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起來到集合的隊伍前面,各大勢力的帶隊者,站在前方,飛羽兩人的小隊,和白晝他們站到一起,白起來到後,直接說出了自己的主導權!

場下衆人聽到白起的話,臉色不由的一變,但隨即就冷靜下來!

“可以!”

各大勢力的帶隊者,領頭回應,頓時全場都響了起來!

“嗯,沒問題就出發吧!”白起眼神掃了一眼全場,出聲道,並沒有佈局安排的意思!

“白族長,沒有別的計劃麼?”離火殿主,眉頭微皺問出聲來,他實在搞不懂白起是怎麼想的!

“計劃?咱們對中州的情況都不清楚,所以不需要什麼計劃,恆古一來擒賊先擒王的道理大家都懂吧,所以到時我會帶領一隊人馬先去探探情報,會一會厚土在做詳細的計劃!”

白起並沒有因爲離火的疑惑有所不滿,耐心的將自己的打算說了一遍!

衆人聞言的確如此,於是在沒有異聲,白起手臂一揮,隊伍就向着迷失森林進發,紫月就陪在白起的身邊!

迷失深林,南荒修士眼中的險地,可是如今在這麼多的神通修士眼中,也不過如此,一路所過之處,羣獸辟易,在這麼多強者的氣勢下,絕對沒有不開眼的兇獸前來挑釁!

於是一路之上,衆人很輕鬆的度過了兇獸區,而且沒有遇到任何危險,對於這一切,白起卻是意料之中!

度過兇獸區,前面就是迷霧區,而白起本來的打算就是繞過這裏,可是直到近了,白起才發現迷霧區的霧氣已經散去!

“什麼情況,據說這裏以前不是佈滿了迷霧麼?難道咱們已經進入了幻境不成!”

說話的是白晝,明顯很疑惑!

“若是我所料不差,應該和白族長有關,當年白族長進入血獄,引發的變故,大家還記不記得,當年,南荒大地的震動,很可能就是那一次的緣故!”挨着他的離火殿主迴應道!

聞言,知道白起身份的,都是若有所思的點點頭表示又道理,不知道的都是驚駭與茫然的看着白起!

從離火的話中,他們聽出白起早就來過,血獄,而且印發了變動!


“或許吧,如此更好,咱們趕緊出發吧!”白起沒有去關心別人的態度,這樣不是更好麼?省下多少麻煩,也更容易穿過迷失森林了!

於是衆人浩浩蕩蕩的繼續出發了,這次他們沒有向着血獄的方向走,偏開血獄的位置,一直向着北方前進,而這個方向的終點,就是中州!

一路之上,並沒有遇到別的事情,安全的穿過了迷失森林,來到了中州的邊緣!

同時,白起也讓隊伍在這裏停了下來!

“好了,大家一路辛苦了,接下來就在這裏駐紮,休息一番!”停下來,白起扶紫月在一顆樹下,做了下來,然後吩咐道!

從這裏順着樹木之間的縫隙,向着外面望去,一喜可以看到中州的天空!

“接下來,我們就在這裏等麼?”雷霆威是這次雷霆部落的帶隊,白起讓衆人停下後,問出聲來!

“不錯,你們接下來,就在這裏等待着,我和飛兄,和他手下的小組去探聽情報!

當然,若是有人發現了你們,儘可能的滅口,我們到來的消息,越晚讓中州修士知道越好!”白起點頭應了一聲附和道!

“白族長,就帶這些人不會有問題麼?要不要多帶些人馬?”紫風皺眉,給出了建議,看的出來他是真的擔心白起!

“是啊,紫電族長說的不錯!”殷雲趕緊附和一聲,在這裏對白起最忠心的就是他們二人了 !

“二位不必擔心,帶這些人足以,而且我不認爲憑我的修爲,還能有什麼危險,而且人多反而不好,那樣更容易暴漏!

有飛兄,和他的這些手下就夠了,對了,羽兄這裏的事情,還要你多多照應,警戒的事情就交給你們了!”

白起信心十足的對二人說着,然後話音一轉,交代羽一聲!

羽聞言沒有多說,認真的點點頭,表示讓白起放心!

白起聞言點點頭,隨後看了眼紫月,眉頭微皺,隨後開口道:“紫月,這些日子你就在這裏等我回來吧!”

紫月並不是無理取鬧之人,白起能帶他來這,他已經很開心了,點點頭道:“嗯,我知道,你也要小心!”

白起伸出右手,撫摸了下她的臉,笑着點點頭,然後傳音給羽道:“派一個手下,保護紫月,我可不希望她受傷!”

“嗯,會的,你放心!”羽明白白起傳音的意思,白起之所以這樣,也是避免,讓其他人產生不滿!

