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是自己太激動了,沒有仔細思考現在的實際情況。

還是暫時等這場災難過去再說吧。

沈益三言兩語就將她回去的意圖打消了。

見到她情緒稍稍穩定了,沈益抬起手,直接在她腦門上輕輕彈了一下。

「今天我做飯,你去洗洗臉。」

「嗯!下次換個地方彈,別把我腦袋彈傻了。」關窈連忙捂住有些發紅的額頭。

沈益聽到這話覺得有點不對勁。

「本來就夠傻了,再傻點也沒關係。」

關窈連忙給姑姑打電話,讓他們先去親戚家住住。

幸好姑姑的家人這次也沒有回家,不然一家子都來回老家,更不好辦。

沈益拿出了他的幾道拿手好菜——雞蛋羹、荷包蛋、煮雞蛋。

實際上他還會韭菜炒雞蛋、鹽豆炒雞蛋、雞蛋清湯、雞蛋包飯、雞蛋炒蒜苔、雞蛋辣椒、雞蛋番茄…

沒錯,他將雞蛋的做法研究到了極致。

關窈看着一桌子雞蛋,心想以後一定要自己做飯,不然還得了?他只吃這個不會吃膩嗎?

看見關窈遲遲沒有下筷,沈益打趣道:

「我會的雞蛋做法有六十樣,你知道嗎?」

「惹,以後絕對不能讓這傢伙做菜。」關窈在心中默默想道。

但是她看見那色澤金黃,造型完美,宛若藝術品的荷包蛋,還是下意識咽了一口口水。

她迫不及待地起了一塊,邊緣脆脆的,蛋黃並未全熟,是半液半固狀態,吃起來還挺香。

煮雞蛋已經剝好,旁邊有一碟蒜末和一碟醬油。

「真香啊,就是有點辣,但好好吃哦。」關窈大塊朵頤,吃下了好幾個煮雞蛋。

最後的雞蛋羹更是味道鮮美。

口感滑嫩,入口即溶。

伴着醬油和蔥花…

簡直太好吃啦。

不過,沒有我做的好吃!

我倒要看看究竟是誰做菜更好吃!

關窈下了決心,要和沈益來個比拼。

然後這十幾天,他們八仙做菜,各顯神通。

關窈將自己會做的菜全部都做了一遍。

而沈益也在嘗試一百種雞蛋的做法。

每天都沒有重樣的。

酸辣雞蛋湯、酒槽雞蛋…

關窈不僅沒有吃膩,還纏着沈益想讓他做更好吃的雞蛋。

大概十幾天過去了,兩人一直在輪流做飯秀廚藝。

而這場雪災也馬上要過去了。

沈益開着那輛二手的桑塔納,帶着關窈查着地圖向她的老家開去。

現在並沒有電子導航,只得翻地圖了。

路上怕無聊,他在路旁的小販那裏買了兩碟CD。

小販穿着軍大衣,騎着一輛三輪摩托車,臉都凍的通紅,為了生活啊…

沈益挑選了常年沒有人購買、已經積灰的帕瓦羅蒂CD。

沒有討價還價,他直接原價拿走。

CD裏面的歌還挺多,他都能隨口唱兩句,但肯定是沒有人家那麼牛逼的。

關窈雖然也聽不懂,但她還是覺得很好聽。

路上沈益還在唱歌提起精神,他唱的無聊了,便喊關窈一起唱。

她的嗓音清冷空靈,平常比較喜歡鄧麗君和王菲的歌。

人美,唱起歌來也比較好聽。

沈益比較欣賞。

他開車很穩,上了高速一路狂飆,反正雪已經化了,路上沒有冰。

大概五個小時,他就到了關窈的老家——吳郡彭城。

沈益直接從國道進關窈的村子。

她是住在農村的。

農村裏可比城市冷得很多。

才進這個村莊,就見兩排楊樹對着「水泥路」排開。

楊樹上面光禿禿的,僅有幾片葉子在上面掛着,還有比較大的鳥巢,不知裏面是否還有鳥類居住。

田野里的雪並未化盡,路也沒有修好,看起來一片泥濘,所以叫「水泥路」。

被大雪埋沒的麥苗露出了頭,點點綠尖出白雪。

村子中水泥路非常罕見,沈益直接開車從泥上碾過去。

路兩旁出來曬太陽的老人家,都穿着舊舊的花棉襖,拄著拐杖坐在平整的大石頭上面,要麼就是坐在別人家乾淨的台階上。

有的老人圍了一圈,拿玉米桿、秸稈和豆萁架起一堆火,取暖並且閑談著自家的情況。

開着開着,沈益就撞見吹嗩吶的潑湯祭土地爺、披麻戴孝的隊伍。

這麼冷的一個寒冬,有很多老人沒熬過去。

關窈見到家鄉,自然是特別興奮,不由得攥緊了手心。

父親究竟怎樣了呢?身體有沒有好一點呢?

