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至,災難已經要降臨!

晚上十一點鐘,羅源已然逃到省城外,這也讓羅源鬆了一口氣。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突然間前方警車擋道,羅源見狀臉色大變。

「快,下口子,快下去!」羅源催促,正好看到前方的一個下口,他害怕備查。

對國安局的家屬下手,他老子交代的很清楚,重罪!

司機是羅家的老人,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只是知道要帶少爺逃的遠遠的,此刻少爺吩咐了,他自然是照做。

當即,車子出了高速,一切看似很順利。

然而就在他們剛剛下口的瞬間,這道高速口直接被封鎖,前方原本阻攔的警察將道路重新開放。

「咦,這裡怎麼那麼安靜?」羅源坐在車裡,下了高速后他總覺得心裡不安。

太安靜了,下了高速口之後,竟然漆黑一片,連個路燈都沒有。

車輛什麼的,更是沒有!

「是有點不對!」開車的司機也開口,打量著周圍。

但太漆黑了,什麼都看不到。

然而就在瞬間之後,陡然間一道人影從周圍的漆黑中走出,進入到他們車燈的範疇內。

再然後,逐漸變得清晰可見。

當看到這道人影后,一瞬間羅源如同見鬼了的一般,滿臉的煞白,直接失聲叫了出來。

「林楠!」

再然後,沒有任何多餘的話,羅源不是傻子,意識到不對了。

「逃,快逃!」羅源直接催促。

羅家司機見狀,當即直接準備加速從這裡離去。

然而就在剎那間,林楠動手了,而且速度也太快了。

「蓬!」簡單而直接的一腳。

「啊……」

一瞬間,車內的兩人同時慘叫了一聲,感覺到身體和車子在凌空飛舞!

車子飛了!

是被人一腳踹飛的!

「咣當!」一聲巨響,一輛車子,硬生生的被林楠一腳踹出數丈遠,然後狠狠的砸在地面上。

一瞬間,原本還算是不錯的車子,支離破碎,慘不忍睹!

至於車內的兩人,司機反倒是還好,有安全氣囊保護,雖然慘叫不已,但看起來還好。

但後排的羅源就不然了。

直接被生生卡住腦袋,滿頭的血跡,滿眼的驚駭。

他大吼,但卻感覺自己什麼都無法吼出。

恐懼!

眼中滿是恐懼!

這是怎麼樣的一個人,竟然這般如神魔般出現,神魔般動手,讓他真切的體會到死亡的感覺。

「不……」羅源掙扎開口,想求饒,不想死。

暴力一擊,林楠緩步上前,看著車內掙扎,一臉恐懼的羅源,林楠完全無動於衷。

再一再二不能再三!

「今天,你會慢慢死亡,為你的錯誤行徑負責!」林楠冷漠注視開口,帶著最殘酷的聲音。

「不……」

「放……過……我……」

羅源斷斷續續的開口,懼怕到了極點。

然而,這一切在林楠眼中,都是徒勞掙扎。

「你罪該萬死!」

林楠開口,一語道出了他的結局。

幾分鐘后,陳凡帶著羅英從現場離去,身後的車子的已然燃氣熊熊烈火。

在熊熊烈火爆發的瞬間,甚至能夠聽到車內羅源的慘叫聲、求救聲!

但這一切,都在熊熊烈火中終結,直接將他整個人吞噬,為自己的錯誤付出慘重的代價!

再然後,一聲巨響,車子徹底大爆炸,羅源也徹底從人世間消失不見。

這一幕,著實看的讓那位羅家司機膽戰心驚,充滿了駭然之意。

他沒死!

