居然會出現了彩虹色的身影,讓看著的人有些痴迷。

面對兇狠攻擊,王沖也沒有示弱,身體晃動間已經躲過了攻擊,隨後居然出現在背後,在身上各個要害中點了數下。受到攻擊的身上出現了一陣巨響。 「碰!碰!碰!…」

受到這一攻擊的《天舞》痛苦地大聲吼叫了起來,不僅如此身體也不自覺地向後退了數步。雖然王沖的攻擊看似非常簡單,但其威力卻非常強大。作為練氣名家子弟,王沖擁有把全身真氣集中在一點擊出的能力,這種能力讓他能在瞬間爆擊出強大的殺傷力,一擊擊出就能當場斬殺一頭巨獸。

可是隨後卻發生的事情讓王沖意外不小,《天舞》受到攻擊后,好好站在一旁的小葵居然吐出一口鮮血,沒過多久就倒在了地上。不僅如此《天舞》的身形也慢慢迷糊了起來。

「這是為何?」王衝心中一驚,一時間卻不知所措。

李氏一門的獸魂之術雖然強大,但是也有他的弊端,那就是召喚出來的魂獸受傷多少,召喚者本身也會受到相應的傷害。看到已昏迷不醒的小葵,王沖臉色越來越難看,他慢慢意識到了一件事情,暗想:「不好!原來他們是連在一起的。」

面對這樣的狀況,情急之下,王沖居然放棄了防禦,慢慢靠近了小葵。但是沒有走出幾步,王沖頭腦一陣迷糊,就這樣倒在了地上。

原來《天舞》身體周圍出現的彩虹色的身影,其實擁有迷惑人心的作用,在毫無察覺之際,就能讓對方昏迷過去,進入一種環境中。按照王沖的修為,即使受到這樣的迷惑也不至於當場昏迷,只怪看到小葵受傷情急之下,心神沒有控制中。再加上此時已完全放棄了防禦,導致他一時間沒有了抵抗力。看王沖此時臉上露出的表情,可以看出此時他深陷的環境,讓他痛苦不已。二人的初戰也就以這種方式結束。而且也是在一招之下結束。

王沖和小葵就這樣,彼此躺在了一起,沒過多久,那個神秘的霧氣在此出現。把二人重重包圍了起來。過了片刻,他們同樣來到了另外一個空間,與他們一起出現的是,他們這次的領隊陸婉喬。

看著躺在地上的王沖和小葵,她的臉色灰暗了起來,暗道:「一直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我現在開始明白師傅擔心的原因了。」

加入九重派多年的陸婉喬在加入九重軍后,拜了九重派長輩作了師傅,她這位師傅非同小可,此人就是當代九重派二把手道念仙人。也是道仙峰的負責人。

其實在一個月前道念仙人就與陸婉喬談論了名家聯盟的事情。還囑咐她一定要保護好小葵和楊一凡。但是道念仙人並沒有說原因。這也是此時本不應該進入洞穴的陸婉喬,出現在此地的原因。

但是當她看清王沖臉上的面具時,她的臉上出現的是一種憤怒。陸婉喬的家人都是被那些逆族所殺,所以在她心中對奪走自己一切的逆族。非常憎恨。但是此時九重派預備軍中居然出現拿著逆族面具對付同門之人,這怎能不讓她氣憤呢!她慢慢掀開了面具,當他看清面具下的人是王沖時,臉上的厭惡之色更加濃烈了起來。雖然如此,片刻后她還是為王沖檢查了一番,確定王沖沒有異樣后,她來到小葵身旁小心地為她查看了傷勢,看到所有靜脈都被震傷的小葵,陸婉喬那秀美的雙眉皺的更加緊了起來,心中暗道:「哼!果然是練氣名家!還有些手段!真不能小看呀!看來小葵要趕緊離開這裡了!」隨後他抱起小葵就要往外走,沒有走出幾步,陸婉喬又回到王沖的身旁,把面具收進口袋中。她不想讓其他人發現此事,這也是他的師傅吩咐過的事情,所以她心中雖不甘,但還是這樣做了。其實王沖此時在沒有任何外傷的情況下,這麼昏迷,也是件非常蹊蹺的事情,但是早已惱羞成怒的陸婉喬根本就沒有深入考慮此事,她也不願意想。

她再次抱起小葵向山洞出口走了出去,此時在她腦中出現了另一個人,那就是楊一凡,心中暗道:「小葵出了事情,那楊一凡也有危險!」想到此處陸婉喬的步伐更加快了起來。

另一方面楊一凡此時就沒有這麼好運,當楊一凡和羅痕出現在另一個空間后,羅痕並沒有給他任何喘息的機會,右手一出,六個紅色的物質就向著楊一凡射了過去。出生於暗器名家的羅痕,在各種暗器的使用上已經達到了極致,可以說已經遠遠超出了同齡人的實力,同樣他手中射出的這六道暗器,威力非常強大,同齡人根本不可能抵禦。

