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小田螺那意義不明的直播結束后,西撒發現全球各地凡是『第二虛擬』能夠覆蓋的地方,有關『恐龍小奶糕』的信仰之力就一勁的瘋漲。果然啊,看直播的都是神經病!

饅頭奈天天直播揉饅頭,每次都沒有任何新花樣,簡直快趕得上重播了,但是收視率同樣居高不下,就因為她每天穿的衣服不一樣!這究竟是美食節目?還是時裝節目?

幸虧這裡不是地球,否則饅頭奈一定會獲得『袖珍版饅頭西施』的稱號。(未完待續。) 小田螺的無腦吃飯直播結束后,很快輪到卡蜜拉介紹家族香水、推銷信仰豐胸bar的節目,後面還安排了饅頭奈的蒸饅頭、海螺妹妹的『拆遷空手道』……等熱門垃圾項目。

西撒則留在帳篷中,看著不斷增加的『信仰神力』而傻樂呵。

可惜不等西撒繼續進行直播大業,從血族神系駐地趕來的博格,抵達了西撒的站前臨時營地。博格到來,西方諸神紛紛行禮避退。比起『西撒』這個希望之星,博格無疑是當今西方主脈的無冕之王。

很快,無論原罪騎士團,還是天譴教會,都不得不對博格行禮致敬。塞西莉亞這個北冥界屍公主,也要乖乖向博格問好,表現出一副淑女模樣。至於同屬於虛數根陣營的無頭學姐,則單膝半跪,向博格行禮。大公點點頭,面部表情的走進大帳之中。

在帳篷里逗老三的妮可見到老爹后,笑臉立刻垮了下倆,一臉不情願湊了上去。馬卡斯更是囂張不起來,老老實實的退到岳父一旁。桃樂絲嘴巴一歪,想起了童年時曾一度被博格所支配的恐懼。

正在哭喊的老三見到外公后,也立刻閉上嘴巴,睜大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討好的對著外公諂笑,逗b蠢萌的模樣,總算逗樂了博格。

最終,帳篷內一片寂靜,小田螺、卡蜜拉、熊蘿莉等天不怕地不怕的混世小坑貨們,皆在博格釋放的帝王威壓之下,紛紛抱頭鼠竄作鳥獸散,什麼鋼喵俠啊、巨神蘿啊、圖騰皇后啊,在博格面前都是渣渣,丟盡了渣撒之家的臉面。

在場唯二不受博格壓制,甚至還躍躍欲試,想要衝上去動手的,就只有麗塔和艾爾莎兩位大魔王了。

麗塔是絲毫不受博格干擾,冷冰冰的坐在那裡,直視博格大公,毫不示弱。艾爾莎則眼中冒火,一臉興奮的盯著這位西方主脈最強者,想要和對方比一比。

大公環視帳篷,視線最終鎖定在兩位大魔王身上,接著贊了一句:「不差!」

不待艾爾莎開口,他又問道:「西撒在哪裡?」

帶路黨西奈立刻指向一處小門,討好道:「在裡面!渣渣撒就躲在裡面!」

大公點點頭,直接走了過去。隨著他的離開,身後擺脫威壓的卡蜜拉、小田螺紛紛鬆了口氣,而小襪子更是撇撇嘴,繼續放聲大哭,看的桃樂絲一個勁的抽眼角。

這熊孩子才一歲,連話都不會說,怎麼這麼妖孽?居然會拍馬屁會演戲!

