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上去隊伍還很壯觀。

肖北在中途也撥打了電話,大概猜到是葉藝瑤突然發作了,讓林源送進產房后通知她,結果沒過多久,還是和龍天一過來了。

葉藝瑤其實還有些不好意思。

這麼多人陪著她,而她好像沒有醫生說的那種頻繁陣痛,就是一二十來分鐘才會有一次,好像宮口開得很慢。

好在肖北只是過來看一下情況,而後就走了。

大概也知道她的不自在。

總覺得肖北是一個特別能看穿別人想法的女人,而且很有靈性。

一般的女人在她面前,不管多美都好像少了她身上獨特的味道。

肖北和龍天一又回到了安小魚的病房。

安小魚此刻正在稍作消息。

他們的小兒子此刻也在香甜的睡著。

左旋在旁邊看著,安安也在旁邊看著,安安不耐其煩的拍了很多照片,嘴裡還說道,「等弟弟長大了,要讓他看看他小時多醜。」

左旋還會幼稚的給他兒子擺出更難看的姿勢讓安安拍。

兩個人玩的不亦樂乎。

安小魚估計是完全無法苟同他們的興趣愛好,所以閉著眼睛在睡覺。

肖北和龍天一回來,左旋看著他們,問道,「葉藝瑤要生了?」

「嗯,現在在做順產準備。」

「還真是巧合,會不會同年同月同日生?」左旋笑。

如果是,就是緣分。

說不定還能打定娃娃親呢。

聽說對方是個女兒。

其實之前懷孕的時候左旋就笑過林源,讓他把閨女嫁給他兒子。

當時林源的表情似乎……總之難以形容。

反正就是沒答應。

「話說,何林源第一次當爸爸應該很緊張吧?」左旋都想要去嘲笑了,第一次當爸爸應該會比他還要手足無措吧。

「沒有,他很冷靜。」

「那貨都是沒情感的嗎?」

「是沒你這麼幼稚!」

「……我特么是感情豐富好嗎?哪裡像你們這些冷血動物!」

「是是是,你感情最豐富了。」肖北都不想和左旋多說。

左旋喜氣洋洋的看著自己小兒子,一臉若有所思,「這次我兒子叫什麼好?之前安安已經用了我和小魚的名字了,好難想。」

躺在床上的安小魚突然開口道。

估計也真的沒有自己想的那麼容易睡著。

她說,「我想過了。」

「叫什麼?」

「左小然。」安小魚說。

左旋喃喃道,「小然,嗯,不錯,和安安剛好組成安然。以後就叫小然了。」

「……」安小魚看了一眼左旋。

仿若有些話沒有說出口。

肖北也這麼意味深長的看著左旋。

這貨還真是少根筋。

左旋低頭看著自己兒子。

其實。

他怎麼可能不知道小魚為什麼取這個名字。

肖北還一臉同情的看著他,他沒那麼笨好嗎?!

他就是寵老婆什麼都順著她也不讓她為難的好不好?

