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寧罪將斷劍召喚出來的時候,周圍的一些長老和青年,頓時震驚了起來,他們都能夠感覺到斷劍中的那股霸道強悍的能量,一時間周圍的人群紛紛議論了起來。

「哼,小子,你上次輸給了我,這一次,也是一樣」

聽到周圍眾人的議論聲,雲袖的嘴角冷笑了一下對著寧罪說道,上次他阻攔寧罪的時候,寧罪就使用了斷劍,不過寧罪根本不是他的對手,這次,也是一樣。

「哦?是嗎?不要把話說的太滿了,不然容易扇自己嘴巴」

寧罪同樣冷笑了一聲回應道。

「呵呵,我就讓你看看,什麼才是混元期的實力!」

說著,雲袖體內的元氣能量再次催動了起來,朝著寧罪衝去,手掌之上,匯聚著濃郁的元氣能量。

「劍龍,出來吧!」

看到對方再次沖了過來,寧罪的臉色微沉,體內的元氣能量,快速的注入到了手中的斷劍之內,對著斷劍低喝了一聲。

「吼」

當寧罪的聲音落下,一道龍鳴的聲響頓時響徹在了這片空間之中,淡紅色的斷劍內,一條巨型紅色長龍,瞬間出現在了寧罪的身前。

「轟」

當長龍出現之後,隨著一聲巨響響起,便是和雲袖的手掌撞擊在了一起,也是瞬間,劍龍身體上的淡紅色光芒,變得暗淡了許多,不過雲袖的這道攻擊,已經是被寧罪擋了下來。

「小子,一味的防禦,你恐怕就要輸了」

看到身前的劍龍出現,擋住了自己的攻擊,雲袖冷笑了一聲,對著身前的寧罪說了一句,又是一掌,朝著劍龍打了過去。

「既然你想要刺激一點,那我就如你的願」

寧罪話音落下,身影快速的朝著後方退去,手中的斷劍,也在這時,懸浮在了他的身前,一股股的劍影,從斷劍中分離出來,匯聚在寧罪的頭頂。

「天道劍法」

一道喝聲,從寧罪的嘴中爆喝而出,隨即一股股劍影,朝著雲袖所在的方向,快速的刺了過去。

「轟隆」

一道轟鳴聲響起,原本正在阻擋雲袖的劍龍,被雲袖徹底的摧毀在了這片空間之內,不過就在這時,一道道劍影,在劍龍消失之後,出現在了雲袖的視野之中。

「砰砰砰」

當劍龍被打散之後,又是一道道急促的響聲在空間中響起,只見雲袖的身影連忙後退了幾步,手中不知何時,出現了一把通體白光的長劍,正在阻擋著那些飛過來的凌厲劍影。

「哼,想要用這些手段打敗我,恐怕有些難吧」

雖然剛開始,被寧罪打了一個措手不及,顯得有些慌亂,但是這些劍影,想要傷到雲袖,還是非常困難的,畢竟雲袖真實修為在那裡擺著。

「能夠讓我將光耀劍使用出來,你已經很不錯了,不過一切,都要結束了」

手中握著散發著白光長劍的雲袖,低聲說了一句,隨即他的左手,便是在空間中划動了一下,一道空間裂痕出現在了空間之內。

「雲袖,你也太不要臉了,對付一個只有仙尊期修為的小子,你竟然還敢用空間之力,就不怕丟人嗎?」

看到雲袖竟然是使用出來了空間之力,站在觀戰台上的雲鑫,連忙對著比試場地中的雲袖呵斥道。

「呵呵,不要臉就不要臉,現在是比試,難道讓我放水不成?他既然有膽量挑戰我,就要想好怎麼被我殺死!」

雲袖不以為然的淡淡一笑,對著雲鑫回應了一句,隨即身影便是走進了那條空間裂縫之內,而那空間裂縫,在雲袖進入之後,瞬間,恢復了之前的模樣。

「寧罪小心你的左邊!」

看到雲袖消失不見,雲鑫連忙對著比試場地內的寧罪提醒道。

「雲鑫長老,這樣,恐怕不太好吧?」

聽到雲鑫向寧罪提示,站在一側的雲鶴,冷眼看了一下身旁的雲鑫,對著雲鑫詢問道。

「比試之中,外人不得提示」

看到雲鑫還想要雲鶴爭吵,站在中間位置的族長,淡淡的說了一句,使得雲鑫和雲鶴等人,都是閉上了嘴巴,沒有人再敢多說什麼,不過雲鑫的眉頭緊皺,看著場地中的寧罪,現在的他,非常擔心寧罪的安全,那雲袖和寧罪之間的仇恨很深,雲袖肯定會趁這個機會,對寧罪下死手。

