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這都是主要的原因,還有一個次要的原因,那就是這些烈陽獸幼崽剛剛出生的時候看到的第一個人就是張小帥,在這些烈陽獸幼崽單純的思維中已經把張小帥當成了它們的親人,讓張小帥現在離開它們,說真的張小帥竟然還有一點發自內心的不捨得!

「當然不能就這麼放任它們留在這裡繼續自相殘殺了,現在你能夠號令這些烈陽獸幼崽。所以說如果你想要帶走它們只需要簡單的一句話,不過這樣一來,我們返回人炎龍三角洲的時間就會大大延緩!」聽到張小帥問題。司馬博十分平靜的說道

司馬博似乎是覺得自己隱藏的很好,但是司馬博眼神中不自覺閃現出來的光亮還是沒能逃脫張小帥的眼睛。司馬博如此爽快的同意張小帥將這些烈陽獸幼崽待會人炎龍三角洲除了張小帥的關係是一方面,其實更加主要的原因,就是司馬博不想就這麼簡單的放過數百萬之多仙神境界的烈陽獸幼崽,要知道數百萬之多的仙神境界高手,幾乎佔了人炎龍三角洲十分之一還多的仙神境界高手數量,一下子能夠帶回去這麼多,在將來與異世界之間的戰爭中說不定還能發揮出重要的作用!

而且司馬博也看得出來,這些烈陽獸幼崽雖然智商不高。實力也不算絕對的強悍,但是它們之間似乎存在著某種聯繫,其實剛剛獵殺烈陽獸祖,完全就是這些烈陽獸幼崽精心布下的陷阱,在這裡等待烈陽獸祖的到來,而且同一種生物,它們之間的配合絕對要比不同修鍊體系,修鍊不同功法的人類或者其他種族的修鍊者更加默契,這才是司馬博答應張小帥的主要原因!

反正有了數百萬烈陽獸幼崽的加入張小帥當然會去的路程變得十分的漫長,為了更早分辨出哪一個才是烈陽獸祖的內丹哪一個才是天界的位面之眸。太上武帝提前帶著司馬博先一步返回人炎龍三角洲等待眾人,並且使用專業儀器進行分析!

一路上這些烈陽獸幼崽浩浩蕩蕩的跟在張小帥的身後,遠遠的看去就像是一大群紅色的跟屁蟲一樣。一個個跟在張小帥的身後乖巧無比,不過短短半天時間堪稱大胃王的烈陽獸幼崽們就將眾人帶來的所有食物吃了個精光!

也不知道是因為改善伙食提升了營養成分的原因,還是它們吞噬了烈陽獸祖大量的血肉以及磅礴的生命真元,從剛剛破殼而出時三米多的身高,已經暴長到了五米多高,跟張小帥最為親切的烈陽獸幼崽此時已經有了十五米左右的高度,在烈陽獸幼崽軍團中顯得鶴立雞群!

一路之上張小帥不斷調節安撫有些焦躁的烈陽獸幼崽們,忙的不亦樂乎,鄭詢和藍冰不斷請教使用寒冰屬性能量的心得。而王波則拿著一本叫做《玩轉仙神》的玄幻小說看的津津有味!

屍皇和樹祖雖然有些不對付,但是矛盾化解之後。這兩個人也都或多或少的說上兩句話,再加上太上通天從中調和。一路上眾人的關係倒也相對平靜!

終於在半個月的長途跋涉下,眾人離開了天界的底部,同時在太上武帝等人布置的傳送陣下,快速的回到了人炎龍三角洲當中,簡單的交代了一番后,人炎龍三角洲中的管理者就給烈陽獸幼崽們安排了一個好的去處,反正現在人炎龍三角洲有足夠的疆域,別說安排數百萬的烈陽獸幼崽,就算是再多又如何!

反正有了烈陽獸幼崽們的入住,就連往日里不斷侵擾人炎龍三角洲的萬壽狂潮都變得安逸了下來!

「天界的位面之眸我已經分析出來了,是這一顆沒有錯,而它的體積,會根據融化者的需求而改變,一直縮小到只有你眼眸大小為止!」回到人炎龍三角洲后,司馬博直接將天界的位面之眸交給了張小帥,隨即也不管張小帥的想法,扭頭離去,現在面對異世界的戰爭已經越來越近,作為人炎龍三角洲的最強智者,司馬博也算是忙得不亦樂乎!

