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查理手上,只有幾個人手,他保護自己尚可,又怎麼可能保得住葉簡汐?

裴老爺子在A市,幾乎住了一輩子,他想在A市找什麼人,簡直是易如反掌的事,這次葉簡汐在劫難逃!

裴老爺子聽著電話那邊傳來的嘟嘟聲,面色陰沉。

他不確定,柏原崇是不是在誆他,畢竟當初柏原崇為了蘇子夜那個女人,可以把自己情敵的女兒,護的滴水不漏。

裴老爺子想了想,給希爾頓酒店那邊打電話。

電話撥出去之後,沒多久酒店那邊傳來了消息。

看著手機傳來的照片,裴老爺子霍地從椅子上站起來,臉上露出震驚的神情——葉簡汐!

竟然真的是她!

他犧牲了那麼多人,為的就是弄死葉簡汐!

可沒想到她竟然沒死,還好好的活在這個世界上!

裴老爺子僵立了許久,嘭的一聲拍在桌子上,來回的在房間里焦躁的走路。

葉簡汐絕不可以存在,這個妖女大難不死又躲了這麼久,一定在謀划著對裴家不利的事情。

或許,她已經在暗地裡找到賬本,只等著把賬本拿出來!

讓他身敗名裂!

裴老爺子越想,心底越發的恐慌,哆嗦著手拿起手機,撥通了李意的號碼后,對電話那邊說:「把沈綿綿帶出來,我現在就要。」

葉簡汐現在在A市,她和沈綿綿的關係那麼好,如果沈綿綿出事,她一定會出來的。

在慕洛琛有動靜之前,他一定要用沈綿綿把葉簡汐逼出來,殺了她以絕後患!

電話撥打出去后,裴老爺子再也坐不住,起身往外走。

裴家的管家已經備好了車,裴老爺子坐上車后,說:「安排幾個人,把等下跟蹤我的車,全部都剷除。」

「是。」管家行了標準的禮儀后,關上了車門。

車子漸漸開出裴家,裴老爺子的面色緊繃的沒有任何錶情,而注視著前方的眸子深處氤氳著煞氣。

半個多小時后,車子行駛到A市的老城區,停在一條髒亂的街道前。

寂靜的小巷子里,沒有燈光和人影,只有偶爾傳來的狗吠聲,裴老爺子從車上走下來,踱步到其中一間房間前面。

叩了三聲門,門從裡面打開。

裡面的人見到裴老爺子,連忙恭敬地把他往裡面請。

裴老爺子一言不發的往房間裡面走。

和外面的髒亂形成鮮明的對比,房間內里是一片群魔狂舞的世界,震耳欲聾的DJ聲充斥著耳朵,絢麗的燈光,折射著一張又一張充滿了慾望的臉。

這裡是A市,最大的紅燈區。

所有的黑色交易,在這裡都是合法的,只要你有錢,你就可以在這裡買到任何想要的消息。

裴老爺子走到最深處的包廂,房門關上,隔絕了外面的一切。

房間內,李意站在沙發跟前,沙發上躺著被捆得結結實實的溫如意,在看到裴老爺子的第一眼。

溫如意猛地掙扎了起來,目光充滿恨意的盯著他,若是目光可以化為實質的話,裴老爺子絕對已經被她的目光殺死。

裴老爺子看了眼溫如意,下巴微抬。

李意會意,走上前揭掉了溫如意嘴巴上的膠帶。

溫如意破口大罵,「王八蛋!裴老不死的,你有本事放開我,姑奶奶我一口咬斷你的脖子!」

裴老爺子眼睛微微的一眯,「落在我手裡,你還敢這麼牙尖嘴利,小心我一顆一顆拔掉你的牙!」

溫如意啐了他一口口水,口水好巧不巧的黏在裴老爺子的身上,「呸!你有種就放馬過來,我要是說一個怕字!我就把這顆腦袋送給你!」

看著身上的唾液,裴老爺子的臉色瞬間陰沉了起來,臉上的青筋不停地跳動,「果然是物以類聚,你們這群小兔崽子,一個兩個都往死里鑽,我老頭子,不教訓教訓你們,你們就不知道,害怕兩個字怎麼寫。」

溫如意梗著脖子,毫無畏懼的望著他。

被抓過來的時候,她就沒想過回去!

