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碧玉的話說,小塔空間的時間不同,加上靈氣充裕,種植靈藥成效非常好,如果自己圈養靈獸,那些靈獸吸納足夠的靈氣開始修鍊的話,要不了幾年,小塔空間里就要出現成堆成堆的妖修了,到時候是吃還是不吃啊?!

大白老爺當然是非常樂意看到一坨坨長腿的肉在他面前跑來跑去了,這麼新鮮的肉,看著也很是滿足啊,但是,要是天天都吃肉的話,也會吃膩味了啊。

於是,小塔空間內養靈獸這事就被大家全票否決了,大白老爺只能在外面採購靈獸肉了。

落雪谷雷神殿內倒也圈養了些許靈獸,但那都是給小徒弟們吃的,小徒弟們在長身體,靈獸肉當然是不能少了。

腹黑總裁慣妻成癮 大白老爺要去採購肉食,林樂正巧也要下山採購,兩人一拍即合,做了易容偽裝后便下山去天都城大採購去了。

沒有找到大白,蕭瀟就順便去無涯石秘境里看看小徒弟們的修鍊進度了。

一直當著甩手師叔的蕭瀟難得進一趟無涯石秘境,小徒弟們很是歡喜,尤其是任朔,當初死皮賴臉要拜蕭瀟為師,最後還是被林樂給騙了去,要不是蕭瀟答應會指點他,熊孩子任朔的思路是堅決不妥協,結果,師是拜了,小師叔的指點卻一直沒體驗到,這讓任朔鬱悶了好久。

一群小蘿蔔頭們拉著這個小師叔嘰嘰喳喳的說著,最後,蕭瀟還出手指點了一二,把這群小蘿蔔頭們給高興壞了。

「看著他們,就想起了當初在雷神殿的時光。」打發了小徒弟們繼續練功后,蕭瀟不無感慨道。

周無忌看著身旁的小師妹,感慨道:「是啊,那時候我們也跟他們一樣,無憂無慮,天塌下來還有師父頂著,現在,我們也成了師父,成了他們心中的頂天柱。」

蕭瀟笑了起來,「最懷念的還是師尊帶著我各山峰的討要見面禮,跟大白遲墨成天胡鬧打諢。」

「有我們這幫師兄在,現在你照樣也可以成天胡鬧,甚至還可以帶著小徒弟們一起胡鬧。」周無忌寵溺的睨了眼蕭瀟,嘴角微揚,眼中盛滿了笑意。

「不啦,我現在可是當師叔的人了,就得有當師叔的樣子,在外面怎麼胡鬧都沒事,回到雷神殿,我就要給小徒弟們做好榜樣。」蕭瀟斜了眼周無忌,二師兄還當自己是小孩,感覺真的好無奈啊。

蕭瀟一臉無奈,可臉上的笑意卻宛如冬日的暖陽,溫暖而明亮,相比起周無忌初見她時的模樣,也更有了活力。

周無忌還記得在真武派外初見小師妹時候的模樣,那時候的她,眼中藏著的恨和殺意讓自己心驚,雖然說話行事是那般的雲淡風輕,可自己卻依舊能感受到雷神殿的覆滅給她帶去的打擊和難過。

「小十三,覆滅雷神殿的四大宗門都已經沒了,你也不要再這麼拚命了,晉不晉級高階玄仙真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平平安安,開心快樂,我想,六師叔肯定也是這麼希望的吧。」周無忌語氣一變,語重心長的說道。

蕭瀟沉默了下,緩緩開口道:「二師兄,我還是無法原諒蕭家,不僅僅是因為雷神殿,還有我父母的死,血債是要用血來償還的。」

「那畢竟是你的家族,真的沒必要那麼較真。」周無忌勸說道,「你看你掌門師兄,他當初就因為咱們雷神殿的事被白家逐出家族了,後來新雷神殿在中洲重建,白家又巴巴的湊了上來,等到新雷神殿被八方宗圍攻后,白家又放話出來說白家同白師弟沒有一毛錢的關係,真是跟跳樑小丑一樣啊。」