「仙神世界的位面之眸給我的右眼帶來了,毀滅、禁錮以及吞噬,不知道天界的位面之眸能給我帶來什麼!」不知道為什麼,天界的位面之眸並沒有排斥張小帥,反而十分想和張小帥融合一樣,接著隨著一道三菱形狀的光柱投射到天空當中,張小帥與天界位面之眸融合的工作正式展開!


「傳送、再生以及加持嗎?」融合剛剛開始,張小帥就感覺到了天界位面之眸的波動,與仙神世界不同的就是天界的位面之眸沒有任何攻擊性的能力,清一色的輔助性的能力!(未完待續)

… 如果說仙神世界的位面之眸是對敵人給予全方位多樣性的打擊武器,那麼天界的位面之眸就是對於自己這一方進行戰爭時全方位的輔助武器!

對於傳送和再生張小帥都很好了解,但是至於加持這兩個字眼,張小帥就不太好了解了,畢竟加持的涵蓋面實在太過於廣泛,加持防禦力也是加持,加持生命力也是加持,就算是加持戰鬥力也同樣如此,但是到現在為止張小帥也不知道這個所謂的加持到底是加持哪一方面的能力!

總而言之,張小帥與天界位面之眸的融合還在持續著,仙神世界的位面之眸和天界的位面之眸似乎屬於同源,有了仙神境界的位面之眸的輔助,張小帥在融合天界位面之眸的過程中,有了事半功倍的效果的速度!

隨著張小帥左眼眼眸中的圖案不斷發生變化,一道道細線一般的能量光絲不斷從天空中那個巨大的投影湧入到張小帥的左眼眼眸當中,不多時三道菱形印記就已經融合出來了一個!

現在整個人類城的所有人都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張小帥融合天界的位面之眸,這件事情可以說是一件大事,畢竟如果張小帥成功了,這對於將來反撲異世界的戰爭來說,是一大助力,相反如果張小帥失敗了,甚至被天界的位面之眸反噬,天界聯合軍這一方不僅沒有提升半點實力,反倒是少了張小帥這麼個高手坐鎮!

張小帥雖然只是帝皇境界巔峰的存在,但是如果張小帥動用七倍暴擊拳的狀態,就算是弱一點的太上境界強者也不可能從正面戰勝張小帥!

人類城作為仙神世界遺民的天界根據地。可謂是防守嚴密。實力強悍。再加上有多位太上境界強者坐鎮,張小帥倒也不害怕有人膽敢來偷襲他!

此時張小帥的妻子王楚瑜抱著張小帥的寵物夥伴小年獸正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正在融合天界位面之眸的張小帥!

王楚瑜雖然嘴上說不擔心張小帥,但是臉上和眼神中的神采無一不流露出她對張小帥的關心,更甚至抱著小年獸的雙臂都隨著天空中位面之眸降落下來的光芒而隨之收緊,勒得小年獸的雙眼中閃現出痛苦的淚花!

這一次融合可要比張小帥融合仙神世界的位面之眸漫長的多,足足兩個小時的時間,張小帥左眼中第二個代表再生的菱形印記才剛剛成形而已!

「媽的,太痛苦了。這速度難道就不能快點嗎,仰的我脖子痛死了,融合完了,我會不會得頸椎病啊!」在融合過程中,即便是修為已經到了張小帥這個地步也不禁感覺脖子酸痛難耐,但是張小帥還是強忍著不舒服,等待天界的位面之眸快點融合完成

終於在張小帥開始融合的第三個小時,第二道代表再生的菱形印記凝聚成形,第三個代表加持的印記也開始逐漸展現出原有的色彩!

「這小子上輩子到底是積了什麼德,能夠拿走六把世界鑰匙不說。竟然還能夠順利融合仙神世界和天界的位面之眸,真是人比人得死。貨比貨該扔啊!」看著張小帥如此順利沒有遭到半點排斥的融合天界的位面之眸太上黑魔皇不禁羨慕的感嘆道

聽到太上黑魔皇有些酸味的嘆息,太上武帝幽幽笑道:「這就是所謂的富貴之人吧!」

「終於要完成了嗎?」時間在不知不覺中已經過去了整整十個小時,張小帥就這樣一直仰著脖子,等待天界位面之眸散發出的光芒融合到自己的左眼當中,當第三道代表加持的菱形印記近乎完成的時候,張小帥不禁鬆了一口氣感嘆道

聞言,遠處的司馬博通過任務器否定道:「沒有那麼簡單的,雖然的左眼當中的三道菱形印記差不多要凝聚成了,但是天空中的能量波動還是很巨大,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仙神世界的位面之眸雖然已經被你融合成功了,但是它畢竟不是成品,由於力量過於弱小,所以剩下的能量應該會補充填實到你右眼當中的位面之眸!」

