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皓見我面色沉了下來,扯過我的手掌,「姊,這2年我曉得你吃了不少苦,向後有我在,不會令其它人欺負你。」

雖講這話聽著有一些孩兒氣,可還是非常暖心窩。

我橫了他一眼,「你呀,便僅會嘴上講的好聽。」

他呵呵笑了兩音,隨即面色一正,「對啦,我回國先前跟國內一家經紀集團簽了合約,半個月後我的過去報道。」

「你行呀,這般快便有經紀集團要啦?」我有一些驚訝。

「亦不瞧瞧你弟弟是啥人。」申皓的自戀毛病即刻顯潞出來。

「切,弄不好是啥坑人的集團。」我嘴上雖那般講,可心中還是挺為他自豪的。

「啥呀,人這是國內屬一屬二的影兒視紀經大集團,便在豐市。」

一聽便在豐市,我心裡頭陌明的突突跳了一下,瞧著申告那章俊朗的面,徒生擔擾,「聽講演藝圈兒非常亂,亦不曉得你咋想的。」

他非常淡非常輕又鐵定的講了一句,「當演員,是我的夢想。」

我輕嘆氣,沒在講他。從包中取出電話,「給媽打個電話,瞧她在不在家。」我話一落,申皓耳朵亦貼來。

沒片刻那邊便接起電話,媽柔柔的音響從話筒中傳出,「嘉嘉。」

我睨了眼申告,問說:「媽,我回來了。你如今是在家還是醫院?」

「我才從醫院回來,你父親明日想吃豆沙包,我回來給他作點,明日一早給他送過去。」媽在那邊兒笑著回說。

「噢,才好我帶了一般好東西,片刻拿回去給你瞧。」我故作神秘。

媽在那邊兒笑,「啥好東西呀?」

我忍著笑,又瞧了眼申告,「這好東西呀,包準你瞧啦,心情悅愉身心舒暢。」

媽在那邊兒給我逗樂,隨即口氣洋裝的非常嚴肅,「什以好東西,亦比不上你給我帶個男好友回來。」

「咳……不跟你講啦,片刻回去見。」

「一講這事兒你便不跟我講。」媽有一些不悅,又說:「我告訴你,這兩日之御早晚皆都過來瞧你父親,我瞧親生的兒子亦未必有他好。」

申皓聽著這話,不滿的瞠大眼。

「好啦,我不跟你講啦,片刻便到家。」話落,我忙掛斷電話。

申皓即刻開口問,「陌之御如今是不是又在追你。」

我瞧了面前邊司機師傅,在沖他瞠了一眼。

他又壓低了音響問,「是不是?」

「回頭在跟你講。」講起陌之御,我便心堵惶,倘若沒昨夜那事兒,我皆都想好啦回來便跟他在一塊。如今……令我咋跟他在一塊。

申皓見我面色黯沉了下來,亦便沒在追問。

等到了家樓下,這傢伙兒忽然講:「誒,片刻進去,你便跟媽講我是你男好友,你瞧她會咋樣?」

爬到五樓,我倆皆都喘的不可以,由於徑直過來,我沒帶家中鑰匙,因此僅可以敲門兒。

敲門兒時申皓躲到了邊上。

沒片刻,門兒從中打開,媽一手掌的麵粉,瞧了眼我,笑說:「我正活面呢。」講著便要轉面往中去。

「媽,你等等,」我忙喊住她,「我給你帶了一個姑爺回來,你不瞧瞧。」

媽斜了我一眼,「哪兒呢?你便逗罷。」

申皓在邊上,摁下鴨舌帽,從門兒旁走進,有模有樣鞠了一躬,沉著音,「伯母,您好!」

媽瞠大眼,僵在那,一面錯愕。

申皓比2年前是高了不少,一時她沒認出來。等申皓立直了笑盈盈的看著她時,她眨了眨眼,便紅啦,音線激動的有一些戰,「日哪兒……皓皓。」

「媽,我想死你了。」申皓向前便把媽抱起,轉了兩圈兒。

「臭不子,媽頭皆都暈了。」媽手掌上全是麵粉,怕弄髒他的衣裳舉著直喊。

瞧著這一老一少笑顏滿面,我嘴角揚了又揚,把行黎全推進屋。一邊罵申皓,「行啦,媽心臟不好,不要把她弄激動了。」

