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又一向是不得皇上寵愛,那麼她在皇上面前為三皇子說好話的機會就更少了,和澹鈺相比,澹天樺的處境的確有些糟糕。

「那皇後娘娘要不要把三皇子殿下叫過來好好商量一下?畢竟這件事情還是有些大的,如果皇上真的想要栽培四皇子的話,只怕是……」

後面的話秋蘭沒有說出來,但皇后明白她的意思,她的眉毛皺的更深了,聲音冷冽,「既然如此,那趕快把三皇子叫過來,這件事情本宮要馬上和他說。」

「是娘娘,奴婢即刻安排人去請三皇子殿下!」秋蘭福了福身,轉身匆忙離開了大殿。

得知皇後有要事相商,澹天樺心中一緊,總有幾分不祥的預感,他顧不上再安排大婚的事情,連忙換了身衣服進了宮。

鳳儀宮大殿,皇後面色陰沉地坐在鳳座上,澹天樺匆忙走了進來,對著皇后拱了拱手,「母后,這麼晚了您叫兒臣前來有什麼事情要吩咐嗎?」

皇后沉沉嘆了口氣,連忙讓澹天樺起來了,「你可知皇上之前去了關雎宮?還見到了澹鈺?你可知他們母子和皇上在商量什麼嗎?」

澹天樺對此一無所知,他愣了一下,意識到情況有些不對勁,連忙皺眉問道,「母后可是知道了什麼?難不成父皇因為偏愛譚貴妃,還會更加偏愛阿鈺嗎?」

皇后冷哼一聲,「你對你父皇還是不怎麼了解,他對於自己喜歡的東西一向是偏愛有加,譚貴妃進宮以來一直被皇上獨寵,之後就生下澹鈺,之後澹鈺一直很受皇上的重視,對此本宮一直不滿,卻又無能為力。」

頓了頓,她的聲音陡然提高,「可是本宮萬萬沒想到,隱忍這麼多年換來的居然是這樣的結果,你才是中宮嫡子,身份比那澹鈺高貴多少!皇上怎麼能把賑災的事情交給澹鈺去處理呢?簡直是太過分了!」

「什麼?父皇把賑災的事情交給了澹鈺?這可是件大事啊,若是澹鈺真的處理好了,只怕他在父皇那裡更有底氣了,這樣咱們豈不是就糟糕了!」澹天樺臉色驟變。

皇后沉沉點了點頭,「正是如此本宮才特別的擔心,皇上本就偏寵譚貴妃,若是真讓澹鈺佔盡先機,哪裡還有你的存身之地?咱們必須要好好謀劃一下了。」

澹天樺皺著眉仔細考慮一下,突然眼睛一亮,「母后,兒臣覺得可以先從最軟弱的人下手,比如譚貴妃娘娘,她一向不管事,而且總是一副與世無爭的樣子,母后完全可以對她下手,只要她倒下去,那澹鈺不就更容易收拾了嗎?」

皇后微微挑了挑眉,覺得澹天樺說的很有道理,這譚貴妃總是一副柔柔弱弱的樣子,殊不知這樣的人才是最令人討厭的。

誰知道她是不是趁著皇上在的時候說她和澹天樺的壞話了,否則皇上怎麼會突然對她和澹天樺這副態度?