“那我就放心了!”白起迴應一聲,然後對飛道:“咱們出發吧!”

“好!”飛笑着應了一聲,然後就帶着自己的小隊成員,跟白起向外行去! 出了迷失森林的這一端,中州的景象印入了白起等人的眼中!

遠處的中州,是一個和南荒截然不同的世界,南荒的城牆,殿宇,一般都是木質的,而中州卻是銅牆鐵壁,有各種明亮的礦石構建!

白起一行來到距離迷失森林,最近的一個城市,城牆上寫着煙南城!

城市中的街道上,熱鬧非凡,穿着比起白起他們粗糙的衣衫,顯得華麗無比!

道路兩側,各類店鋪、酒莊,也都是一派熱鬧的景象,人進人出很是熱鬧!

“大家分開去打聽消息,越詳細越好,我去那裏看看,之後直接到森林中會和,然後再作打算!”白起交代一聲,然後指着城中心一處最爲奢華的莊園說道!

“嗯,好的,你自己小心!”飛應了一聲,然後招呼自己的人手四散開來!

白起直接向着中心的那個莊園走去,這個莊園的正門百米處,白起站定,看着門匾上的‘南侯府’三個大字,記在心裏,然後,圍着莊園轉了一圈,白起直接隱去身形,然後來到了南侯府中!

來到南侯府,裏面的一切都掌握在了白起的感知中,南侯府佔地方圓數百里,各色的佈置也是應有盡有!


白起的身感知遍佈了整個南侯府,搜尋中,白起感知到一個強烈的靈魂波動,整個南侯府都是最強烈的的一個!

其修爲已經隱隱有些接近了通天境,白起猜測,若不是受這個天地的限制,此人的修爲肯定已經達到了通天境!

感知到這個強大的存在,白起直接向着此人的方向行去!

南候周成的閉關密室中,白起的身形顯露出來,白起看着這個一身金縷衣的威嚴男子,嘴角掛起一絲笑意!

身形漸漸顯露出來,白起出聲道:“我想這位大人就是南候了吧!”

聽到白起的聲音,南候周成頓時一驚,雙目陡然睜開,然後就看到白起似笑非笑的眼神,瞳孔頓時一縮!

但隨即就平靜下來:“不錯本侯正是南候周成,不知閣下是誰,偷偷摸摸的來我南候府有何事!”

南候中州四大侯爺之一,僅在厚土之下,一身的威嚴可想而知,周成更沒有因爲白起的出現感到恐慌!

一生風雨,什麼樣的大場面沒見過,所以對於白起的出現也只是感覺到意外,所以語氣依舊充滿了威嚴!

“在下白起,冒昧到訪,打擾南候修煉的確是有事相商!”南候的威壓對於白起根本算不的什麼,右手一揮就將他的氣勢驅散,嘴角掛笑悠悠的說道!

“哦?閣下修爲了得,不知有何事!”見白起這麼輕易的就抵擋住自己的威壓,周成心中多了一份謹慎!

“在下有南荒到此,初來乍到是想請教南候一些事情!”

“南荒,你是從南荒而來!原來是你!”南候心中一驚,從白起剛纔說出名字的時候,他就感覺到熟悉,不過並沒有在意!

可如今聽白起一說,頓時想起前些日子,皇城的來信,於是拿出一個玉石,催動元力,玉石光芒一閃,就出現了一個人影!

這個人應正是白起的樣子,然後一閃,有變成離火的身影,同時,厚土的聲音在裏面傳來!

“此二人,乃是南荒之人,一位離火殿主,一爲當代逆天之人!”然後就是關於當日離火和厚土所談的事情!

最後又道:“若南荒趕緊軍我中州,那麼必然由迷失森林而來,所以,本皇希望南候,多多關注迷失森林的動靜,防止南荒突然襲擊!”

對於這個消息,南候本來就沒放在心上,他絕對不相信,南荒幹侵犯中州,所以並沒有照厚土的吩咐,備軍警惕!

而當白起真正出現在眼前的時候,南候終於震驚了,而白起看到這一幕之後,心中卻是有了猜測!

自己來此並沒有發現,南候佈置兵力、斥候在南荒警惕,由此看來,南候要麼根本就不認爲南荒趕來侵犯,要不就是,南候根本就是沒當厚土的命令是一回事!

白起的嘴角笑意更濃了:“原來,南候知道白起,那麼就簡單了,我也不用從新介紹了,南候大人對我的來意應該清楚了!”

“果真是膽大包天,來犯我中州,真不知道你們南荒是自大,還是太小看我中州,既然你來了,那麼就乖乖的投降,順便把你們的計劃告訴我,我或許,可逆饒你一命!”

