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因為小錦兒的關係,你阻礙了他在美國的發展,他阻礙你在國內的發展,你們這又是何必?」

南宮熏眼中閃過執拗的光芒,「斗,我一定要和他斗到底。」

「哎……」

帝凰。

司厲霆坐在辦公桌后看著面前的電腦上密密麻麻的數據,林均敲門進來。

「爺,股權的流程已經完善了,有很多家公司想要購買,其中便有南宮熏和顧家,你打算賣給誰?」

林均本以為司厲霆會直接開口說給顧家,以他和顧錦的關係,有句話不是肥水不流外人田么。

而且賣給顧家南宮熏也不好再阻礙發展,將來局勢變了也有機會將股權再買回來。

司厲霆眼中掠過一道冷意,「你去告訴南宮熏,他要買,加二十個億。」

之前他為了儘快趕回顧錦身邊,要快點脫手,才會出了極低的價格。

誰知道南宮熏竟然也想要買,自己怎能讓他撿了這個便宜,況且他不是想要給顧錦資助二十億么?

林均一愣,「是。」

賣給其它公司都是低價,唯獨南宮熏要多加二十億,南宮熏得到這個消息的時候臉都氣白了。

強制寵婚 「好個司厲霆!敢算計到我頭上!」

「哥,我都要懷疑你和他才是親兄弟了,你們性格也太像了,都是睚眥必報的性格。」

「他要玩我就和他玩。」南宮熏打開電腦核算和估計了一下,司厲霆那幾個公司經營的很好,再有兩年就會成大器,這二十億其實一點都不貴,自己也不會虧損。

只不過他賣給別人低價,給自己就要多加錢,這口氣他憋在心中很難受。

「他敢賣我就敢買。」

「哥,再加二十億就快接近兩百億了,就算我們家底厚,也未必有這麼多流動資金吧?