「你說的沒錯,相比之下還是譚貴妃那小賤人更好收拾,澹鈺看著與世無爭,其實心思多著呢,你小的時候不就一直沒算計過他?可見此人絕不像表面那麼簡單,我們要警惕。」

澹天樺突然蹙眉,「母后,這麼一說,這貴妃娘娘說不定也是在騷豬吃老虎,咱們必須警惕一下,要收拾她,怎麼也需要一個合理的理由啊!」

皇后勾了勾嘴角,眼底閃過一抹得意的笑容,「這有什麼的,本宮和她可是老對手了,她那副樣子本宮可是再清楚不過了,收拾她可是綽綽有餘,就那副病秧子的樣子,哼!」

聞言,澹天樺鬆了口氣,「那就好,只要把貴妃娘娘打倒,那麼澹鈺那裡就好說多了,只是手段一定不能太明顯,被父皇發現可就不好了。」

「這是自然,本宮還不至於對她做什麼,不過是打打她的囂張氣勢罷了,也讓她徹底明白,這後宮到底是誰在做主!」皇后微微挑了挑眉,眼底滿是陰狠。

澹臺肆和皇后相視一眼,嘴唇崩的緊緊的,沒有半分笑容。

隔天一早,早朝

皇上莊嚴地坐在大殿上,他嚴肅的目光在大殿上來回移動,最後落在了澹鈺的身上。

「四皇子,潮州之事迫在眉睫,待三皇子大婚之後,你便前往潮州賑災,朕相信你肯定能做好的,不要辜負朕的期待。」

澹鈺知道,這就基本上是板上釘釘了,他站出來對著皇上拱了拱身,「兒臣領旨,多謝父皇的信任,兒臣畢竟努力去做!」

皇上嘴角勾了勾,剛要說些什麼,禮部侍郎突然跳了出來,「皇上,微臣認為此事交給四皇子殿下有些不妥,還希望皇上重新考慮。」

「啟稟皇上,微臣也認為四皇子並不能勝任賑災之事,潮州人口眾多,賑災此事很重要,稍有不慎就會引起來百姓的不滿,還請皇上另選他人!」

「皇上,微臣認為兩位大人言之有理,四皇子雖然天資聰穎,可是他的能力還有些不足,更沒有賑災的經驗,還請皇上好好考慮!」

連續好幾個大臣站出來反對讓四皇子前去賑災,皇上臉色微微一沉,陰沉的目光在眾人身上略過,很好,幾乎都是沈嚴一派的官員。

澹鈺對此並不陌生,他微微挑了挑眉,一直低著頭不說話,心中也是百般想法。

澹臺肆心中冷笑一聲,臉上並沒有什麼變化,他淡淡掃了一眼一臉大公無私的沈嚴,很快又移開了視線,但心中更多還是無語。

這沈月葭和澹天樺還沒成親呢,沈嚴就已經和澹天樺的利益牢牢把握在一起,他們這麼明目張胆真以為在這裡站著的人都是傻子嗎?

況且皇上最討厭結黨營私,只怕看到他們這個樣子是不會開心的。

果然,他抬頭看向皇上,皇上臉色難看。 柳浩然沒有聽到一般,眼眸微眯,透著危險的氣息看着對方,他現在不記得自己殺了幾個,現在唯一就是趁著機會,問清楚陰冥殿的事情。

「說,陰冥殿的位置。」

「我……不能說……」那人依舊是疼的滿地打滾,說話都說不清楚。

柳浩然那根銀針不單單是為了讓他有疼痛感,更重要的是。可以壓制他們毒發。

這些人都是事先服用過毒藥,好像只要說出來陰冥殿的位置,就會毒發。

柳浩然感覺到周圍吹動的風向。也聞到了血腥的氣味對着他的方向過來。

那些人也有受傷的,身上還流着血,現在雖然他的嗅覺也變得異常敏銳,但他的時間不多。

「不說你也一樣要死。」

柳浩然的話因剛落,那個人嘴角流出血,瞪大眼睛死了。柳浩然皺眉。也沒有遲疑,快速的爬上樹,等著那些人的到來。

而此時的秦龍在柳浩然跑進樹林的時候,就一直在找信號,想要找人救他。

可是一格都沒有,想看看有沒有其他的車子路過,半天了一輛車都沒有。

「特么的,這條公路的人都特么死哪去了。怎麼一個鬼影子都看不到。」

柳浩然趴在樹上沒有多久,那些人就過來了,看着地上的幾具屍體,勃然大怒。

「馬上去找,一定找到他,殺了我們這麼多的兄弟,不能就這樣放過他。」

其中一個人怒吼著。

柳浩然觸眉,看着樹下站着的五個人,他算計一下應該差不多了。

直接從樹上跳了下來,手起刀落,直接放倒一個。

另外四人反應過來的時候。人已經死了。

「殺了他。」

柳浩然一個後空翻躲過了他們四個人的攻擊,用匕首抵住其中一個人的匕首。

金屬碰撞的聲音在樹林中迴響着。

柳浩然猛然伸出一腳,踢向了要奔向他的人。

「去死吧。」對方也加重了自己的力度,柳浩然往後退了一步,看着他身後的三個人衝過來的時候,真氣湧入雙臂,用力一推,將匕首直接扎進了他的心臟。

柳浩然倏然抬頭,眼眸犀利如刀。冷冷的看着他們,「誰還想送死,就放馬過來。」

柳浩然現在感覺自己的力量要耗光了,這不可能,以前他的力量都是源源不斷,現在卻是怎麼會漸漸消失了呢。

剩下的三人有些顧忌柳浩然的身手,面面相窺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柳浩然也趁著現在還有些真氣,準備速戰速決。