周成大笑一聲,不以爲然的說道!

“是麼?那麼南候大人不妨試試,若是你真有本事,白起束手就擒又如何!”白起眼中閃過不屑之色,然後戲謔道!

“好膽,那我就讓你看看我的厲害!”周成怒笑一聲,向着白起發動了攻擊!

“泥沼困龍術!”

白起站立的地方,突然變的有種不踏實的感覺,軟綿綿的,然後雙腳就如同被抓住了一般!

白起心中一驚,知道是周成的攻擊所致,白起趕緊拔起身形,卻發現腳底彷彿被吸住一般,堅硬的地面上泛起一個漩渦,不住的將白起往下吸!

“南候大人果然不簡單啊,不過這樣的攻擊還困不住我白起!”

白起輕笑一聲,沒有在費力的起身,直接以陰極業火將自己的雙腳包裹住,將自己和周成的攻擊隔開!

正如白起所想的一樣,周成的泥沼困龍之術,對白起的陰極業火沒有一點作用,或者說陰極業火,已經不是普通攻擊可以困住的了!

“是嗎?那就讓你見識見識我真正的實力!”見白起這麼容易就脫困,周成也是有些意外!

但是他又怎麼可以這麼輕易的放過白起呢,在他看來白起再強也不可能達到自己的地步,畢竟修煉的時間所限,自己神通巔峯頂級的修爲,絕對不是白起可以比擬的!

雖然白起渾身沒有一絲氣息外放,自己根本看不出白起的修爲,周成也只是認爲白起不過是有種強大的隱匿修爲的手段!

更可況,剛纔周成施展的不過是土系,一個困術,用來限制對手行動的法術,所以白起脫困,周成並不感覺意外,畢竟來犯中州,有點本事也不意外!

而白起依然沒有反擊,就這麼等待在周成的攻擊,在白起的眼中,周成的修爲不過是比其他人強大那麼一點而已,所以白起根本不會放在眼中! 周成身上的氣息越來越強,渾身釋放者淡淡的土黃色的元力,厚重如山的氣勢陡然向着白起壓來!

然後雙手變換,手中出現了一個土黃色的光球,泛着灰濛濛的霧氣,上手變幻間,就向着白起砸來!

看着周成的動作,白起不爲所動,靜待其攻擊到來!只不過,體表漸漸浮現出,玄武甲防護着!

雖然白起很自信,但是他也不會因爲一點點失誤,受一點點的傷!

周成手中的土球,愈來愈小,最後只有指甲蓋大小,反而氣息更勝,顏色也有些發黑,然後圓溜溜的球型,就變成了一個三角體,彷彿一座袖珍版的小山!

“山嶽擊!”

黑色的小山向着白起砸來,越來越近,白起也感覺到上面恐怖的壓力,這麼小的一個山引,就彷彿一座連綿的大山一般,給白起一種提不起勁的感覺!

周圍也越來越沉重,直到山印,來到白起頭頂的時候,山印依然只有指頭大小!


‘這麼小的東西,能砸人麼?’這是白起的想法,如此袖珍的山印,若不是有着強烈的氣息,白起絕對不認爲它可以傷人!

山印落下,白起的頭上彷彿真有座無形的大山,慢慢落下,同時白起的感知中,頭頂的那個山印,周圍漸漸泛起了一陣漣漪,一座大山的虛影,以山印爲中心,伸展開來!

等落向白起的時候,大山的虛影,已經清晰可見,小山印就像心臟一般,旋轉着!

“還奇怪的攻擊!”如此想着,不待山體落下,白起伸出右拳,滅神印覆蓋在手上,然後向着頭頂狠狠輝去!

“轟!”一聲巨大的轟鳴,由白起的右拳和山體撞擊處傳來!

整個密室中舅舅迴盪着,撞擊聲,而且連帶着密室都是一陣晃動!

щшш● тTk án● c o

白起的手臂微麻,但是山體的虛影卻是漸漸碎裂開來,然後漸漸散去,等山體的虛影全部消失以後,小山印也停止了旋轉,只不過上面多出了一些裂紋!

“這是什麼樣的力量,我的山嶽擊,可是煉化無數大山之精華,才祭煉完成,他真麼可能憑着一個拳頭就可以抵擋,這沒道理啊,難道他天生神力不成?”

見白起輕易的抵擋住自己的攻擊,周成驚疑不定的看着白起,心中暗暗想到,同時眼底深處更加警惕!

“南候大人的攻擊果然不一般,就連白起的拳頭都有點疼呢!若是,南候大人沒有別的本事了,那麼也吃白起一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