縱然他的公司買入不會虧,但一下子將所有流動資金砸出去,一旦遇到什麼麻煩那該怎麼辦?」

南宮熏冷冷道:「這不是你該擔心的事情。」

顧錦的辦公室,小桃快步走進來,「小姐,剛剛接到消息,司先生將股份賣出去了。」

「嗯?賣給誰的?」顧錦在聽小桃這麼說話就知道情況有變。

兩人雖然每天都在一起,誰都沒有提起過公司的任何事情,顧錦本以為自己不提司厲霆也肯定會將股份賣給顧家。

「南宮熏。」小桃看了一眼顧錦的表情,希望這個事情不要影響到她們兩人。

殊不知顧錦臉上根本就沒有一點表情,小桃也太小看了她,她和司厲霆是共患難的伴侶,怎麼會因為金錢而鬧翻。

況且十幾億的股份司厲霆說給就給自己了,在他心中自己是什麼地位顧錦比任何人都清楚。

顧錦停下手中的事情,沒有賣給顧家也沒關係,但她沒想到居然賣給了南宮熏。

「你確定?」

「確定,剛剛才得到的消息,聽說司先生賣給南宮熏的時候加了二十億。」

「南宮熏買了?」

「嗯,買了,兩邊的人已經在走流程,你說這男人之間也真是奇怪。」

顧錦輕笑了一聲,「算了,由著他們去吧。」三叔絕不是一個容忍別人在他頭上放肆的人。

既然他已經決定好,自己也不用再說什麼,這是男人之間的事情,顧錦並不想參與。

「對了,晚宴的請帖都發出去了嘛?」

「嗯,差不多國內知名的大公司都發出去了,小姐,為什麼要定在游輪上面呢?我聽說你之前在游輪上出過事情。」

「出了一次事情,難道這輩子都不能靠近了?這次我只是想要認識一下國內的這些人而已。

如果只是普通的宴會應該會有很多媒體混進來,我懶得去應付媒體。」

畢竟之前她是以演員的身份出現在公眾視野,突然間一個演員變成跨國集團的總裁,有這個爆點那些媒體還不瘋狂想要從她身上榨取新聞價值。

顧錦並非不想露面,而是不想去應付像是蒼蠅般的記者。

在游輪上會有嚴格的把關,一旦游輪離開記者也沒有辦法上來。

當然顧錦定在游輪上還有一個原因,司厲霆為她做了那麼多事,她也想要給他一個驚喜。

「小姐思考的也是,我見請帖裡面沒有司先生的,小姐是忘了還是……」

「他的請帖我親自送去吧。」

「我覺得也是,小姐怎麼可能忘記給司先生的請帖。」

顧錦想了想,「小桃,為防止有人做手腳,你親自去安排游輪上的事項。」

「是。」

看了看錶,「沒事就提前下班,我先走了。」

顧錦關好電腦,正好今天的事情她都處理完了,今天她去接司厲霆下班吧。

兩人沒有刻意約定,總之誰先下班就去對方的公司。

顧錦正準備去車庫開車,一人卻攔在了她的面前。

「姐,我求求你幫幫我。」

姐? 以身相許 顧錦看著面前這個有些眼熟的女人,可見她是自己的故人。

「你是?」

「我是蘇夢啊!姐,我知道你恨我,但你也不能因為恨我而裝著不認識我。」

原來她就是蘇夢,怪不得覺得有些熟悉,對這個從來沒有將自己當成她親姐姐的妹妹顧錦也沒有好感。

想著之前自己為了蘇家著想,以三千萬的價格答應當唐茗的擋箭牌。

那三千萬自己一分沒動全部轉給了蘇家,她們連一點衣服首飾也捨不得給自己買就算了。

給蘇夢倒是挺捨得花錢的,蘇夢在商場非要自己給她買衣服。

甚至為了一套衣服她要自己給別人下跪,要不是司厲霆在附近及時派人送卡過來,她還不知道要被蘇夢折騰成什麼樣子。

蘇夢為了得到唐茗做了一系列的事情,假孕嫁入唐家,落得一身污名。

至於後來發生了什麼自己失憶就不清楚了,資料上也沒有記載。

總之蘇夢出現在這肯定有問題,顧錦眉頭緊鎖,並不想和她有任何來往。

「抱歉,我不是蘇錦溪,你擋著我路了,請你讓開。」

蘇夢拉著她的衣服不肯放手,「不,我知道你就是蘇錦溪,姐姐,我知道過去是我對不起你,現在家裡出了這樣的事情,只有你能幫我們了!」

原來是又找到自己的利用價值了,這一家人還真是一如既往的讓人覺得噁心呢。「讓開,我沒有那麼多閑工夫聽你廢話。」顧錦腦中想的是司厲霆,今晚給他做什麼吃呢? 像是販賣人口絕對是要判刑的大罪,又有誰敢明目張胆的這麼做?

黑市就是為了滿足那一小部分骯髒的人類所存在,這裡的人像是牲畜一樣被人販賣。

當一部分還在為溫飽所奔走的時候,那些本就有權有勢的人則是變著花樣的玩。

一些上層名流,他們早就不在乎金錢,普通的女人他們司空見慣沒有激情。

於是一些有著特別癖好的人,例如戀童癖,例如同性戀,例如虐人。

這些和尋常人不同的癖好在黑市之中就能得到滿足,有人提供貨物,買家則是買走他們所需要的。

那些被淪為貨物的人沒有人權,一般來這裡的人都是心理變態的。

他們會用各種手段玩弄自己買的貨物,要是膩了就送給別人,有些則是像養家畜一樣。

反正他們有的是錢,尊嚴什麼的早就沒有人在意。

蘇錦溪沒有想到白小雨和蘇夢竟將她送到了這樣的船上。

明天就是自己和司厲霆的大婚,蘇錦溪欲哭無淚,她究竟做錯了什麼要讓自己來承擔這些?

不管是蘇夢還是白小雨,她也從來沒有做過對不起兩人一點不好的事情。

恨意在心中滋生出來,如果她能平安活著逃出去,她一定不會放過那兩人。

口中被人塞住,籠子上再次被人罩上了黑布,接下來等待著她的就是被人買走的命運。

周圍的清凈逐漸被喧鬧所代替,四肢被束縛在鐵籠中的她什麼都看不到。

蘇錦溪聽到有主持人介紹著「貨物」,那語調像極了購物頻道的那些主持人推銷商品。

諷刺的是這個世上竟然還有這樣的一個地方,賣的不是其它東西,而是人!

她本以為人吃人的社會早就不存在,此刻她才知道,只要有人存在的地方,人心都是骯髒無比的。

蘇錦溪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在籠中越聽越憤怒,究竟是誰他們的膽子,將活生生的人賣掉?

