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眾人來到距離平原地帶不過千丈的距離,這才停下。

傅然與楊蝶兩人身形落在一塊巨石旁,對此,沒有人感到奇怪,誰不知道楊蝶和傅然的關係好。

不過片刻之後,當凌月兒的身形落在傅然不遠處的時候,不少人投去了詫異的目光,這帝級評定在他們眼中就是冰美人,甚至連說話都很少,什麼時候和傅然熟悉了?

不過隨後這些詫異目光便是離去,說不定的帝級評定隨意而為呢!

「楊蝶,能不能完全掩蓋我的氣息和身形?」傅然低聲問道。

他還要和不死鳥碰面,為了不將其他人牽連進來,他打算獨自去尋找不死鳥,現在他已經有了地玄境的實力,即便對方真有什麼陰謀,也不可能輕鬆拿下他。

「你果然有事情瞞著我們。」楊蝶撇了撇嘴,不過還是說道:「目前不行,我還沒有盡數恢復。」

聞言,傅然點了點頭,對於隱匿身形和氣息,他只能依靠楊蝶,他無法在這麼多人面前做到不被發現。

「不死鳥那裡有你必須要得到的東西?」凌月兒問道,之前傅然從虛空之中出來之後,便毫不猶豫的沖向不死鳥,細細回想,當時傅然並非莽撞,而是有不得不如此的理由。

「我想要得到不死火本源。」傅然說道,也僅僅這樣說,對於不死鳥天賦神通這件事,他並沒有說。

不是他不相信眼前這二人,而是因為這件事誘惑太大,必須小心處理。

楊蝶和凌月兒二人都是點頭,她二人猜測也是這樣,不死鳥最讓人眼紅的便是不死火本源,而在場所有人,能夠吸收不死火本源的,似乎也只有傅然和宇文了。

轉眼間,三日時間過去,而在這三日時間內,那不死鳥似乎已經將他們遺忘,並沒有找來,這也讓一些人暗自鬆了一口氣。

這一日,楊蝶張開了雙眼,現在已經距離他們與不死鳥交手過去七日時間,而在這七日內,她也終於盡數恢復。

望著楊蝶那三千青絲,再也看不見一根白髮,傅然明白,是時候了。

楊蝶起身,身形一動,便向遠處疾馳而去,傅然緊隨其後。

眾人,見此,並沒有太多意外,在這七日內,也有其他人三兩人離開片刻。

當遠離數千丈之後,楊蝶和傅然這才穩住身形。

「注意四周!」楊蝶凝重開口。

聞言,傅然明白楊蝶接下來要做什麼,當即躍上樹椏,精神力閃開,注意四周情況。

接下來,傅然再度見識到了楊蝶體質的特殊,手指晶瑩剔透,不過當吸入符紋之後,卻化為漆黑之色。

當六指都化為漆黑之後,楊蝶面色紅潤一閃而逝。

做完這一切,楊蝶並沒有停手,再度畫出一個符紋。

當完成之後,對著傅然找了招手,見此,傅然掠來,楊蝶說道:「這個符紋可以將你的氣息完全掩蓋,雖然瞞不過那不死鳥,不過卻能夠抹除你行動留下來的氣息,大概能夠撐半個時辰。」

