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磊搖了搖頭,拒絕道:「九哥,別管我,讓磊爺我和小姐姐多呆一會兒吧!」

「嗯!」我點了點頭,隨即退了回來,給他們留出了單獨的空間!其實我做夢也沒有想到,在最緊要的關頭,石明聖涵會選擇捨命來保護王磊!

她這樣的選擇,很明顯她不會在動華夏的龍脈了!想到這一點,我心裡也不免感慨了起來。這就是命運,總是讓人捉摸不透,也總是帶給我們意想不到的驚喜!

子龍和黑袍人的打鬥還在持續著,只能看到兩道黑影在水面上不停的轉換。河面上也被炸出了無數的水柱,那水滴還沒有落下來,又再次被他們兩人的力量給震飛!

所有人都在觀察著他們的戰鬥,勾魂奪魄也退到了邊上,但林霄還是圍著他們,生怕他們這時會搞出其他的小動靜來!

等過了差不多四五分鐘的樣子,我才看到河面上有一道身影倒飛了出來,正是子龍!眼瞅著要墜入河中,子龍一掌打在了水面上,接著那股反彈之力化解了身上的力道!

但也是在水面上退了好幾米之後,這才穩住了身形!子龍就漂浮在河面上,身上的氣息就比之前弱了不少。

反觀那黑袍人,我雖然看不到他的臉,但還是能感受到他的氣息並沒有任何的波動。兩人沒有立即出手,就這麼相互對峙著!

黑袍人先開口,冷笑道:「趙子龍,你還不是我的對手!你只是冥王的傀儡而已,或許他來了,可能還有和我一決高下的資格!不過,我今日不會殺你!因為我要留著你的命,讓你去幫我打開九幽地獄的封印!」

「哼!」子龍冷哼了一聲,厲聲回擊道:「只要我還沒有倒下,你就不算贏!想要讓我打開九幽地獄的封印,除非你殺了我!」

隨著子龍話音一落,我就看到他的身體猛的一震。剎那間,我就看到他的氣息再次增強!而他臉上出現的憤怒,完全像是一個惡魔一樣!

看到他這樣的變化,就連黑袍人也覺得有些異常,淡淡的呢喃道:「你是冥王的傀儡,只是繼承了他一部分力量而已!為什麼,你會越來越強大?」

「呵呵!」子龍呵呵一笑,道:「我告訴你,我現在只想殺了你!」

子龍剛一說完,再次化作一道殘影沖向了黑袍人,兩人瞬間又顫抖在了一起。能看到的,還是他們的殘影,完全看不到他們的真身!

「九哥,你看那是什麼?」而就在我觀察他們打鬥之時,眼尖的阿狗忽然喊了我一聲。

我回頭看他,阿狗就用手指向了水面的方向。我順著他指的方向看過去,這才看到了河面上出現的異常!

只見那河面上,竟然出現了一排排火焰一樣的腳印!那腳印剛一出現,很快就會被水澆滅。所以,要是不仔細看的話,根本不會發現這個細節!

而這腳印出現的地方,正是子龍和黑袍人打鬥的地方。那腳印不是黑袍人,應該是子龍的,可為什麼子龍會出現這樣的變化?

難不成,他已經徹底被冥王的氣息給控制了?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子龍也會變成冥王的傀儡,六親不認,從而去打開九幽地獄的封印,放出另一股可怕的勢力!

到時候,那才是三界真正的劫難!這也意味著,以後我就會和子龍兵刃相向!師父臨終前的卦象,難道真的要應驗了?

就在我細思極恐之時,水面上忽然傳來了一聲轟隆的爆炸聲響。只見子龍和黑袍人相互對了一掌,兩人皆是被震的往後退了數十米!

看到這樣的結局,所有人皆是一驚。此時的子龍,好像抗住了黑袍人的攻擊!雖然看起來像是平手,可子龍的氣息很亂,身體也在微微的顫抖著!

反觀黑袍人,他的氣息雖然沒有之前那麼強悍,可很顯然是他佔據了上風!

