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的裂魂之輪有三個,每一個都達到了三級巔峰,十分強大,楚暮集中力量,主要淬鍊其中一個,要令其產生蛻變,成為四級的裂魂之輪,到時候,楚暮就有威脅到七星聖級強者的能力。時間飛逝,天亮了,又天黑了。

光暗交替,日月輪轉,一天又一天飛快過去。

眨眼,就是兩個月的時間過去了。

一艘飛艦,進入了滄瀾皇朝境內,以極快的速度往真劍宗的方向飛來。

這艘飛艦之內,人並不多,但每一個,都有著極強的實力,十分驚人。

幾天之後,這艘飛艦就來到了真劍宗的山門之外,打算直接開入真劍宗之內。

嗖嗖嗖。一道道破空聲響起,梅林三人衝天而起,攔截在飛艦之前。

「什麼人?出來。」梅林喝道。

現在的梅林,依然是五星劍聖,但之前,是五星中階劍聖,而今,則是五星高階劍聖,並且,他的劍法比以往更強大了許多。一身實力比起之前來,起碼提升了十倍以上,尋常的五星聖級巔峰,不見得是他的對手。

飛艦停下來,艦門打開,從其中飛出一道道身影,散發出強橫無比的氣息波動,不加掩飾,鋪天蓋地揮灑而出。梅林三人的臉色驟然大變,身子一晃,差一點從空中墜落。

山門之內的弟子們也是臉色大變,感覺到那強大的氣息橫掃而過。渾身發顫無法動彈。這,是屬於七星聖級強者的氣勢。

「吼吼……」

驀然,在真劍宗內深處,響起了兩道吼叫聲。那聲音蒼勁雄渾,聲勢驚天動地,氣魄衝天而起。攜帶著荒古的味道,瀰漫開去,強橫無比的氣息,蘊含在那兩道吼叫之中。

弟子們沒有太大的感覺,只是覺得那兩道吼叫聲很大,吼叫聲過後,碾壓在身上的強大氣息消失了。

散發出氣息的那些七星聖級強者們,卻又一個個臉色大變,驚駭不已,連忙收斂了自身的氣勢。

「本座乃是王劍門門主,特受楚宗主之邀前來。」其中一人出聲道。

「本座乃是望劍門門主。」第二個開口說道。

「本座乃是星劍門大長老。」第三人朗聲道。

在他們的身後,還虛空站立著三個六星聖級巔峰,分別是三大門派的長老一流。

總共有六人,來自於雲域的三個門派,相對比上次一大群十幾人要少了許多,但實力,卻強橫了無數倍。

正常情況下,單單是那三個七星聖級,就足以碾壓真劍宗了。

但,現在的真劍宗可不簡單,八相鎖天大陣一開啟,直接就將他們三個滅殺於陣中,或者讓雙頭蛟龍出手,也可以將三人滅殺掉,再或者,楚暮武裝上天儡,也可以滅殺。

總而言之,要幹掉這幾人的方法,已經不止局限於一種。

「宗主已經等候你們多時了。」梅林道:「隨我來。」

在他們的飛艦進入滄瀾皇朝之後,真劍宗很快就得到了情報,得知他們的到來。

首席女法醫

「門主,似乎真劍宗在這兩個月內,又發生了一些變化。」其中一個六星聖級巔峰說道。

「沒錯,我記得兩個月之前,真劍宗的天地元氣,還無法和現在相比,現在足足是之前的一倍。」第二個六星聖級巔峰說道。

「這是好事啊,真劍宗內的天地元氣,還要勝過我們星劍門一籌,到時候,可以將這裡作為我們的一處修鍊之地。」第三個六星聖級巔峰說道。

交談的剎那,六人進入大殿之中,楚暮就坐在宗門大殿的宗主座上,居高臨下看著。

一剎那,好幾道目光齊齊落在楚暮的臉上,銳利的目光如劍,彷彿要將他穿透似的。

可惜,擁有四級元神的楚暮,更不是他們所能夠看透的,除了萬古二重天初期的修為。

對真劍宗和楚暮,三個門派都做過了解,因此,看到楚暮時,三個門派的七星聖級強者都沒有絲毫的驚訝。

「楚宗主,本座是王劍門門主。」

「本座望劍門門主。」

「本座星劍門大長老。」

「各位可是同意了本宗的提議。」楚暮微微一笑,道。

「暫且不說這個。」王劍門的門主開口說道:「我們幾人,都是真神劍宗的弟子,而楚宗主只怕是得到真神劍宗的一些傳承,難道不應該向我等行晚輩之禮嗎?」。

這麼一說,似乎也有幾分道理,他們幾個在當年都是真神劍宗的弟子,而楚暮則是末學後進,似乎應該對他們行晚輩之禮,但一行晚輩之禮,楚暮的身份立刻就低了他們一等。

「幾位是以真神劍宗弟子的身份而來,還是以各自門派門主大長老的身份而來?」楚暮不徐不疾的反問道。

這其中的意義是不一樣的,如果說他們是以真神劍宗弟子的身份而來,只怕此行的目的就無法達成。

「此事先不說,楚宗主的提議,的確不錯,我們都很贊同,但還是有一些疑問。」望劍門的門主開口說道:「據我們所知,真劍宗內,可是有強大的傀儡陣,據說足以媲美八星聖級強者……」