傅然點頭,他正是需要這樣的符紋,而半個時辰的時間,也足夠了。

符紋消散,化為了一個圓球,似乎像水泡一樣,兩三丈大小。

當傅然進入圓球后,他的氣息完全消失,即便是站在面前,也感應不到任何。

對楊蝶點頭后,傅然身形一動,向不死鳥所在之地疾馳而去。

望著眨眼間便消失在密林中的傅然,楊蝶沉凝之後,低嘆一聲,一步跨出,一個漩渦出現,其身形也是消失。

傅然想要得到不死火本源,她並沒有相勸,既然傅然既然這樣做,自然有自己的道理,不過可能性幾乎為零,若是沒有她相助的話。

當時塗瀝說過會來找傅然,但是對於塗瀝的話,他可不會盲目相信。

「那小丫頭好像跟來了!」傅然腦海中響起了焚老的聲音,傅然感應不到,但是不代表焚老無法察覺。

傅然微微點頭,如果有楊蝶的相助,那麼把握自然也更大。

當傅然靠近不死鳥所在地之後,他穩住了身形,不過數個呼吸,楊蝶出現在他身旁。

「接下來怎麼辦?」楊蝶穩住身形后便是開口問道。

「還能怎麼辦?」傅然輕笑道。

「別給我說你一點計劃都沒有,就這樣找上對方大幹一場吧?」楊蝶吃驚問道。

傅然攤了攤手,似乎在說,就是這樣計劃的。

見此,楊蝶苦笑搖頭,隨後想想也沒有其他辦法,任何計謀在實力面前都是虛設,何況不死鳥的實力更是遠超她二人,比起雙極山脈寒脈中的那靈燕雀更強。

二人緩緩靠近,不過讓人奇怪的是,周圍溫度雖高,卻沒有之前那麼恐怖。

二人對視一眼,都看出了對方眼中的疑惑。

當距離那不死鳥所在山洞不過數百丈距離的時候,二人的疑惑更甚。

「按道理,以那不死鳥的實力,即便是你我二人隱藏起來,這個距離下也瞞不過對方,可是到現在對方居然都沒有出現。」楊蝶低聲說道。

傅然點頭,這的確很奇怪,不過腳步卻並未停下。

直到來到山東入口的時候,依然沒有動靜,也沒有感受到不死鳥的氣息。

「難道是不死鳥外出了?」傅然疑惑。

「嘿嘿,如果真是這樣,那我們直接進去將不死花給偷了!」楊蝶嘿嘿一笑,她能夠感受到,山洞深處有一株大葯,在這裡,除了那不死花之外,還能有啥? 「我可不會認為我們運氣這麼好!」傅然聳了聳肩,如果就這樣簡單的拿到不死花了,才遇鬼了。

「小心點!」傅然提醒道。

楊蝶撇嘴,這裡是什麼地方?這裡可是不死鳥的老巢,還用你提醒?

二人慢慢摸進,進入山洞,周圍的光線一下子昏暗了起來,石壁上鑲嵌著一塊塊散發著淡淡光芒的晶石。

山洞徑直,其內的溫度比起外面更加恐怖,使得二人不得不動用玄力抵禦。

「不死鳥應該在山洞內。」傅然停下,周圍的溫度如此恐怖,定然是因為不死鳥的原因。

「如果真的在山洞內,為何沒有發現我二人?難道是要引誘我二人進去?」楊蝶嘲諷道。

傅然一愣,對呀,對方沒必要引誘他二人進去,莫非這不死鳥真的不在山洞內?

旋即二人又慢慢前行,不過卻做好了隨時出手的準備。

而就在傅然二人進入山洞的時候,步瑤等人卻是面色難看。

望著懸浮半空的男子,任誰心情也不會好。

「小螻蟻,先想想今日先吃誰!」男子冷笑,露出貪婪神色,再配上那舔嘴的動作,顯得十分猙獰。

前幾日不死鳥都沒有找來,誰知突然出現,到了這個時候,所有人都明白,必須團結起來,否者那後果不言而喻。

「凌族的小女娃,我塗靈也是知恩圖報之輩,你放心,我會把你放在最後,至於其他小傢伙,要逃命就逃吧,我喜歡逃跑的小老鼠,這樣才有意思。」不死鳥開口說道。

不過卻並沒有人逃離。

「各位,現在已經不是任務的事情了,想要保命,可別留手。」白童子姜陽沉聲開口。

聲音落下之際,姜陽突然趴在地上,口中傳出低呼之聲,並非人類之身,而是一種獸吼。

下一刻,姜陽的身體突然膨脹起來,撐破了衣衫,露出了強壯的身體,卻並非人類,而是一種玄獸,很是奇特。

身上有著棕色長毛,一條丈余長短的尾巴,額頭上還有一對長角。

「咦?有意思!」見到姜陽的變化,不死鳥驚咦一聲,此刻無論是氣息還是外貌,姜陽都和玄獸一般無二。

除了鄭希之外,其他人都是震驚的盯著姜陽,他們還是第一次看見人類化為玄獸,而且很明顯,這並非是化獸丹,若是服用化獸丹,會同時擁有玄獸和人類的特徵,而且一旦服用化獸丹,便無法恢復人類模樣,而彭賢則是一個例外。

咻!

