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陽接到電話的時候,異常興奮,因為他也沒有想到,洛天業這小子速度這麼快,要知道伽瑪雇來的那些傢伙,可是一點辦法都沒有啊。

洛天業嗯了一聲,急忙說道:「只有一個簡訊有用。」

「什麼內容?」

「簡訊內容是大寫的字母C,控制黑色的獵殺。我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

「然後呢?」

「然後就沒有了,只有這一條消息。」

王陽聽完之後,心裡頓時萬馬奔騰。

只有一個字母C,外加一句莫名其妙的話,這是什麼意思呢?

「老大,要是沒有什麼事情的話,我就掛了。」洛天業語氣很是消沉的說道。

他辛苦了一天一夜,結果只是拿到了這麼一條消息,而且這消息看起來,似乎一點用處都沒有,這讓洛天業十分沮喪了。

要知道,這手機可是嚴碧洲親自送回來的,即便嚴碧洲沒有說太多的東西,但是洛天業也能夠感覺到,這東西有多麼重要了。

「嗯,我明白了,好好休息。」王陽嘆了一聲,也沒有多說些什麼。

只是,這C,和那句控制黑色的獵殺,這到底是什麼意思呢? 此時此刻,佛爺還在警察局坐鎮。

王陽也顧不上許多,立刻讓佛爺和柳泉生回來。

兩人一回來,王陽就是急忙將這個消息說了出去。

柳泉生撓了撓腦袋,嘟囔道:「C?控制黑色的獵殺?這特娘的是在逗我們吧?」

佛爺在一旁默不作聲,將這些東西寫在了一張紙上。

同時,佛爺將莫無敵的名字寫了上去。

莫無敵、C、控制黑色的獵殺。

這三者之間形成了一個三角形,佛爺不斷的用筆將三者鏈接在一起,似乎這樣能夠令他想到一些東西。

「佛爺,有線索了嗎?」王陽有些狂躁的問道。

要知道,這可是莫無敵那手機裡面唯一有價值的東西了。

也可以說,這說不定是突破口呢。

佛爺楞了一下,抬起頭看著王陽笑道:「老大,我只是腦子好用了一些,我又不是神仙,哪裡會這麼快啊。」

「少來,你這傢伙還笑得出來,一定是有什麼想法了吧?」

佛爺聞言,筆尖落在莫無敵的名字上,開口說道:「莫無敵,那手機是莫無敵的,消息是發出去的。這起碼是代表這條簡訊不是隨便寫的,就像是某種暗語,一定有它的價值,只是我們這些人不明白罷了。」

「哎呦我的佛爺啊,你就別賣關子了,你到底怎麼想的啊?」柳泉生瞪圓了眼睛,完全耐不住性子的樣子。

筆尖再次移動,落在了C上。

「這個字母暫且無視掉,或許是什麼人的名字或許是代表什麼東西,也或許是特定的暗語。重要的,應該是後面這句話了。」

佛爺的目光落在最後一句話上。

「控制黑色的獵殺,我看重的是獵殺這兩個字,莫無敵這是想要幹掉什麼人?」

眾人聽到這裡,眼前豁然開朗。

按照佛爺的說法,這條消息很像是莫無敵聯繫了什麼人,目的就是幹掉某個人,或者是某個勢力。

只是現在佛爺他也沒有更多的頭緒了。

書穿八十年代小女不倒 王陽深吸一口氣,很是惆悵的坐在沙發上。

他看著那張已經快被佛爺划爛的紙,這上面的每一個都像是一把刀子,狠狠的戳著王陽的心臟。

沒有人知道莫無敵想要做什麼,可是獵殺這個字眼,從來都不是什麼好的東西。

王陽心中也是有隱隱約約的不安,但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他們已經和修馬的那些人約定好了行動,這行動是沒有辦法取消了。