……

另一邊,博格走到西撒的房間中,氣息釋放頓時驚得西撒釋放『暴食虛界』相互對抗。

禁忌力量與鮮血神力相互糾纏,博格眼中不斷閃爍驚訝的神色,對於渣撒『暴食虛界』的難纏感到不可思議。這已經是相當成熟完備的根源了,真不像一個二十齣頭的年輕人能夠擁有的。

「你是,博格大公?」西撒從對方的力量中,嗅到了濃郁的鮮血氣味,就好像面對一片滔天血海,相當壓抑人心。很快就猜出對方的身份,「找我有什麼事?難道血族的『信仰樞紐』不夠用?」

「你回到西方一個多星期,都在做什麼?根主大人抵抗門外之銀非常吃力,每時每刻都在消耗著天文數字,你居然無動於衷?」博格不悅的說道。

「神力餘額不足,我也有心無力啊!」西撒雖然暫時持有『橡皮擦』,卻無力使用。

「算了,別跟我解釋,我帶你去見根主。」

「啊咧?!他們不是在毆打『門外之銀』嗎?那麼危險的地方,還是不要去了吧?」

「少廢話,跟我來!」

自從七號前往中域,就與蠶絲娘等人約好,錫蘭三位永劫聯手拖住水銀泥,為她創造條件。七號則想辦法處理到門外之銀的威脅,最終聯手將其徹底放逐。

在中域,七號完成了自己的諾言,將入侵中域的水銀泥驅逐出去。不過從此之後,她就死死賴在邪王卵中,不再現身,反而派西撒這個弱渣替她完成接下來的任務。

對此,蠶絲娘等人也只能認了,繼續拖住『門外之銀』,與其僵持,同時等待西撒到來。

可惜渣撒人回來了,卻沒錢放大,再加上現世的『門外之銀』被清理,神脈中的『門外之銀』被人壓制,天塌了有『蠶絲娘頂著』,西撒心中缺乏緊迫感,心思活泛之下,竟開始藉機打廣告、玩直播、秀妹子,每天忙的不亦樂乎,要不是博格提醒,他甚至已經忘記還要處理水銀泥。

而暫時壓制住『門外之銀』反抗的三位永劫,也在難得的空暇中,想起渣撒的事情,一打聽之下,終於忍無可忍。尼瑪我們出大力氣在這裡鎮壓水銀泥,為的就是給你創造機會玩直播?

一氣之下,三位永劫決定把他傳喚過來。尤其是『根主』,他的根基最差,長期打消耗戰他最吃虧,於是派出最信任的『博格』,將西撒抓了過來。

與老婆、孩子、寵物、手辦、老爹、乾媽、一眾緋聞女友依依惜別後,西撒離開帳篷,一臉不情不願的跟隨博格,向『時空空洞』處移動。

在這處空洞的更深處,四大永劫還在激烈的戰鬥著,不過這股毀天滅地的能量卻沒有逸散出半點,所以現世顯得格外和平寧靜。若非『西方主脈』還在不斷衰竭,諸神日子過得苦巴巴,否則真跟過去沒有區別。

但真實情況卻是,作為主戰場的西方主脈,正一點點被四種『禁忌根源』緩慢損傷消耗著。『門外之銀』在連連失利后,終於不斷退縮,開始以『法師塔神系』為根基,做著最後的掙扎,努力想要紮根在西方,不被排除出去。

根主三位也正是發現這一原因,卻苦於無法斬斷『外宇宙水銀泥』與『錫蘭水銀泥』的聯繫,才西撒,準備好好調教他一番。

博格通過特殊的手段,與根主保持密切聯繫,展開自己的『鮮血真神域』,在空間錯亂、處處隱藏著禁忌詛咒的混亂空洞中前行。

身後,西撒張開自己的『暴食虛界』,同樣如魚得水,不見半點吃力。(未完待續。) 如今的『時空空洞』,被四大永劫打的支離破碎,連接了上萬個錯亂的維度斷層,以及大量破碎的鏡像空間。災神級別以下的能力者膽敢深入,必定迷失在無盡的迷宮當中。更別提這裡還殘留著『根主的根須』、鏡主的『鏡像碎片』、蠶絲娘的『污染命線』,以及水銀泥的『水銀種』。這裡,絕世算得上『錫蘭最危險的禁地』之一。

