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出來,你知道的還真的很多呀。”林曉曉斜着眼睛朝着林凌看了一眼,說話的時候,語氣中充滿了調侃。

林凌急忙閉上了嘴巴,林曉曉的眼神中可是充滿了殺氣,尤其是她的眼睛有意無意的朝着自己的軟肉那裏盯着看了一會兒,頓時他就感覺到身體涼颼颼的。

就在這時候,一輛車在兩個人不遠處停了下來,有人在那裏喊了一聲:“林凌。”

林凌和林曉曉兩個人朝着喊聲傳過來的方向看了過去,發現車裏面坐着一個女孩子,正朝着他們這邊揮手。

“唐心怡,唐教員。”

看清楚了女孩子是誰,林凌吃了一驚,怎麼她會在這裏出現,不過他還是拉住了林曉曉的手,向着車子走了過去。

“來上車,我去看看你媽媽。”唐心怡對着林曉曉微微的點點頭說道。

林凌和林曉曉兩個人坐到了車的後排,唐心怡啓動了車子,向着醫院方向行駛而去。

到了醫院,唐心怡和林凌的母親簡單的談了一會兒,就告辭離開了,離開的時候還說了,下一次她還會來的。

看着林凌和林曉曉以及唐心怡三個人走了出去,林凌的母親看了一眼自己的老公,微微的笑笑說道:“你看這兩個丫頭哪個適合當我們的兒媳婦?”

“哪個都可以,不過你可是不要胡說,現在可是曉曉這個丫頭和你家兒子在談戀愛。”林凌的父親瞪了一眼自己的媳婦說道。

“你呀,難道你看不出來,這個叫做唐心怡的丫頭也是很喜歡你的兒子。”

林凌的父親茫然的看着一眼自己的媳婦,不知道她是怎麼樣看出來的。

“你呀,就是一個榆木腦袋。”林凌的母親狠狠的瞪了一眼自己的老公,苦笑着說道。

就在這時候,林凌和兩個女孩子正朝着哪一家小吃街走去,唐心怡要吃烤肉,只有那裏纔是最爲正宗的。

一路上,林曉曉的手一直是抓着林凌的手,看得出來,這丫頭心中是有一些緊張了,女人的直覺是很準的,估計她也是看出來了,這個女人對林凌有一些意思,最主要的是,這個女人身上散發出來的氣質看,實在是太吸引男人的注意了。

唐心怡自然也是看出來了林曉曉現在心裏面很緊張,她的嘴角一直是帶着笑容。

來到了烤肉攤,三個人要了三十串烤肉串,又要了一件啤酒,一邊聊着天一邊喝了起來。


也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的,兩個女人不知不覺中竟然開始斗酒了,兩個人你一杯她一杯喝的是不亦樂乎,至於林凌,則被兩個人當作空氣被無視了。

美女在任何地方都是很吸引人注意的,尤其是兩個斗酒的女孩子,就在她們喝的高興的時候,沒有注意到在她們的旁邊,已經圍滿了男人。

這些男人們好像是看熱鬧一樣的看着兩個美女,好多傢伙的眼睛裏面流露出來的光芒,把他們心中的想法已經是徹底的暴露了。

自己的女人被別的男人圍着看熱鬧,林凌可是不願意了,於是就對着兩個女人說道:“好了,可以回家了。”

兩個女孩子也是覺得在這裏喝酒有一些不對勁,於是就點點頭,準備要離開,可是圍觀的男人們可是不願意了。

一個三十幾歲的男人走到了唐心怡的面前,對着她說道:“小妹妹,怎麼沒有喝好就要走了,來,哥哥請客,你要好好的喝點。”

說完話,男人的手就朝着唐心怡的手抓了過去。

看到了男人的動作,林凌心中爲這個男人默哀了一下,惹了什麼人不好,偏要去惹這個姑奶奶,那豈不是自找無趣。

林凌還沒有來得及默哀完,男人就被唐心怡一個過肩摔,結結實實的摔在了地上,只不過她的動作實在是太快了,最主要的是這一下子還沒有把任何的東西砸爛。

看到唐心怡彪悍的動作,那些男人們都是齊齊吸了一口冷氣,女人是很漂亮,可是這可是一隻母老虎,沒有人能夠惹得起的。

“走吧,小妹妹,對待那些不懷好意的男人就不能夠有任何的同情。”