聽到對方的話,楚暮就知道對方是什麼意思。

「放心,這一戰,本宗不會動用任何一座傀儡陣,也不會讓本宗的護宗靈獸出戰。」楚暮說道。

「哦,那楚宗主打算讓何人出戰?」星劍門大長老問道。

「三位在各自的門派之內,應該都是屬於最頂端的強者吧。」楚暮一眼掃過三個七星聖級,將三個六星聖級巔峰忽略掉:「既然如此,我們就來一個三戰,三局兩勝制,本宗出三人,與你們三個分別一戰。」

「三戰?」楚暮的態度,讓對方驚疑不定起來,旋即望劍門的門主再次開口:「楚宗主,據我們所知,除了傀儡陣之外,真劍宗還有四具奇特的鎧甲……」

「既然你們知道本宗的四具鎧甲,想必也都清楚四具鎧甲是什麼樣子的。」楚暮道。

三人都點點頭,沒錯,他們的確是知道,關於那四具鎧甲的外形,早已經流傳出去,很好辨認。

一具銀色金色交織,用雙劍,一具純銀色,用銀色的劍,一具高大棕色用大劍,一具紅色用紅色長劍。

「本宗承諾,傀儡陣不會用,護宗靈獸也不會用,四具鎧甲也不會用。」楚暮道,語氣十分平靜:「本宗已經答應你們如此大的要求,幾位門主,應該也不會動用不屬於自己實力的東西吧。」

話,應該先說好,免得到時候起什麼爭議,白費精力。

「好,楚宗主如此爽快,那我們也做出承諾,這一戰,只用我們本身的力量。」三個門派的門主大長老在來的途中,早已經商議好了。


他們很忌憚真劍宗的傀儡陣和那四具奇特的鎧甲,偏偏又很想得到它們,只要能夠得到,定然可以壯大本身門派的實力。

三個門派聯合起來,就是要一致針對真劍宗,拿下真劍宗,而且還有著真神劍宗遺脈的理由在,名正言順。

雖然覺得真劍宗的宗主如此爽快,感到有些不妥,但出於對自身實力的自信,他們還是選擇了相信自己。

「這一戰,將關係到我們四個門派的命運。」楚暮道:「也不容反悔,各位,以自己的劍道起誓吧。」

以自己的劍道起誓,若是違背,從今以後,劍道受阻,再也無法進步,心魔滋生,最後下場極其凄慘。

所以,以自己的劍道起誓,是十分正式十分神聖的一件事。

三個門派的門主和大長老,自然也是這個意思,生怕到時候真劍宗要反悔,聽到楚暮的話,十分同意。

就在真劍宗的宗門大殿之內,四個來自四大門派的掌權人物,分別以自己的劍道起誓,誓言中提及真劍宗與三個門派之間的一戰,將決定是真劍宗解散歸入星劍門,還是王劍門望劍門和星劍門歸附真劍宗,成為真劍宗的分支。

四人的神色肅穆莊重,起誓的誓言,如同劍道神音瀰漫開去,天空,有驚雷炸響,一閃而過。

決定四大門派命運的一刻,就此到來。



。, 宗門大殿之內,楚暮與星劍門大長老和王劍門門主以及望劍門的門主,各自以自身的劍道起誓。.。

「楚宗主,既然已經起誓完,可以開始了吧。」王劍門門主笑道。

他們三個,是勝券在握。

在他們所了解到的內容當中,真劍宗的依仗就是一座七星聖級和一座八星聖級的傀儡陣,此外,就是四具奇特的鎧甲,蘊含著強大的力量。

而今,傀儡陣和鎧甲都不能夠動用,真劍宗,還有什麼能力能夠對抗他們呢?

或許,真劍宗的宗主如此自信,想必是有底牌的,但他們也相信,對方的底牌,不可能抗衡自己三人。

真劍宗,很快就要淪為三個門派的盤中餐了。

「那就開始吧。」楚暮道:「這裡不適合戰鬥,諸位隨我來。」

說著,楚暮飛出了宗門大殿,往宗主峰峰頂飛去。

峰頂,有一塊平地,是被削學出來的,十分平整寬闊,平時就是楚暮的練劍場所。

有兩道比楚暮等人更早到達,正在交流著什麼。

「宗主。」

看到楚暮到來,其中那個老者連忙對楚暮行劍禮。「宗主。」另外一個中年男子也對楚暮行劍禮。

「大長老,夏客卿。」楚暮道。

沒錯,這個老者,正是之前一直在玄陽劍殿之內閉關的大長老,他於半個月之前,終於成功的突破六星聖級,成為七星聖級初階的強者。從此步入了高階聖級強者的層次,這也代表著,真劍宗真正一躍成為二流勢力。