兩人在這錯亂的時空維度中走走停停,過了半小時后,突然一根巨大的黑色根須刺穿空間,出現在博格面前。

不等西撒開口提問,這黑色根須卷主動曲成環狀,下一刻,一個奇異的臨時空間便誕生了,而入口正是這個『圓環』。

根主是操縱虛數空間的禁忌根源,雖然是植物,但更像是一種『空間』概念,輕易便能製造大大小小的虛數空間。

博格見慣了這種場面,並不陌生,帶頭直接飛了進去。西撒好奇的跟在後面,來回張望。進入這處空間后,他的表情徹底囧了。

黑色根須圓環的背後,是三大永劫聯手開闢的特殊時空,體積並不大,也就一間寬敞房間的大小,內部布置豪華,北熱洲的地毯,藍海的水晶吊燈,房間中央擺放一張不大的桌子,此刻『無限蚝油蠶絲娘』、『根主』、『鏡像之主』正呈120°角對坐,進行著錫蘭獨有的牌類遊戲。

「壓了,五條真神脈,有沒有誰敢跟?嗯?!」蠶絲娘小手一拍桌面,惡狠狠的環顧四周,率先叫道。

「你已經累計輸掉二十多條真神脈了,確定還要繼續?」根主這一局手氣不好,決定用語言來試探蠶絲娘。

「少廢話!鏡像,你跟不跟?」蠶絲娘望向一旁眯著眼睛假寐的鏡像之主。

「無聊的遊戲,我不需要世界之脈。」被強拖著一起玩牌的『鏡像之主』一臉厭煩,它的根基是『鏡像宇宙』,和世界之渦真心沒有交集,屬於最無害的『禁忌根源』。哪怕他是『永劫級』,也很難損傷到『世界之渦』的利益,同樣,他也不需要什麼世界之脈。

「這就是所謂的聯手拖住水銀泥的攻擊,為整個西方世界爭取寶貴的機會?」看到三個人在那裡愉快地玩牌,更以真神脈為賭注,西撒之前的愧疚感頓時煙消雲散。

看到這一幕的博格,臉也綳不住,徹底垮了下來。他之前信誓旦旦向西撒保證三大永劫付出多麼多,處境多麼艱難,指責西撒多麼不負責任。現在看來……他被自家老闆打臉了。

西撒同樣如此,他還以為『三大永劫』耗盡血本在這裡對抗『門外之銀』,展開一場驚天動地的大決戰,為大家爭取時間。他跑去玩直播有些過分,但現在看來,蠶絲娘他們明顯更過分啊!浪費了大家的感情有沒有?!

「咦?西撒你來了?」蠶絲娘看到西撒,招了招手,繼續發牌。

根主看到西撒后,鬆了口氣。這一局蠶絲娘開局太好,他怕是贏不了,於是扣下手中卡牌,說道:「解決掉『門外之銀』才是關鍵。我們雖然聯手鎮壓了它,卻無法根除,拖得越久麻煩越大,正好西撒來了,就由他出手終結水銀泥吧!」

「切,無趣,我還想再玩幾把呢!」蠶絲娘掃興的將卡牌灑落一地,無力的癱在座位上。無限山唯她獨尊,哪能體驗到勾心鬥角打紙牌的快樂。要是西撒不來,她還能玩一年。

一旁西撒同樣想再拖幾天,他這兩天玩直播,渣撒神系知名度直線飆升。最主要的功臣,還是一群擅長賣萌的坑爹貨。

以前他覺得這群廢柴除了會賣萌一無是處,只會浪費資源。如今不同了,這幫廢柴硬是憑藉賣萌,創造了一大堆信仰之力。開始創收了,果然要想富,就得先成為偶像啊!

