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端木骨聽到葯城說蕭凌有難后,當即抬手一揮,一道雪白光芒凝聚出的手印,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轟在了那魔氣屏障之上。

咔嚓。

魔氣屏障立馬露出蜘蛛網般的裂紋,旋即支離破碎起來,化為了虛無。

當魔氣屏幕破壞后,眾人終於是看到了蕭凌與笑門主等人。

蕭凌祭出了四帝印后,幾乎是失去了大量血氣,此刻他皮包骨頭,似乎沒有任何生機一樣,但他依舊不肯屈服,死死撐著身體,佇立在那破碎的大地之上。

反觀笑門主的等人,抵抗四帝印的攻勢之後,幾乎每個人都是身受重創,狼狽不堪,根本沒有武聖風範。

「武帝強者?」

紫冷杉看到魔氣屏障被擊破后,便是感應到武帝強者的氣息降臨此地,他眼中有著驚駭之色,抬起頭來,便是看到了臉色冷峻的端木骨。

「骨帝!你怎麼來了!」

笑門主眼中有著怨毒之色,他嘴中喘著粗氣,眼看立馬可以解決蕭凌,卻沒有想到端木骨竟然來到藥王谷,他感受到肉身的疼痛后,忍不住咆哮起來,幾乎是完全瘋狂了。

聽著笑門主的話,站在半空的端木骨目光一冷,眼中涌動著殺機,冷聲道:「笑門主,你真是好大的膽子!天魔宗簽訂下來的條約,你別和我說你不知道!」

「條約我當然知道!」

笑門主目光涌動著寒意,他知道端木骨,端木骨乃封號武帝紅蓮武帝帝蓮座下戰將,不久前,端木骨來到帝域,便是在帝蓮的幫助下,實力到達了半步武帝層次。

雖說端木骨現在的實力是半步武帝,但在遠古時期,端木骨的確是貨真價實的武帝強者!

「蕭凌擊殺天魔宗的弟子魔烽,我過來擒拿他,這是天經地義的行為!」笑門主瞥了蕭凌一眼,森冷的道。

「蕭凌掌控玄蓮聖火,乃紅蓮武帝門下弟子,無論他做了什麼,我定然不會讓他落入你手!」

端木骨喝斥道:「倒是你,作為天魔宗的九大門主之一,你無視條約,攜帶數名門徒,來到藥王谷作亂,該當何罪?」

「要不這樣,我帶人離開此地,此事就此作罷?」笑門主問道。

端木骨雖說是半步武帝,卻能夠施展出天地大勢,他們這些人根本不是端木骨的對手,若是真要戰鬥起來,他們絕對討不了什麼好處!

「端木骨前輩,不能放過這些人!」

蕭凌低喝道:「天魔宗罪不可赦,不知做了多少傷天害理的事情,若是端木骨前輩沒來,笑門主還要將藥王谷的人全部滅口!」

聞言,笑門主目光瘋狂起來,死死盯著蕭凌,身上散發著森然的氣息,喝道:「蕭凌!做人留一線!他日好相見!」

「呵呵,對你這樣沒有絲毫底線的人,為什麼還要給你留一線?」

蕭凌忍不住笑了起來,淡淡道:「我覺得,你還是留在這裡比較好,至於日後,你就不用再見我了,因為我更希望你們見不到明天的太陽!」

「好你個蕭凌!」

笑門主目光越來越冷,蕭凌的話非常絕情,這樣的話,他心中那些念頭,估計是行不通了,畢竟在半步武帝面前,他很難逃遁,看著蕭凌眼中的嘲諷,他心中暴怒無比,喝道:「你們出手,將蕭凌殺了!」

那些門徒聞言,面面相覷,便是沒有絲毫猶豫,身形猛然暴掠而出,所過之處,空間都支離破碎,緊接著,恐怖的魔氣朝著蕭凌周身要害轟去。

望著這諸多門徒殺來,蕭凌眼中沒有絲毫懼色,如今有端木骨在,笑門主等人不足為懼,他也沒必要出手。

咻!咻!咻!