姑姑是否還是那副模樣?

家裏到底有了什麼樣子的變化呢?

沈益的車子終於停下來了。

他鬆開安全帶,不顧泥濘,直接下了車。

面前帶豬圈的老房子,就是關窈的老家了。

他看着紅磚壘成的牆垣,敲了敲用老式鐵栓和大鎖鎖上的木門。

門上貼著已經褪了色、被熊孩子撕去一半的對聯。

只聽關窈對他笑道:

//六十四章觸發敏感字被屏蔽了,現在已經恢復正常。 教導主任和交警借了個大喇叭,跑到同學們面前大喊:「不好意思同學們!前面這條路在維修,咱們只能繞一繞遠路,多走個二十分鐘到紫溪。其實吧,這差的距離也不大,大家就繼續跟著我,往紫溪進發哈!」

「呵,說得輕巧~你看看這校長,還有那一班班主任,都坐在車裡不走路了。他們是OK了,也不想想我們,要徒步走將近半個小時!秋遊還是健身啊?」李小萌氣鼓鼓的樣子,略帶一點萌感。

「熱死了啦!」陳哲浩開始在二班的人堆里抗議。

「就是就是!」李小萌突然表示支持地在三班隊伍里跳了起來。

「哈哈哈,小萌~還是你跟我心有靈犀,要不咱們去路邊的小店裡坐會兒,休息一下?」陳哲浩偷偷摸摸地跑到了三班隊伍邊上,跟李小萌竊竊私語起來。

「行!說不定還能打個車直接到目的地。」

「哦?你也偷帶手機了?」

「那必然!」

「嘿嘿嘿!」陳哲浩和李小萌趁所有班主任不注意的時候,躲進了路邊的公共廁所,而大部隊還在繼續前行。

「喝水嗎?」楊亦程突然出現在梁甜甜身邊,梁甜甜看了看四周散亂的隊伍,大家都累得懶得管隊形了,老師們也因為校長不在,而放鬆了管理的嚴格程度。

甚至還有好多已經落下了,二班的都待七班去了。但也有一些體力好的,從六班直接蹦躂到一班,還走得有說有笑。

「不用了,謝謝……」梁甜甜拒絕了楊亦程的好意,想著還是少麻煩他比較好。

實際上樑甜甜已經渴得發瘋了,可惜書包裝太滿,要拿出水杯來並不容易,只能等到達目的地才能喝了。

接下來的幾分鐘路程里,楊亦程都跟在梁甜甜身邊並排走著,但梁甜甜無心感受這份美好,只有不斷地吞咽著口水——實在是太渴了。

「要不拿大白兔奶糖,跟他換瓶水好了。」梁甜甜心想著,打開書包卻發現原本應該放在最頂上的:大白兔奶糖,不見了!

細細回想,是田老師讓集合的時候,忘記從抽屜里拿出來放書包里了……

最可惡的是,到了目的地以後,傅校長還要讓大家站個軍姿,然後講一番致辭。完全只為了在他的夫人面前,表現一番~

梁甜甜和楊亦程都按照體育課隊形,站在各自班級的最後一排,校長講話時不容易發現他們在幹嘛。班主任們也都在全體學生方陣的最右邊,聽著校長的激情演講。

楊亦程趁機直接走過去,和梁甜甜身邊的女生商量換一下位置。剛好這女生有點暗戀楊亦程,立馬就成功了。

得逞的楊亦程馬上遞給梁甜甜一瓶水:「你喝吧,我看你真的好渴。」

梁甜甜背著沉重的書包、佝僂著背,突然抬頭,映入眼帘的竟是楊亦程精緻的下顎線,使得她一下子又渴了不少。

「好,那我喝了。」梁甜甜伸手拿過了礦泉水瓶。

「不客氣。」楊亦程想幫梁甜甜開一下瓶蓋,所以又把手伸了過去,將瓶子扯了回來。

這不扯沒啥事,一扯吧……就不小心碰到了梁甜甜的手背,楊亦程假裝淡定地把礦泉水擰開,然後還給了她。

心如鹿撞、大腦空白,這是楊亦程第一次對一個女孩子如此害羞且敏感。

「噗~」由於喝得太快,導致喉嚨與水沒有達成良好的接觸,剛到口的水被梁甜甜一口噴了出來,咳嗽個不停。

楊亦程心虛地看向她,以為自己心動的糗態被發現了,禮貌性地問了問:「沒事吧?你慢點喝呀,又沒人跟你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