兩人都沒有立馬動手,再次僵持了下來!黑袍人看著子龍,道:「看來,冥王應該是把他的本源力量注入了你的體內!不然的話,你絕對不可能支撐到現在!冥王到底想幹什麼?難道是選擇你做了新的宿主?可為什麼經歷了這麼長的時間,他還沒有取代你的肉身!」

「呵呵!」子龍冷笑了一聲,憤怒的回擊道:「我現在只想一心殺死你,我體內的憤怒越甚,我的力量就會越強大!」

子龍這麼一說,我就想到了一點。冥王是怒的魔王的分身,只要越憤怒,他的力量就會越強大。子龍之所以能越戰越勇,或許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

但黑袍人好像不承認這一點,否定道:「不可能,絕不可能!冥王絕對不會把本源力量給你,如果把本源力量給了你,那你早已經被他取代!我相信,冥王和我一樣,都想吞噬掉另外兩個魔王的分身,成為三界最強大的魔王!」

黑袍人此時也想不通子龍為何會出現這樣的變故,從他的語氣中可以聽出來,他現在肯定也是疑惑不解的狀態!

倒是子龍冷冷的笑了一聲,怒道:「來吧!只要你殺不死我,我就一定能打敗你!」

「哼!」黑袍人冷哼道:「趙子龍,不管你如何強大,你也不會是我的對手!你想死,我就成全你!」

黑袍人說話之時,我就看到他的氣息竟然在無形中變強了不少!好像剛才他和子龍以及王磊的打鬥,根本沒有使用全力!

只見他一個閃身便出現在了子龍面前,猛的一掌打向了子龍的胸膛。子龍沒有退讓,也是打出一掌應對!兩掌相對,子龍的身體瞬間被震的倒飛了出去,直接撞在了河岸上,一動不動的趴著,生死未卜!

「我說過,沒有人會是我的對手!我不會殺你,我會留著你,想看看冥王到底是不是把本源力量給了你?」黑袍人呵斥了一聲,再次沖向了子龍!

「阿彌陀佛,地藏王菩薩前來支援道門之劫!」而就在他剛剛衝過去之時,地宮通道的方向突然傳來了一道低沉的聲音!那聲音還沒有消散,就看到一道溫和的佛光照了過來!

原本要接近子龍的黑袍人,被那佛光一照,竟然忌憚的退了回來,同時朝勾魂奪魄喊道:「走,暫且讓他們多活幾日!」

黑袍人話音剛落,化作一股黑氣就逃了出去。勾魂奪魄緊隨其後,林霄要上前去追,也被我給攔住了!

等他們徹底消失后,那佛光才逐漸照了過來。同時,我也看到一個穿著袈裟的人影朝我們走了過來。因為有佛光的原因,我沒有看清楚來的人是誰!

可等他走進后,我才看清楚了來的人是誰!不是地藏王菩薩,正是消失已久的葉少卿。而他的手裡,還提著葉棠的人頭! 他們計劃的是,夜央歌擋住墨九卿還不夠。再有一個煉藥師擋住才行!

而剩下的,夜逐鹿親自出手。他可是一階武王修為,對付一個千公子完全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迷。到時候搞定了月千歡,一切都好辦!

動手!

夜央歌忽然看見面前煉藥師站起來,驚了一跳。後背覺察到刻骨冷意,夜央歌瞪大眼。

他迅速扭頭。可是夜逐鹿出手太快了。快的夜央歌只看見一道黑影,快准狠的飛向正在給南宮梟醫治的月千歡。月千歡後背對著他們,這要暗算中了,不死也要丟掉半條命。

父親怎麼能這麼做!

震怒驚慌交加。夜央歌只能大喊提醒,「小心!」

「啊——」慘叫急促而痛苦。

鮮血噴濺,一隻斷手落在地面。血色觸目驚心,突然來的變故也讓南宮無震驚愣住。

這是怎麼回事?

「千公子你沒事吧!」夜央歌下意識脫口而出。後知後覺才反應過來,斷手不是月千歡的。

那分明是一隻男人的手!上面熟悉的繁密雲紋刺繡,袖口上夜家的銘文。夜央歌倒吸口氣,這是父親的手!