嫉妒去吧。

何況,他們的第一個孩子叫左小安,是用的他取得名字,第二名字才是小然的,就足以說明,他家小白菜更愛他,他還有什麼好計較的。

一群傻貨。

房間中還算溫馨。

幾個人說說笑笑,也沒有把名字特別當回事兒。

過了一會兒。

林源打了電話過來,說葉藝瑤送去了產房。

肖北和龍天一就趕了過去。

總覺得生孩子都扎堆了。

他們這是在趕場啊。

林源這麼淡定的一個人,在葉藝瑤離開自己身邊后,在走廊上就有些不淡定了。

他一直站在產房門口,就這麼一直等著。

整個人表情很嚴肅。

林父林母也很緊張。

葉藝軒自然也好不到哪裡去,嘴裡不停地念叨著,估計是在祈求平安什麼的。

走廊上還算安靜。

葉藝瑤在裡面的叫聲一直此起彼伏。

林源有些按奈不住了,對著外面守候的護士說道,「你進去問問我老婆,她要不要剖腹。」

「林先生你先別緊張,你老婆才進去1個小時,不會這麼快就生了的,而且如果有危險我們醫生會出來告訴你情況的,你要相信你老婆。」

林源聽著,又沉默了。

沉默的看著產房。

走廊上傳來葉藝瑤的叫痛聲。

還夾雜著其他產婦的聲音。

貌似今天生孩子的還挺多。

時不時會傳來一些別人的嗓音。

又過了個小時。

林源又有些按耐不住了。

原來男人在女人生產的時候,不管多冷靜的一個人,也都會失控。

他對著護士說,「麻煩你去問問,我老婆要不要剖腹?」

護士笑了笑。

覺得有些好笑,無奈的點頭。

不過有這麼擔心自己老婆的老公也真的是讓人嫉妒。

正走進去。

一個護士突然抱著一個孩子出來。

「是個小公主。」護士很高興的說道。

林源一怔。

連忙上前,很緊張。

林父林母也圍了上去。

「是我家的嗎?」林母很激動。

她就說是個女兒。

「產婦是張琴琴。」護士說。

林母本來都已經伸手的那一刻,收了回來。

在走廊上明顯比他們要淡定許多的一家人連忙沖了上來,「我們是家屬我們是家屬。」

然後一個男人就抱了過去。

家裡面其他人也都圍了過去,一派喜樂融融。

「終於是個女兒了,我們家第一個女兒啊!」一個中老年婦女欣喜道。

「恭喜恭喜。」護士連忙說著。

中老年婦女心情似乎很好,她高興地對著站在她旁邊的林母說道,「我們家老大老二生的都是兒子,老大兩個兒子,老二頭胎也是兒子,終於生了個閨女了,閨女不好生啊!」

「是是是,我們家也是閨女。」林母附和著,也表示著恭喜和祝福。

兩個人還談了一會兒。

明顯看得出來旁邊那家人的高興。

林源也這麼看了一會兒,稍微分散了一點點注意力,一會兒又不太淡定了,「你去問問葉藝瑤情況怎麼樣了?要不要剖腹?」

「好,我馬上就進去。」護士連忙點頭。

也真是服氣了林先生的不淡定。

護士走進去。

過了好一會兒才出來。

出來,就抱著一個小嬰兒了。

笑著對著他們說道,「葉藝瑤生了。」

「生了。」林源喃喃。

那一刻,好像手指頭都在顫抖。

「生了,我就說你要相信你老婆吧。她進去的時候宮口就開了挺多了,一般情況都不會有問題的。」 廢柴風華絕代 護士笑著,「爸爸快過來抱抱吧。」

說著就把小嬰兒放進了林源的懷抱里。

林源其實陪著葉藝瑤去上過早孕課,也抱過模擬嬰兒,也知道怎麼抱,但這一刻突然放在手上,就有些生澀了,甚至抱得有些滑稽。

「你看你孩子都抱不好,來我抱抱。」林母興奮的說道。

林源把孩子給了他母親。 林母看著孩子皺巴巴的模樣,喜歡到不行,一邊看著一邊問著護士,「是個女兒吧?」

「哦,是個公子哦,有6斤5兩。」

林母手頓了一下,那一刻連忙抬頭看著護士,「是不是搞錯了?我們家是閨女!」

「你們家的是葉藝瑤嗎?」

「是啊。」

「那就沒錯了,就是個公子。」

「怎麼會變成兒子了啊!」林母看上去有點打擊過度。

「都沒出生,阿姨怎麼知道是女兒呢?」

「我算過……」

「那個都不科學的。」護士解釋。

「會不會你們抱錯了,今天生孩子的這麼多……」

「不會的,放心吧阿姨,這真的是你的孫子。」護士耐心的解釋。

林母還想多說什麼。

林源打斷,「不會出錯的。」

「但是我一直以為是女兒,我買了很多花衣服,紅的粉的……」

「嬰兒也不用太區分顏色,都可以穿。」林源說道。

儘管,也有點點,那麼一丟丟的失落。

都以為是女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