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秋枚也在想這個問題,這是真的嗎?怎麼可能呢?難道是幻覺?又或者那個人在說謊?

「白斬天,你覺得他說是真的嗎?」王秋枚問道。

「有可能是真的。」白斬天點點頭。

別人不知,但是白斬天卻很清楚,蒼茫星空,無垠宇宙,數之不盡的星辰,當然不止地球上才生活得有生物。無垠宇宙中充滿了未知,許多有生命的星辰,文明程度絕對不比地球差,偶爾有那麼一兩個外星人來地球,很正常。

只是,王秋枚卻無法理解,喃喃自語:「天啊,太不可思議了!」

「不要感到驚奇,不久的將來,我們滄瀾星人會君臨地球,統治你們。」黑月的主人淡淡的說道,充滿了自信。

三個特別行動處的人臉色變了,憤怒和不屑交織,說不出的感覺。

他們是強者,是土生土長的地球人,氣憤別人要來統治他們,也不屑別人在他們面前大言不慚!

中年人說道:「不管你是什麼人,來自哪裡,但這裡是地球,是炎黃國,遇上我們三個,你們註定要滅亡!」

「是嗎?我在地球沉睡五千年,今日復甦,正好拿你們來祭天!」黑月的主人聲音很冷,同樣充滿了不屑。

無聲無息間,戰鬥爆發了,黑月化成了流光,沖向了對面的三人,而他的那隻狗,狂吠著,白森森的牙齒一下子暴漲三尺長,整個身體也在剎那間化成了房屋大小,就像一隻史前巨獸一般,跟在黑月的身後沖了上去。

兩個老人迎接,化成了電光,與黑月和那隻狗交戰在一起。

轟轟轟!

剛一接觸,就傳來了劇烈的爆炸之聲,無匹的能量肆虐,飛沙走石,煙塵滿天,根本看不清幾人移動的軌跡,只能看見一片黑影不斷的晃動。

「該我們了,來吧!」中年人冷冷的說道。

他的手中出現了一把手槍,抬手就射,一顆子彈呼嘯而出,在空中擦出巨大的火花。很顯然,那是特製的子彈,比一般的子彈不知道要強多少倍。

黑月的主人很冷漠,眼中爆射出兩道神光,擊碎了呼嘯而來的子彈,同時他的手抬起,緩緩拍了出去。

嘭!

還沒真正的接觸,中年人就飛出去了,撞在十幾丈遠的牆上,鋼筋混泥土的牆壁破了一個大洞。

「太弱了!」黑月的主人搖搖頭,淡淡的說道。

遠處,王秋枚看的目瞪口呆,這樣戰鬥她從來就沒有經歷過,堪比神話,非人力所能為之。

王秋枚第一次感覺到自己的弱小,在那樣的人物面前,她這個所謂的散打冠軍算得了什麼?人家隨便動動手指頭恐怕都能滅了她。

正在這時,場中傳來了凄厲的慘叫,那頭如史前巨獸一般的狗,咬住了他的對手,咔嚓一聲把它的對手攔腰咬成了兩截。

那人也的確很強,身體分家,卻還沒死,發出凄厲的慘叫,不過,恐怕也活不成了。

而在另一邊,黑月也將他的對手撕裂,比那五馬分屍還要凄慘!

一陣狂風吹來,滿天的血霧翻滾,咆哮著衝進了黑月的主人的嘴巴,而那兩個老人的頭顱,則凌空飛起,並排矗立在空中,懸在那燈籠之下。

「祭天!」黑月的主人虔誠的說道,跪了下去。

突兀的,在兩顆頭顱的前方出現了兩支巨大的香燭,煙霧繚繞,散發著神秘的光輝,瀰漫向空中。

不多久,天空中傳來音樂陣陣,似乎有一雙眼睛睜開了,兩道璀璨的光芒劃過夜空,這一刻,這座城市,天空中出現了奇景,如流星墜地!