天空當中的端木骨,轉眼間就擋在了蕭凌面前,他袖袍一揮,一道道潔白如玉的骨矛呼嘯而出,便是轟在了那些魔氣之上,頓時間,那些魔氣迅速淡化,消失不見。

見端木骨抬手間輕描淡寫擊破了魔氣攻勢,那些門徒們眼中露出驚駭之色,顯然沒有料到端木骨這般強悍如斯!

就當門徒們震驚的時候,端木骨神色一冷,掌控著那些骨矛,骨矛宛如離弦之箭一樣,散發出潔白如玉的光芒,撕破了空間,狠辣飛掠而出!

嘶啦!

這些骨矛速度非常之快,幾乎是在電光石火間,便是撕破長空,來到了這數名門徒面前。

見狀,那數名門徒毛骨悚然,用盡了吃奶的速度瘋狂暴退,但這些都是無用功,端木骨雖說不是武帝強者,卻有骨帝之稱,掌控天地大勢,對付這些門徒易如反掌。

噗!噗!噗!

在無數道震驚的目光注視下,這些骨矛洞穿了門徒們的心臟,緊接著,這些門徒身形頓了頓,便是宛如斷了線的風箏一樣,跌落在地上,沒有絲毫生機。

一個照面,天魔宗的門徒們全部隕落在端木骨手中,眾人看到這一幕,忍不住咽了咽唾沫,這些可是貨真價實的武聖強者,他們一輩子估計都無法到達這樣的境界,此刻卻一下子死在端木骨手中,似乎武聖強者根本不值錢一樣。

「等我解決了這些人,再找你談話。」

端木骨沖著蕭凌說了一聲,便是身形一動,朝著笑門主和紫冷杉掠去。

「端木骨前輩的實力是越來越強大了。」

蕭凌看著端木骨的背影,忍不住感慨一聲,當初在天御帝國的時候,端木骨同樣出手為他解圍,那個時候,端木骨只有武聖境界,此刻相見,端木骨已經具備了武帝的實力,被人尊稱為骨帝,似乎還和紅蓮武帝關係匪淺,蕭凌明白紅蓮武帝是何人,那人便是帝蓮。

「骨帝前輩,我和此事無關。」

看見端木骨殺來,紫冷杉臉色劇變,骨帝的名聲他也是略有耳聞,就算是天網組織的金面殺手都對端木骨非常忌憚。

「天網組織的銀面殺手,你協助天魔宗笑門主一起行兇,罪不可赦!」

端木骨看了一眼紫冷杉,態度很堅決,他痛恨天魔宗,只要是協助天魔宗的人,他統統不會放過。

「該死!」

紫冷杉暗罵一聲,怒喝道:「笑門主,眼下這個情況,我們必須一起全力出手,或許還有一絲機會!」

端木骨雖然是半步武帝,但真正的戰鬥力非常強悍,若不和笑門主聯手,紫冷杉估計自己不能在端木骨手上撐住幾招。

噗嗤!

就當紫冷杉語音一落的時候,一道由魔氣包裹的手掌洞穿了紫冷杉的心臟,諸多殷紅鮮血也是飛濺而出。

紫冷杉身軀一震,瞳孔猛地一縮,嘶啞道:「你!」

「我會替你繼續活下去。」

笑門主將紫冷杉的頭顱捏斷,臉龐露出殘忍的笑容,嘶啞道:「只要吞噬了你的靈魂,還有血肉,我的實力可以短暫強大起來。至於你背後的天網組織,我也會給他們一個交代,因為你拯救了天魔宗的門主,你有很大的功勞,我覺得你的一些夥伴會為你高興!天網組織也會為你高興!」

在場的武修看到這一幕,忍不住頭皮發麻,毛骨悚然起來,紫冷杉是天網組織的銀面殺手,來到這裡協助笑門主擒拿蕭凌,然而,笑門主居然如此心狠手辣,為了自己活命不惜將紫冷杉直接抹殺,還不帶一點猶豫!