「這就是所謂的互補吧,要不然的話,我左右眼的位面之眸實力不一,在後期的戰爭當中右眼的位面之眸幾乎就沒有什麼力量,根本用不上,變成了長短不一的瘸子,所以天界的位面之眸才會分出來一部分力量補充到仙神世界的位面之眸當中是這個道理吧!」張小帥雖然理解的不是很透徹,但是也大概能夠明白司馬博想要說什麼

對於張小帥的回答,司馬博不給予否定的點了點頭道:「當然可以像你理解的那麼說,這個世界畢竟是平衡的世界,所以你左右眼的位面之眸應該是一樣強大的才對,還有你就慢慢等吧,畢竟仙神世界的位面之眸實在太弱小了!」

司馬博丟下了這麼一句話,就不在理會張小帥,倒是張小帥站在天界位面之眸散發的眸光下,靜靜的仰著脖子等待!

果然和司馬博猜測的一模一樣,當張小帥左眼當中的位面之眸凝聚完成之後,剩餘的能量開始風一般的匯入到張小帥的右眼當中,一直到張小帥右眼的三道菱形印記的光芒變得和左眼強度相當時,剩餘的能量才整齊的向著張小帥的左右眼同時湧入!

「終於完成了!」在一天一夜的漫長融合過程中,張小帥終於將天界的位面之眸融合完畢,此時張小帥不僅擁有了兩個世界位面之眸的六項能力,同時還擁有了高人一等的洞察能力,就像是張小帥在不經意間就看到王波吃飯時不經意間殘留在嘴角上細小的宮保雞丁顆粒,以及幾乎被王楚瑜勒得窒息的小年獸!

似乎知道張小帥出現了什麼異常,太上武帝憑空出現在了張小帥的身邊,捋了捋鬍子笑道:「等你修為再高一些時應該就能夠看到天地元氣的流動,甚至能夠看到天地元氣的形成,這就是修鍊者洞察能力的最終位置!」(未完待續。。)

… 總而言之,張小帥已經將天界的位面之眸完全融合完畢,以張小帥目前的能力而言,能夠輕鬆的使用傳送和再生能力,就像是仙神世界位面之眸那樣,張小帥能夠隨手將毀滅之光和禁錮之光發出!

但是唯一遺憾的就是張小帥不能夠使用左右眼中的第三種能力,吞噬之光和加持,可能是張小帥的修為不夠,可能是張小帥還沒能完全領悟透徹位面之眸的使用方法!

不過張小帥還是滿心歡喜的尤其是張小帥施展左眼位面之眸的傳送能力,竟然一下子就將一隊人從人類城傳送到了炎黃城,這樣的速度和傳送的數量,幾乎要比夢雪開啟的空間通道還要快捷也更加穩定,不過張小帥不具備控制時間的能力,所以並不能像夢雪那樣短暫的讓時間加速或者靜止,就更別提夢雪正在參悟的時光倒流了!

至於另一個能力,司馬博這廝也不知道是不是有自殘行為,竟然直接砍掉了自己的一條手臂,讓張小帥試驗左眼位面之眸的再生能力,結果可想而知,司馬博的手臂幾乎在轉眼間就生長了出來!

「基本原理,我已經明白了,你左眼的位面之眸的再生能力,是指肢體再生以及傷口這類物理傷害的再生,至於更嚴重的那種傷害到靈魂的傷害是否能夠在上,我們還無從考驗,但是從這一點看來,你的再生能力,可以讓我們的士兵在戰場上擁有近乎不死的能力,但是我想問,剛剛幫助我再生手臂的時候。耗費了你多大的能量!」看到自己的手臂完好無損的長了出來。司馬博這才開口問道

其實像是司馬博這樣的傷口。就算是不通過張小帥的再生能力,以司馬博的修為言語,最多不出半個月就會再次生長出來,王者境界的強者已經凝聚出了精神靈體,只要精神靈體不死,血肉都快在很短的時間內重生,就算不能夠重生,通過外科手術也完全可以將司馬博的手臂安裝好。但是張小帥唯一不習慣的就是司馬博這種不拿自己的身體等回事的做法!

