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在整個修鍊大體世界來說,靈修和陰修多少還是有些難以消除的隔閡。

以前黑風雖是修鍊陰術,但畢竟也算是靈修出身,眼下徹底墜道,轉為陰修。

多多少少讓幾人接受不了。

而更重要的是,此人今後再無可能回門派。

『東華宮』是靈修門派,自然容不下陰修存在。

「斷了靈修大道?是個狠人。」秦墨眼睛閃礫不停。

「也許此人只是藉此時機,以他所修,想以靈修進入『化神』自然已經極不可能,正好不破不立,倒不如藉此直接墜道,轉修陰術,如此說不定也能夠成就化神之境。」『殘魂』說道。

「哦?你這麼一說,倒也有可能。」秦墨雙眼閃礫。

就在這個時候,秦墨忽的望向天空。

天空之上,白雲化絲,無數白雲竟然結成了一片巨大的絲網。

這些絲網密密麻麻,彷彿像是織出了一片雲片。

「哼!這是靈蠶織出的『天蠶網』,你破不了。」天蠶此女立在半空,邪惡冷冷的盯著秦墨。

與之同時,『黑風』也完全吞吃完幾尊屍,竟是實力大增,發出一聲異常難聽的咆哮之聲,竟是立即朝著秦墨撲了過來。

遁速之快,瞬間便已出現在秦墨身前。

變化成奇鬼利爪的一雙屍手,立即朝著秦墨身體撕下。 唰拉!利爪鋒芒無比,將空氣撕裂。

秦墨身上的道衣也被利爪撕得碎裂。

但利爪落在秦墨皮肉時,卻如同鐵爪摩擦在鋼板上,絲毫割不破肉皮。

皮膚表面幾乎純金色的肉皮,飽滿而堅韌。

《金身》之術比以前【妖化】后的身體強度更強。

黑風兩顆屍眼猛轉,大覺意外的樣子。

身體屍化,徹底墜道,踏入陰修,成為一尊殭屍,黑風的實力大增,攻擊也更比先前還恐怖。

但這樣的攻擊依然未能撕碎秦墨肉身,可見秦墨肉身修鍊之強。

「屍身一擊竟也破不了這人肉身。」黑風眼中閃過几絲凌厲之色,毫不遲疑,立即張口一吐,口中吐出一團墨汁,隨著其骨爪雙手往墨汁上一沾,便將墨汁吸入骨爪之中,骨爪中立即冒出黑漆漆的黑光。