「他們,在做什麼?」王秋枚心驚膽顫,她很想離去,只是,雙腳發軟,怎麼也挪動不了,再者,白斬天似乎也沒有要離開的意思,所以只能這麼焦急的等待。

究竟在等待什麼,王秋枚自己都不知道。

抓捕嗎?根本就不可能,就憑她,再回去練一百年的散打也不可能是那些人的對手,只要出現,必定只有一個下場,死亡!

「祭天,也許在召喚什麼人物吧。」白斬天也有些疑惑。

祭天,只是一種儀式,真正的目的就不得而知了。

那幾個人,白斬天本來也想救的,只是,他還不能出手,一出手,就會驚動這所謂的外星人,到時候恐怕就無法知道他們的真正意圖了。

沉睡五千年,一朝醒來,怎麼可能會沒有目的呢?五千年的醞釀,一旦爆發,必定是驚天動地的大事。 只是有一點白斬天不是太明白,這幾人既然這麼厲害,為什麼又要搞出什麼奪命快遞來呢?這是什麼意思?對一些普通人下手,又不直接殺死,到底想要幹什麼?

「銀魂這老頭,也不知道幹嘛去了,怎麼不出現?」

銀魂獨自追查奪命快遞,憑銀魂的本事,想必一定查出了什麼,一旦有發現,絕對不會沒有絲毫動靜的。只是,這一人一狗都在這裡,銀魂為什麼沒有來呢?還是說銀魂被別的事情耽擱了?

有一點白斬天很肯定,那三個被殺了的特別行動處的人絕對是銀魂找來的,要不然就這麼一座小城市,就算奪命快遞驚動了特別行動處,也不會一下子就出動三位高手。

那三位高手,每一位都在黃金級以上,無限接近鑽石級!

祭天儀式還在繼續,巨大的香燭閃爍著淡淡的火光,在漆黑的夜晚是那麼的耀眼。一種浩大澎湃的威壓從那天際傳來,那裡似乎有一個虛無的世界,有一個無上的存在復甦了,睜開了眼睛,爆發出閃電般的神光。

黑月和那隻狗都在他們的主人身畔跪了下來,不停的對著天空叩頭,虔誠無比。

忽然,那口棺材升上了天空,沉重的棺蓋再度打開了,漆黑的棺材里冒出一陣陣黑色的煙霧,煙霧在空中盤旋,化成了兩條巨大的蟒蛇,血盆大口張開,三尺長的舌頭不停的吞吐!

蟒蛇身上覆蓋著巴掌大的鱗甲,如金屬般,閃爍著冰冷的光澤。

「五千年的等待,五千年的沉睡,只為今朝,醒來吧,我的王!」黑月的主人虔誠的說道。

兩頭巨大的蟒蛇嘶吼,在空中攪起了風雲,圍繞著那香燭盤旋,銅鈴般大小的眼睛綻放出冰冷的光芒。

而在那虛無的世界中,那雙突然間睜開的眼睛似乎逐漸清醒了,甚至傳來了清晰的呼吸聲,還有心跳聲。

無匹威壓降臨,彷彿有一個蓋世的王者要蘇醒,帶著可怕的威勢要降臨人間,要君臨天下!

「不好!他們在復甦一個可怕的人物。」白斬天突然說道。

這是一種古老的儀式,白斬天雖然沒有見過,但推測出了一些,在那虛無的世界中,有一尊無上的存在因為一些不知名的原因在沉睡,現在要復甦了,被黑月以及他的主人通過儀式復甦。

祭天,所謂的天,就是那個沉睡中的人,也就是黑月的主人口中的王!

黑月以及他的主人都這麼厲害了,他們的王又該何等的厲害?

遠空,飄來了數道模糊的影子,穿著現代服飾,就如活生生的人一般,只是,雙眼中沒有光澤,似乎沒有靈魂一般。

「那是…..?」白斬天和王秋枚同時感到震驚。

那些影子,竟然就是那收到奪命快遞的那些人,只是,他們如今不是在地上走,而是在天上飄,似乎是被什麼力量牽引一般,走向那虛無的世界。

「我明白了!」白斬天忽然說道。

「你明白了什麼?」王秋枚問道。

眼前發生的這一切都超乎了王秋枚的想象,太離奇,太不可思議了,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如今,沒有人能夠給她答案,就算是最頂級的科學家來了,也解釋不通眼前發生的事情。