他絕對不能讓這些人就這樣活着回去。

「啊……」柳浩然身形一閃,直接沖了上去。

一個照面下便放倒了兩個人。

剩下一人見狀要跑。還沒有邁開腿就被柳浩然給幹掉了。

柳浩然站在原地,看着地上都是屍體,緊繃的狀態也突然放鬆了下來。

終於結束了。

柳浩然檢查了一下自己身上的傷口,雖然不深,但是卻有黑色的血跡,現在知道他為什麼會感覺全身無力。

這些刀子上面有毒。

柳浩然環顧四周。想要離開這裏,剛剛走沒有幾步,倏然眼前一黑,直接躺在了地上。

柳浩然睜開眼睛的時候,天已經亮了,看了一下四周,這裏不像是樹林啊。

「老公,你總算是醒過來了。」

柳浩然聽着這個聲音很熟悉,偏過頭看了一眼。見到蘇紫曦眼眸紅腫,臉上也掛着淚珠。

「紫曦。」柳浩然聲音沙啞,叫了一聲。

蘇紫曦直接抱住了他的脖子。哭聲更大,「老公,我還以為你死了呢。嚇死我了。」

柳浩然被她抱的很緊,呼吸都有點困難,「紫曦,你先放手,我要不能呼吸了。」

蘇紫曦才意識到自己用力有點大了,連忙放手。

許晴坐在沙發上閉眼休息的,聽到有聲音就醒過來了。

「吵什麼啊,這不是還沒死嗎?」

柳浩然才注意到沙發的位置上還有一人。

蘇紫曦聽到許晴的話有些不滿,但也沒有多言。

到底是自己的母親。

許晴卻是不依不饒的,站起來走到柳浩然的身邊,「你也真是的,大晚上的。沒事總是出去幹什麼,還有啊,你知不知道你殺了多少人?現在警察也不會放過你。」

柳浩然皺眉,偏過頭不去看許晴。

蘇紫曦不滿她的話,「媽,你少說幾句行嗎。浩然現在還在養傷呢。」

「怎麼?我說錯了,等著吧,一會警察來了,看你怎麼解釋。」許晴雙手抱臂,聲音很大,顯然就是不希望他能養好傷。

「警察不會管這個事情。」柳浩然突然開口,眼神落在了蘇紫曦的身上。

他這樣說也是不希望蘇紫曦擔心。

許晴嗤笑一聲,「你以為你是誰啊,殺人犯法這是自然規律,你要是真的有自知之明,就快點和紫曦離婚,免得連累到蘇家。」

蘇紫曦忍無可忍了,「媽,你說夠了沒有,我離婚你就這樣開心嗎?天底下哪個不都是希望自己的女兒過得幸福的,就你總是要我離婚。」

許晴瞪大眼睛,怒喝一聲,「你不想想我這都是為了誰。」

「柳先生在這個病房。」

門口傳來了聲音,許晴和蘇紫曦的對話也都制止了。

柳浩然看向門口,見是宋清和霍明他們四個人。

「柳先生。」

宋清是一個急性子,走過來看着他的情況,見柳浩然臉色不好,問道:「先生,怎麼回事啊?好端端你怎麼住院了。」

柳浩然扯了扯嘴角,讓自己看起來沒有什麼大事。

看了看他們四個人身後沒有人,抬起頭問道:「我媽知道嗎?」

「她還不知道,我們沒有告訴她,還是應國強打電話告訴我們的,不過我想也瞞不了多久。」李維成接過話回答道。

柳浩然點頭,他現在是醒過來了,就算是知道了也沒有什麼關係。

這時,秦龍正好買好東西過來了,看着屋子裏的人都不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