「啊!我的手!」夜逐鹿痛的幾欲昏厥。

首席的惹火小蠻妻 兩名煉藥師摔倒在地,捂著肚子丹田的位子。痛的滿地打滾,張開嘴卻發不出聲音。

他們被廢了丹田,拔了舌頭。

墨九卿鳳眸微眯,「不聽話,就只能是這般下場了。」

他突然間又不想殺人了。歡歡說得對,殺人太簡單。折磨才有意思!己所不欲勿施於人,自己作死就不要怕遭報應。只不過他這個報應來的太快而已。

夜逐鹿驚恐憤怒的盯著墨九卿,染血的手顫顫巍巍指著他。「你,你……啊!」

墨九卿雲淡風輕的一眼,讓夜逐鹿的丹田咔擦有了裂縫。頓時痛的夜逐鹿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只能瑟縮在地上顫抖。

夜央歌臉色一白,當即拱手行禮。「還請墨公子放過我父親。你斷他一臂膀,已經責罰了。」

「這個,你不應該問我。」

夜央歌面色一僵,立馬看向月千歡。「千公子,我……」

「這次放過夜家主。不過三跪九叩,他自己瞎了眼。 洛神訣 可一樣也不能少。」

月千歡拍拍南宮無的肩膀,「你大哥沒事了。這裡面的丹藥,每日一顆。調理半個月,就能康復無恙。」

南宮無都被嚇傻了。月千歡拍他肩膀才回過神,千恩萬謝的接過藥瓶。南宮無再次看向夜逐鹿和兩個煉藥師,臉色極為難看。

他憤怒又鄙夷,「沒想到夜家主居然和這些煉藥師是一丘之貉!」

「你還說要救治我大哥。我看分明是你和這些煉藥師串通起來,想害我大哥。謀奪我七星苑的地盤對不對?」

夜央歌震驚,「南宮不是這樣的。這只是個誤會。」

「誤會?我親眼所見,你難道沒看見嗎!你父親他剛剛想要謀害千公子,而千公子是救我大哥的恩人!也是我南宮無的朋友!」

夜央歌張張嘴,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他緊握拳頭,向來儒雅清俊的公子氣度也頗為狼狽震驚。他不明白,夜逐鹿為什麼要這麼做? 不光是我們,就連逃走的黑袍人,也以為來的人是地藏王菩薩!說實話,我根本沒有想到會是葉少卿!

從他全家被葉棠滅門后,他就一直處於消失的狀態。唯一活動的跡象,就是請來了靈族的青龍來幫忙!起初我也想過他為啥一直沒出現,還想著他可能回去陪他娘的亡魂了!

可現在看到他的出現,我就知道事情遠遠還沒有結束!尤其是他一手提著葉棠的頭顱,一手提著一把長劍,身上還披著一件袈裟!

也是因為袈裟上面的佛光,這次嚇走了黑袍人。

等他走進后,我就連忙上去打招呼,「少卿,你怎麼來了?」

葉少卿笑了笑,說:「初九,是地藏王菩薩讓我來的!還好來的及時,雖然路上耽擱了點時間!」

葉少卿的笑容很奇怪,似笑非笑,更是帶著一種古怪的森然笑意。尤其是他說到最後的時候,還把他手裡提著的頭顱舉了起來。好像要說,他在路上耽擱的時間,就是去殺葉棠了!

葉棠一直在石明聖涵的手上,石明聖涵放了老鬼頭還有東子,可我沒有想到她連葉棠也放了!如此一想,恐怕她在來崑崙虛之前,就沒想過要活著回去了!

不是因為她無法全身而退,極有可能是她想到了遲早會和王磊生死相對!而她不能辜負陰陽道的使命,更不可能殺王磊,所以才會放了所有的人!

不然的話,以她的優勢想要全身而退,完全是易如反掌!

「閣下就是之前神霄門的門主葉少卿吧?」見我沒說話,林霄連忙上前去招呼葉少卿。

葉少卿還是保持著那奇怪的笑容,眼神一直沒有離開我,也沒有說話,只是點了點頭。他這個森然的眼神看的我心底發虛,我知道他的目的?

剛好,這件事情就是我答應他的承諾!可我……怎麼下得了手?