「噗……」蕭瀟不厚道的笑了,「掌門師兄也是夠倒霉的,攤上這樣的家族。」

「所以說啊,不就是個家族嘛,沒什麼大不了的。」周無忌趁熱打球,繼續道:「你啊,就不要跟蕭家那般計較了,真要說起來,蕭家做得也是夠圓滑的,沒有留下一點把柄,就算我們知道是他們促使八方宗他們來滅我雷神殿的,可我們沒證據啊,你打上門去要說法,不知道的還以為咱們雷神殿欺負人呢!待你把父母親的事查清后,讓蕭家給個交代也就算完事了,滅門這種事,咱們就不要干太多了,現在整個女媧仙界說起你蕭瀟這名號來,都要給你冠上滅門大神的稱號了。」

蕭瀟聽二師兄周無忌長篇大論的說完,笑了笑,道:「我倒是想欺負人呢,結果被打成狗夾著尾巴逃回來了。」

「要不師兄們去給你助助威?」周無忌見蕭瀟的神情是真的把自己的話聽進去了,也就放了點心下來,同蕭瀟打趣道。

「還是免了吧,你沒看見月令姐姐都被打成重傷沉睡了嗎,你們要是過去給我助威,我的小心肝可承受不起啊,不管你們哪一個受了傷,我都會發瘋的。」蕭瀟把周無忌的肩頭拍得啪啪響,很是豪邁的說道。

周無忌掃下蕭瀟拍自己肩頭的手,抖抖衣服,佯怒道:「沒大沒小,你受傷了,我們就不心疼嗎?師兄們真的捨不得見你為了我們那般拚命,我們真的很心疼。」

「是是,二師兄說的小十三都記住了,待我修為更進一步后,就殺上蕭家要個說法,只要蕭家擺出誠意來,其他事就算了,誰讓咱們雷神殿弟子都是那般大氣量呢,不與他們那群小人計較。」蕭瀟小雞啄米般的點著頭,連連應是。

「你啊你啊,不過他們的確是群小人。」周無忌無奈搖頭,想了想,又應和了蕭瀟的話,中洲蕭家人的做派的確很小人。

「看吧,連二師兄都說他們是小人,待我殺上蕭家的時候,嚇死他們,哼!」蕭瀟仰著小腦袋,一臉小人得志的模樣,得意洋洋道。

周無忌點了點蕭瀟的腦袋,「是是,我們家小十三最厲害了。」

頓了頓,周無忌突然想起秦慕白來,便問道:「對了,小師妹,你的情郎呢?還在幽冥界?」

說到秦慕白,蕭瀟就心塞了,小腦袋也垂了下來,「被他爹拎走了。」

「他爹?拎走了?不是說好在幽冥界碰面一起歷練的嗎?!」周無忌懵逼臉的問道。

「說起來挺倒霉的,我們被冥王追殺了,怎麼都打不過,眼看就要掛了,小白哥哥激活了本命玉牌挨了冥王一擊,然後他爹發現了他,就把他給拎走了。」一想到秦慕白去了九重天,蕭瀟的心就跟百爪撓心一樣,這尋夫路真是路迢迢啊。

周無忌回過神來,同情的看著蕭瀟,安慰道:「小師妹,節哀吧,看樣子,你們以後想要在一起就更難了。」

摔,連二師兄都這麼說了,是不是表示她跟秦慕白真的就沒希望了?!

「據我所知,九重天上的狐族是九尾天狐,這可是非常牛逼的一族啊!」周無忌分分鐘秒變八卦王,八卦起了九重天的九尾天狐來,「這九尾天狐啊,在九重天可是非常好戰的,不僅好戰,還非常的死心眼,還不同外族通婚,尤其是不與人族通婚……你的小情郎如果只是女媧仙界的狐族還好,現在變成九尾天狐了,你們以後要想在一起啊,可就難嘍!」

蕭瀟一聽周無忌這般說,頭都大了,抱著腦袋團成了一團,「我還是想靜靜好了。」

「靜靜有啥好想的,聽師兄一句話,還是換個對象吧!」

「師兄,我們友盡吧!」 林樂和大白從天都城大採購回來的時候,兩人的表情都是異常興奮的,蕭瀟就無法理解,這買買買還能讓人嗨得跟大仇得報一樣?!