見笑門主擊殺了紫冷杉,端木骨眉頭一挑,面對這種情況他沒有絲毫意外,天魔宗的強者,每個人都是從血海走出來的存在,他們為了達到目的,會不惜使出一切手段,甚至是沒有絲毫底線!

「八星武聖的血肉和靈魂,足夠讓我暫時到達半步武帝吧……」

笑門主喃喃自語,他渾身魔氣蔓延而出,將紫冷杉的全身包裹起來,最後他張開了嘴巴,紫冷杉的身軀變化為魔氣,直接被他吞進了肚子。

將紫冷杉吞食之後,笑門主的身軀頓時微微一顫,整個人開始膨脹起來,而他身上的魔氣也越來越狂暴,從他體內,一股股恐怖的魔氣席捲而出,化為魔氣潮浪。

「這股力量,很美妙!」

源源不斷的魔氣從笑門主體內湧現而出,笑門主臉上露出獰笑,而吞食了紫冷杉之後,在他胸膛之上,浮現出了紫冷杉的模糊臉龐,這模糊臉龐呲牙咧嘴,不斷扭曲,看起來非常嚇人。

看著笑門主吞食了紫冷杉后,不少武修倒吸一口冷氣,很難想象這世間還有這般恐怖手段,通過吞食他人,強大自己的手段!

當眾人緩過神的時候,他們發現笑門主周身散發的魔氣越來越濃烈,那股氣勢,已經比原來的九星武聖還要強大了,準確來說,已經無限接近武帝。

雖然笑門主變得強大了,但不少武修還是覺得頗為噁心,為了活命,通過吞食幫手,強大自己,這種事情並不是什麼人都能夠做得出來。

「可惜了,若是吞食九星武聖,我說不定還能夠短暫擁有武帝實力!」

笑門主獰笑起來,他抬起頭,目光看向端木骨,森然道:「骨帝,不知我現在的實力,是否可以抗衡你了?」 「以你現在的實力,想要抗衡我,還不行。」

端木骨腳步微移,來到半空之上,一股股純白的元氣從體內瘋狂湧現而出,宛如滔天洪水一樣,而這些元氣在他周身環繞,聲勢浩大,他就隨意站在那裡,彷彿就是天地一樣,這就是武帝,掌控天地大勢!

望著端木骨周身散發著天地大勢,笑門主也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眼中露出凝重之色,今日他要逃走非常困難,當然,以他的性子,也不想這般狼狽逃遁!

「哼!那就試試吧!」

笑門主冷笑連連,他抬起手掌,拿出一把通體漆黑的長槍,長槍之上,魔氣涌動翻滾,隨意揮動間,所過之處,可以撕裂出漆黑的空間裂縫。

咻!

笑門主手持長槍狠狠刺出,魔氣化為尖銳的槍勁,朝著端木骨呼嘯而去,

端木骨眼中掠過冷色,緩緩抬起說來,一把通體雪白的骨劍出現在他手中,在那骨劍周圍,涌動著凌厲的劍氣,形成了龐大的劍氣潮流。

劍氣潮流呼嘯而出,便是轟撞在了笑門主的魔氣槍勁之上。

強寵新妻,總裁好粗魯 嗤!