同時,楊一凡身後忽然感到一股殺氣,身體不知覺地向一旁傾斜了過去。雖然楊一凡在危機關頭極力而為,六道暗器中躲過了五個,但是羅痕出手過於突然,也甚是狠毒,讓他沒能躲過第六道暗器的攻擊,而且這個暗器似乎刺入到了楊一凡喉嚨下方。「碰!」一聲,楊一凡就這樣生生地倒在了地上,口中吐著鮮血,快要奄奄一息。

過了片刻,羅痕慢慢在周圍顯現了出來,看著這個口吐鮮血,喉嚨中鮮血直奔,命在旦夕之人,冷聲道:「哼!沒看出來,你還有這等實力,真是可惜了!」回想著剛才發生的事情,羅痕心中對楊一凡還是有些佩服,在那種毫無防備的情況下,還能躲過自己五道暗器的攻擊,平心而論,要是自己面對這樣的情況,別說是五個,連一個都躲不過去,所以羅痕才有了此時發自心中的感嘆。其實這也多虧楊一凡的獨特體質,本能形體質,一種不隨功法而動,完全以生命的本能行駛的身體。

看著露出痛苦表情的楊一凡,他並沒有立即要了他的命,而是冷冷地看著楊一凡,「哼!讓你慢慢品嘗等待死亡的滋味吧!」

說完,羅痕轉身就要離開,但是沒有走出幾步,他似乎突然想到了什麼,轉身回到楊一凡的身旁,用腳再次在楊一凡的身上恨恨地踢了二腳,道:「混蛋!要不是你們,我在家族中的地位也不至於到這種程度!你這樣死太便宜你了。等著吧,你們三人我會一一收拾掉!」 羅痕心中的怒火似乎並沒有消掉,他再次恨恨地向楊一凡身上踢了一腳,他雙目中充滿了殺機,讓人無法直視。隨後又是一腳,他似乎很是享受這種折磨快死之人的感覺,在這短短的數息間,他一連踢了數十下,隨後才收了手離開了此地。

羅痕這個九重山地區赫赫有名的羅家子弟,為拯救這個世界參加九重軍的人,當下表現出來的完全是一個街頭殘暴流氓的模樣,兇狠並且毫無人道可言。也許這就是人類的本性吧!也只有人類才能為了解憤,對一個將死之人,出如此的重手。所謂人們口中的,也是一種自欺欺人的說法!天道何在!人道何曾有!

羅痕一開始就沒有想放過楊一凡、小葵、李行武這三人中的任何人,在他看來這三人都應該死在自己的手下。李行武已經離開預備軍可以以後處li,但是楊一凡和小葵這二人,這次他萬萬不能放過。雖然他與王沖約定不殺小葵,當時也沒有反對,但是他根本沒有把這種約定當回事,小葵也一定要死,他也不相信王沖會為了這種事跟他結怨。想到此處,羅痕開始在周圍感受王沖和小葵的氣息,但是過了很久他始終無法感應王沖和小葵的氣息,他心想:「這是怎麼回事!難道是這座山洞的,阻礙著我!」他再此看向了周圍洞壁上密密麻麻的血絲模樣的東西,冷聲道:「沒事,我還有二天的時間,我不相信,我找不到她!呵呵!」

想到此處,羅痕臉上露出了笑容,他的身體也慢慢消失不見。

羅氏一門作為現今九重山地區的暗器名家,其祖先原本是一個殺手。在逆族出現前的數百年裡。他們家族一直在暗地裡接收暗殺各個國家重要人物的委託,數百年來也以此為生,經過這數百年的暗殺交易,羅家祖先也成為了在暗殺界屈指可數的人物。

雖然在各國高層的豐富報酬下,他們過著非常富饒的生活,但是這些委託人卻對羅氏一門避而遠之,與他們保持一定的距離,只是在需要他們的時候才與他們聯繫,而且從來不與他們親自見面,畢竟殺手做的這些事情是不為人看好。外界對他們也不冷不熱。

在那個時候。武者最為討厭的人也就是像羅氏一門一樣的殺手,因為這些殺手從來不會以真面目與人決鬥,都是以偷襲或者使用暗器與人決鬥。殺手們的這種卑劣的行為,在那些武者們看來是無法容忍的事情,所以被這些武者們抓住的殺手們,都會被以極其殘忍的方式折磨到死,武者們也以此作為對這些殺手們的警告。

在那個武道以正氣為主流的社會,殺手在武道界根本沒有任何地位,而且到處都是他們的仇人。所以武者們的這種行為並沒有有人感到不滿。相反大家都贊同武者們這種殘忍的行為,慢慢殺手們的生活變得越來越悲慘,被恐懼籠罩的他們也只能生活在黑暗中。也因如此許多人退出了殺手的行列,但是即使他們退出殺手的行列。雙手已經沾滿鮮血的殺手們,沒能得到世人的原諒,而且做殺手的報仇確實非常誘人,所以羅氏一門等許多殺手還是繼續做了殺手這一行。

但是這些殺手們的厄運。並沒有就此結算。對殺手一直抱有恨意的武者們,多年後,發起了以各國武者們為首的行動。這個舉世震驚的行動。居然持續了一年之久,無數個殺手們死於這場屠殺中,還有許多家族居然招到了滅門。