莫無敵一整天都呆在菲爾普家族的地盤上,一直都沒有離開過,這也正是眾人行動的最好機會。

屋內一片死寂,就連一向嬉皮笑臉的柳泉生,都是看著紙片發獃。

突然,王陽一拍桌子,狠狠的說道:「不管了,先弄死莫無敵再說!」

願你愛的人值得你所愛 不過為了以防萬一,王陽還是先一步聯繫了菲爾普銀。

菲爾普銀可是從小就在家族裡面長大的,而且作為家族的繼承人,很多東西也只有他才知道。

「菲爾普銀,你確定,在你們家族的地盤上,那是不會再有什麼退路了嗎?」王陽很是急迫的詢問道。

菲爾普銀不假思索的說道:「沒有。」

「你確定?」

「哦,華先生,這我當然確定了啊。要知道我在家族裡面生活了二十幾年,一切的東西我都十分清楚。」

得到了菲爾普銀的確認之後,王陽並沒有安心,相反,他心中的那份不安越發的強烈了。

莫無敵已經知道了伽瑪和菲爾普銀還活著,而這個傢伙還能夠淡定自若的呆在菲爾普家族的地盤上,這就代表莫無敵根本不怕菲爾普銀的存在?

「不對,或許還有什麼我們不知道的東西。」

「老大,你打算怎麼辦?」

「行動之前還是要重新確認一下,嚴碧洲,你親自去,看看有沒有什麼異常的東西。」

最終,王陽和隼帶著幾個生面孔,悄悄的靠近了菲爾普家族的地盤。

想要靠近這裡並不困難,因為很多粉末交易,就是在菲爾普家族地盤附近進行的。

隼和嚴碧洲等人裝成癮君子的模樣,和一些小嘍嘍進行交易。

等交易完成以後,兩人找了個機會,穿越了菲爾普家族巡邏的地盤,順利的進入了更深層的地方。

兩人打算仔仔細細的搜查附近,結果就在他們搜查幾分鐘之後,卻是遇到了一些不速之客。

菲爾普家族的一小股人馬從家族裡面出來,車隊剛好經過兩人這邊。

這附近根本就沒有什麼能夠藏身的地方。

嚴碧洲看著隼,隼也看著嚴碧洲,兩人額頭上都蹭蹭直冒冷汗。

他們有把握幹掉這些傢伙,可是這樣一來,那就是驚擾了莫無敵。

這情況,是他們不想發生的。

「怎麼辦?」隼冷著一張臉,低聲問道。

而這個時候,對方的車隊已經開過來了,嚴碧洲清楚的看到,一個司機已經看向了他們這邊,並且這傢伙似乎還和副駕駛的人,說了一些什麼話。

嚴碧洲也不敢猶豫,立馬狠狠的給了隼一腳。

隼被踹的一愣,他狐疑的盯著嚴碧洲。

誰知,嚴碧洲罵罵咧咧的吼道:「見鬼,你這個蠢貨,我留下一部分是要賺大錢的,全都被你給用了。」

隼一聽這話,頓時就明白了嚴碧洲的意思。

兩人立馬扭打成一團,這場面看起來,就像是兩個癮君子,為了粉末大打出手一樣。

車隊停了下來,幾個男人走過來,他們將兩人給分開,像是丟垃圾一樣,將兩人丟出了菲爾普家族地盤。

一個男人指著兩人,狠狠的警告道:「看在你們消費了粉末的面子上,這一次饒了你們,下一次要是再靠近,就宰了你們!」

兩人連忙點頭,一副畏畏縮縮膽小怕事的樣子。

幾個男人也沒有理會什麼,很快就離開了這邊。

只是,嚴碧洲和隼的計劃算是泡湯了。

因為天色漸晚,這附近巡邏的小弟越來越多,他們想要再次潛入進去,更是難上加難,那就不要說還需要搜查了。

兩人躲在角落裡,默默的看著遠處菲爾普家族的地盤。

今晚,就是決戰之夜了! 嚴碧洲和隼這邊是一無所獲,最終兩人只能垂頭喪氣的回到了據點之中,將這個壞消息告訴了王陽。

誰知,王陽的狀態和兩人離開之前有所不同,似乎不像之前那麼擔心了。

「老大,你有什麼辦法了嗎?」

嚴碧洲察覺到了王陽得異常,立馬開口問道。

王陽搖搖頭,沉思道:「我們注意到,那條消息是在五天前發出去的,五天前我們還在原始森林裡面。」

「嗯?這怎麼了啊?」嚴碧洲很是不解的反問道。

要知道,不管這消息是什麼發出去的,現在很可能有什麼傢伙已經進入了塔斯爾城之中。

只要對方是支持莫無敵的人,那就是王陽這邊的敵對勢力了。

這,對於嚴碧洲來說,可不是什麼好消息。