裴老爺子盯著溫如意,對門口喊道,「進來。」

門打開,一個穿著暴露的女人走了進來,她的手上端著托盤,托盤裡放著一隻注射針,和一瓶透明的葯。

「老先生,東西我放這裡了。」

女人嬌笑著,把托盤放在了桌子上,然後扭著臀部,走了出去。

裴老爺子看向李意,說:「把這瓶葯給她注射下去。」

李意眸底閃過一絲抗拒,但這絲抗拒持續了只有零點幾秒。

他走到茶几前,拿起注射針,把透明的葯,一點點的吸到針筒里,然後面無表情的一步步的走向溫如意。

溫如意看著他走過來,眼裡充斥著怒意和恨意,但她沒有一絲動作。

在李意蹲下來,要抓住她胳膊的那一刻,溫如意上身猛地彈了起來,腦袋狠狠地撞向李意。 第419章各方行動

李意被她突如起來的動作,嚇了一跳,但身體的本能,還是讓他躲過了溫如意的攻擊,小腿撞在了茶几上,拿著針筒的手,差點掉在地上。

裴老爺子見到這樣的情況,沉喝:「李意!」

李意沒說話,穩住心神,再次走向了溫如意。

這次,他沒有給溫如意機會,單手壓住了她的身體,讓她動彈不得,而後將針筒對準了她的靜脈,緩緩地刺入她的皮膚里。

溫如意半張臉被壓在了沙發里,死死地盯著李意,咬牙切齒的說,「我詛咒你們這些壞心的人,永生永世,活著得不到自己想要的,死了打入十八層地獄!」

對上她那雙滿是恨意的眼睛,李意的眉頭微微的皺了下,手上推葯的動作,絲毫沒有停下。

液體一點點的從針筒里流入溫如意的身體里,直到最後一滴葯,李意放開了溫如意。

裴老爺子起身,說:「沈小姐,你之前對我的羞辱,我可以不介意,現在我給你最後一次選擇機會,要麼你自己說出葉簡汐的下落,要麼等著我給你錄視頻,寄給葉簡汐,讓她親眼看著你被糟蹋,自動走出來救你。」

「簡汐已經沒了,裴老不死的,她是被你害死的!」

溫如意緊緊地攥住自己的手心,眼睛鮮紅的像是要滴出血來。

裴老爺子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不緊不慢的說:「看來,你是不願意跟我說實話了,那我也只好走下策……」

裴老爺子的話說到後面,聲音低沉了下去,看了一眼李意說,「讓他們進來。」

李意頷首,面色木然的說:「是。」

他說完,走到門口,打開了門。

門口灌涌而入四個身體強壯的男人,進來之後,四個人向裴老爺子行了禮。

裴老爺子眼皮沒抬,說:「我把她交給你們,隨便你們怎麼弄,越凄慘越好,只要不死,你們懂我的意思嗎?」

「老先生放心。」

裴老爺子點了點頭,對李意說:「你在這裡看著,等下錄像帶錄好了,立刻拿給我。」

「是。」

裴老爺子吩咐完一切,走出了包廂。

而在他走出去的那一刻,四個男人一步一步的走向溫如意,溫如意死死地咬住下唇,牙齒咯咯的作響,喉嚨里發出嗚嗚的類似野獸遇到危險時才有的聲音,而她的身體緊繃著,每一個細胞拉到了極限。

她不會求饒,也不會露出半分害怕。

因為在這群人渣面前,她越是流露出害怕和求饒,越會讓他們感覺到興奮。

而且,她的自尊也不許……

身上被死死地壓住,臉頰擠得變形,溫如意目光落在空氣中虛無的一點,帶著濃烈的恨意和嘲諷。

李意看著,那些人開始動手,拳頭緊緊地攥在一起。

良久,他背過身,不再看眼前的一幕。

……

房間里充斥著男人興奮的笑聲和粗喘聲,偶爾傳來酒瓶破裂,以及拳頭落在身體上的聲音,但從始至終,他都沒有聽到,溫如意發出一丁點的聲音,哪怕是一聲痛吟。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直到身後有人說,「咦,怎麼會流這麼多的血……」