聽著「貨物」一個又一個被買走,她竟然還成了壓箱之作。

「接下來就是我們今晚的壓軸,我們給她取名為天使的誘惑。」

蘇錦溪感覺到自己的籠子被推了出來,下面有男人的聲音不斷傳來。

籠子上的黑布被人給拉開,刺目的光芒照進了她的眼睛。

她睜開眼睛看著台下,不僅是「貨物」被戴上了面具,就連買家也是一樣。

略一思索她就明白了,那些有錢有勢的人雖然做了齷齪之極的事情,卻還不想被人發現。

所以他們都戴上了面具,就算是遇上熟人也不用怕。

即便是遇上熟人也不會相認,所謂的道德就被這一層面具所遮。

蘇錦溪冷冷的看著那些面具人,她覺得自己看到的不是人,而是一群群野獸。

其中除了男人之外,還有一些是女人。

呵,原來變態的除了男人,還有女人。

她倒是忘記了,這裡的「貨物」除了女人之外,也是有男人的。

白小雨和蘇夢一定也戴著面具站在這下面看著她的一舉一動。

蘇錦溪聽到一聲悲吟的慘叫聲,她尋聲看去,有四五個男人將一個少年剝光了按在桌子上。

這幾人有暴露癖,喜歡別人看著他們,那個戴著面具被欺壓的少年顯得那麼弱小。

場中有些人在圍觀,有些人則是看著自己,看著自己的男人一雙雙眼睛就像是火焰一般。

蘇錦溪咬著唇,不怕是不可能的,看到不遠處那個被折磨的少年,她怕自己也是那種下場。

嘴被人堵著,蘇錦溪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恐怕司厲霆還不知道她已經被賣的事情。

主持人還在繼續介紹著她,從她的身高和體重三圍全都介紹了出來。

蘇錦溪低頭看到自己身上穿著一套白色輕薄的衣服,穿得如此少的她暴露在這麼多人眼中,蘇錦溪覺得十分屈辱卻又無可奈何。

手指緊緊拽著鐵鏈,心中默默祈求著上蒼讓她順利度過這一劫吧。

她並不知道自己這個模樣是有多勾人,雖然戴著半截面具。

但從她裸露出來的肌膚猶如白瓷一般細膩,黑色的長發隨意撒落下來。

傲人的身材以及不盈一握的纖腰,就連每根腳趾都在勾人。

有時候全露並不是最好,她這樣的猶抱琵琶半遮面才是最吸引人的。

主持人將她捧的天上沒有,凡間僅此一人,好以此來抬高她的價格。

「這麼好的身材,又長著一張絕世容顏的臉,她的價格超過了我們有史以來最高底價,五百萬起拍。」

大家看看蘇錦溪的身材和肌膚,又聽到主持人這麼吹捧,都按捺不住自己的心。

「五百萬的底價?有沒有搞錯,不如將她臉上的面具摘下來,讓我們看看值不值得這個價再說吧。」

「就是,人家最高價才五百萬,她底價就要五百萬,萬一物並沒有所值怎麼辦?」

蘇錦溪心臟一緊,要是現在被摘下面具,她這輩子就不用活了。

剛剛開口的那人她覺得耳熟,一定是之前接觸過的某位總裁。

今天來的人肯定都是商場上的熟人,一旦摘下面具,就算她沒有被人如何也會被人指指點點一輩子。

即便是司厲霆不嫌棄她,別人也會在背地裡嘲笑他娶了一個不乾不淨的女人。

蘇錦溪可以不在乎自己,她不得不在乎司厲霆。

就在她心懸起之時,主持人接下來的話讓她暫時放鬆了一下。

「各位買家很抱歉,我們這裡的規矩從來都是一手交錢一手交人,除非買家自願公布,否則絕對不當眾揭開面具的。」

這一層面具也成了大家的遮羞布,成為「貨物」的來源有很多種。

其中有自願的,但也有和蘇錦溪這樣被人用不正當手段送來的。

為了避免這種尷尬,這裡制定了這個規矩,也是這個規矩保住了蘇錦溪的顏面。

腹黑總裁的失憶嬌妻 大家急得抓耳撓腮,這個女人之所以被定為這樣高的價格,那麼一定物有所值。

「好,競拍現在開始,五百萬的底價,大家可以往上加價了。」

此言一出,很快就有人開價,「五百五十萬。」

「六百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