不過對於司馬博的問題,張小帥還是十分認真的想了一會兒道:「幫助你恢復手臂對於我生命真元的消耗幾乎可以說是忽略不計的,雖然有點消耗,但是也會在我的兩個呼吸間就會再次恢復過來,但是如果是幫助整個戰場上的修鍊者進行再生的話,我想我生命真元的消耗恐怕就會隨著傷者數量的增加,而呈幾何倍增長的!」

「也好,這個能力還不算是太過於雞肋的能力,如果是幫助整個戰場的我方修鍊者進行再生的話,通過你雙眸的超級洞察能力。再加上其他人的幫助,應該不是什麼太大的問題。而且我根據烈陽獸祖的內丹製造出了能夠瞬間恢復生命真元的兵糧丸,當然這個瞬間恢復也是有針對性的,太上境界五級以內的修鍊者可以做到,但是像是太上武帝這個等級的人,就不是那麼明顯了,好好熟練你的這個能力吧,在戰爭的最前期,你的地位是至關重要的!」不知道為什麼,這一次司馬博倒是變得異常誠懇的和張小帥說道

司馬博的語氣和行為和他往日的作風大相徑庭,這讓張小帥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畢竟司馬博以往打算算計自己等人的時候,一般都會變成這幅誠懇的樣子!

當然這都只不過是張小帥的幻想而已,人龍炎三角洲需要司馬博這個智者忙活的事情實在太多,所以除了比較重要的會議以外,張小帥在這段時間內很少能夠看到司馬博!

原本以為融合了天界的位面之眸,張小帥就能夠感應到太上劫的來臨,但是此時張小帥已經成功融合天界位面之眸足足兩個月的時間,太上劫依舊十分的遙不可及!


整日陪太上武帝進行對打,被太上武帝揍得鼻青臉腫,張小帥也絲毫感應不到太上劫!

太上境界對於修鍊者來說是一個很玄妙的分水嶺,正如仙神境界一樣,有不少修鍊者已經修鍊到了飛升境界巔峰,一日感應不到天雷劫的降臨,就一日無法破空飛升,最終的結果就是比普通人更加長壽強大以外,剩下的就是慢慢的被歲月吞噬最終走向消亡!

雖然帝皇境界與太上境界之間的關係不像是飛升境界和仙神境界之間那樣,不成功就會死的情況限制,但是太上境界卻是一條能夠感悟大道,近乎不死不滅的存在!

能夠徹底滅殺太上境界強者,除非像是太上武帝這種超級強人,否則只要對方的太上魂僥倖逃脫,太上境界就是不死的存在,並不會像是其他境界強者那樣,精神靈體一旦不能及時重塑肉身就會消亡!

「太上劫是一個很玄妙的過程,就像是我們修道之人經常問自己那樣,你悟了嗎?」這是太上通天給張小帥的答案

「我,悟了嗎?」聽到太上通天的回答,張小帥也是這樣問自己,最近張小帥總是想著太上劫什麼時候降臨,卻從來沒有想過自己該如何去感應太上劫!

太上通天給張小帥的話,很重要,所以離開太上通天休息的地方后,張小帥便一直在思考這件事情心中默默地思考道:「悟了,沒悟,悟道,便是感應大道,所有的修鍊者都應該有自己的道路要走,所以別人的路就算再怎麼好走,不適合自己終究也是枉然,所以想要感應到太上劫重要的地方就是在於悟!」

不管是強如太上武帝還是當初被張小帥狂揍的太上戰偶,都是感悟出了屬於自己的達到,才渡過了太上劫,從而進軍太上境界,張小帥一直在思考該如何感應太上劫,什麼時候太上劫會降臨,卻從來沒有想過自己的大道是什麼,所以漸漸地走上了歧路!

「太上感應之術,沒有其他的捷徑可以走,它只有一個字,那就是悟!」好在有太上通天無意中的提醒,否則張小帥將會在這條歧路上越走越遠的!(未完待續。。)

… 終於帶著太上通天的話,張小帥決定暫時離開人炎龍三角洲,反正現在人炎龍三角洲多他張小帥一個不多,少他一個不少,現在人炎龍三角洲最需要的是,能夠進行統籌計算的人才,而不是像張小帥這樣只有在戰鬥中才能夠發揮出作用的人!

張小帥可以說是一個有效地特種兵小隊的隊長,對於指揮二十人以內的隊伍張小帥十分的有經驗,但是如果是像人炎龍三角洲這種動輒有數千萬甚至上億數量的人口基數的指揮統籌,張小帥就顯得能力不足,或者說張小帥在這裡能夠發揮出來的作用幾乎微乎其微!

