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一眼手中的水果,只好將東西放在地上。

柳絮一直推著蘇凜,走到走廊盡頭,這才停下來。

蘇凜茫然的看著柳絮,她這是想幹什麼?

柳絮生氣的盯著蘇凜:"你還來醫院幹什麼?上午不是已經走了么?蘇凜,你還嫌傷我們家小葉傷的不夠嗎?"

看著生氣的柳絮,蘇凜無力反駁。

他上午落荒而逃的行為,的確很懦弱,他以前也的的確確傷害了百葉。

可是,現在他知道錯了,他想要悔改,難道就不能給他一次改過自新的機會嗎?

蘇凜認真的看著柳絮:"柳醫生,我知道,作為百葉的小姨,你很討厭我的行為,畢竟,我以前的所作所為,對百葉的傷害很大,可是,現在我知道錯了,求你給我一次機會,好嗎?我想好好照顧百葉,補償她,好不好?"

柳絮冷笑了一聲:"怎麼?讓我給你機會,讓你去傷害她嗎?蘇凜,我告訴你,就算是權勢滔天,我也不會做出絲毫退讓,我不會再給你傷害我們家小葉的機會!"

看著態度堅決的柳絮,蘇凜為難不已:"柳醫生,我向你保證,我真的不會了,我以後再也不會傷害百葉了,我只想彌補之前犯下的錯誤,最起碼,你也要我問問百葉,她願不願意啊,你雖然是她的家人,但是,你代替不了她啊! 少夫人今天又敗家了

柳絮的神情微微一變,蘇凜說的沒錯。

雖然百葉讓她隱瞞一些事情,可是,未必百葉就不想讓蘇凜照顧自己。

等她肚子大了之後,恐怕都要避開蘇凜。

而且,百葉剛剛在自己出來的時候,還向著蘇凜!

柳絮稍稍一想,就忍不住搖頭,真是冤孽啊!

柳絮看著蘇凜:"看在你態度誠懇的份上,我先去問問小葉,如果她願意的話,你暫且照顧她,就這樣!"

蘇凜看到柳絮的態度有所緩和,他也稍微鬆了一口氣。

首先,就要過了柳絮這一關。

畢竟,在南希市,柳絮最親的人,就是柳絮了。

可是,按照柳絮這個態度,他就算是想要接近百葉,也是個問題。

只不過,話說回來,柳絮說一千道一萬,都是為了百葉著想。

如果他能讓百葉的態度稍微好點,那柳絮肯定不會那般仇視自己了。

想到這裡,蘇凜對著柳絮笑了笑。

柳絮冷哼了一聲,瞪了蘇凜一眼,轉身向著病房走去。

她知道在百葉心裡,蘇凜究竟有多重要。

正是因為知道,所以她才更加討厭蘇凜。

如果百葉不在乎蘇凜,那蘇凜無論是做什麼,都傷害不了她。

可關鍵問題是百葉在乎。

既然百葉在乎,那她就不能完全按照她自己的想法來。

柳絮冷著臉,走進病房:"小葉,我問你件事情,如果蘇凜堅持要來照顧你,你會答應嗎?"

百葉看了柳絮一眼:"一晚上,應該沒事吧,他也不至於察覺到什麼……"

百葉的語氣有點猶豫。

因為她害怕自己這樣說了,柳絮會生氣,畢竟,是她讓柳絮幫自己保密,別讓蘇凜知道孩子的事情。

可是,她卻一直忍不住想要靠近蘇凜。

她這跟為難柳絮,基本上沒什麼區別。

果然,柳絮在聽到百葉的話后,她的神情立馬變得無比鐵青:"你個傻丫頭,我說你什麼才好呢!算了,我也沒法管你了,你愛怎麼著就怎麼著,我讓那小子進來,不過你自己小心點,不要被他察覺到,不然的話,我也幫不了你!"

柳絮說完,生氣的向著門外走去。

話說,柳絮剛才跟蘇凜分開后,蘇凜快速的給醫院打了一通電話。

在柳絮從病房出來后,蘇凜已經打完電話,笑呵呵的看著她。

柳絮翻了翻白眼:"你不是要照顧小葉嗎?進去吧,反正我也在病房,諒你小子也耍不出什麼花招!"

蘇凜乾笑了一聲,也沒有反駁,提著給百葉買的東西,跟著柳絮進了病房。

百葉看見蘇凜進來,臉上明顯閃過一絲喜悅。

柳絮看的清楚,她在心裡只能無奈的嘆氣。

愛情這東西,可真能折磨人。

蘇凜將水果放在床頭,他走過去,將另一個手裡提著的袋子放在桌子上,打開。

兩情若是腹黑時 然後再柳絮的注視下,他打開了一層又一層包裝。

最後,端出一碗粥來。

柳絮簡直無語到極點。

蘇凜端著粥,獻寶似的走到柳絮面前:"柳絮,你不是最愛吃老李頭家的糯米粥嗎?我剛才來的時候,專門給你買的,現在還熱乎著呢,你嘗嘗!"