這是『屍毒』。

屍身修鍊的獨道之術,普通人沾上一滴,便會立即變成一頭殭屍。

遽爾,其雙爪再次朝著秦墨身上抓下。

「小心,這屍毒似乎不弱的樣子,看來應該是此人得到的那顆『屍丹』中的屍毒,這是一尊屍王的屍毒,沾染上,異常難以清除,恐會影響你修鍊。」『殘魂』疾聲提醒道。

秦墨面如冷冰,直接雙拳蠻烈轟出。

兩隻金光閃礫的拳頭立即轟在抓來骨爪之上。

骨爪之上黑氣森森,其上陰力霸道,但依然被兩拳直接震退。

「老子不信還治不了你。」黑風被激怒,頓時張口一吐,便從口中吐出兩口血霧,血霧一吐即散,並未揮散,血霧異常凝鍊,血氣涌動,彷彿像是真正的血水一般。

隨即,黑風口中怒念,半空血霧立即化成兩團幾十丈大小的巨大血拳。

血拳挾著濤濤血光,自半空瘋狂轟在秦墨身上。

伏天劍神 秦墨身體之中力量凝聚而起,立即匯入雙拳,雙臂微微一抖,便驚起雷擊之聲威。

轟轟兩拳,隨臂推出。

半空轟下來的血霧雙拳雖是霸道兇猛,但面對兩隻金光燦燦的拳頭,竟也平分秋色。

不過秦墨雖是將這一擊接下,但身體也微微受到衝擊,隱有不穩。

陪你在塵埃里 這個時候,天蠶此女突然輕喝一聲,指尖一彈,一道尖銳鋒利的紅光跳射而出,立即爆斬在秦墨身上。

紅光之中是熊烈的火焰,雖未斬砍秦墨身體,但也將皮膚灼得發紅,擦出一溜紅痕。

秦墨受此一擊,也不由一盪。

「醜婦!」秦墨冷盯去。

天蠶半眯眼睛,得意洋洋的笑道:「雙拳難敵四手,你縱是再強,也不可能是打得過我與黑風師兄二人聯手。」

與之同時,秦墨猛的朝半空看去。

四周天空蠶絲已經將整個四周纏得密不透風,彷彿織成了一個百丈大小的巨繭。

秦墨置身於蠶絲之中,彷彿被困於籠中囚獸。

面對天蠶和黑風二人攻擊,秦墨看上去似乎並沒有太多手段。

如此下去,必然是敗定了。

於念臉色微感不妙的樣子。

柴財也大為焦著急。

此時已經稍微恢復些許的莫堂注意到場中鬥法,也是大為緊張。

「天蠶絲織成的絲網,一旦被困,蠶絲會越來越厚,越來越厚,很難能夠逃得脫得了。」美艷少婦眯起眼睛作笑臉之色,臉上笑得陰冷。

「天蠶師妹的『靈蠶絲繭』,就是在下,也是要顧慮一二。」晃榜深笑。

「被蠶絲困住,我的靈蠶依然在不斷的吞吐蠶絲,你想破了這蠶絲網,根本不可能。現在,你就只是一頭被我困在籠中的囚獸。」天蠶此女惡及怒怒的大吼一聲,再次駢指一起,從懷裡掏出一件

「是嗎?」秦墨被困在絲繭之中,絲毫沒有慌亂之意。

「哼!黑風師兄,你我二人聯手斬了此賊,此賊敢辱我,我必是要將他捉來餵養我的靈蠶。」天蠶恨咬唇牙,彷彿要吃了秦墨的肉才能泄了此怒。

「好!」黑風也是大怒一聲,身影一幌,便出現在秦墨身前,屍爪之中,屍毒化爪,立即要抓向秦墨。

秦墨盯著半空,眼中閃過一絲狠厲。

蠶絲雖是密密麻麻的將整片天空織得水泄不通,似乎當真遁逃不出。

不過,他也不打算逃。

引指一彈,指尖一團青焰激射出去,青焰落在空氣中,便如火入油,瞬間爆發出恐怖焰浪,青色焰浪有如起潮的洪水,滾滾碾壓開來,摧枯拉朽般,瞬間鋪滿整片天空。

原本織成厚厚絲網的蠶絲被青焰瞬間焚得一絲不剩。

這一切發生太快,以至眾人甚至有些未能及時反應。

遲了近一秒時間。

下一刻,眾人這才反應過來。

蠶絲織成的厚密絲網就如同乾草,被青焰一觸即燃,焚滅乾淨。

不僅如此,甚至不少靈蠶都被青焰滅殺。

「不可能,普通靈火不可能焚來掉蠶絲,我的蠶絲堅如鋼絲,根本不能用靈火焚滅。」天蠶此女見半空蠶絲瞬間被焚,大為意外之下,更是震驚。

「既然普通靈火破不了,在下的靈火也不是普通之火。」

「你說我奈何不了,我現在奈何了。」

「你咬我!」

秦墨面色冷冰。

天蠶磨牙切齒,怒火如要從眼中噴出。

秦墨也不多遲,立即扣指,青木靈力瞬間捲土重來,立即朝著天蠶此女翻滾咆哮著的威壓過去。

天蠶怪哼兩聲,眼中閃過一絲邪笑,忽的突然扣出一拋,掌中一隻靈盒中突然鑽出一條銀白靈影,此銀白靈影從盒中鑽出后,立即在半空漲得百餘丈大小,赫然是一條百丈巨大的靈蠶。

此靈蠶渾身銀白,發出奇特銀光,巨大的蠶身足有十隻澡盆大小,蠶身頭頂生著一張奇怪的口器,口器一張,竟是朝著青木靈藤一口吞下,頓時就要吞下大片的青木靈藤。

「嘿嘿,早就知道在外面的只是小靈蠶,在你手裡還有一條蠶王。」

「就拿它祭劍威了。」

秦墨眼睛生寒,立即隨手一抬,袖袍下一口三色靈劍飛出,三色靈劍飛脫之後,瞬間在半空漲成一黑一金一青三種顔色的巨劍。

在空氣中發出一聲破空長嘯,下一刻,便直接洞射出去。

斬出的速度之快,呼嘯而馳。

幾乎撕裂虛空。

這正是『土岩星巴蛇』的特能!

此蛇鑽破岩石如破豆腐,修至強大,更能夠撕破虛空。

眼下此蛇雖不能撕破虛空,但此蛇煉化成器靈后,遁行速度與靈劍飛遁速度相合,靈劍斬殺的速度得到此蛇的速度特性,斬殺的速度之快,比閃電還要快六分。

唰!