對於結束這場災禍,根主是一千一萬個同意的。現在每拖延一秒,他的『根須』就要損失一批。鏡主不想再陪蠶絲娘浪費時間,因此也選擇了同意。

無限蚝油蠶絲娘想了想,也認為先解決掉『門外之銀』是當務之急,最終全票通過『西撒怒干水銀泥』的方案。

然而此刻輪到西撒為難了:「幾位老大,不是我不想,而是我實在無能為力啊!啟動『橡皮擦』需要龐大的神力,如今西方主脈都殘成這個樣子了,我必須通過直播來賺錢啊!」

「安心,有我們在,少不了你的神力。不過這錢也不能白出,你不是在弄什麼直播嗎?去跳一段女裝舞讓我也樂呵樂呵。說不定我一開心,就打賞你一筆。」蠶絲娘得意道。

西撒對此表示了強烈的抗議,自從七歲后,他已經不穿女裝十幾年了。安能摧眉折腰事權貴,使我不得開心顏?

有關蠶絲娘的惡趣味其他兩位不可置否,雙方僵持了幾分鐘后,蠶絲娘果斷認輸。畢竟橡皮擦由西撒持有,別人就算搶去,沒有七號提供的各種密碼,也無法正常使用。他們三大永劫為了驅逐『門外之銀』付出這麼多,不可能輕易荒廢掉。

同樣,幾位永劫也不願見到渣撒藉助這場風波,努力擴張他的『第二虛擬』。幾位永劫雖然不玩『直播』,但卻看得出『信仰體系』的潛力。如果放任渣渣撒一家成為偶像,將『第二虛擬』擴張出去,在未來很可能多出一個強大的敵人。

最重要的是,西撒跟腳太污了,他和七蘿莉的親密度實在太高。七蘿莉是個可怕的敵人,她在錫蘭佔據了『邪王卵』,手下有十二罪族。外域更是勢力滔天。如果讓渣撒的『第二虛擬』和『邪王卵』攪和到一起,那畫面太美,幾人不想去看。

最終,西撒拿到了三位永劫的打賞,得到了足夠多的能量。儘管不是通用的『世界之力』,而是花樣各異的『禁忌力量』,但都可以催動宇宙橡皮擦。

當天下午,西撒再次返回臨時駐地,這一次依舊是全球直播,內容不再小田螺投食,也不是西撒的兒童科普鞭屍解剖,而是真真正正的『怒剛門外之銀』現場直播!(未完待續。) 「觀眾盆友們,觀眾盆友們,你們好。這裡是螺旋山第一太空直播頻道,我是主持人一塊肉,現在正在為您直播的是,錫蘭中土西方主脈第一死亡災神,冥王撒大人,準備啟動七本器絞殺超級禁忌根源『門外之銀』,拯救西方主脈、拯救錫蘭星球的現場直播報道!我們可以看到……」

隨著鏡頭的推進,外域的觀眾們,看到了一片不毛之地。被『門外之銀』反覆折磨了將近兩個月的西方世界,在水銀泥曾經泛濫的核心地區,如今已經看不到任何活口了。那些距離較遠的倖存者,深深仇恨著門外之銀,他們無比期盼這一天的到來。

今天,救世主冥王撒終於要解救西方黎民與水火之中,所有人都無比的興奮與激動。此刻西撒接通了三大永劫的『力量通道』,不斷將『禁忌之力』輸入『宇宙橡皮擦』中,準備發起攻擊。

而在暴食虛界中,渣撒之家收集的信仰之力正節節高升,一群專職『第二虛擬』維護升級的主機娘歡呼雀躍,『信仰之力』的收益居然大過了『世界之力』!她們這個月的獎金完爆隔壁『外域殖民技術維護小組』。

同樣身為『主機娘』,差距就該這麼大啊!讓隔壁看不起信仰體系的渣渣,羨慕死咱們。

幾隻專職為卡蜜拉維護『核爆聖糖反應堆』的主機娘,此刻哭暈在廁所里。

喵星人的『核反應堆』壓根就是個賠錢貨啊!她們除了基本工資什麼都沒有,周末聚餐都是管家俠奧本海默掏的錢包,她們還要忍受『糖果輻射』的煎熬。最近頭髮都變成的甜味的,快被其她主機娘同事都薅光了。

恐龍小奶糕本器研究實驗開發組的主機娘表示,咱們雖然獎金不高,但『恐龍小奶糕』管飽,環境輕鬆,福利優厚,想吃多少吃多少。

而『歐派神教』信仰圖騰編程小組則表示,我們這裡免費提供胸部按摩,感興趣的姐們可以來嘗試一下,咱們****超好的!