唐心怡好像是沒有發生任何事情一樣,拍拍手拉住林曉曉的手就向着小吃街外面走去。

那些圍觀的男人們都是紛紛讓開了路,然後用可憐的目光看着林凌,要是這個女人是他的女朋友的話,估計這傢伙是沒有好日子過了。

不過想一想也是,有了這樣漂亮的女朋友,對於男人來說,那就是一輩子都值得誇耀的事情。

看着三個人走了,那個被摔倒在地上的男人這才慢慢的站了起來,他朝着圍觀的人們尷尬的看了看,笑了笑,重新回到自己做的位置上去了,只不過沒有人看到,在他的臉上,有一股猙獰的神情流露了出來。

“姐姐,你太厲害了,以後你給我一下,他要是欺負我,我就狠狠地摔他幾下。”

也許是喝了酒的原因,現在兩個女人顯得很是親熱,手一直是拉在一起,看上去就好像是認識了好幾十年的閨蜜一樣。

“好呀,只要是你願意,我就給你教,不過到時候不要把人家嚇跑了就行了。”唐心怡看着林曉曉,微笑着說道,語氣顯得很是真誠。

“那好,可是說好了,對了,林凌,今天姐姐來了,你是不是需要好好陪着我們逛逛街。”林曉曉笑眯眯的看着林凌說道。 逛街對於男人來說,就是一件痛而且快樂的事情,陪着自己心愛的女人逛街,就算是再累再苦也是很快樂的,可是陪着別的女人逛街,尤其是今天這一種情況,對於林凌來說,那可是一件很是爲難的事情。

“怎麼,不願意嗎?”林曉曉看着林凌用威脅的語氣說道。

“願意,走吧。”既然林曉曉都說了兩次了,要是再不答應,那可就是林凌的不對了,於是就很是爽快的說道。

“這就對了,唐心怡姐姐,我們就去商業街吧,那裏現在正是熱鬧的時候。”林曉曉得意的看了一眼林凌,這纔對着唐心怡說道。

唐心怡點點頭,於是兩個女孩子在前面,林凌走在後面,朝着商業街走去。

商業街不愧是這個城市最爲豪華的地方,兩個女孩子到了這裏以後,就好像是魚入大海,每一家店面都要進去看看,尤其是進到了化妝品店和女士服裝店,兩個人進去就恨不得不出來了。

前面林凌還有興趣跟着進去看看,到了最後就乾脆找個凳子坐在人家店面門口。

這時候,在這些店面門口都坐着好幾個和林凌一樣的男人,他們彼此看一眼,就知道對方都是和自己一樣的,互相看看,一根菸一抽,就都是難兄難弟了,聚在一起悄悄的吐槽自己家的女人逛街有多厲害。

就在幾個人吐槽的正高興的時候,突然一聲喊叫聲鑽進了幾個男人的耳朵裏面,接着就有一個打扮靚麗的女人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有一個男士就哭喪着臉屁顛屁顛的跟在了女人的身後走了。

“看看吧,這就是男人和女人之間的區別,男人不僅要賺錢,還要回家洗衣做飯,還得伺候好自己的老婆,男人真的是很難呀。”

“就是呀,你說說在古代,男人三妻四妾的,在家裏那是一言九鼎,可是現在……”

……

一時間,男人們都是很感慨的說道。

就在這時候,林曉曉和唐心怡兩個人走了出來,她們估計是聽到了男人們的吐槽,於是兩個人很是乖巧的走到了林凌的面前,同時說道:“你幸苦了,晚上回家了我們好好的犒勞你。”

兩個美女的話剛說完,頓時所有男人們的目光都是朝着林凌看了過來,羨慕嫉妒恨,他可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不過他可是知道,眼前這兩位發起威風,那可是兩隻母老虎,自己惹不起躲得起。