白斬天前所未有的嚴肅,看著天空,緩緩的說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他們在利用人的靈魂來喚醒他們那個沉睡的王。所謂的奪命快遞,也許只是一種試探,也是一種收集靈魂的手段,是黑月出於謹慎選擇的一種方法。」

「我還是不明白。」王秋枚說道。

「道理很簡單,要復活他們的王,肯定需要活人的靈魂,而他們又不想鬧出太大的動靜,所以搞出了一個什麼奪命快遞來,隨機大範圍的選擇活人來收取靈魂。」白斬天解釋道。

「失去了靈魂會怎麼樣?」王秋枚問道。

「人有三魂七魄,如果只是失去了其中之一,有可能會發瘋,有可能會變成痴獃,有可能會變成活死人等等。如果三魂七魄都失去了,那就只能是死了。」白斬天說道。

「那些,是靈魂嗎?」王秋枚指著天空中的那些影子問道。

「對,三魂七魄都在,是完整的靈魂。」白斬天嚴肅的說道。

「那豈不是說那些人都已經死了?」王秋枚露出絕望之色。

到底有多少人收到了奪命快遞?幾百人恐怕都不止吧?一旦這麼多人死亡,怎麼得了?無異於一場大地震啊!

若真的發生了這種事情,恐怕這座城市的所有領導都脫不了干係,包括她這個奪命快遞的直接負責人。

當然,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這麼多的生命,一下子無故就消失了,豈不太可惜,太不值了?

「按道理來說是這樣的。」白斬天點點頭。

「天啊,那怎麼辦?難道就沒有辦法了嗎?」王秋枚問道。

「除非有人能夠在半個小時之內把他們的靈魂送回他們的身體,否則他們死定了。」白斬天說道。

「這世上,有那種人嗎?」王秋枚很懷疑。

靈魂離體,那不就等於死亡?如果再把靈魂送回身體,那不成了神仙的手段了?這世上有神仙嗎?

一切都發生的太突然了,王秋枚沒有時間去想白斬天為什麼會知道那麼多,這不是普通人能夠懂得的。

「有。」白斬天肯定的說道。

「真的?是誰?」王秋枚聞言,一下子就激動了,抓著白斬天的手,激動的問道。

如果世上真的有那種人,那就太好了,只要把那些人救活,就可以避免一場大動蕩。

「當然是我。」白斬天笑道。

「你?你有那麼大的本事?」王秋枚一下子泄氣了,一臉的不信。

她承認白斬天比她厲害,但要說白斬天能夠救那些人,打死王秋枚都不相信,那是神仙才有的本事,白斬天是神仙嗎?這怎麼可能呢?

白斬天正想說話,不過就在這時,悅耳的電話鈴聲響起,原來白斬天的電話響了。

因為職業的關係,白斬天從來就沒有關機的習慣,他的手機一天二十四小時都開著機,鈴音也很大聲,這一下,直接就驚動了那正在祭天的人。

「完了,死定了!」王秋枚第一反應就是逃跑。

之前他們說話都很小聲,只有他們兩人才聽得見,如今,白斬天的手機鈴聲實在是太刺耳了,在這寂靜的夜晚,想要不被發現都太難啊!

「什麼人?滾出來。」果然,一聲大喝,黑月化成了閃電,一下子就衝過來了。 黑月,來自無垠星空中的外星人,身體殘缺,但卻不能忽視他的強大,絕對是當今世上最厲害的人物之一。

黑月迅疾如閃電,化成了黑色的流光撲向了白斬天和王秋枚,不用想,一旦被抓住,只有一個下場,那就是死,或者會屍骨無存,或者會成為祭天的犧牲品!