林樂都來不及把採購的東西列清單上報給掌門師兄,就飛奔到了蕭瀟面前,塞了個儲物袋給蕭瀟后,興奮道:「小師妹,你猜猜我們今天去天都城聽到什麼消息了!」

「我怎麼可能猜得到能讓你們這麼興奮激動的事情。」蕭瀟接過林樂塞給她的儲物袋,裡面都是林樂買給她的零食,拿出一個裝有脆烤饅頭的袋子,邊回答邊啃起了烤饅頭,「這烤饅頭味道不錯啊,哪買的?回頭讓大白多買一些。」

「雲桂坊邊上新開了的,嘗了下味道不錯,想來你應該會喜歡,就買了些,」林樂見蕭瀟喜歡他買的烤饅頭,很是開心,愣了下,又道:「別轉移話題,你快猜我們聽到什麼大消息了,你肯定喜聞樂見。」

蕭瀟邊吃烤饅頭邊道:「能讓我喜聞樂見的事啊,那肯定是蕭家被人滅門了。」

「嘿嘿,滅門是難說的,但是,傷筋動骨肯定會有的。」林樂笑得一臉得意,在為自己能打聽到這個消息很是激動。

「哦?」蕭瀟眼睛一亮,拉住林樂的袖子,興奮道:「快說快說,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不等林樂回答,大白跳起來搶走了蕭瀟手裡裝烤饅頭的袋子,然後大聲道:「蕭家內訌了,快要打起來了。」

「大白,你怎麼能搶我的話茬子呢!」林樂瞪大白,「不許搶小師妹的烤饅頭。」

「我就搶,我就搶,你咬我啊!」大白童鞋搶著烤饅頭的袋子飛快的跑走了,林樂氣呼呼的追了上去。

周無忌走到蕭瀟身旁,笑道:「看樣子,蕭家並沒有表面上看到的那麼太平啊!」

蕭瀟點頭,「真要說起來,我其實也沒有正兒八經的仔細觀察過蕭家,一直覺得,他們都是群小人,虛偽,善變,還真沒想到蕭家竟然會內訌。」

「不管是家族裡還是宗門裡,小人都會有,只是多少的問題。」周無忌一臉過來人的神情說道。

蕭瀟斜了眼周無忌,一臉傲然道:「咱們雷神殿就沒有。」

周無忌哈的一聲笑了起來,「除了咱們雷神殿外,其他家族宗門裡都有小人。」

「二師兄,你可得好好教導小徒弟們,咱們雷神殿的弟子,可都是要做頂天立地的雷修。」蕭瀟踮腳,一臉語重心長的拍著周無忌的肩頭,讓周無忌很是無語。

布置完法陣的遲墨也從寒冰泉那邊回來了,見到蕭瀟,開口第一句話就是:「該閉關了。」

蕭瀟點頭,同遲墨一起把跟林樂玩的大白給拉了回來,然後同師兄們打過招呼后,便回自己洞府閉關去了。

一回到小塔空間,大白的話匣子就打開了,抱著蕭瀟的腰,很是激動道:「小九小九,咱們不閉關了吧,偷偷去蕭家黑一把怎麼樣?!」

遲墨哼了一聲,打擊道:「去蕭家黑什麼,還嫌被打的不夠慘么。」

大白搖著腦袋,一臉得意道:「你不懂,你不知道,蕭家現在在鬧內訌,去黑一把最最好了,落井下石這種事,本大爺最愛幹了。」

遲墨聽到大白的話,眼睛瞬間就亮了起來,搓著手,嘿嘿的笑了起來,「這個可以有,不如咱們偷偷的去?」

別說大白了,連碧玉和雲彤水瑤都舉著雙手雙腳表示贊同,落井下石這種事必須要干一把,不然太對不起自己了。

蕭瀟扶額,知道大白他們都是想為自己出一口氣,但還是堅決反對,不讓他們去,不管怎麼說,蕭家老祖可都是高階玄仙,蕭溫韋可還是半步真仙呢,在半步真仙面前,什麼偽裝都跟笑話一樣。

「都不許去,落井下石這種事咱們就不幹了,好好修鍊,待你們都高階玄仙修為了,我就帶著你們,浩浩蕩蕩的去蕭家討說法去,咱們六個高階玄仙往那一站,直接嚇死他們!」蕭瀟摩挲著下巴,想到等碧玉雲彤水瑤他們都高階玄仙了,倒是可以帶出去溜達溜達呢,尤其是一大幫子玄仙,是真能嚇死人的啊!