原本準備和門外之銀『即分高下,也決生死』的西撒,無意間瞥見了主機娘的聊天信息,整個人醞釀的悲壯慘烈壯士一去兮不復還的氣勢徹底煙消雲散,瞬間被打回原形,又變成了左擁右抱的富家公子哥形象。

如今的『主機娘』也墮落了啊!當初那群敢吐自己口水的三無面癱臉多可愛啊,鐵面無私刻板教條,將『暴食網路』打理的井井有條。再看現在,新一代主機娘性格腹黑,雖然依舊敬業,但卻知道騙經費了買西瓜了,這不是好習慣啊!

心中哀嘆不已的西撒,左手樓主潘妮的纖腰,右手穿過艾希的腋下,將她摟進懷中。就這樣,救世主冥王撒,當著全球所有觀眾的面,左右懷抱兩位老婆,義無反顧的踏上了直面『門外之銀』的救世道路。

果然拯救世界必須要秀恩愛嗎?而且一次還是兩個極品睡神!西撒這種拯救世界的方式,令無數人感到心痛,實在太羨慕了啊!

還有什麼比這種大庭廣眾光天化日之下,在全球所有智慧生物面前,摟著兩個極品女神等級的妹子,只秀恩愛其他什麼都不做,背後就有三位永劫主動共享力量,自己只需要享受懷中溫軟,就可以把大boss打退,憑白贏得『救世主』美名,成為世界級偶像更幸福的事情呢?

最過分的是,這種事情,全世界只有西撒一個人能能做到。因為其他人沒有『本器』,就算有,也啟動不了。

淫王撒不愧是人蔘淫家啊!通過成為偶像秀恩愛來拯救世界,你還可以更無恥一點嗎?

「二老婆,去攻擊吧!我在精神上支持你!大老婆奈奈,我同樣是深愛著你的啊!還有其她人,我的心是公平的!」

無法觸碰『宇宙橡皮擦』的西撒,只能用吶喊聲來加油打氣。其實此刻潘妮正處於深度睡眠之中,西撒不喊的大聲一點,睡神是不會蘇醒的。至於後面幾句,那是他怕後院失火,艾爾莎吃醋,特意添加的內容。

然而看直播的觀眾不懂啊,大家只覺得因為淫王好過分啊,炫優越吃軟飯就算了,你幹嘛還要喊出來?還喊的那麼大聲!搞得好像就你女朋友多是的,好吧,的確很多。

被一堆神性材料打造的攝像機團團圍住,西撒的感覺非常不好,於是大吼道:「老婆,快點攻擊啊!我不想留在這裡了,好無趣,我要回家啊!」

觀看直播的觀眾又怒了!尼瑪好無恥的冥王撒啊,光天化日之下竟說出如此無恥之語,你要回家做什麼有趣的事情?尤其當你摟著極品萌妹子的時候!

這時候的潘妮終於醒了過來,她一把摟住西撒的脖子,選了個舒服的姿勢,像貓一樣用力蹭了蹭,然後繼續睡過去了。

全球圍觀黨頓時一片嘩然,這就秀上了?還有來有往,還蹭臉?!你們這對『災神夫婦』太不把我們這些廣大平民放在眼裡了啊!