看着林凌麻溜的站了起來,跟着兩個美女走了,頓時那些男人們都是開始了新的吐槽,憑什麼他就有兩個美女陪着,他們只有一個陪着,還是屬於母大蟲級別的。

“對了,我們去那邊看看。”

走了沒有幾步遠,林曉曉就指着不遠處說道,那裏有一個專門賣女士內衣的店,不過在門口看不到一個男人。

來到了店門口,林凌才發現。裏面有一個專門爲男人們準備的休息區,很多的男人們坐在休息區,一邊喝着茶水或者是咖啡飲料,一邊玩遊戲或者是看手機。

在這裏,竟然專門有遊戲區,裏面還提供了最新款的筆記本,男人們喜歡的遊戲在這裏都可以玩到,怪不得沒有男人着急的催促自己的女人回家呢。

“我們進去逛了,你在這裏休息。”林曉曉很是關切的對着林凌說完話,就拉着唐心怡進到了店裏面。

林凌很是鬱悶的笑了下,拿起了手機看了起來,最近有一本小說,叫做《特種兵戰狼崛起》很火,他剛好也藉着有時間好好的看看。

很快的,林凌就沉浸在了小說中,一時間,他忘記了自己在什麼地方。

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一陣嘈雜聲鑽進了林凌的耳朵裏面,接着又是一聲清脆的扇耳光的聲音也鑽進了林凌的耳朵裏面。

林凌一下子站了起來,朝着四周看了一圈,這才發現距離自己不遠的地方,兩個男人撕扯在一起,其中一個臉上青腫一片,估計剛纔被扇的人就是他。

“你這混蛋,勾引我的老婆,還給我老婆買性感內衣,穿給你看,我殺了你。”另一個男人一邊叫喊着,一邊用拳頭狠狠地打着臉上青腫一片的男人。

一時間,兩個男人有是撕扯在了一起,那個被罵勾引了人家媳婦的男人很是勇猛,雖然捱了打,可是他也是用盡全力的和對方撕扯着。

在兩個人的身邊,有一個看上去四十多歲的女人,她站在那裏,冷冷的看着兩個男人,嘴角有一些不屑的笑容,旁邊有人要勸架,她直接攔住了。

兩個男人有最初的站着打,到過了一會兒兩個人躺在地上打着,不過這時候他們都已經是沒有力氣了,拳頭和腳打在對方的身上,已經是沒有了傷害了,只不過男人的尊嚴讓他們不能夠停手。

就在這時候,哪個女人走到了兩個男人面前,看着他們惡狠狠的說道:“兩個廢物,打個架都沒有力氣,還做什麼男人呢。”

說完話,女人轉身就準備要離開這裏,就在這時候,那個最前面打人的男人一下子站了起來,一把抓住了女人的包,使勁拽了一下,包被拽爛了,裏面裝着的東西一下子倒在了地上。

女人一下子懵比了,她反應過來以後,指着那個男人罵了一句:“混蛋,你去死吧。”說完話,就急忙去撿地上的東西。


女人的包裏面有一個小瓶子,當小瓶子掉在地上的時候,瓶子被打碎了,裏面有一些白色的粉末灑了出來。

女人的手首先就是向着這些白色的粉末抓了過去,手被瓶子碎片給扎破了,她也顧不上了。

“你先不要動。”隨着說話聲,一個女人出現在了她的面前,伸出手抓住了她的胳膊。

“你是什麼人?你要做什麼?”女人有一些驚慌的問道。

“我叫做唐心怡,是警察,我警告你,這些東西你不能夠動。”唐心怡說着話,一把把女人拽了起來。

女人驚叫了一聲,說道:“怎麼,你要做什麼?” “我要做什麼,你難道不知道嗎?這是什麼東西?”唐心怡指了一下地上的粉末,冷冷的問道。

“報告警察,只是藥品,馮曉英是專門賣藥品的。”還沒有等女人說話,那個拽包的男人就大聲的說道。

“楊四,你混蛋。”馮曉英說完話,一把唐心怡推開,準備要跑出去。

可是馮曉英還沒有跑上幾步,腳下面不知道被什麼東西絆了一下,於是她得的身體就結結實實的向着地面撲了過去,和地面來了個結結實實的親密的接觸。

地面上幸虧是木地板,所以馮曉英和地面接觸,也沒有受多厲害的傷害,她想要站起來,可是唐心怡已經是站在了她的面前,看那樣子只要她動彈,腳就會狠狠地踩下來。

楊四也是一下子站了起來,一屁股坐到了另一個男人的身上,大聲的叫喊道:“警察姐姐,這個傢伙也是他們一夥的。”

