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李小七要的那點空間戒指,對於他來說,和什麼都沒要一樣。所以對於李小七很有好感,覺得李小七是個可交之人。纔會安排這一幕,也給足了李小七面子。

“他們感謝的仙人,是師傅?”

“你這不廢話嘛,除了師傅還能有誰?”

“我好像發現了一個祕密,師傅不是修煉者,是仙人啊。”

“閉嘴,自己知道就行了,別說出來。”

百家之人,以前覺的,李小七隻是修爲高深之人。可是經過這次以後,都知道了,自己的師傅是無所不能的仙人啊。

對於他們來說,仙人只存在於傳說,知道了李小七是仙人,別說做記名弟子,哪怕在李小七身邊打雜,他們都樂意啊。

三萬陰兵,只用了半個小時的時間,走過了這條路。

陰兵過去之後,小鬼也重新回來,從李小七的手裏拿回了陰令,又跪拜了一次。

在陰兵散去之後,百家之人也都回到了李小七的身旁。

“師傅。”百家之人的氣勢一樣不低。

“這次多謝你們了,本來還想拜師的時候給你們,今天也辛苦你們了,就給你們吧。”

李小七把手中的布袋交給了陳磊,“拿着發下去。每人一枚。”

陳磊接過布袋,他不知道里面是什麼。打開布袋以後,一臉震驚。“師傅,這是空間戒指?”


空間戒指,陳磊還是見過的,百家之人有人得到過空間戒指,裏面的空間也只有一立方米,還當寶貝一樣,只給人看,都不讓別人碰。

李小七點頭,“對,每人一枚。剩下的給我拿回來。”

陳磊的話,別人都聽到了。不過就算知道是空間戒指心裏激動。有的都想伸手從陳磊手中拿過,不過還是忍住了,畢竟李小七還在看着呢。

陳磊把戒指,一個個的分發到每個人手中,小心翼翼的,生怕碰壞一樣。

空間戒指對於陰間可能不算什麼好東西,可對於功法都出現了斷層的藍星來說,那絕對相當於神器,花多少錢都買不到的東西。

陳磊的動作讓李小七笑了,“不用那麼小心,如果一碰就壞,就沒必要帶在手上了。”

陳磊尷尬,不過動作也大膽了很多。

在陳磊發到每個人手中以後,把布袋還給了李小七。裏面也沒剩下幾個,這東西李小七要多了也沒用。

這時百家之人,單膝下跪,“謝師傅。”

“這是幹嘛?都趕緊起來吧,回家去吧。我也走了。”李小七轉身飛走。

而百家之人誰也沒動,直到李小七消失在眼中,才都站起了身。

一個人忽然說道,“這師傅沒有白拜啊。一萬立方的空間戒指。這顆星球都找不到啊。”

“什麼?一萬立方米?”

“這是稀世珍寶啊。”

陳磊雖然也被震驚了,可是還比較穩重的,“行了。都回去吧,記着以後誰要做出背師傅的事,我第一個滅了他。”

“算我一個,我和你一起滅。” 衆人說着都飛離了這裏。

不過他們不知道的是,周圍也有人聽見了這一聲聲的吼聲。

畢竟雖然租下了這條街,可陰兵的吼聲,都傳到了幾裏之外。

華夏有仙人之事,又一次被傳開。

第二天一早。李小七起牀,想到還有一天就拜師了,還沒有通知周星。

周星是李小七第一個收的徒弟,也算是他的親傳弟子。百家之人的師姐,既然拜師,周星肯定是要到場的。

看了看時間,有些早,李小七就起牀做飯了,準備中午在給她打電話。

吱吱,大白跑到了李小七的旁邊。

“怎麼了?”李小七有些奇怪,大白沒事不會找自己,就算自己在家也一樣。

“我想給小白買點有營養的東西。”大白說完還一臉不好意思,不過它的不好意思,在李小七的眼裏有些滑稽。

“買什麼有營養的?我不是給小白安胎了嘛?”

“就是一些藥材,人蔘什麼的,給小白補一補。以前我們在森林裏,也能找到這些,還經常吃呢。”對於藥材什麼的,大白不懂。可他知道什麼藥材裏的能量多啊。

“要不要再來只老母雞?”

大白思考了一下,點了點頭。

李小七看大白的表情,就知道大白還是擔心小白肚子裏的孩子。“你就放心吧,我給小白安的胎。你還懷疑?我看是你想吃雞了吧。”

大白搖頭,表示沒有這樣的事,不過眼神有些閃躲。

李小七知道,自己這段時間忽略了它們,一直給它們買一些生豬肉吃,從來沒換過別的,應該是它們吃膩了,小白還不好意思說,才讓大白來說的。

“我知道了,晚上回來給你們弄,行了吧。”揉了揉大白的腦袋,大白才蹭蹭跳跳的跑開了。

這時喬娜也醒了。打着哈欠問道,“大白剛纔在叫什麼?”