聽到了雲鑫提示的寧罪,身影快速的朝著自己的右側方向飛去,同時天空中所有的劍影,都朝著之前左邊的位置刺了過去。

「砰」

一道碰撞聲瞬間響起,空間扭動的瞬間,雲袖的身影再次出現,一股強悍的劍氣,從他的周圍擴散開去,與那些刺過去的劍影撞擊在了一起。

「看你還有什麼招數,受死吧!」

雲袖的嘴角微微一笑,看了一眼剛剛逃走的寧罪,低喝了一句,手中的長劍脫手而出,朝著寧罪刺了過去。

兩人的距離本就不遠,片刻之間,那把長劍,就已經是出現在了寧罪的後背,再前一點,就會刺入寧罪的後背。

「砰」

就在雲袖得意的時候,一道金色屏障,卻是在寧罪的身後顯現而出,阻擋住了那把光耀劍。

「陣法?」

看到寧罪身後出現的那道金色光芒屏障,雲袖的眉頭微皺,如果不是那道陣法阻擋住了他的光耀劍,在不使用功法的前提下,就能夠將寧罪給簡單的斬殺掉。

「雖然你會使用陣法,不過你的這些陣法,似乎威力不太夠啊」

雲袖低沉的聲音傳出,隨後手指朝著前方一伸,在寧罪身後的那道屏障,瞬間被雲袖的光耀劍給摧毀,再次朝著寧罪刺了過去。

「砰」

一道聲音響起,寧罪的身影連忙迴轉,手中的斷劍與那光耀劍撞擊在了一起,擋下了雲袖的攻擊。

其實寧罪知道自己的陣法威力不高,根本不能夠阻擋雲袖的攻擊,不過他的目的不在這裡,他只是想要減掉光耀劍攻擊的威力,讓他有能力阻擋住這一道攻擊而已。

與光耀劍撞擊之後,寧罪的身影快速的朝著後方退去,不過別人沒有注意到的是,在寧罪的每到一個地方的時候,他手中的幾道靈符,都會消失在他之前站過的位置。

光耀劍與斷劍碰撞之後,瞬間消失,再此出現的時候,已經是在雲袖的手中。

片刻,雲袖的左手再次在空間划動了一下,一個空間裂痕出現在了雲袖的身旁,當雲袖的身影走入空間裂縫之內的時候,雲袖的身影再次消失不見。

「那個寧罪要慘了,這一次沒有雲鑫長老的幫助,恐怕寧罪要輸了」

「何止是輸啊,雲袖長老是要殺了寧罪的」

看到雲袖長老的身影再次消失不見,周圍的那些青年頓時議論了起來,他們都知道,之前寧罪能夠察覺雲袖長老現身的位置,是因為雲鑫告知了寧罪,但是這一次,完全要靠寧罪自己來判斷。