柳絮忍不住在心裡吐槽,包裹了這麼厚,要是冷了那才怪呢!

只不過,看著百葉臉上的笑容,柳絮也不好在說什麼。

蘇凜坐在病床前,拿著勺子,一勺子一勺子,給百葉喂粥喝。

不知道為什麼,看的柳絮心裡竟然有點難過。

百葉的神情看起來很開心,像個小姑娘一樣,喜悅都上了眉梢。

這段時間,柳絮從未見她這麼開心過。

要知道,現在已經懷孕四個月了,人說五個月顯懷,可是,柳絮現在看起來根本不像是懷孕了,整個人瘦的跟個麻桿似的。

自己一直在擔心,好在醫生說,只要營養跟得上就行。

現在看著,只要蘇凜在,百葉就能笑出來。

柳絮的心裡,那叫一個酸澀。

她看著百葉,正想說去給她打點熱水過來。

結果,她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百葉正在吃飯,柳絮也沒有出去,直接接通電話。

聽到電話里的聲音,柳絮皺眉:"什麼?急診,李醫生人呢?"

電話里,小護士都快哭了:"李醫生下午那會出去,說自己一會就回來,結果這會聯繫不上,柳醫生,你就過來救救場吧!"

柳絮皺了皺眉,隨叫隨到,是一個醫生的基本操守。

畢竟,她可不認為,這會是救場,她現在去就是救命。

柳絮沒有猶豫,她鄭重的開口:"你們先維持現場,穩住病人的病情,我馬上就到醫院!"

柳絮說完,就快速的掛了電話。

她轉過頭,剛想要給百葉和蘇凜說明一下情況,結果,就看見百葉和蘇凜,直愣愣的看著她。

她忍不住咳嗽了一聲:"那個,醫院這會有個急診,我需要去一下!"

蘇凜快速的開口:"救人要緊,柳醫生,你趕緊去吧,這裡有我,我會照顧好百葉的!"

柳絮看著蘇凜,鬱悶的說道:"我當然知道救人要緊,只不過,正是因為有你在這裡,我才更不放心!"

百葉為難的看著柳絮,微微搖搖頭:"小姨,你已經答應去急診了,千萬別耽誤了病人,我這邊沒事的,有什麼問題,我就給你打電話,蘇凜……他在這裡,也沒有什麼問題的,畢竟,我們認識這麼多年了!"

看見百葉這麼說,柳絮也不好再說什麼。

她低頭看了一下時間:"那行,我去處理完醫院的事情,儘快回來!"

百葉點了點頭,柳絮就趕緊轉身離開了。

看見柳絮離開,蘇凜終於鬆了口氣。

其實,所謂的醫院急診,只不過是自己想出來,支開柳絮的辦法。

雖然有點太損了,但是,誰讓柳絮那麼兇悍呢。

如果柳絮一直待在這裡,他就算是想跟百葉說兩句親近的話,怕是都不行。

蘇凜轉過身,溫柔的看著百葉:"沒事,你小姨走了,還有我呢,我會好好陪著你的,來,先喝粥吧,不然一會真涼了!"

百葉點點頭。

她低斂著眸子,眼神微微閃爍。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她竟然從蘇凜的眼中,看到了溫柔和寵溺。

她忍不住在被子里,伸手掐了掐自己的大腿。

肯定是她的幻覺。

蘇凜怎麼可能會這樣看自己呢!

果然,她再次抬頭的時候,發現蘇凜的那種眼神已經不見了。

蘇凜看見百葉看自己,忍不住鬆了一口氣。

剛才百葉看自己的時候,他看她的目光,有點肆無忌憚,他回過神后,趕緊收斂了一點。

不然的話,百葉怕是會厭惡自己,要將自己趕出病房。

兩個人各懷心事的面對面。

蘇凜給百葉喂一口,百葉乖巧的喝一口,兩個人靜默無言。

不一會時間,一碗粥就見底了。

蘇凜將飯盒放在一旁,小心翼翼的看著百葉:"你要不要吃蘋果,我給你削一個!"

百葉現實搖搖頭,後來又點點頭:"行吧,你削一個!"