大白扁著嘴,碧玉很乖巧的點點頭,用軟乎乎的嗓音開口道:「主人,碧玉早就是高階妖王了,還差個雷劫就能晉階天妖了。」

聽到碧玉的話,蕭瀟分分鐘就跪了,敢情他們這裡面就數碧玉修為最高啊!

「碧玉你啥時候晉階高階妖王了啊,我還以為你的修為只是在天仙層次呢!」蕭瀟一臉深受打擊的神情。

「我以為你早就知道了啊!」遲墨和大白瞪大眼看著蕭瀟,敢情蕭瀟這會兒才知道碧玉的真實修為啊!

「主人,水瑤已經是中階大妖了哦!」水瑤坐在岸邊,用尾巴拍打著水面,脆生生的說道。

蕭瀟記得初見水瑤的時候,小傢伙的修為都還沒到妖獸吧,結果現在已經是中階大妖了!

雲彤很欠扁的開口道:「魚唇的主人,雲彤都已經是高階大妖了!」

遲墨斜眼看著雲彤,打擊道:「你算什麼大妖,你就是個丹靈。」

「你們今天看不起丹靈,明天我就讓你們高攀不起!」雲彤握著小拳頭氣鼓鼓的說著,腦袋上的小綠芽搖搖晃晃,一副隨時要掉下來的樣子。

「好啊,我等著你明天怎麼讓我們高攀不起,最好你爬到梧桐樹的頂上,讓我們高!攀!不!起!」遲墨環抱著雙臂,一字一頓的說道。

蕭瀟感覺頭好痛,雲彤這嘴巴現在是越來越賤了,也不知道看的什麼書,光學作死了。

「我覺得今天可以先讓你體驗下花兒為什麼這麼紅,湖水為什麼這麼涼!」大白把手指按得啪啪響,一爪子拎起只有他一半身高的雲彤,嘿嘿笑著朝湖邊走去。

「啊啊啊,救命啊!主人,快救雲彤啊!」雲彤掙扎著,嘴裡不停的嘟噥著什麼,只見拎著雲彤的大白身子僵硬了一下,二話不說就把手裡的雲彤給扔了出去,『啪』一聲果斷砸進了湖裡。

蕭瀟拍拍手,直接無視了呼呼喝喝的雲彤,若無其事道:「好了,接下來咱們努力修鍊,目標高階玄仙!」

頓了下,蕭瀟把目光落在碧玉身上,「碧玉,我還不知道你戰鬥力如何,打架行么?」

碧玉搖頭,「主人,碧玉打架不是很行呢!」

蕭瀟跪了,沒想到碧玉空有一個高階妖王的修為,打架是個菜,心好累,肝好痛。

遲墨拍拍蕭瀟肩頭,解釋道:「碧玉的能力不是在戰鬥方面,他的空間天賦非常卓越。」

蕭瀟點頭,「我知道,不然怎麼會有能橫渡虛空的金玄碧蘿葉呢。」

「其實也不是不會打架,主要是碧玉一直生活在小塔空間里,每天不是打理靈藥靈果就是修鍊,你又沒讓他出去打打殺殺,所以他的戰鬥力自然不太強,但是,玄月碧蘿樹的天賦技能依舊是很恐怖的存在。」遲墨想了下,主要還是碧玉被蕭瀟養得太好了,全然成了打理靈藥的小能手。

蕭瀟捂臉,「說來說去都是我的錯。」

碧玉蹲在蕭瀟面前,用軟乎乎的聲音道:「主人沒有錯,主人待碧玉那麼好,讓碧玉有一個安靜的環境修鍊,可以做自己喜歡做的事,碧玉很幸福。」

蕭瀟熱淚盈眶,果然還是碧玉最治癒,萌得她心都要化了啊!

「碧玉也可以為了主人戰鬥的!」碧玉拉著蕭瀟的雙手,一臉正色道。

「這敢情好,那你的鬥技就由我來教了,」不等蕭瀟說話,遲墨一把拎起碧玉就走了,走的時候還不忘丟下一句話,「大白,水瑤和雲彤就交給你了。」

「好哩,我一定會好好教雲彤的!」大白著重點出雲彤來,在湖水裡撲騰的雲彤聽到遲墨和大白的對話,也不撲騰了,雙腿一蹬直接沉下去了,讓大白來操、練他,還不如死了算了!