李意猛地轉過身,看向沙發。

入目的場景,讓他的瞳孔驟然一縮,溫如意渾身上下,已經沒有一塊完好的肌膚,到處都是青紫的痕迹,而她的下身流著血,鮮血已經染紅了沙發。

四個男人看向李意,「先生,你們之前沒告訴我們,她懷孕了……」

『懷孕』兩個字,炸的李意腦子轟得一聲就響了,他瞪著眼睛,看著四個男人,喉嚨哽著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過了片刻后,他猛地轉身,往門外走。

走到隔壁的包廂,李意推開門走進去,看到裴老爺子說,「裴老。」

「事情辦好了?」

裴老爺子站起來問。

李意搖了搖頭,聲音沉重的說:「沈綿綿懷了身孕,現在出血了。」

裴老爺子面色一冷,「只是出血,又死不了人,讓他們繼續,不願意的,就加十倍的錢,告訴他們不要鬧出人命,等下醫生會過來處理她的。」

這樣的語氣一點也不像是在說一個人,而像是在說一件物品。

李意以為自己的心已經冷了,可聽到老爺子這樣的話,還是兜頭一桶冰水澆了下來。

良久,他聽到自己的聲音,「是。」

……

夜色濃稠,黑幕下,遠處的房屋和建築,像是蟄伏在黑夜下的野獸,隨時吞沒這一切。

查理準備關燈睡覺的時候,隔壁忽然傳來了葉簡汐的驚叫聲,他猛地坐起來,衝到了隔壁的房間。

打開燈,見到葉簡汐一個人坐在床上,雙手緊緊地攥著,身體劇烈的抽搐著,呼吸冗沉的像是一個重病的人。

「怎麼了?」

查理抓住她的肩膀問。

葉簡汐聽到他的聲音,猛地抓住他的手,眼淚滾滾的落下,「血,好多血……」

她夢到如意,眼裡流了好多血。

查理聽到她的話,有些不明白,可她的手握住他的手,幾乎要把他的骨頭捏碎了一樣。

知道她此刻心繃緊到了極點,查理抬手,將她摟到懷裡,「簡汐,沒事的,只是一個夢,沒關係的。」

他不停地說著,可葉簡汐怎麼也無法平靜,心口突突的跳,心臟像是要爆炸了一樣。

查理見她沒辦法放鬆,只好一直陪著她。

陪著葉簡汐過了一會兒,放在兜里的手機,嗡嗡的震動了起來。

查理從兜里逃出來手機,電話那邊說,「先生,慕家那邊忽然大規模調動人,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你們先注意著,我立刻趕過去。」

查理擰了眉頭說道。

「是。」

掛斷了電話,查理看著臉色蒼白到幾乎透明的葉簡汐,不知道該不該出去,盯著慕家那麼久,這是慕家第一次,大規模的調動人,甚至連白天綁匪出現的時候,慕家的動作都沒這麼大。

可想而知,現在一定發生了很重大的事情,除了發現慕天佑和溫如意的確切行蹤,他還真想不出,有什麼事情,比這個更重要的。

「簡汐,我要出去一趟,等下叫醫生過來陪你行不行?」

查理有些不放心的說。

葉簡汐拚命的搖頭,「帶著我一起去。」

「你現在身體經不起折騰,一起去會對……」

「求求你,帶我去,如意她一定出事了,我一定要去看她。」葉簡汐打斷了他的話,眼淚傾瀉而下。

她的直覺告訴自己,溫如意出了事,如果她不去,這輩子會後悔死的!

查理定定的看了她片刻,說:「好,我答應你去,不過你要跟著我,不能擅自行動。」

「好,我答應你。」

「嗯,你先換衣服,換好了,我們立刻去。」

查理說著,起身往房間外面走。

葉簡汐從床上爬起來,連忙穿衣服,可身體顫抖的太厲害,急促都沒能把衣服穿好。

最後深呼吸了好幾次,才勉強讓自己冷靜下來,把衣服換上。

走出卧室,查理已經在等著她了,見到她快速的說,「我們等下去老城區,那邊魚龍混雜,你一定要跟緊我。」

葉簡汐點了點頭,用力的握緊了他的手。

兩人出了門,門外車已經在等著。

上了車后,車子迅速的向著目的地的方向駛去。

同一時刻,慕家的車隊也向著A市的老城區,快速的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