靈劍剛傳爆鳴聲,便已經出現在了靈蠶體外。 三色劍出現在靈蠶體外。

這隻靈蠶已是六階圓滿修為,已極有可能突破七階,實力修為也是不弱,靈力更是渾厚。

靈蠶的反應速度也是奇快。

蠶體外第一時間生出一層厚厚的靈殼。

靈殼的殼體異常堅硬。

不過!

靈殼的殼體雖是堅硬,但三色劍融煉三靈,以青木靈力為主,再附陰靈和金靈,陰氣陰森,金靈更是鋒芒不摧。

靈劍劍體上的金靈一盛,劍尖便如同破紙的刀尖,咔嚓!一聲,刺破靈殼。

靈殼這一破,不僅靈蠶嚇了一跳,就是天蠶此女,也是心頭猛的一跳。

這隻『靈蠶』雖不是攻擊靈獸,也不是獵食類的靈獸,但正因如此,靈蠶本身的防禦卻是堅硬無比。

因此這靈殼的防禦能力,天蠶心裡還是大有底氣的,但沒想到靈殼如此輕易就被三色劍直接擊裂。

三色劍擊裂靈殼,劍身就如同入門小賊一般,一溜,便從裂縫之中鑽了進去。

噗!的一聲,三色劍毫不遲疑的斬入靈蠶蠶身。

靈蠶身體頓時被切裂大半。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靈蠶蠶身之外突然織出一層濃密的蠶絲,蠶絲如同霧氣般,第一時間將四周籠罩,而且蠶絲籠罩的速度之快,在一口茶的時間功夫,便立即將整條蠶身全都籠罩在絲繭之中。

三色劍也被絲繭籠罩在其中,竟似乎要強行困住三色劍。

就在這個時候,天蠶此女立即爆喝一聲:「黑風師兄!」

秦墨雙眼疾疾一頓,隨掌一托,身體四周立即滾滾青木靈力湧出,將身體四周護住。

轟轟轟轟!

片刻間,身體四周的青木靈罩上,傳來爆雨般的瘋狂攻擊。

正是黑風已經強行殺來。

我有一片宅基地 青木靈罩由青木靈力幻化成青木靈藤編織而成,青木靈藤之中更是被秦墨融合了『生』之意的玄妙,青木靈罩的防護度也大大提升了一個檔次,只要靈力不滅,靈藤孕育出蓬勃生機,碎而再合。

黑風瞬間爆出的攻擊砸在靈罩上,眼看靈罩就要破碎,卻又突然再次凝合,反覆三次,竟也不能轟碎靈罩。

不過黑風並不慌亂,臉上意外神色一閃而過,立即生出一絲邪冷笑容。

「你以為你躲得了嗎?」

黑風雙眼發紅,眼瞳之中彷彿浸出一股奇異的邪魅氣息。口中大吐一口黑氣,黑氣喯吐之後,那隻『陰蝶』忽的雙翅膀一展,立即將黑風吐出的陰氣吞下。

下一刻,『陰蝶』發生變化。

『陰蝶』的蝶身忽的陰氣大盛,兩片比大山還要大的巨大蝶翼吸收黑氣之後,竟然彷彿變成兩把比山還大的翼刃。

唰唰!『陰蝶』揮動著兩面巨山般大的蝶翼,蝶翼之中,爆發出恐怖的陰氣靈威,瞬間爆斬在青木靈罩之上。

青木靈罩雖有『生』之意源源增持,但蝶翼瞬間爆發出來的強大攻擊直接斬碎青木靈罩,靈罩破碎,青木靈力也無力第一時間重塑靈罩。

與之同時,『陰蝶』巨大的蝶口一張,口中竟發出一聲奇吼,此聲震得秦墨魂神一震。

就在這個時候,黑風閃電般的再次撲在秦墨身前。

這一切動作看在於念等人眼中,偕臉色猛綳,皮肉猛跳。

就是晃榜和美艷少婦、田鵬三人,此時也都臉色大變。

「倘若是我,恐怕面對天蠶師妹和黑風師兄二人的夾擊,也毫無任何勝算。」晃榜暗暗心驚。

「我也沒有!」田鵬如此自覺。

「不得不說,此人『入化』百年,實力確實足夠強,修為霸道,手段厲害,那三色靈劍,也非一般靈器,若是單挑,我確實是贏不了。」美艷少婦此時竟忽的自我清醒認知。

於念暗暗緊握拳頭,先前要說不擔心,那是他對秦墨有幾分盲目信心,但眼下秦墨以一戰二,而且黑風和天蠶兩人偕使出如此強大手段,他也不得不擔心起來。

換作是他,此戰早已定下結局。

「柴師兄,此次咱們就算是敗了,也不能再責怪秦師兄了。」於念沉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