王秋枚臉色慘白到了極點,顫抖著手掏出了身上的配槍,在瞬間扣動了扳機,一顆子彈呼嘯而出,對準了黑月。

手槍真的管用嗎?王秋枚第一次對自己的武器沒有了信心。

無疑,王秋枚的擔心是正確的,子彈的確擊打在了黑月的胸膛上,只是,瞬間就被彈開了,連皮都沒有刮傷一點。

「完了,死定了!」王秋枚喃喃道,下意識的連續扣動扳機。

只可惜,都是徒勞的,殺傷力很強的子彈根本就打不穿黑月的身體,更不用說對黑月造成致命的傷害了,黑月離她們越來越近。

眼看著死亡就要降臨,就在這個時候,『啪』的一聲,白斬天點燃了一支香煙,叼在嘴裡,緩緩的往外走去。

「你要幹什麼?回來。」王秋枚大驚。

這個時候不是應該馬上逃跑嗎?怎麼反而迎上去了呢?想死也不是這麼個找死法!

白斬天彷彿沒有聽見王秋枚的話,一隻手踹在褲兜里,一隻手拿著手機就這麼垂在身畔甩呀甩的,嘴裡還叼著煙,一副弔兒郎當的樣子往前走去。

「唉!」王秋枚一跺腳,也跟著跑了出去。

事到如今,她還能怎麼辦?一個人逃跑嗎?這不是她的風格,身為人民警察,她也不能這麼做。要死就一起死吧!

「主動找死來了。」黑月的臉上露出了笑容,本來就恐怖的臉更加的恐怖了,比那地獄里走來的惡鬼還要可怕十倍。

黑月的手張開,呈爪狀,帶著呼嘯的風聲猛然抓向了白斬天的面門。

這一擊,要是擊實了,就算是鋼板也得被那五個手指頭擊穿,只可惜他遇到了白斬天。

沒有任何徵兆的,白斬天抬腳就踹了出去,『嘭』的一聲,黑月的身體以更快的速度飛回去了。

王秋枚怔住了,忘記了挪動腳步,她看見了什麼?白斬天怎麼可能那麼厲害?

那可是外星人啊,能夠飛行的人都被他打敗了的,怎麼就會被白斬天一腳給踹飛呢?這簡直不可思議,是眼花了嗎?太不真實了。

可是,事實擺在眼前,由不得王秋枚不相信。

「你是什麼人?」黑月狼狽的爬起身來,神色嚴肅,獨目中爆發出一道可怕的光芒,似乎要看透白斬天。

就連那正在祭天的人,也轉過身來了,面對白斬天,露出愕然之色。

「汪!」那條狗犬吠,似乎在護主,沒有經過它主人的同意就對白斬天發動了攻擊。小山般的身體,爆發出無量的威能撲向白斬天,白森森的牙齒閃爍著攝人的寒光。

只可惜,白斬天根本就無視它,一條狗而已,就算是傳說中的哮天犬他都沒有放在心上,更何況是來自太空中的一頭殘廢的狗。

同樣是一腳踹出,頓時讓那狗上了天,體會了一把飛翔的感覺,只可惜,也就只有那麼一次了,等它摔下來時,早已經沒有了呼吸。

這樣兇殘的一條狗活著也是禍害,乾脆了結。

白斬天這是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就要狗命啊!

黑月驚怒,那條狗已經跟了他許多年了,身體殘破了,靈魂不滅,以特殊的方法活下來,可是,卻當著他的面被人一腳踹死了,這口氣如何咽的下去?

「啊……!」

一聲咆哮,震天動地,黑月化成了流光,黑霧翻騰,浩蕩起了滔天的魔威對白斬天展開了攻擊。

他要殺了白斬天,以白斬天的鮮血來祭奠他的狗。

甚至,他要把白斬天的頭顱摘下來,送給他的主人來祭天。

香煙繚繞,火星一閃一閃的,白斬天顯得很從容,緩緩邁步,無視黑月的攻擊。

在他的身前,彷彿有一道無形的屏障一般,任憑黑月如何攻擊也無濟於事。

「喂!」就在這時,白斬天的手機中傳來了銀魂的聲音。

剛才電話是接通了,可是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並沒有人說話,就這麼被白斬天握在手裡一甩一甩的。

「什麼事?」白斬天一邊邁步,一邊把手機放在耳邊問道。

「我遇到麻煩了,快來救我。」銀魂的聲音焦急的傳來。

「你在哪裡?」白斬天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