得到張小帥的請求后,太上武帝等人欣然接受,畢竟如果張小帥真的成功渡過太上劫的話,那麼對於人炎龍三角洲來說無異於是一件天大的好事,就算不能對整體實力而言也沒有太大的損失,再加上以張小帥目前的實力而言,放眼整個天界,真正能夠殺死張小帥的人一隻手都可以數的過來,而絕大部分人都在人龍炎三角洲忙活!

就這樣張小帥帶著王楚瑜以及小年獸兩個人一隻神獸開始在天界遊歷,張小帥現在最需要的就是去感悟,該如何感悟其實就是將自己融入到一方世界,所謂的大隱隱於市就是如此!

真正的大隱隱於市並不是這個人真的就喜歡這樣的生活,而是這個人需要這種環境早就自己!

歷史上比較出名的幾個人莫過於如此,姜太公在潘西釣魚,后協助武王伐紂。難道姜太公就真的喜歡釣魚嗎。他是在等待機會在潘西靜下心來。思考接下來的事宜,同樣卧龍先生諸葛亮也是同樣如此,為何諸葛亮剛剛出山就能夠幫助劉備劉皇叔三分天下,這都是他在閑暇的時間已經算計好了的事情!

當然張小帥不需要幫助誰去打天下,討伐暴君什麼之類的,但是張小帥卻也需要這樣的環境來幫助自己得到一種心境,用以感應久久未到的太上劫!

張小帥和王楚瑜的第一站是天界極東區域的浩瀚汪洋,一連十日。張小帥坐在海邊看大海潮起潮落,看天空雲舒雲卷,聽驚濤拍岸,觀海魚跳躍,最終一隻老龜在金色的沙灘上慢慢爬行,留下一道漫長的足跡,雖然後面的足跡都已經被不斷衝上沙灘的海浪抹去,但是老龜卻義無反顧的向前前行!

老龜的前方不是別的,而是另一頭年輕的海龜和一頭雌龜,雙方為了爭奪配偶展開了激烈的較量。就算老龜被不斷掀翻,但是老龜卻堅韌的一次次翻過身來和競爭者繼續較量。最終取得勝利!

「人生如棋,我願為卒,行動雖緩,但死也不退!」堅韌的老龜給予張小帥這樣的想法,在極東地區的海岸待了最後三天後,張小帥得到了堅韌兩個字后便帶著王楚瑜朝著天界的南方飛去!

可能是因為緯度的關係,天界的最南方是一片茂密的熱帶雨林,張小帥在這裡一處山清水秀的地方建造了一個茅草屋與王楚瑜過起了隱居的生活!

天界原本就是一個十分惡劣的地方,更何況是危機四伏的熱帶雨林中呢,這裡蠻獸橫行,幾乎每個晚上都是殺戮的夜晚,在一日的殺戮過後,張小帥看到一頭受了傷的妖狼護著自己的幼崽,拖著滿是傷痛的身軀緩慢的向著自己的巢穴走去,同時還將口中的獵物分給巢穴中那些老弱病殘享用!

「狼,在字典中代表了兇狠狡詐,但是狼卻是最有等級,最等的奉獻的動物,莫非我的大道在於奉獻?」接著張小帥帶著王楚瑜離開了茫茫無際的熱帶雨林,直接前往天界的最西方!

天界的最西方群山層疊,最高的山峰深入雲層,讓人只能報以仰望,皚皚的白雪覆蓋在重山之巔,顯得格外的壯觀!

一直鷹隼在高空之中翱翔,即便那裡氧氣稀薄,即便那裡罡風縱橫,但是那隻鷹隼依舊全力飛行,所謂天高任鳥飛不過如此!


「天之蒼穹,無邊無際,鷹隼每每翱翔都是朝著最高點,它想有朝一日飛到無人能夠企及的巔峰,莫非我的大道需要全力以赴?」看著在罡風亂流中全力以赴不斷拼搏的鷹隼,張小帥暗暗疑惑

接著張小帥帶著王楚瑜輾轉來到了天界的北方,這裡有浩瀚無垠的廣袤沙漠,無疆荒漠就此得名,這裡曾經是太上武帝和太上黑魔皇戰鬥過的地方,也是張小帥得到生命之刃的地方,更是張小帥復活朝思暮想的愛人的地方!

萬里黃沙,無邊無際,在這毫無生機的地方,空曠的讓人感到絕望,但是你總是會在一個不經意間從某棵倒下的枯藤老樹下發現一抹綠色,再荒涼的地方都阻止不了生命的存在,綠草頑強而堅韌的生長著!