在這次屠殺中,羅氏一門也沒能倖免,讓他們絕望的是,那些他們曾經幫助過的各國高層們,此時沒有給他們伸出援手,反而協助各個武者們進行了對他們的屠殺,以至於最後差點招到滅門之災。雖然沒有滅門,但是剩下的也就老小五人,逃脫屠殺的他們,隨後也是消失不見,不知去向,但是三百年後羅氏一門卻意外的再次崛起。

閃婚蜜愛 。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做到一個差點滅門的家族崛起,那並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可想而知,他們這三百年來付出多大的努力。

但是崛起后的羅氏一門,這次並沒有繼續做殺手一行,而是開始製作各種暗器,並且以為別人製作暗器為生。同樣羅氏一門在與別人決鬥時使用的這些暗器,讓他們在武道界享有了威名。逆族出現后,他們也來到了九重山地區,以暗器名家之名,進入到九重山地區十大名家之一。羅氏一門稱為十大名家之一后,他們對自己的子弟的殘酷訓練並沒有結束,而且對世人的仇恨也留了下來。所以在戰場上羅氏一門的兇狠與殘忍,已經讓同為九重軍的人們也感到渾身一股寒意。

陸婉喬走出山洞后,也顧不得其他人的猜想,把小葵交給了在外等候的其他領隊,她也沒有做任何解釋和說明,再次進入到山洞中。在她腦中此時只是擔心楊一凡的安危,已顧忌不到其他。

「楊一凡!你不能死呀!」陸婉喬心中甚是著急,她很清楚小葵作為李氏一門到子弟,必定有自身獨有保命方式,但是楊一凡卻不同,他是九重山下,一個小小的草地村的孩子,根本沒有什麼保命之術。雖然這一年多的時間,他的身上發生了許多詭異的變化,但是讓他面對一個像王沖一樣的高手,生還的可能性幾乎沒有。


而且要是攻擊小葵的人是王沖的話,對付楊一凡的人很可能是羅氏一門的羅痕,作為這期名家聯盟的中的核心人物的王沖和羅痕,很有可能是這次行動的參與者。想到此處,陸婉喬不敢繼續往下想,因為真是這樣的話,她很清楚結果是什麼。羅痕!此人的修為他再清楚不過了。楊一凡根本不是羅痕的對手。 進入山洞后陸婉喬飛快地來到了洞穴交叉處,當面前出現十六個不同的穴道她才停了下來。隨後陸婉喬右手一出,在她的手空出現了一把白色長劍,這把長劍在外表上並沒有什麼特別之處,但是當陸婉喬慢慢拔出這把名為的長劍的時候,在劍身上出現了瘋狂的氣流變化,在這股氣流變化下,三頭野獸就這樣憑空出現在了面前。此時出現在陸婉喬面前的野獸都是早已滅絕的遠古野獸,分別是巨豬、裂肉獸、巨鬣狗。神奇的是隨著這三頭遠古野獸出現的同時,白色長劍也漸漸消失不見,有如放進水中的糖,一化而散。同樣這些遠古野獸的出現,立馬給山洞帶來了無窮的威壓感。讓洞壁上出現的血絲一樣的地脈,開始快速地跳動了數下。

陸婉喬也沒有再耽擱,立馬衝進了其中一個穴道中,進入穴道后,在她身周立馬泛起了強大的氣息,臉上的神情也變得非常凝重。三頭野獸也跟著陸婉喬分別向著不同的穴道中跑了進去。

按照記載,這個山洞有著六萬五千五百三十六個不同的空間,並且通過霧氣來在不同的空間穿梭。在這樣一個山洞中找出一個人,那相當於在一個擁有六萬五千五百三十六個房間的小屋中尋找一人,這也無疑是個海底撈針。所以陸婉喬早已放棄自己在這裡能找到楊一凡的想法,此時她要做的事情是在這些山洞裡面的空間中散發強大的氣息,使裡面的人感受到危險,讓羅痕停止暗殺楊一凡。她與其它三頭遠古野獸這樣在山洞裡面亂串,運氣好的話還能遇到楊一凡。

但是羅痕早已經對楊一凡出手,此時躺在冰冷的地面上的楊一凡,口中流著獻血,露出痛苦的表情,用含糊不清的聲音。道:「我不能死!我不能就這樣死!我跟李義說好了,我進入九重軍會幫他的!我不能就這樣死去,我要等李義回來…」

「咳咳!我怎麼忽然感到身體這麼冷呢!」坐在怨天獸紅身上的李義,不自不覺渾身一顫咳嗽了二聲,同時他心中感到有些煩悶了起來。

「怎麼昨天沒有睡好嗎。看你今天很不在狀態嗎?」坐在李義身後的青魔懶懶地問道。

「咳咳!咳咳!咳咳!」

李義不知覺地再次咳嗽了起來,心中暗道:「難道我生病了嗎!」

隨口說道:「我也不太清楚!只是感覺很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