就在這個時候,兩道劍光突然襲來,劍光所過之處,連空間都出現裂縫,速度之快,眨眼便到。

屈指一彈,兩縷火光激射,最後與那劍光碰撞在一起,炸裂之時,引起了風暴。

雷痴與諾一二人懸浮半空,二人面色難看,剛才二人同時出手,可沒有絲毫留手,但是在不死鳥面前,沒有絲毫的作用。

「動手!」

月仙子一聲低喝,探手一抓,猛然一拉,下一瞬,周圍出現無數細線,將不死鳥周圍百丈範圍盡數封鎖。

而這個時候,金水雙手一推,身前憑空出現龐大的水幕,對著不死鳥呼嘯而去。

黑龍身上出現一條條紅色線條,整個人都出現瘋狂之意,手握大刀,對著不死鳥瘋狂斬下。

一時間,在場所有人紛紛施展強大手段,而且這個時候,沒有人再保留,一個不小心,很有可能將性命丟在這裡。

「這次的小傢伙真有意思!」不死鳥一臉貪婪,腳掌猛然一跺,下一刻,腳下生出無盡火海,向四周呼嘯而去……

就在不死鳥與步瑤等人大戰的時候,凌月兒眼底卻是閃過一絲精光,不但沒有出手,反而轉身,身形閃爍下,消失在密林之中。

而在獸界的另一個區域,一位少婦雙手背負,身上衣裙飄蕩,那一張精緻到完美的容顏此刻卻是露著無奈。

「這些小傢伙又完了,看樣子是沒我的戲了,如果是那個老男人的話,我還能搶點過來,可惜他們卻惹上了那討人厭的火鳥。」少婦低嘆。

少婦看似貌美,手無縛雞之力的模樣,但是在這獸界之中能夠以人形生存,除了如同傅然等這樣的外來者,就只有三位。

除了不死鳥的其他兩大七階玄獸。

而眼前這位少婦就是其中之一,幻獸,與不死鳥同樣位列次神獸。

不過雖然同樣是次神獸,少婦很清楚,她不是不死鳥的對手,否者怎麼可能在這裡無動於衷。

目光望向遠處,遠遠看見那通天的火光,少婦狠狠一跺腳,自語道:「看來只有去找那老男人聯手了。」

聲音落下,少婦剛想都動作,卻突然頓住,別頭望向他處,就在她目光望去不過呼吸,一位身影出現。

出現的是一位中年男子,極為粗獷,紫色長發飄蕩,身高兩丈,雙手環抱。

「喲,這不是蒼狼老男人么?怎麼捨得跑到我地盤上來了?」少婦掩嘴輕笑,聲音之中儘是嫵媚。

「幻美人,今天我可不是找你來打架了,這次好不容易有食物送來,你就眼看著被那頭鳥吃獨食?」蒼狼開口道,其聲音纖細如女子,與那外表完全不符。

「你可錯了,我可和你們這兩個吃貨不同,我只是為了玩樂。」幻美人笑道。

「隨你!」丟下這句話,蒼狼身形一動,便想向火光之地衝去,而幻美人低笑一聲之後,緊隨其後。

二人的目的都是一樣,不會讓不死鳥吃獨食。

而就在這個時候,身處火海的不死鳥突然露出陰沉面色,此刻他已經盡數將步瑤等人壓制,再有片刻時間便能夠得手,沒想到這兩個傢伙果然坐不住。

火海席捲,將步瑤等人震退之後,不死鳥沒有再動手,而是別頭望向不遠處,在那裡,一男一女出現。

見到這二人,步瑤等人面色紛紛大變,僅僅是不死鳥已經讓他們難以招架,此刻再加上兩大七階玄獸,他們沒有絲毫戰勝對方的可能性。

「你們兩個傢伙實在太不要臉,當初約定了互不侵犯,這小小傢伙的目標是我,跟你們無關,要是現在退走,我可以當什麼都沒發生。」不死鳥沉聲喝道。

「喲喲喲,火鳥發脾氣了呢,真是嚇著奴家了!」幻美人笑道。

「當初的確約定了,不過我和幻美人可是和你兄弟約定的,現在你應該是塗靈吧,若是你是塗瀝,我二人立即退走。」蒼狼冷笑,若是一對一,他不是不死鳥的對手,但是此刻和幻美人聯手,無懼對方。