不過張小帥的注意力並不在這裡,而是在一群黑色的大螞蟻身上,一群螞蟻齊心協力的將一直蜣螂搬到,隨即分工明確的將其肢解殺死,隨即又運回到了蟻穴當中!

「一個團隊重在配合,每個人都會出一份自己的力量,這樣才是一個集體的構成,我過去總是將我的戰友保護在我的身後,我獨自戰鬥,但是真的是這樣嗎,我當初的自信,認為自己無所不能,可是如果沒有戰友們默默的保護著我的身後,我又能做什麼呢!」看著螞蟻回巢,張小帥默默地自語道

老龜的堅韌不拔,妖狼的無私奉獻以及鷹隼的全力以赴和螞蟻的齊心繫列,給了張小帥不少的感悟!

「我過去相信的是我自己,現在我相信的應該是我的戰友,人總會有轉變,就算我不渡過太上劫,我的隊友也會幫助我默默地攔擊背後的敵人,在我的身後幫我承受傷痛,所以我的隊友也具備這種種品質,即便他們弱小,他們從來都是全力以赴,即便敵人強大,他們也從來沒有退縮,堅韌不拔的戰鬥到了最後,修鍊中每一個感悟,生活中的每一個樂趣,我們都在分享著,這就是所謂的無私奉獻,就算面對強大異世界時,我們也能夠險勝對方,這就是我們齊心協力的對方,所以我過去只是相信我自己!」想到這些日子自己的所見所聞張小帥不僅嘆息道(未完待續。。)

… 張小帥一邊嘆息,如果沒有這些天的所見所聞,張小帥可能永遠都不會明白這些事情,司馬博雖然總是算計自己,但是司馬博卻總能夠成功,結巴霍方乙、老實的青頑道人以及凌空小和尚,冷傲的獨孤戰魂,張小帥這才意識到自己不是一個人在戰鬥,他的戰友一直緊咬著牙關,為了趕上張小帥的腳步,堅韌不拔的站在張小帥的背後,全力以赴的和那些強大的敵人戰鬥!

王楚瑜就這樣靜靜地聽著張小帥的嘆息,作為張小帥的妻子,王楚瑜既是一個好的陪同者,也是一個好的聽眾!

「是啊,司馬博也曾經說過,我一個人太強大了,不利於整個隊伍的發展,但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就已經忘記了隊友的重要性呢,從天碑山回來還是更早的時候得到殺戮之劍和艾文戰鬥的時候?」張小帥努力地回想著自己是何時忽略了自己身後的這些默默守護自己的戰友的!

頓了一下張小帥笑了笑說道:「如果將穿越者聯盟看做是一個人的話,我是心臟,司馬博就的是大腦,而其他人也是必不可少的四肢和身軀以及血肉,所以說我以往的自信,卻險些害死了所有的人啊,以前還好說,但是實力越強就越難發現這一點,好在在我醒悟的時候還沒有進入太上境界,否則我將會在那條歧路上漸行漸遠,直到將所有人都忘記為止!」

「可是,小帥哥哥,為什麼呢。為什麼你說你差點害死所有人的呢?」張小帥的話讓王楚瑜不是很理解。所以王楚瑜在這樣問道

聽到王楚瑜的話。張小帥寵溺的拍了拍王楚瑜的小腦袋道:「你這個小傻瓜,我都說了,我說穿越者聯盟的心臟,如果心臟不跳了,這個身體不也就跟著死了,現在看來,我進不進入太上境界已經沒有太大的必要了,畢竟如果我把我的戰友甩得太遠的話。不利於他們站在我的身旁和我繼續並肩戰鬥,而且一直到死!」

王楚瑜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張小帥的話讓她聽明白了一些,同樣還有很多模稜兩可的話,讓王楚瑜完全不能夠理解!

「呼!」「轟隆隆!」

就在張小帥準備動身離開無疆荒漠和綠洲的交接處時,遠處的天空忽然刮來強猛的陣風以及滾滾雷聲!

「聽雷,觀風,也是一種心境,雷聲轟鳴,響徹九天。雷聲散去,天地歸於平靜。強風凜冽,席捲天地,當風停止,一切化作虛無,大道乃是自然之道,自然之道便是萬物之道,我得到再放下!」當張小帥的心情歸於平靜的時候,久久不來的太上劫,竟然在這個關頭降臨了!