申皓一聽,忙下她,「媽啥時候……心臟又變的不好啦?」

「前年作的手掌術,如今沒事兒了。」媽跟我對視了一眼,隨即那雙眼便定在她兒子面上,眼笑的皆都狹起,「你這小子,回來咋亦不跟我們講一下呢?」

「我這不是想給您一個驚喜么?」申皓討好的在她面上親了一下。

媽才想抬手掌去摸摸他,一瞧滿手掌的麵粉,忙又縮了回來往小廚房跑,一邊講道「你父親要是曉得你回來,講不定一高興,病便好啦。」

申皓跟在媽背後,「爸如今咋樣?片刻我過去瞧瞧他。」

「這兩日好非常多了。」媽邊洗手掌邊回說。

我把行黎放好,亦跟著進了小廚房,把媽向外推,「你們母子兩去客廳好好聊,豆沙包我來作。」

「豆沙包不急,晚間作沒事兒。」講著便看向申皓,「皓皓你們鐵定還沒吃飯罷,我先給你們作飯。」

我跟申皓對視了一眼,有一些無可奈何,「媽,我來作,你不要激動,去客廳好好跟皓皓講會話。」

媽眼又紅了。

申皓攬過媽的肩,向外帶,一邊哄說:「媽,再哭可便不好瞧了。」

國民男神是女生:寶貝,別惹火 「臭小子,」媽嗔罵了他一句,又問說:「我咋覺的你瘦了好多,是不是國外的玩兒意兒沒咱們中國好吃……」

倆人的音響逐漸變的小音。

我抿嘴輕笑,推上小廚房玻璃門兒,從冰櫥中尋出幾樣菜,挽起袖子,開始作飯。

等我作好飯,這兩母子還在廳客那邊聊著,申皓亦不曉得跟媽講了啥逗著她咯咯樂。

家中多一人便是不一般。

申皓帶給他們的快樂,是我不可以替代的。

吃過飯,媽又跟著我們一塊去醫院瞧爹。進病房時爹正瞧著新聞聯播,護工坐在邊上陪著。

媽一進病房便喊說:「老申,你快瞧瞧誰回來了。」

爹頭一眼便是瞧著我,「噢……嘉嘉回來了。」

「爸,你眼中咋僅有姊姊呢。」申皓疾步走至爹大床病邊,洋裝不滿的模樣,嗔道。

爹見到他原來有一些呆木的眼為之一亮,「你是……皓皓?」

中風后的病人,反應會慢半拍,講話亦會變的不利索。

「是皓皓,」媽在邊上笑說:「長高了好多,一開始我亦沒認出來。」

「那般亦好。」媽應了一句。

我洗好梨出來,削了皮,切成小塊,令申皓餵給爹吃,隨即一家人,閑聊著。快到九點時,我們從生醫中出來。

把他們倆送去老區我回了公寓。

一進公寓,我便給江濟源播了電話,那邊兒響了好幾音才接起,我徑直問他昨夜上究竟發生了啥?

他在那邊兒默沉了半日回了一句,「沒啥,僅是忽然間,覺的累了。」

「你們前日晚間不是得虧好的么?」

「呵,」他在那邊兒苦笑了一下,「她講,那僅是她一時須要。」

呃!

「這咋可可以,她分明告訴我,她有一些喜歡上你了。」

「有一些……咋跟人家『愛』相比呢?」他的口氣滿是自嘲。

「我覺的你們鐵定有啥誤解,你不是不曉得粟棋她那脾氣……」

江濟源在那邊兒打斷了我,「嘉嘉,我真的累了。」話落他便叩了電話。

我想了想,又給粟棋打去,她倒是接的非常快。

一接通,我便問說:「昨夜究竟咋回事兒?」

「沒啥事兒?」

我氣的直吼,「沒啥事兒,江濟源會臨時離到宴會,一夜未歸,你騙誰呢?」

那邊兒緘默。

「姊,你昨夜才跟人家那啥……你這般不好罷。」

「我們是成年人,那啥不是非常正常么?」她即刻給我懟回來。

「這般講,你是計劃打算跟葉祁山跟好啦?」

「我拒絕了。」

「那你這弄的是哪兒一出呀?」氣的我直嚷嚷。

她忽然在那邊兒叫說:「那邊兒笨驢,他笨死啦,一點皆都聽不出我講的那句是真話,那句是反話。」

我不禁翻了個白眼,合著真的是江濟源誤解她啦,可以江濟源的性情亦不是那般容易誤解她的呀?