西撒另一邊還摟著艾希,不能亂動,只能繼續開口大喊:「老婆乖,別添亂了,大家都看著呢,快點幹掉敵人啊!」

全球觀看直播的觀眾集體吐血了,尼瑪還知道我們在看啊!有考慮過我們的感受嗎?到底是『冥王撒怒干門外之銀』呢?還是『冥王撒怒秀恩愛炫老婆啊』呢?太過分了啊,適可而止啊,我家黃臉婆年輕時候也沒有這麼萌過啊!居然會蹭臉!

不僅無知觀眾們怒了,就連一旁觀戰的塞西莉亞也是銀牙緊咬,恨不得喝渣血吃撒肉。而艾爾莎笑而不語,決定今晚上掏空西撒,讓他十天不能下地走路。

「老婆給力點……振作起來……不要耍賴啊……咱們在拯救世界呢!……認真一點,這是你逼我的啊!……」

被逼無奈,西撒手臂一緊,攬過潘妮,直接吻了上去,堵住她的嘴巴。同時,西撒將含在嘴裡的糖亮出來,然後再牙關緊咬。潘妮果然受不了食物的誘惑,開始激烈進攻,然而西撒就是不交出糖來,生氣的潘妮開始用舌頭傷害西撒的牙齒。(未完待續。) 這無恥秀恩愛的一幕,深深傷害了全球觀眾的心。我們一定是選錯台了!這是虐狗頻道,不是救世頻道!

就在觀眾們紛紛放棄繼續觀看,準備抱頭痛哭一場時,激吻后的潘妮也清醒過來。

她一把扯掉眼罩,露出更加漂亮的相貌,接著握緊『宇宙橡皮擦』,回憶七號操控她身體時的感覺,一手揮出,時空空洞被擦去一塊痕迹,西撒一家三口直接沖了進去。

開始了!終於開始了!再不開始,我們就去自殺了啊!

殺入時空空洞深處的西撒一行人,受到了三位永劫的全方位保護。首先身下腳下出現了一支巨大的黑色根須,主動替西撒凝聚了周身的空間,讓他虛空而立,任意行走。任何攻擊在觸碰到西撒之前,就會被這凝固的空間屏障阻隔。

其次,在空間屏障的周圍,還有無數命運絲線循環往複的流轉,將一切飛散過來的東西都擊退。最後,在命絲外圍,還有『鏡像空間』阻隔水銀泥。

感受到『宇宙橡皮擦』氣息的門外之銀開始沸騰,想要攻擊淹沒西撒,然而卻被三大永劫聯手鎮壓。

看到腳下有無盡水銀翻滾沸騰,一望無際,凶浪滔天,西撒也不禁心跳加速,真是刺激啊!

「潘妮聽我指揮,抹除空洞中的水銀泥!」西撒接到『蠶絲娘』的信號,給潘妮發了一張立體圖,讓她成功定位『水銀泥』的要害之處。

潘妮低聲應了一句,開始出手攻擊。『橡皮擦』一擦之下,原本死死黏連在時空空洞上的『水銀泥』突然斷裂的一部分。不待這部分傷勢恢復,潘妮繼續連連揮動橡皮擦,瘋狂抽取三位永劫的力量,最終將這處水銀泥趕盡殺絕,徹底根除斬斷。

在潘妮的『宇宙橡皮擦』七連擊之下,盤踞在『時空空洞』源頭處的水銀泥全部斷裂掉。至此,強勢入侵錫蘭的『水銀災變』,終於在徹底寄生於錫蘭中土西方主脈之前,被人徹底破壞,截成兩段。

以『時空空洞』為界限,外語的水銀泥獨立一體,入侵錫蘭的『水銀泥』算作一體。少了源頭支援,這股『水銀泥』的危害大大下降,已經不再算是『永劫』級的禁忌根源。

少了外域『水銀泥』的支援,西方主脈的作用逐漸凸顯出來。

從『門外之銀』入侵錫蘭的第一刻起,西方主脈就不斷在消耗自身神力,進行著對於『禁忌根源』的免疫工作。只不過『門外之銀』來勢太猛,主脈做出的消耗被掩飾掉。

如今『水銀泥』斷了能量源頭,開始逐漸萎縮,三大永劫全力拔出這股禁忌根源,西方主脈從內部抵抗消耗,只見盤踞在世界之脈內部的『水銀泥』開始緩慢流逝,一點點被拖出核晶壁,流向外宇宙中。