“嘴饞了,想吃雞了,還擔心小白肚子裏的孩子,讓我買人蔘給補一補。”

喬娜笑了,“這個大白還真是個合格的父親啊。”

李小七走上前,摟住喬娜,“那你什麼時候也讓我當爸爸啊?”

說來也奇怪,二人從來沒有過什麼安全措施,可喬娜一點動靜也沒有。

喬娜畢竟二十九了,她的同學朋友,都當媽了,就她自己沒結婚,而且和李小七這麼多次,肚子一點動靜也沒有。這讓她也懷疑,是不是自己年齡大了,不能生了。

喬娜撇着嘴,有點委屈。也不說話。

李小七見喬娜的表情變了,趕緊哄到,“好了。我逗你的,我現在才十八,等我到二十歲了,絕對讓你當媽媽。”

“討厭,流氓。”

李小七忽然想到了什麼,“對了,給你個東西”說着找到布袋,從裏面拿出了一個空間戒指。“這叫空間戒指,裏面可以儲存東西。在上面滴一滴血就好。”

說着李小七還教了一下喬娜使用的方法。

喬娜對於這個新奇的東西很喜歡,一會收下這個,又收下了那個,玩的不亦樂乎,都不想吃早飯了。

還是李小七強令禁止她在玩了,才乖乖的吃早飯的。

二人吃過早飯,就去了學校,李小七經歷了人生最尷尬的一件事。今天有考試。

這個消息是周振告訴他的,得知消息的李小七,都有點傻了。

李小七很聰明,不然也不會考進京城大學,可在聰明的人,書都沒看過怎麼考試?

李小七一直在忙,來學校也沒上過幾次課,這次考試雖然只是個小測驗,可也讓李小七交了白卷。

中午,李小七有些頹廢,下定決心下次一定不能這樣了。

拿出手機打給了周星,“徒弟,在幹什麼呢?”

周星的那邊有着吵,過了一會才找到了一個安靜的地方。“師傅,您怎麼想起給我打電話了?有什麼事嘛?”

“你那邊怎麼這麼吵啊?”

“我逛街呢,師傅。”

“和張超?”


“嗯”另一邊的周星臉都紅了。

“我找你也沒什麼大事,給你收了幾個師弟。後天拜師,到時候,你也過來吧。地址等定下來發給你。”李小七怕打擾徒弟約會,說完就掛了電話,


周星的知道了李小七要收徒,呆了。連李小七什麼時候掛的電話都不知道,腦海中只有一個念頭,師傅又收徒弟了,自己不是唯一了。 一天後,拜師的當天,李小七被陳磊派人接到了一處莊園之中,不過喬娜沒有來,去了學校。

李小七來到莊園的時候,已經有很多人到了此處,雖然李小七不讓他們通知太多的人,可百家之人的後代,還真不少。

李小七也在昨天,把地址告訴了周星。而周星也早就到了。

李小七被陳磊請進了屋,外面還在弄着一些東西。

“徒弟,怎麼看你不開心呢?”李小七看周星冷着臉問道。

“師傅,你怎麼又收徒弟了,而且人還不少?”

“這件事說來話長,以後有時間在告訴你,你是因爲這事不開心的?”

周星點頭,畢竟以前李小七就自己一個徒弟,現在有了爲麼多,心裏難免有些不好受。


“徒弟,這就是你的不對了,師傅收徒一定有師傅的道理,再說了都是你師弟,你是大師姐,你別看他們年齡大,在這個星球,還沒有他們擺不平的。無論是商業上,還是在別的事上。”

李小七這麼說,周星心裏纔好受很多。都是自己師弟,再說了師傅收不收徒弟,自己說的不算,有情緒也沒有用。

李小七看了看周星,覺得自己這個徒弟對自己太過依賴了,真說起來自己也只是他掛名的師傅,周星真正的師傅是白刺,就是那隻刺蝟。周星所有的本事都是白刺傳的。

李小七擺了擺手,讓周星出去了。畢竟周星不是自己來的,還帶了張超。

快到中午時,陳磊出現在了李小七的面前,“師傅,都準備好了,拜師現在開始?”

李小七站起了身,對陳磊說了一句,“走吧。”就向外面走去。

二人出現在了一片草坪之上,周圍都是人。人羣的中間,還有些一塊空地,空地的正上方,當着一張八仙桌,兩把椅子。

李小七走到椅子之上坐下,周星擇是站在了李小七的身邊。畢竟是在拜師,周星也沒有坐着的資格。

人羣之中也走出了百人,站齊以後,陳磊走到了首位。高聲喊到,“拜”

百人單膝跪地,整齊的叫了一聲,“師傅。”

陳磊手拿茶杯,給李小七敬了一杯茶杯。

李小七接過,喝了一口。開口說道,“這是你們大師姐,我的親傳弟子。”

百人齊呼,“大師姐”

“今日我收你們百人爲記名弟子,你們可有異議?”

“沒有。”百人齊聲說到。

“好,既然都願意,那我就定下三條規矩。

第一,不得欺師滅祖。

第二,不得殘害同門。

第三,不得隨意殺伐。當然了,有人惹到我們,必須給我滅了他。你們記住了嘛?”

“記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