更確切的說是林楠沒要他死,最後反而將他從車子中拽了出來。

被大火埋葬與炸的粉身碎骨的,只有羅源! 一把大火,這才算是徹底將林楠心中的惱怒消除。

林楠走後,很快便有其他人趕來處理後續事情。

自然這種事情肯定不能公佈於眾,最好的解釋,就是車禍使然,至於活著的這人,估計也不敢亂說。

回到周穎家,她已然再度醒了過來了,正在廚房忙碌著,袁瑞跟在她身邊打下手幫忙,看起來倒是和沒事人一樣。

她要給林楠準備晚飯。

「回來了,快吃飯吧。」周穎這個時候如同一位賢妻,上前柔聲說道。

先前熟悉的時候,她沒有看到林楠,但卻隱約猜到了什麼。

儘管心中擔心,但她沒有多說多問。

這種事,已然不是第一次發生,她心中也隱約明白,這個男人早已不是當初自己的那個小表弟了,他身上有著其他不知的神秘。

他不說,她也不問。

看著她這個樣子,林楠毫不客氣的上前攬住,親吻了一下。

「吃飯,正好餓了。」林楠笑道,其他也不多說。

之前聽聞周穎出事的瞬間,林楠的心都要提到嗓子眼裡了,而今才算是放了下來。

周穎也輕笑,將準備好的飯菜都端了上來,看起來著實讓人心動。

忙到現在,都要十二點了,林楠也確實餓了,哪裡還會客氣,直接緊挨著周穎坐了下來,大快朵頤起來。

周穎見狀,更是溫柔一笑。

對她而言,這樣其實最好,每日準備晚飯,看著他狼吞虎咽。

「別急,那麼多呢,哪能餓成這樣?」周穎輕笑,隨即看向一旁的羅英和袁瑞。

「你們也坐下來一起吃吧,我準備的多,都忙碌一天了,休息下。」

羅英倒是不客氣,直接坐了下來,確實餓了。

袁瑞卻有些不好意思,她負責周穎的安全,卻還是出了這種事情,嚴格來說也是一種失職。

之前林楠怒氣沖沖的帶著羅英出門,她就隱約明白了什麼。

而今人回來了,顯然是大仇報了,林楠的手段還是讓她有些震驚的。

「坐下吧,也辛苦了,這次要謝謝你!」見她這般,林楠大口吃了一些飯菜,隨即開口說道。

這件事他不傻,雖然之前有些怒,但現在想想,若非是她,只怕情況更麻煩。

見林楠這般突然間道謝,袁瑞反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坐下吧,做的不錯了,以後多注意點就是。」羅英見狀也開口說道。

嚴格來說,她算是袁瑞的上級的上級,有這個分量開口。

周穎在一旁也開口,絲毫沒有提及之前的事情,袁瑞這才坐下來。

吃過飯,袁瑞和羅英二人離去了。

她們是保鏢,但卻不是電燈泡,果斷的將這個時間留出來。

當然,她們都有自己的職責,需要保護林楠和周穎,並沒有遠離,而是就在周穎家樓下。

走道上,袁瑞早已安排了幾個隱秘的監控,一旦有任何陌生人進入,都在她的監控範圍內。

房間內,一番雲雨,周穎緊緊伏在林楠胸膛之上。

雖然裝著若無其事,但實則又怎麼可能!

這也是一道陰影。

「咱們提前放假跟我回去吧。」 早安,總統大人! 看著懷中的人兒,林楠開口說道。

「嗯?」

一語出,周穎微楞。

「你是說咱們餐廳暫停營業?」周穎微楞,有些不解。

「肯定啊,這大過年的,也給大家都休息休息,總不能一年都不給自己休息啊。」林楠輕聲說道。

這讓周穎有些無語。

雖然餐飲業過年也有關門休息的,但大多數都會正常營業,而且對於他們這種核心位置的餐廳,過年放假期間,生意反而會更好。

而且餐廳本就剛剛開業沒多久,剛剛吸引一批客戶,這麼突然間停業,總是有些不好。

「還是別了吧,好不容易有了這麼好的開局,停業會缺少一些人氣的,過年期間本身也是生意好的時候。」周穎開口說道,有些不舍。

仙府餐廳,可謂是她和秦嵐親手打造的,是她們的心血。

「那要不就交給其他人吧,你跟我回家過年。」林楠想了想,隨即開口說道。

周穎有些猶豫,還是有些放心不下。

但回家過年倒是她極為嚮往的,這一次的經歷,讓她有些后怕。

「那好吧,讓小娜來管吧,抽空我和嵐姐偶爾回來一趟看看。」最終,周穎有了決定。

「小娜?」林楠微微皺眉。

「怎麼?不放心?」周穎難得的皮一次,笑看著林楠。

「那又什麼不放心的,小娜人其實還不錯的,我的眼光其實還是不錯的,只能說當初邁錯了步。」林楠自然看出了周穎的意思,輕笑著說道。

對趙小娜,他已然坦然面對了。

成不了情人甚至是夫妻,但這朋友還是有得做的。

餐廳交給她,林楠也沒什麼放心的。

「那好吧,明天我就安排下,讓她暫時管理餐廳,後天我們回家。」周穎見林楠答應了下來,頓時大為高興。

如此,餐廳的事情不耽擱,自己也能陪在林楠身邊,自然是最好的了。

第二天一大早,周穎吃過早飯,便出門了,袁瑞依舊跟在她身後悄然保護著。

林楠這邊,陳聽雨的消息這個時候也傳了過來了。

昨晚的事情,自然也是陳聽雨那邊的,否則即便是林楠輕易亂殺無辜,國安局也不會坐視不理,凡是都要講求一個法字。

羅源的死,可謂是罪有應得,陳聽雨為了林楠泄憤,也就只能輔助了。

好在林楠沒有牽連其他人。

不過這件事可沒有完,陳聽雨也動手了!

一夜的時間,國安局的高效率超乎想象,羅家的一些問題直接被擺到了桌面上。

根本不需要省城的警方負責,國安局直接動手,將羅家一乾重要人等全部抓了起來。

這些年,羅家或多或少的幹了不少的不正當的勾當。

有時候國家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只要不是太過分,看在他們創造就業和稅收的面子上也就選擇了無視。

但是這次,羅源太過火了!

敢動國安局的人!

為此,羅家就悲劇了,哪怕是省里的兩位羅家大員也沒有落下,全部帶走,瞬間轟動整個省城!

甚至是驚動很多大家族大勢力!

哪怕不是羅英的那個羅家,但也依舊屬於巨無霸家族,這倒台的太快了! 羅家的事情,是一個警告!

陳聽雨直接私下放話出來,誰再敢在背後對國家人員家屬背後下刀子,國安局勢必一個不會放過!

這個消息一出,更是讓一些人駭然。

關於羅家的事情,很多人猜測不已,根本不清楚發生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