蘇凜立馬開心的點點頭,拿起一個蘋果就削起來。

百葉若有所思的看了他一眼。

她心知肚明,肯定是蘇寒給蘇凜說什麼了,不然的話,蘇凜的態度轉變,不會這麼快。

上午還暴跳如雷的一個人,晚上就這般的溫柔善解人意。

這不是蘇凜的作風。

百葉看著蘇凜,斟酌著開口:"蘇凜,其實,你不用這樣照顧我的,就算是你凶我,罵我,我也知道你是為了我好,怕我被威利斯欺騙而已,造成現在的局面,這一切也不是你的錯!" 接過水的沈呈,剛喝了一口,這水都沒咽下,嗓子一癢,隨著那壓制不住的咳嗽聲,水從嘴裡噴了出來,「咳咳咳……」

見沈呈咳得厲害,就連臉都咳紅了,紀優陽伸手輕輕拍了拍沈呈的背,「十五天,你拿下祁氏,老頭子就同意你進商界。」

沈呈用手擦乾嘴角的水,「拿下祁氏?」即使知道,憑藉自己的能力要拿下祁氏會有些困難,但是為了能保護Augus,他會全力以赴,「知道了。」

紀優陽伸出手,手背探了探沈呈的額頭,「一會引薦你給祁任興認識,先去洗個澡,衣櫃有更換的衣服,我在書房等你。」見沈呈沒發燒,紀優陽這才抽回手,抽了一塊紙巾,擦乾沈呈西褲上的水跡。

「事不宜遲,我現在就跟你過去。」

現在?紀優陽拿著紙巾的手壓在沈呈腿上,另外一隻胳膊搭在沈呈身後的靠背,俯身,鼻子湊到沈呈身上嗅了嗅隨後特別友善提醒一句:「哥,我勸你還是洗個澡再出去,因為你現在身上都是我的味道,我怕他聞到了,誤以為咱倆有更深一層的關係。」

聽到紀優陽這話,沈呈立即低頭去嗅自己身上,有這麼明顯?

「唔,哈哈哈……」

聽到耳邊傳來紀優陽的笑聲,沈呈就知道自己被戲弄了,瞟了眼紀優陽拿他取樂的樣子,沈呈又惱又無奈,「你也去換件衣服,穿成這樣談事,也不像樣。」

「遵命,哥。」想起剛剛沈呈緊張的模樣,紀優陽現在都覺得好笑,實在是忍不住了,紀優陽乾脆不忍,邊笑邊去找衣服換。

換了衣服,紀優陽擔心沈呈還跟以前一樣穿的老實,就給沈呈拿了一套更適合沈呈現在這個身份穿的西裝放在床上,走的時候,紀優陽還伸手敲了敲浴室的門,「哥,衣服放床上了,你,差不多就得了,冷水澡洗多了容易生病。」

知道紀優陽喜歡戲弄他,浴室里的人乾脆不作聲。

而此時,遠在國外的沈東明,通話結束后,看著屏幕上,一張張兩個人摟摟抱抱舉止親密的照片,沈東明的臉瞬間拉下。

從外面進來的蘇嵐,看到沈東明拿著電腦坐在窗邊表情很嚴肅,蘇嵐放輕腳步,來到沈東明身後,正要說話,就被屏幕上的照片震驚住了。

「這……」

「看看你好兒子乾的事!」沈東明怒的一把抓住蘇嵐的胳膊,把人扯了下來,恨不得把蘇嵐的腦袋摁進電腦屏幕里。

只要不是太過份,蘇嵐都不會攔著紀優陽,甚至是覺得這陣新鮮勁過了就好了,可這些照片到了沈東明手裡,那就是另外一個意思了,蘇嵐趕忙跪在沈東明腳邊,拉著沈東明的胳膊,「不,阿陽不會做這種事情的,一定是沈呈為了名利瘋了主動接近阿陽。」

「你的意思是,我選人的眼光有問題,問題的根本在我身上是不是?」別以為他不知道,蘇嵐現在跪在他腳邊,絕對不是怕他,畏懼他的權力,而是為了保住那個寶貝兒子跟他示弱,沈東明掐住蘇嵐的下顎,「這件事,沒有人知道就算了,要是鬧大,給我沈家丟臉,我饒不了他!」用力將蘇嵐丟出去。

摔倒在地的蘇嵐,咬著唇含著淚水望著沈東明,又重新爬回沈東明的腳邊,手搭在沈東明的腿上,撐著身子起身,主動坐到沈東明的懷裡,「東明,我想阿陽做到這份上,也許是為了收買沈呈的心,想沈呈為沈家死心塌地做事,沈呈有用就留著先,等他沒利用價值了,到時隨你怎麼處置都行。」

沈東明因為憤怒而沉重的呼吸,逐漸平復。

看到沈東明息怒了,蘇嵐臉龐垂下放在沈東明的肩膀上,她知道,沈東明終究是個男人,對男人示弱和討好是最好的辦法。

……

紀優陽換了衣服,回到書房的時候,看到祁任興吃得津津有味。

「Augus,怎麼樣?」祁任興一臉期待望著紀優陽。

紀優陽努嘴眼神疑惑反問道:「還有我出馬搞不定的事情?」

太好了!「Augus,我就知道找你沒錯,你太夠哥們了,來來,快吃菜。」

「一會,我給你引薦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