這是的門外之銀想要主動斷裂,拋棄外宇宙的那部分,但根主的『根須』不斷滲入,固化,讓它無法壁虎斷尾。

不過這個過程有些緩慢,預計要半年時間,水銀泥才能徹底脫離核晶壁。為了加速這一進程,西撒又浪費一枚糖果,用嘴巴喚醒了同樣熟睡中的艾希。

只見三姨太手持『宇宙橡皮擦』在西方主脈大開殺戒,將門外之銀與『法師塔神系』結合最緊密的部分全部抹除掉。

隨著艾希的不斷破壞,大量『水銀之泥』被三大根源聯手拔出,拋出核晶壁。在七號設定的坐標下,這一股『禁忌根源』向著『紅淵』所在地飛馳而去。預計不久的將來,這一段從母體中分離出來的水銀泥,將在『紅淵』盤踞的星域中,展開新一輪的入侵狂潮,又或者再次被吊打到死為止。

也就在這段時間中,完成任務的西撒一家人,徹底閑了下來。他們在『三大永劫』的保護下,自由穿梭『時空空洞』的維度空間,斬殺水銀泥的分支,並意外發現了還沒徹底死絕的『法師塔神系』殘餘。這群災神徹底封鎖各自神國,同時陷沉眠之中。

西撒左右張望發現沒有外人,尤其當他發現『石像鬼』居然也沉睡其中后,臉上更是露出驚喜的表情。接著二話不說,艾希一擊橡皮擦打出,徹底破壞了『法師塔神系』的公共神國屏障,殺了進去。

在法師塔的死亡災神還陷入沉眠時,艾希就抹除了他的存在痕迹,只留下一份原本屬於『西方主脈』的核心死亡許可權。這正是西撒需要的東西!

得到了最重要的『死亡許可權』后,西撒繼續巡視,艾希又是兩橡皮揮出,將質量最棒的一段『死亡真神脈』,從法師塔融合神系中切斷。不過這份世界之脈太過龐大,至少有積屍窟『四分之一』的樣子,西撒無法帶走,索性開始在上面塗抹自己的神力,寫滿了『冥王撒到此一游』、『積屍窟之物,外人勿動』的字樣。

憑他如今在西方世界的地位,其他神系就算蜂擁湧入『法師塔神系』的遺址中,也沒有人敢輕易亂動他看中的東西。

接下來,李墨摟著兩個妹子繼續旅行,彷彿逛超市一般,將喜歡的東西都塞入『白銀主巢』中。

最終,他們來到了『法師塔神系』最核心的地方,曾經八大真神脈相互交織,模仿上古西方活化主脈而創造的『元素海』。

這裡曾是『法師塔神系』最關鍵的要害樞紐,當法師塔炸斷他們與主脈的聯繫后,就是要將這處『元素海』與『世界之渦』相互連接,最終建立一處『活化神脈』,可惜沒來的開始,門外之銀就降臨了。

如今這處『元素海』損毀嚴重,西撒搜索一大圈,只發現了一塊湖泊大小,蘊含著八種完全不同元素能量的『元素碎片』。

西撒在艾希的幫助下,抹消了這塊碎片與法師塔神系之間的聯繫,將其裝進『白銀主巢』中,準備以後送給牛奶做禮物。

接下來,西撒又在『法師塔遺迹』中轉了幾圈,可惜一切蘊含能量的東西、稍微有點價值的東西都被水銀泥污染同化,只有幾條真神脈健在,卻無法強行拆分帶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