太上劫是一種對心靈的考驗,現在張小帥的心靈已經無懈可擊,復活了愛人,懂得了珍惜戰友的他,已經明白什麼叫做奉獻,什麼叫做全力以赴,太上之火,自茫茫天際湧來,不斷匯入張小帥的眉心,洗滌張小帥的心靈!

「正所謂,破而後立,而獲新生,做人就要拿得起放得下,沒想到當我想明白一切后,準備放棄如此快的提升實力,反倒卻成就了我進軍太上境界的墊腳石,造化弄人啊!」太上之火來得快去得也快,此時的張小帥心靈已經完美到無懈可擊的地步,能中磨礪人心靈意志的火焰並沒有灼傷張小帥的靈魂,反倒讓張小帥的精神靈體升級成了不死不滅的太上魂!

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不斷發生變化,張小帥頗感無奈的苦笑道:「這個世界充滿了偶然,有時候也滿是必然,讓人想不透,看不清,一切的一切就像是一隻大手在冥冥之中推動著你走到這一步一樣,可笑,可笑,我費勁千辛萬苦想要渡過的太上劫,竟然在我完全放下的時候,竟然出現了!」

「小帥哥哥,聽說太上武帝前輩的太上魂是武者之魂,而藍冰姐姐的是冰凍之心,你的太上魂是什麼呢?」看到張小帥已經安全渡過太上劫,凝聚太上魂,王楚瑜好奇的問道

聞言,張小帥默默的閉上了眼睛,感應自己的變化隨即笑道:「我曾經是一個只有力量和速度的人,力量和速度就是我戰鬥的全部,而我的太上魂卻和力量與速度半毛錢的關係都不搭邊,但是卻又十分的貼切!」

張小帥的話,讓王楚瑜感到十分的迷惑,一個太上境界高手的太上魂應該和他堅持的修鍊之路有著直接的關係,但是張小帥為什麼說自己的太上魂和自己的修鍊之路不搭邊呢!

「這個世界都是兩面性的,真所謂有陰陽,有火焰和水,有白天和黑夜,我的太上魂就是靜和動!」對於自己的太上魂,張小帥領悟的倒是很清楚,但是解釋起來卻有些費力,他畢竟不是司馬博,並不能用那些理論性的東西,給自己做鋪墊,所以最終只能這樣解釋!

看到王楚瑜還是一知半解的,張小帥無奈的嘆息道:「楚瑜,你可要看好了,這就是我的太上魂!」

接著只看到張小帥身形一晃,便消失在了大漠盡頭,同時一聲洪亮的吼聲響起「動如疾風迅雷!」

隨著張小帥的聲音響起,綠洲遠處的沙漠上竟然騰起了一道高大千米的巨大沙塵暴,接著只看到張小帥快速的回到王楚瑜的身邊,單手扶住王楚瑜的香肩道:「這就是我太上魂關於動的那一部分!」

就在張小帥說話的片刻,遠處原本還有幾十公里遠的巨大沙塵暴已經快到這片綠洲前,遠遠的看去,那沙塵暴遮天蔽日,似乎是一頭能夠吞噬一切的怪物一般,不過有張小帥站在自己身邊,王楚瑜就永遠都不會感到害怕!

「接下來就是關於靜的那一部分了!」看著沙塵暴即將襲來,張小帥微微一笑道:「靜如神山壓海!」

這一切都太神奇了,王楚瑜根本就不知道張小帥幹了什麼,就是這麼一句話,竟然就讓狂暴無比的沙塵暴安靜了下來,凌冽的颶風停止最終消散,天地之間安靜到了極點!(未完待續。。)

… 一個不經意間,張小帥安然渡過太上劫對於這件事情,張小帥到不怎麼在意,原本他都已經放棄了,作為一個小隊的領導者擁有強悍的實力,那是必須的事情,但是如果因為這個小隊的領導者因為自身強大,錯誤的估計了形勢,那很可能會將整個小隊都帶到萬劫不復的地帶!

「有時候,放下才是真正的得到,這個世界充滿了兩面性,得與失只在一念之間啊!」這是張小帥渡過太上劫后感悟最深的話,由於王楚瑜來到天界后一直都呆在人類城,倒也沒怎麼在天界四處逛過,進入太上境界的張小帥此時也不急於回到人類城,當即帶著王楚瑜開始遊覽天界!

太上境界的修為真的是一個很玄妙的境界,所謂太上並不僅僅只是一種境界,而是與周天萬物的一種融合,太上境界不同於修鍊者以往的任何境界,一個太上境界的高手,其實有很多神通,只不過一直都在激烈戰鬥或者拚命修鍊的人們,並不能徹底感應到這些能力!