至於約定什麼的,三人心中都明白,沒有任何約束力。

「那就看你們有沒有那個本事了!」不死鳥冷喝,下一刻,火海碰撞,席捲八方……

傅然望著不遠處的一株火紅蓮花,難以掩飾其激動,連楊蝶也是如此。

他二人的確想過不死鳥離開,但是沒有想到真是如此,真是應了只見楊蝶的話。

「這就是不死花?」傅然自然明白眼前這株火蓮是何物,卻是忍不住詢問。

楊蝶點頭,說道:「和記載的一模一樣,連師傅他老人家都沒有見過的奇花,傳言能夠讓人肉生白骨之花,而一頭不死鳥也只有一朵伴生不死花。」

隨後想起什麼,楊蝶連忙說道:「趕快,這是不死鳥的伴生花,我們一旦動此花,不死鳥一定知曉,我們必須儘快離開,之後我會想辦法隔絕不死花的氣息,這下可以好好敲詐一番東帝國了。」

從步瑤的態度上可以看出,這不死花對於東帝國是何等重要,一定要利用這個機會。

傅然點頭,玄力湧現,包裹手掌,向那不死花伸去,然而就在要觸碰到不死花的時候,楊蝶卻突然出聲打斷。

「等等,還需要準備一番,我可要好好耍耍那不死鳥。」楊蝶露出狡黠的笑容,見此,傅然心中出現一種不安,這小丫頭又有了什麼鬼主意。 火海滔天,似乎連空間都在燃燒一般,而然面對那無盡火海,幻美人卻是雙手在虛空中輕點,一道道漣漪擴散開來,使得那無盡火海無法靠近。

而那蒼狼此刻卻是化為本體,咆哮間,聲浪震動天地。

清穿之伊氏的日常 反觀步瑤等人此刻卻猶如海中孤舟,隨時都可能沉入大海之中。

心中駭然獸界三大玄獸的恐怖,心中也慶幸,好在之前不死鳥並沒有盡全力,否者他們怕是有人已經隕落。

在人類世界,四十餘位地玄境出手,足以抹殺輪帝境,七階玄獸與輪帝境相當,不過卻是最為頂尖的輪帝境才能與之比肩。

「走!」

見此刻不死鳥與其他兩大玄**手,步瑤當機立斷,輕喝一聲,身形爆退,這種級別的交手,最好還是別牽扯進去了。

最好這三大玄獸都負傷。

三大玄獸自然明白步瑤等人的想法,卻並未阻止,只要戰勝了對方,在這無法離開的獸界,步瑤等人無法逃離。

然而就在此時,不死鳥突然面色大變,仰天怒吼一聲,整個人化為漫天火海,最後凝聚成一頭巨大的火鳳。

見此一幕,無論是幻美人還是蒼狼,都是面色凝重,他們和不死鳥在這獸界多年,對於彼此都十分了解,此刻不死鳥化為本體,再加上其恐怖的天賦神通,即便是二人聯手也要慎重對待。

然而就在認為不死鳥要發動強大攻勢的時候,只見不死鳥展開雙翅,竟然退走了。

望著那眨眼間消失的不死鳥,幻美人和蒼狼都不明白怎麼回事。

「莫不是塗瀝開始爭奪身體了?」蒼狼疑惑。

「應該不是,從交手到現在,沒有絲毫徵兆,不管這件事了,這個機會可不能錯過。」幻美人舔了舔嘴唇,身形一動,便向步瑤等人追去。

而蒼狼也是如此……

不死鳥暴怒自然不是因為被幻美人和蒼狼糾纏,即便對方二人聯手,他也絲毫不懼。

之所以暴怒,是因為他感應到他的不死花被人採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