雙方的攻勢轟撞在一起,便是瘋狂侵蝕著對方,那碰撞的能力波動,形成了陣陣漣漪,朝著四面八方席捲開來。

諸多武修見狀,紛紛避退,躲得很遠圍觀,準確來說,雙方攻勢雖然不具備真正的武帝力量,但那些戰鬥餘波也不是他們能夠抵擋住的。

嘶啦。

劍氣潮流將魔氣槍勁瓦解之後,去勢不減,朝著笑門主轟去。

笑門主目光越來越冷,他咬了咬舌尖,噴出一滴精血落在漆黑長槍之上,旋即漆黑長槍之上露出了諸多猙獰面龐,發出許多鬼哭狼嚎的聲音,甚至那聲音可以影響武修的神智。

剛才那個對碰,只不過雙方彼此試探而已,真正的戰鬥還沒有真正開始。

笑門主也明白端木骨非常強悍,現在他出手自然沒有絲毫保留,全力出手才有一線生機。

「鬼嘯魔雲擊!」

笑門主渾身散發著殺氣,隨著暴喝聲從嘴中傳出,旋即他揮動漆黑長槍,漆黑長槍微微一震,一道虛幻的漆黑長槍脫離而出。

端木骨凌空而立,面無表情,他目光看著那虛幻長槍,在那長槍之上,蘊含著諸多由魔氣侵蝕的靈魂,這些靈魂已經被笑門主祭煉成攻擊,那蘊含的恐怖力量,自然是比尋常的元氣攻勢強大很多。

端木骨單手捏訣,一道道純白元氣化為玄奧的符文,這些符文散發著恐怖的氣息,隨後他抬手朝著骨劍抹過,那些符文便是烙印在骨劍之上,使得骨劍符文環繞,一股令人心悸的氣息席捲開來。

「骨符白凌斬!」

端木骨手持骨劍橫劈而過,劍氣瘋狂凝聚,頓時間,便是迅速凝聚出諸多白骨劍氣,這些白骨劍氣匯聚在一起,宛如暴雨一樣傾瀉而下,這等攻勢,可謂是聲勢浩大,那些遠遠圍觀的武修們也是倒吸一口冷氣,因為這攻勢好似雷劫一樣,攜帶著天地大勢!

同樣的武技,不同境界的人,施展的威力不一樣,就算是普通的武技,在武帝手上也可以攜帶天地大勢!

骨符白凌斬呼嘯而過,便是轟撞在那鬼嘯魔雲擊之上。

嗤!嗤!

鬼嘯魔雲擊面對骨符白凌斬攻勢,宛如泥牛入海一樣,便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虛幻無比,最後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直接消散不見。

見狀,笑門主臉色難看無比,端木骨也算是他的長輩了,先不說境界比他高,要論手段的話,他未必是端木骨的對手。

「有什麼底牌就全部使出來。」

端木骨單手負后,目光淡淡看著笑門主,道:「你我的差距,不是你隨便使用秘術就能夠彌補的。當然,你這秘術我也見識過,你本身會受到反噬。那個天網銀面殺手有八星武聖的實力,沒有被魔氣侵蝕,你要將其消化,沒有那麼簡單。當然,就算你今日能夠僥倖逃離此地,也需要消耗不少時日養傷。日後突破武帝,也非常困難,因為你已經留下了暗疾……」

「這全部都拜你所賜!」

笑門主低喝一聲,如果不是端木骨降臨此地,他也不會如此落魄,損失數名門徒,說不定自己還會栽在這裡。

「天魔訣!魔狂化!」

笑門主暴喝一聲,猛然間,他體內的魔氣宛如洪水一樣瘋狂宣洩而出,而他的身軀,也是在此刻變得龐大起來,那魔氣涌動的肉身,散發著恐怖的力量,旋即他手持長槍,身形暴掠而出,所過之處,空間破碎,隱約之間,攜帶著天地大勢。

「要拚命么。」

端木骨望著魔狂化的笑門主,他明白笑門主要拚命了,天魔宗的手段,他或多或少了解,現在的笑門主開始燃燒肉身的血氣,將自己的肉身力量提高到新的層次,準確來說,此刻的笑門主初步具備了半步武帝的實力。

「骨花開,骨花滅……」

端木骨單手捏訣,一朵朵由渾厚元氣凝聚出的骨花在他周身懸浮,這些骨花不斷綻放,不斷枯萎,不斷循環,蘊含著天地大勢的力量,不少人見狀,有些看不懂所以然,因為這種力量已經超出了他們的認知。

武帝強者,抬手便是天地大勢!天地大勢,可不是什麼武修都懂!若是能夠領悟天地大勢,那就是武帝強者了!