有了明確的分工,蕭瀟沒別的事,就埋頭修鍊了。

小塔空間里的修鍊並不枯燥,可以說樂子很多,尤其是時不時作死一下的雲彤,簡直就成了枯燥修鍊中的調味劑。

雲彤除了戰鬥技巧提升飛快外,他的作死技能也在飛快的提升著,每天都能玩出新的作死花樣來,眼看技能點就要被點滿了,就立刻翻出更新的花樣來,蕭瀟都不知道雲彤這些作死花樣是從哪裡學來的,簡直就是層出不窮啊!

更重要的是,雲彤這貨已經不再是一開始那正兒八級的丹靈了,他的猥瑣已經達到了新境界,一天到晚跟大白鬥智斗勇,學習戰鬥技巧的時候,更是猥瑣得連蕭瀟都要嘆服,這麼猥瑣的丹靈,就問你服不服!

小塔空間數年的時間彈指而過,蕭瀟的修為鞏固在中階玄仙后,就不再一味閉關修鍊了,而是和大白遲墨一起,帶著碧玉雲彤和水瑤去了凶獄。

在凶獄里練習戰鬥技巧,簡直沒有比凶獄更合適的地方了,大白的不要臉和猥瑣可都是在這裡學來的。

剛到凶獄蕭瀟就被一群妖王給圍住了,尤其是聽到蕭瀟和大白遲墨他們被高階玄仙揍成狗的時候,凶獄的一大群妖王都是一臉鄙夷加嫌棄,還有妖王表示為什麼不召喚他們過去打架。

召喚妖王這種事,蕭瀟自從在幽冥界被坑過後就再也沒想過了,翔都給坑出來了,還不如自己努力提升修為去戰鬥來的實在呢!

一大群妖王覺得虧大發了,沒人召喚他們去打架,就沒有了靈石收入,沒有了靈石收入,就不能愉快的聚賭了,不能愉快的聚賭了,心情也就鬱悶了,心情一鬱悶,自然就看誰都不爽,看誰都想打一架了。

不過,這種狀況在蕭瀟他們到來后得到了巨大的改善,陪練一個時辰十塊靈石。

於是,一大群妖王踴躍參與陪練,要是陪練完不給靈石,就變成混合暴揍一個時辰! 女媧仙界春暖花開的季節,落雪谷雷神殿依舊白雪皚皚,無涯石小千世界中卻已是百花齊放,小徒弟們長個的長個,長胖的長胖,已然從最開始小正太的模樣長成了少年人,雖然打打鬧鬧,但師兄姐弟們之間的感情,愈發的濃厚了起來。

三年時間轉瞬即逝,蕭瀟已經閉關三年了,而這三年裡,雷神殿弟子們的修鍊勁頭卻依舊火熱。

在掌門白修景的安排下,小徒弟們跟著周無忌去幽冥界歷練了一番。

如今女媧仙界與幽冥界兩界的接壤已經出現了分裂的趨勢,也就是說,兩界即將要分開,各自獨立了。

在皇族的安排下,女媧仙界的人員開始大面積的撤退,而女媧仙界這邊,因為有幽冥界的出產加入,導致女媧仙界里各種材料冥晶出現了大規模的降價,很有當家掌門人意識的白修景撥了大批靈石和冥晶讓林樂大肆採購了一番,可以說,落雪谷雷神殿現在的底蘊,已經不弱於原先的雷神殿了,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眉眼也已經長開的熊孩子任朔,如今也已是個有著和煦笑容的少年人,只是,任朔似乎從小師叔蕭瀟那學來了一個隱藏技能,面紅心黑,而且打起架來不要命。