王陽沒有吭聲,反倒是佛爺解釋了一番。

「正因為消息是在五天前發出去的,這才可以確定,這些人實際上並不是沖著我們來的,很可能是莫無敵想要拿來對付什麼別的人。而我們,也不一定會遇到。」

此言一出,嚴碧洲和隼面面相覷。

因為要是按照佛爺這種說法的話,那這消息還真的算得上是一個好消息了。

幾個小時后,斬首行動正式啟動。

塔斯爾城之中,十幾個家族聯手,以希爾費家族為領導者,這場針對莫無敵的斬首行動,悄無聲息的進行著。

不過,王陽這邊還是有私心的,他並沒要帶上所有人。

王陽讓佛爺等人在據點裡面等候,柳豐源和柳泉生則是在黑市守著,一旦有什麼不對勁的消息,也好立刻傳回來。

最終,真正跟著伽瑪行動的人,只有王陽、嚴碧洲、顧天全和雲貢山這四個人了。

實際上,要不是顧天全和雲貢山有不得不跟著的理由,王陽也是不希望這兩個人出現的。

對付莫無敵,少了這兩個人可不行。

半路上,王陽坐在車內,他看著顧天全和雲貢山以及嚴碧洲三個人。

這輛車內,開車的是希爾費家族的小弟,這人是聽不懂華夏語言的。

王陽特地用華夏語提醒道:「幹掉莫無敵固然重要,但是對於你們來說,活下來更加重要。明白我的意思吧?」

「當然明白。」嚴碧洲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雲貢山看著窗外的方向,沉默了許久,顧天全則是乾脆閉上了雙眼,彷彿睡著了一般。

王陽見狀嘆息道:「好自為之,我相信你們兩人都有分寸。」

話是這麼說沒錯,然而實際上王陽都拿不準,真到了那一步的時候,顧天全和雲貢山會不會失控。

時間不知過去了多久,車隊終於停下來了。

王陽等人透過車窗,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外面的情況了。

這外面不遠處就是菲爾普家族的大本營了,而這個時候,莫無敵還在裡面,各個家族的眼線早就將這附近給包圍起來了。

不要說莫無敵一個大活人無聲無息的離開了,就是一條貓貓狗狗,都逃不過各個家族的眼睛。

夜幕之下,街頭巷尾的角落之中,一些人隱藏起來。

每一雙眼睛都密切的注視著菲爾普家族的大本營。

伽瑪看著身邊的一個小弟,低聲詢問道:「情況怎麼樣了?」

「目標沒有離開,還在裡面。」

伽瑪深吸一口氣,這一次來的人幾乎一大半都是她的人,還有一部分則是菲爾普銀的人。

至於那些家族的人,就算是全加起來,也不過兩人這邊的一半人數罷了。

自然,伽瑪是當之無愧的任務負責人了。

不過,伽瑪還是看向了王陽的方向,似乎是在詢問一些什麼。

王陽四個人遠遠的站著,注意到了伽瑪的目光之後,王陽先是點點頭,而後笑著做了一個手勢,示意這一切讓伽瑪自己決定就可以了。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終於伽瑪一聲令下,周圍埋伏的傢伙蜂擁而上,直奔菲爾普家族。

有了菲爾普銀的地圖,攻破菲爾普家族的大本營簡直是易如反掌了。

不到二十分鐘的時間,伽瑪的這些人就突破了大門和庭院,很快雙方的人正面對戰。

結果這一次一群人傷亡慘重,萬幸的是,在最後一課,勝利女神還是站在了伽瑪這邊。

「百分之七十的損失,換來整個菲爾普家族的覆滅,划算嗎?」

伽瑪站在庭院之中,看著周圍一片狼藉,不由得呢喃道。

這個時候,菲爾普銀從旁邊走上前一步,他冷笑道:「值得,因為這些傢伙根本就不是菲爾普家族的人,只是一些雜碎罷了。」

兩人正說著話,一些小弟從別墅裡面出來。

「你說什麼,沒有看到莫無敵?」

「不,這不可能,那傢伙肯定還在這裡面。」

兩人知道消息之後,一個比一個震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