融入周天萬物之後,太上境界的高手不僅能夠爆發出強悍無比的戰鬥力,同樣也可以創造一片屬於自己的世界!

當然這個世界並不是嚴格意義上真正的世界,張小帥單手劃破空間,創造出了一片小世界,這裡有藍天大地,有河流高山,有花鳥魚蟲,有日月星辰的交替,但是這都只不過是一小片面積罷了,在張小帥的小世界中,更多的地方還是無邊的漆黑混沌之地!

在自己的小世界中。張小帥是一個絕對的主宰。只要他念頭一動。能夠在彈指間毀滅了自己的小世界,同樣也能夠在轉眼間,重塑自己的小世界!

「嚴格的來說,我創造出來的小世界,並不是真正的世界,因為我制定不了世界的法則,我只能夠根據我的想象,開創出來這一片只有幾百平方公里的地方。同樣我也創造不出來真正的生命!」此時張小帥的小世界中,張小帥背對著一片湖泊無奈的嘆息道

頓了一下,張小帥平靜的呼出一口濁氣,看著在茅草屋忙碌著做飯的王楚瑜滿是溫馨的笑道:「有可能,只有到了,所謂的滿級達成才能夠開創真正的世界,又或者我剛剛進入到太上境界不久還不能完全領悟到這個境界的玄妙之處吧!」

「只有在自己家,吃飯才叫吃飯,在外面,那完全是為了生存!」看著滿桌子的飯菜。張小帥有些滿足的笑道

這個地方是真正屬於張小帥和王楚瑜的二人世界,沒有人能夠打擾到這裡。雖然張小帥只能夠製造出一塊幾百平方公里的小世界,但是這個地方張小帥卻是絕對的主宰,因為張小帥能夠控制這裡的時間流動,雖然只是時間神通中最基本的時間加速!

洞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就這樣,張小帥和王楚瑜在他的小世界中度過了足足千年的時間,其實在外面只不過是兩三天的時間,在這樣的時間流逝中,張小帥和王楚瑜沒有控制自己的容貌變化,從年輕的金童玉女,慢慢走向中年,接著進入白髮蒼蒼的老年,直到兩個蒼老的身影雙手顫抖佝僂著攙扶著彼此,走進茅草屋后,張小帥二人就像是過了一輩子一樣!

不過美好的時光總是短暫的,當張小帥與王楚瑜徹底享受完了溫馨之後便直接動身返回人類城,現在整個天界對異世界的反撲戰爭忙的熱火朝天,雖然他張小帥幫不上什麼忙,但也總不能帶著老婆四處亂跑!

一回到人類城,天空中當即出現來獨孤求敗和太上無名兩大高手對張小帥進行阻攔,當看清來人是張小帥的時候,這兩大超級高手才鬆了一口氣!

「我道是誰,原來是你小子,沒想到才一年的功夫不見,你就渡過了太上劫,進入到了太上境界!」看到張小帥拉著王楚瑜回來時,太上無名笑道

得知張小帥進入到太上境界后獨孤求敗那一成不變的臉上也閃現出了少許的笑意,正所謂拳怕少壯,張小帥修為的突飛猛進,還是讓人感到欣慰和震驚的!

「哪裡哪裡,僥倖而已,僥倖而已!」看到以前自己只能仰望的兩個前輩,張小帥十分謙虛的笑道

接著,張小帥告辭了兩大高手后,帶著王楚瑜徑直前往人類城中的議事大廳,在人類城主要管事的人基本上都在這個地方,所以張小帥也不怕去了之後沒事情做,哪怕和司馬博鬥鬥嘴也是可以的!

「你這小子是怎麼回事,就連我現在都感覺看不透你了?」此時人類城的議事大廳忙的熱火朝天,大量的文職人員帶著資料以及類似現實世界的計算機在不停的忙碌,進行統籌,這都是司馬博的功勞,否則以那個時代的計算能力,根本無法應付將來的大規模戰爭,看到張小帥后,玄機子一臉震驚的捋著自己的山羊鬍子道

沒錯,張小帥進入太上境界的時候,領悟到了動靜之道,動時如疾風驚雷,不動時古井無波,所以玄機子才感應不到張小帥的具體狀態,太上境界每個人的修鍊之道都會發生改變,張小帥沒有太上武帝那種舍我取誰的勇猛氣勢,也沒有太上黑魔皇那種雄霸天下的霸氣,但是張小帥有的卻是別人不具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