另外一人,正是光明劍聖夏鎮空。

上次離開之後,聽到了真劍宗與戰王門的消息。夏鎮空便動身趕來,正好是在五天前趕到。

大長老是七星聖級初階,夏鎮空。則是七星聖級巔峰。

大長老的突破,在楚暮的意料之中。因為他時常會去看看,感受一下,也知道,尤其是楚暮的元神達到四級之後,感覺更加清晰,知道大長老大概會在什麼時候突破。

至於夏鎮空的到來。則是意外。


若夏鎮空沒來的話,楚暮自然會動用一些底牌,拿下三個門派,既然夏鎮空到來。就由夏鎮空出戰即可。

兩個門主和星劍門的大長老隨後落下,看向真劍宗大長老,七星聖級初階的層次。陡然一驚,情報中,真劍宗沒有七星聖級強者啊,再仔細一看,是剛突破不久的那種,頓時就放心了。一個剛剛突破的七星聖級初階,都還沒有好好鞏固一番,雖然同為七星聖級初階,但怎麼可能是他們的對手,要知道,他們三人,每一個都在七星聖級初階浸淫了幾十年之久,早已經將自身的力量,無比熟悉,駕馭自如了。

旋即,看向另外一人,也就是夏鎮空,三人的神色瞬間大變。

感覺不出此人的具體修為,卻讓他們生出不可對抗的感覺,此人,絕對是一個實力遠勝自己三人的強者。

「楚宗主,你這種行為,是不是太過分了。」王劍門門主臉色一沉,道。

「何出此言?」楚暮反問道。

「這位,恐怕與你們真劍宗沒有任何關係吧。」王劍門門主一指夏鎮空道。

「你錯了,他在幾年之前,就是真劍宗的客卿長老。」楚暮道。

三人一怔,客卿長老,某種意義上,也算是宗門的一份子,出戰,無可厚非。

「好,既然他是客卿長老,但是有一點必須說清楚,真劍宗和我們三個門派,可都是劍修宗門,決定四大門派的命運,可不是兒戲,不能馬虎,不是隨隨便便找一個強者就可以的。」望劍門門主說道。

這話雖然說得隱晦,但眾人都聽得出其中的意思。

「吾名,夏鎮空!」夏鎮空十分酷的說道。

「夏鎮空……」三人一聽,先是一怔,繼而,想到什麼似的,臉色驟然大變。

「光明劍聖……」星劍門大長老的語氣在顫抖,帶著幾分的疑惑。

「就是我。」夏鎮空依然一副很酷的樣子。

三人渾身一個哆嗦。


夏鎮空,光明劍聖,那可是七星聖級巔峰的劍聖啊,實力十分強橫,曾斬殺過八星聖級強者,根本就不是他們三個所能夠抗衡的。

「三位,夏客卿可是劍聖,而不是尋常的聖級強者,你們,應該沒有什麼異議了吧。」楚暮笑道。

三人的臉色鐵青一片。

「三位,從一開始你們就一直提要求,一個又一個的要求,是不是太過分了。」楚暮冷聲道。

三人頓時一怔,是啊,從一開始,似乎就是他們一直在提要求,要求這個要求那個……

「你們放心,夏客卿只會出手一次,對抗你們其中一人。」楚暮再次說道,語氣帶上了幾分的輕蔑,讓三人頓時臉色漲得通紅,卻又無可反駁。

他們,的確是擔心夏鎮空一人出手,直接就將他們三個給收拾了。

現在聽到楚暮的話,心裡鬆了一口氣。

「夏鎮空的實力極強,我們三人任何一個都不是對手,但這一戰,卻是三人對三人的三局戰鬥,是三局兩勝制的戰鬥,只要我們贏下另外兩局,我們就是勝利者。」星劍門大長老傳音道。

「我來對付夏鎮空吧。」王劍門門主道,三人當中,他的實力算是最弱的,但也不會弱到哪裡去。


「楚宗主,三對三,那麼請問,貴宗第三個在哪裡?」望劍門門主開口問道。

「我。」楚暮道。

拔槍 你……」三人頓時一驚。

「就是我。」楚暮笑道:「好了,這裡是真劍宗,作為來客,你們可以優先選擇對手。」

「我們贏定了。」望劍門門主三人暗自欣喜不已。

第三人,竟然是楚暮這個萬古二重天初期的人,縱然他再厲害,也不可能與七星聖級抗衡。

「第一戰,我挑戰夏鎮空。」王劍門門主開口說道,旋即,不等夏鎮空說話,他又立刻開口:「我不是夏鎮空的對手,所以我認輸,恭喜楚宗主,貴宗贏得了第一局,有一個好開頭。」


嬌妻成長日記 ,我現在很懷疑,你們到底是不是真神劍宗的弟子。」楚暮不徐不疾的說道。

「就算是,只怕當年也是逃走的弟子,卻假裝是外出執行任務的吧。」大長老附和了一句。

楚暮與大長老一人一句之下,對方三人的臉色變成了豬肝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