就在眾人不看好寧罪的時候,寧罪的嘴角卻是突然間微微冷笑了一下,雙眼閉了起來。

「那小子是徹底的放棄了啊」

「哈哈,這就是目中無人的下場,雲袖長老,殺了那個小子!」

看到寧罪閉上了雙眼,周圍的眾人頓時大笑起來,他們都以為寧罪是放棄了。

然而當眾人以為寧罪放棄的時候,寧罪的身影,卻是突然動了起來,手中的斷劍翻轉了一下,朝著他的左邊空間迅速的刺了過去,體內的元氣能量更是盡數的催動了起來。

「什麼?」

寧罪的舉動,不僅僅是讓周圍的青年傻眼了,就連觀戰台上的雲鑫等人,也是微微一愣,他們沒有想到,這寧罪竟然沒有躲藏,而是朝著左邊的空間刺了過去。

「那寧罪怎麼會發現雲袖的方位?」

雲鶴看到這一幕之後,有些疑惑的詢問道,因為他知道,那個方向,那個方位,正是雲袖要出現的地方。

「砰」

就在空間微微扭動的瞬間,雲袖的身影出現在了眾人的視野中,不過當雲袖看到眼前的一幕時,眼神一愣,顯然有些吃驚的感覺,連忙將手中的長劍舉了起來。

剛剛從空間裂縫中走出的雲袖,根本沒有來得及阻擋眼前的攻擊,更別說他根本沒有想到,對方會突然朝著自己攻擊過來,他本來想出現之後,再攻擊寧罪,寧罪肯定是措手不及,沒想到這個感覺反被讓他體驗到了。

「嘶」

一道撕裂的聲音,在空間中響起,雖然雲袖擋住了寧罪的攻擊,但是寧罪斷劍上的劍氣,還是劃破了雲袖的右臂,一道鮮血,從雲袖的左臂流了出來。

這一幕,頓時讓周圍的上萬名觀戰的人,愣在了那裡,他們都沒有想到,一名仙尊期的小子,竟然能夠在混元期的強者的手裡佔到便宜,還傷了對方。

「小子,你找死!」

被寧罪打傷的雲袖,頓時臉色漲紅了起來,對著面前的寧罪低喝了一句。

Ps:喜歡《孤影魔仙》的讀者,請加Q群『串粉後援團』342302079一起討論劇情,或關注作者微信公眾號,搜索『串哥17K』或『標槍羊肉串』即可。 話音剛落,雲袖的左手伸出,一股強悍的元氣能量,從雲袖的手掌中拍了出來,朝著寧罪的身體打去。

看到眼前的這一幕,寧罪刺向與你需的斷劍連忙收回,擋住了雲袖的那道攻擊。

「砰」

強大的攻擊力,使得寧罪的身影,瞬間與雲袖的身體分開了一定的距離,臉色也在這時變得蒼白了一些。

「小子,能夠將我逼到使用功法來對付你的地步,能夠看到我施展功法,這是你的榮幸」

雲袖的面目微沉,看了一下自己被寧罪打傷的手臂,對著身前被他震退的寧罪沉聲道,同時體內的元氣能量,也在這時陡然催動了起來。

「摧山滅石」

隨著雲袖的一道喝聲傳出,一股股濃郁的元氣能量,從雲袖的體內湧出,而他的衣衫無風自鼓,那些元氣能量,逐漸的匯聚在了他的身前。

這些元氣能量匯聚在雲袖的身前,他手中的長劍,突然竄出,懸浮在那些元氣能量的中心位置,隨後一股股的元氣能量,將長劍給包裹了起來,厚厚的元氣能量,包裹在長劍之上,使得長劍也微微的顫抖了幾下。

「嗖」

隨著雲袖的手掌一揮,一道破風的聲音瞬間響起,朝著寧罪所在的地方刺了過去。

「天雷,現!」

看到眼前的這一幕,寧罪的眉頭微沉,體內的元氣能量瞬間催動起來,氣海中的雷符也在這時微微顫抖了幾下,位於寧罪上空的那片天空,頓時被一股烏雲覆蓋。

「轟隆」

瞬間,一道轟鳴聲響徹在天地之間,一道手臂般粗壯的天雷,從天而降,徑直的打在了雲袖的長劍上方。

「轟」

又是一道轟鳴聲響起,在天雷擊中了雲袖的長劍之後,雖然有著濃郁元氣能量的包裹,但依舊是被那道天雷,直接給轟的改變了攻擊的方向,朝著寧罪身前數十米的地面砸了過去。

「砰砰」

數道碰撞的聲音瞬間響徹在比試場地中,堅硬的地面,片刻間就被雲袖的攻擊,轟出了一道裂縫,那些碎石,朝著四面八方快速的飛去。

寧罪早就有所準備,手中的斷劍,直接擋在了他的身前,當那些碎石與斷劍碰撞的時候,還發出了「鐺鐺」的聲響。

「這小子還真夠聰明的,知道自己擋不住雲袖長老的攻擊,就想辦法改變攻擊的方向,不錯,不錯啊」

「聰明有什麼用,看吧,過不了片刻的時間,那小子就會變成一具死屍」

「說的沒錯,你這般的誇讚那小子,恐怕今後還會給我們蹬鼻子上臉目中無人」

一位中年長老,站在一側看到了場地中剛才發生的一幕,不由得感嘆的說了一句誇讚寧罪的話,但是就在中年長老的話音剛落,一道道指責和不屑的聲音,便是從一旁的其他長老嘴中傳了出來。