剛剛被周無忌暴揍了一頓的任朔正耷拉著腦袋,同身旁的大師兄楊飛白嘟囔著:「為什麼二師伯總揍我。」

「師父是想好好的教育下你,打架不要這麼拚命。」大師兄楊飛白點著任朔的腦袋教訓道。

周無忌的大徒弟楊飛白長了張包子臉,說話的時候,小臉一鼓一鼓的,如果蕭瀟在,肯定會被萌出一臉血來。

一旁的二師姐衛葉舞走了過來,坐到任朔的旁邊,語重心長道:「小師弟啊,我師父的話你還是要聽的,我師父要打你,十二師叔也攔不住啊。」

「那為什麼小師叔就可以拚命!」任朔一臉不服氣的回道。

衛葉舞一怔,抓了抓臉,「應該是我師父打不過小師叔……吧……」

「葉舞,不要這麼直接,師父聽到會傷心的。」大師兄楊飛白鼓著包子臉說道。

衛葉舞吐了吐舌頭,蹦蹦跳跳的走了,楊飛白拉著任朔繼續說教,「小師叔是小師叔,你是你,你現在才九級靈仙,遇到個天仙,一巴掌就能隨隨便便的拍死你了,所以啊,打不過要跑,不要硬拼,你沒見小師叔不是打不過蕭家老祖所以就跑回來閉關了嘛,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啊!」

剛從小塔空間結束閉關出來的蕭瀟聽到楊飛白說教任朔的話語,登時腳下一個踉蹌,差點就跪下去了。

敢情自己有一天還給小徒弟們當了活教材啊,用實力告訴他們什麼叫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

大白和遲墨仰頭哈哈大笑了起來,一旁的碧玉和水瑤也是忍笑忍得很辛苦的表情,變成小正太的雲彤直接躺地笑得打起了滾。

「哈哈哈,小九你也有今天啊,活生生的一個反面教材啊!」經過凶獄里無數妖王的『調、教』,雲彤的嘴賤稍微好了那麼一點,但卻在作死這條路上越走越遠了,就說現在吧,你笑就笑吧,笑得滿地打滾是幾個意思,有那麼好笑嗎?!

聽到不遠處傳來的大笑聲,楊

飛白抬起臉,看到不遠處一臉尷尬的小師叔,楊飛白瞬間石化了,背後說小師叔被蕭家老祖打得跑回來閉關這種話也就算了,還被小師叔給聽見了,雖然是在說教小師弟,但被小師叔聽了去,真是尷尬癌都犯了啊!

蕭瀟乾咳了一聲,走了過去,摸了摸任朔的腦袋,一臉語重心長道:「咳咳,飛白說的沒錯,任朔啊,打架不要那麼拚命,要跟小師叔我一樣,打得過就橫,打不過就跑,咱們雷神殿景字輩這一代就你們十二個人,不管沒了誰,師叔都心疼。」

任朔抬臉看著蕭瀟,然後鄭重其事的點頭,「任朔知道了,謝小師叔的教導,我橫著去。」

說著,任朔起身,邁著腿,橫著走了,一旁的楊飛白尷尬的朝蕭瀟行禮后,也學任朔的樣子,橫著走了。

一句話解決了小徒弟們,蕭瀟背著雙手心滿意足的去找掌門師兄白修景了,小正太雲彤早就不笑了,跟在任朔和楊飛白後面,邁著小短腿橫著走了。

「你們玩去吧,我找掌門師兄了解下蕭家最近的狀況,知己知彼方能百戰不殆!」見大白和遲墨碧玉水瑤還跟著自己,蕭瀟擺擺手,讓他們都玩去了,碧玉和水瑤還是第一次來到落雪谷雷神殿,對四周充滿了好奇,蕭瀟也不把他們拘在身邊,都去玩好了。

打發了碧玉他們去玩后,蕭瀟直奔在無涯石小千世界里修鍊的白修景洞府而去。

雷神殿弟子們除了在落雪谷雷神殿里修鍊外,無涯石小千世界里還有另外的洞府,修鍊帶徒弟兩不誤。

自從新雷神殿被滅了后,白修景這個掌門人算是徹底的清閑了下來,這一清閑下來,他除了修鍊就還是修鍊了,蕭瀟要找他,直奔無涯石小千世界的洞府准沒錯。

快步走到白修景的洞府後,正巧碰到從洞府里出來的雲文瑞和丁心妍,看到蕭瀟,兩人都很是驚喜,迎了上去,「小十三你來了。」

「六師兄,八師姐,你們也在啊。」蕭瀟笑著打招呼,見丁心妍臉上還有一抹紅暈,眼珠轉了轉,落在雲文瑞身上,就有些意味深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