剛纔絆倒了馮曉英的就是林凌,現在聽到了楊四的話,不由得笑了笑,走到了他的面前,說道:“知道了,等會兒會給你請功的。”

楊四點點頭,又是使勁的把那個男人壓了幾下,說道:“我一定會把知道的都說出來。”

這時候,外面有幾個警察走了進來,前面發生了這件事情的時候,林曉曉就拿出手機報警了,聽到這裏是藥品案,他們自然是不敢懈怠,馬上派了附近的警察,同時重案組的警察們也趕了過來。

把這裏的事情交代完了以後,林凌三個人結束了逛街,不過早回家的時候,林曉曉一直是很興奮,一直是說個不停。

當然,回家的時候,三個人是坐着出租車的,唐心怡喝了酒,她的車停在了停車場。

唐心怡的家也在本市,在一個小區有着一套單身公寓,不過她很少回家,一直是住在宿舍,今天晚上她是第一個回家的。

當林凌回到了訓練基地的時候,是第三天的事情了,看到了他回來了,紅細胞的隊員都是關切的詢問他母親的傷勢怎麼樣了,還有肇事的司機找到了沒有。

肇事的司機還真的是沒有找到,那一輛肇事的車倒是找到了,但是是一輛被盜竊的車,看樣子這一件交通事故,中間還有別的。

才專門聽說林凌回來了,就讓他休息了一天,接着又是常規訓練兩天,這一天早晨,他佈置了新的任務。

在夏國南疆,有一個村子,就在邊境線上,這個村子的村民們都是依靠販藥爲生,最主要的是他們依靠販藥賺了很多錢,又自購了很多的武器,把這個村子修建的和堡壘一樣。

現在國家已經做了決定,要把這個村子這個藥瘤給拔了,現在紅細胞的任務就是找機會混到村子裏面,進行斬首行動,行動成功以後,然後再找機會,配合武警部隊掃除這個藥瘤。

“這個任務需要的時間不能夠確定,所以這一次的任務,你們需要自己做決定,外面的武警部隊只有你們的任務完成了以後,纔會對這個村子進行毀滅性的打擊,任務很是艱難,你們一定要完成任務,還要保護好自己的安全。”

“是,保證完成任務。”紅細胞的隊員們大聲的叫喊道。

“你們現在去休息,下午兩點鐘,準時出發,裝備到時候你們再領取。”參謀長又是說道。

紅細胞的隊員們解散了以後,參謀長把林凌叫住了,讓他跟着自己去旅長的辦公室。

旅長的辦公室裏面,旅長和兩個穿着便裝的人聊着天,看着兩個人氣質很是不凡,應該是久居高位的人。

看到參謀長和林凌兩個人走了進來,兩個人都站了起來,旅長也站起來給他們做了介紹。

這兩個穿着便裝的是公安局的副局長和副政委,兩個人是專門管緝藥的,這一次就是因爲哪個女人落網了,查出來了一條線索,那就是一直是被通緝的一個藥販老大,就在林凌他們要去完成任務的村子居住,所以他們想要請他們幫忙,把這個人活捉回來,因爲這個人身上有很多線索。

當然,兩個人還帶來了獎狀,還有一萬元現金,這是對林凌的獎勵。


“你們看,這一次的任務實在是太難了,不過那邊有公安局的偵查員配合你們的工作,相信你們一定會完成這個任務的。”旅長看着林凌,很有信心的說道。

“我知道,這一次是我們全體隊員一起執行任務,所以這個情況要給他們通報。”林凌想了想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