聽到周圍這些長老所說的話,那位中年男子無奈的搖了搖頭,也不再說話,他不願與眾多長老為敵,也不願看到如此優秀的青年死去,只能選擇沉默等待結果。

「小子,就連我的催山滅石都能夠擋下,不得不說你的確很聰明,不過,你的死期,真的到了!」

雲袖看到寧罪擋下自己的攻擊之後,顯然也有一些驚愕,不過隨即目光中再次布滿殺氣,對著寧罪低聲呵斥道。

手掌一揮,之前刺入地面的長劍,瞬間飛出,回到了雲袖的手掌之中,而雲袖的左掌,卻在這時在他的身前,輕輕的划動了幾下。

「這,雲袖長老竟然要用出他的絕學了!」

「那個叫做寧罪的小子,好生厲害,竟然能夠將雲袖長老逼到這個地步」

「看來雲袖長老鐵了心要殺了那個寧罪,雲袖長老的這道功法,乃是初級靈決,那種威力,就算是我,也無法確定能夠接住啊,更別說那個只有仙尊初期實力的小子了」

看到雲袖長老在場地中奇怪的一幕,站在觀戰台上的眾多長老,頓時一臉愣然的看向了場地中的雲袖,他們都沒有想到,這個雲袖長老,竟然為了殺寧罪,使出了他最為強悍的功法。

「天眼乾坤!」

一道喝聲,從雲袖長老的嘴中爆喝出來,而原本晴朗的天空之上,頓時出現了一道金色的光芒,而在那金色光芒之中,一隻巨型天眼,正在緩緩的形成。

「靈決?」

寧罪看到天空中突然出現的一幕,寧罪的眉頭微微的皺了起來,那股威力,他能夠感覺得出來,這道功法,正是靈決功法,而且威力在初級靈決功法中也算得上非常強悍。

「族長,趕快阻止雲袖吧,雲袖的這道『天眼乾坤』那寧罪根本承受不住的」

觀戰台上的雲鑫,在看到雲袖施展出來的功法之後,連忙來到了族長的身旁,拱手對著族長說道,想讓族長出手救下寧罪。

「雲鑫長老,這是寧罪和雲袖長老之間的比試,難道你想讓族長插手不成?如果族長插手,其他人恐怕會多想吧」

聽到雲鑫的聲音,一碰的雲鶴也是走了過來,對著雲鑫說道。

「還打算隱瞞嗎?我倒是想要看看,你到底在第四層,得到了什麼機緣」

族長並沒有理會身旁的雲鑫和雲鶴,看著場地中的寧罪,族長的心裡緩聲說道,他之所以會同意兩人之間的比試,就是想要看看,那寧罪在藏寶閣的第四層,到底得到了一些什麼東西。

看著身旁的族長,根本沒有要救寧罪的意思,雲鑫的面色微沉,雙拳微微握緊,他不顧了那麼多了,如果寧罪有生命危險,他必須要去救下寧罪。

「萬龍斬!」

就在眾人以為寧罪要放棄抵抗的時候,一道喝聲,從寧罪的嘴中爆喝而出,寧罪的身影,也在這時縱身一躍,來到了比試場地的半空之中。

「帝御山河」

寧罪的心裡,也在這時喝道,隨著這兩道功法的催動,寧罪體內的元氣能量,如同漏底一般,片刻就被全部抽干,一絲的元氣能量都沒有給寧罪剩下。

不過更讓寧罪有些鬱悶的是,他這兩道功法一同施展,體內的元氣能量,根本不夠他如此揮霍,兩道功法都沒有完全的成型。

「哈哈,小子,看來你體內的元氣能量,已經不足以支撐你施展你的功法了吧」

不遠處的雲袖,自然是看到了寧罪臉色的變化,一看就能夠看出是那種元氣能量匱乏的蒼白之色,嘲諷著對著寧罪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