「無生骨花葬。」

清穿之伊氏的日常 端木骨冷喝一聲,抬劍一揮而過,那些骨花便是呼嘯而出,瘋狂盤旋在一起,以一種撼人心魄的姿態轟向那笑門主。

轟隆隆!

魔狂化的笑門主立馬被無生骨花葬淹沒,笑門主不斷咆哮,瘋狂促動魔氣抵抗著無生骨花葬,只不過,這無生骨花葬非常恐怖,攜帶著天地大勢,使得笑門主渾身傷痕纍纍,雖說他已經拚命了,但端木骨是貨真價實的半步武帝強者,而且在遠古的時候還是真正的武帝,要跨越這種境界戰勝端木骨,無疑是非常困難的,眼下笑門主就感覺非常困難,他出道至今,沒有這麼憋屈過,因為只有他欺負人,還從來沒人這樣欺負他。

「啊!給我破啊!」

笑門主手持漆黑長槍瘋狂施展著攻勢,他徹底是拚命了,渾身傷痕纍纍,有些傷口深可見骨,只不過,他越戰越勇,魔氣縱橫,終於是將那無生骨花葬抵擋下來。

「你天賦不錯,若是好好修鍊,可以突破武帝境界。」

見笑門主抵擋住了他的攻勢,端木骨目光有著訝然之色,微微搖了搖頭,道:「可惜啊,你這般拚命,已經傷及根本,要想突破武帝,無疑是痴人說夢。」

笑門主喘著氣,聽著端木骨這些淡淡的言語,他感到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了挑釁,出道至今,還沒有人這般說他,就算是天魔宗的殿主,也是對他給予厚望,現在可好,他徹底被端木骨弄殘了。

「骨帝!你和我們天魔宗作對!天魔宗絕對不會放過你!」笑門主厲喝道。

「我與天魔宗已經是不死不休的恩怨。」

端木骨搖了搖頭,想起了往事,語氣越來越冷,道:「當初我差點死在天魔宗手上,好在我命大,好不容易活下來了。今天,就算是天魔宗殿主降臨,亦或者天魔宗宗主在此,我也照樣要斬掉你!」

聽著端木骨冷冰冰的言語,笑門主立馬冷靜下來,他想要逃走,但是以端木骨的實力,若是要抓他,他根本逃不了。

當然,這件事情,天魔宗其他門主就算知道了,也不好立馬趕過來,因為那些條約,諸多武帝強者都知道,若是天魔宗出現的強者太多,那些帝域強者也不會坐以待斃。

諸多念頭在笑門主腦海掠過後,旋即他想到了一個瘋狂的念頭,只有那樣的話,或許還有一線生機。

「笑門主,接下來這一擊,我就徹底結束你吧。」

端木骨突然一咬舌尖,一滴精血落在骨劍之上,那骨劍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變紅,散發著殺戮之氣。

「血骨花舞斬!」

端木骨一劍揮過,在那骨劍之上,一朵血色骨花立馬浮現而出,便是朝著笑門主呼嘯而去。

「骨帝,就算是死,我也不會讓你好過!」

笑門主咆哮一聲,體內的魔氣立馬變得狂暴起來,僅僅片刻時間,一股難以用語言描述的氣息席捲而來,使得在場武修大驚失色起來。

「什麼!笑門主要自爆!」

看到這一幕,不少人駭然起來,旋即他們來不及多想紛紛暴退,半步武帝自爆的威力,沒有誰見識過,所以他們有多遠就躲多遠。

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