「他是不是瞧到你葉祁山在一塊啦?還是聽著你們講啥啦?」

「不曉得,橫豎他愛咋想便咋想,我管不著。」顯而易見置氣的口氣。 我吁了口氣,「你呀,脾氣可不可以收一下,不要老是這般強硬,我覺的你有必要跟江濟源闡釋清楚,否則……到時有你懊悔的。」

那邊兒又沒音了。

「你自個兒好好想想,我先叩了。」

「恩。」

叩了電話,我拿著包便上樓,累的不可以,沖了個澡,便躺大床上,才想瞧會新聞,電話便響啦,是陌之御打過來啦,昨日他亦去了外省,講是要下周才可以回來。

「喂,之御。」我音響有一些無力。

「嘉嘉,我聽藺勤業講,這回你們收穫非常大呀?」陌之御在那邊兒笑著問道。

「恩,當場簽了一個合同,還是有仨意向合同,的後期再跟。」

「那真不錯,等我回來好好慶祝一下。」

「這有啥好慶祝的,皆都還沒譜的事兒。」我情緒不是非常高。

「你沒事兒罷,聽音響咋覺的有力無氣的。」

「有一些困了。」

「噢,那你早點睡。對啦,聽講申皓回來了。」

「恩。」

江濟源在我們回來后的第3日,亦正常回集團上班,僅是……沒見他再去尋過粟棋,而粟棋似是亦憋著氣亦不主動尋他闡釋清楚,弄的我這旁觀者皆都快急死了。終究體會啥喊皇上不急太監急。

從銀行出來,陌之御令我先回集團,他去趟省政。我一聽他要去省政,便尋思起自個兒先前乾的糊塗事兒,令他千萬不要去尋他父親。陌之御想了想亦覺的不妥,又跟我一塊回了集團,講他明日在單獨約一下那名科長把狀況摸清楚。

自從陌之御跟我求婚後,對爹的事兒還是有集團這邊事兒更為為之心,二老基本皆都把他當成未來女婿啦,連申皓亦逐漸的站到他那邊去,沒事兒還老調侃我,趕忙嫁給他的啦,勉的半道在殺出個程咬金之類的笑話。

而我對陌之御卻是愈來愈疚愧,想尋個時間跟他講清,卻總是尋不到恰當的契機,再瞧他為集團忙前忙后……又覺的我不應當負他。

這日回至集團,我有一些累,便進了休憩室躺了會,尋思著這銀行貸款要是一直下不來真的會非常麻煩,憂心狠*狠*亦睡不著,便合著眼養神,不曉得過了多長時間,才有一些睡意,聽著有人在敲門兒,隨著外邊傳來梅香的音響,「申總,你在裡邊么?」

「恩,啥事兒?」

「藺秘書令我過來跟你打音招呼,講是片刻『亨通』集團的邰總要過來,他如今去樓下接人。」

「啥,」我一下從軟榻上坐起,「你進來講。」

梅香推門兒進來,講說:「他講亨通的邰總要來集團考察,他去樓下接人。」

我眉角蹙起,「好,我曉得了。」

梅香出去后,我起身,進了洗手掌間,洗了把面,又迅疾畫了一下淡妝,心中尋思著,他來集團……考啥察?那般多大集團他不選,來天鴻,他不會有啥目的罷?

可不論咋講這人如今的罪不起,不論他懷著啥目地來的,我皆都的以禮相待。

等我從辦公室出來,才好那邊的電梯間門兒彈開,藺勤業先從電梯間中出來,有一些狗大腿的摁著電梯間門兒,方便裡邊的人出來。

邰北冷帶著兩男一女從電梯間中出來,一行人,清一色墨西裝,莊重而嚴肅。

本覺得邰北冷是一人過來的,沒尋思到還帶著其它人,弄的非常正式,好似是真的過來考察的。

我帶著淡淡的笑意迎去,「啥風可以把邰總吹到我天鴻來,真是稀罕。」我言語中帶著幾許譏嘲的意味兒。

邰北冷嘴角勾了勾,潞出一絲痞笑,「聽申總這意思,彷彿不是非常歡迎?」

「那可以,我們申總日日盼著你們可以來。」藺勤業笑著搶了我的話。

我眼尾抽搐了一下,笑說:「你們可以來,天鴻榮幸至致。」我沖他們比了個請的手掌式。

幾個人進了會議室,梅香非常快送來茶湯,聞那香味兒,是集團備的最為好龍井,瞧來藺勤業早有交待了。

落座后,跟邰北冷一塊來的其中一名中年男的先開了口,「我們今日過來僅是大約的了解一下貴集團狀況。」

我跟藺勤業對視了一眼,他笑眼狹狹的回說:「我們鐵定積極配合。」

那人才要再開口,邰北冷忽然站起,走至落地窗前向外瞧了一眼,轉回頭,「曾主管,我忽然尋思起還是有一些事兒,先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