林霄看出了我的為難,繼續岔開話題,「葉門主得到了地藏王菩薩他老人家的指點,幫助我們反敗為勝!我林某不才,就斗膽代替華夏道教謝謝葉門主!」

「不必!」林霄正要拱手行禮,葉少卿立馬打斷了他,「我此番來的目的,並不是要救你們!是地藏王菩薩找到了我,讓我順便送來袈裟!我和他並不熟,和眾位也不熟,只想完成我自己的事情!」

葉少卿最後的語氣已經開始變調了,很是冰冷淡漠。特別是那看我的眼神,充滿了失望。我知道他在怪我,怪我沒有站在他的立場上。

可我做不到,也不敢開口說話,只能選擇沉默應對!

林霄不知道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順著葉少卿的話問了一句,「不知葉門主此番來崑崙虛的目的是什麼?」

葉少卿沒有理會他,舉著葉棠的人頭,冷冷一笑,道:「這是你欠我的,如今已經還了,我便給你留一個完整的人頭吧!」

葉少卿話音一落,直接把葉棠的人頭丟進了河中!只聽見撲通一聲,水花四濺,葉棠的頭顱立馬沉入了冰冷的河水中。

從此以後,世上再也沒有葉棠這一個人,連三魂七魄都沒有留下,永遠的消失在陰陽兩界!而最早期的大家族葉家,也全部被滅門!

這就是道門的變革,在所有人的努力下,道門家族遲早會消失。歸順道教,重新修道!而像葉棠和葉家老祖這種道教的蛀蟲,終究是落得形神俱滅的下場!

在扔掉了葉棠的人頭后,葉少卿接著把身上的袈裟給拖了下來,雙手捧著看向了林霄,「把袈裟給趙子龍穿上,要是等他醒來的話,必定又會是一個魔頭!他已經被體內的魔性給控制了,袈裟能暫時壓制他體內的魔性,讓他永遠處於昏睡中!這是地藏王菩薩交代的事情,雖然和我沒什麼關係,但我也希望好人活著,壞人慘死!」

葉少卿最後那句話的語氣瞬間加重了不少,完全是咬著牙從牙縫裡擠出來的,很是冰冷憤怒!先是掃了我一眼,隨後眼神就看向了石明聖涵和王磊!

王磊也不知道這件事情的起因,也是一臉疑惑的看著我。他現在很虛弱,不然的話,以他的性格,肯定會當面質問葉少卿。

等林霄把袈裟穿在了子龍的身上后,又繼續問道:「葉門主,不知是不是還有其他的事情?可否一一交代完?只要我林某能做的,一定不會推辭!」

林霄此時對葉少卿的態度也不好,只是在強忍著而已。

葉少卿冷冷一笑,眼神猛的看向了虛弱的石明聖涵,眼睛驟然一眯,厲聲道:「好,我告訴你!我要辦的最後一件事情,那就是殺死石明聖涵!」

一聽到葉少卿說出這番話,我心裡就猛的抽了一下,彷彿快要窒息了一般。最難抉擇的時刻,終於要來了!

而王磊聽到葉少卿要動石明聖涵,連忙扶著石壁站了起來,瞪了葉少卿一眼,吼道:「葉少卿,磊爺我看在你剛才救了大家一命的份兒上,磊爺我不會和你動手!可你要是再口出此言,休怪磊爺我不認人!」

「呵呵!」葉少卿冷冷一笑,道:「今日不管是誰,不管是你王磊,還是李初九,沒有人可以阻止我殺她!我全家喪命,就是拜她所賜!難道,這個仇我不該報?」

「嘶!」聽到葉少卿怒吼出這個真相時,我就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該來的,終於還是來了!

葉少卿最在乎的人,自然是他娘。為了救他娘,他不惜可以殺養他的葉家。而石明聖涵滅了他全家,以葉少卿的性格,肯定是絕對不會放過石明聖涵的。

殺他全家的人,葉棠和葉家老祖是主謀,石明聖涵是幫手。如今葉棠和葉家老祖已經死了,也就剩下石明聖涵還活著。他之前一直沒有出現,恐怕就是為了等到現在!

可最難做的人是我,因為我當時答應了葉少卿,一定會幫他報仇。之前我根本沒有想到,石明聖涵會在最後關頭回頭是岸。

她有很多次機會可以斬斷華夏的龍脈,但她還是放棄了!她也可以殺死依依、小鐵,還有東子和老鬼頭,可她沒有。

就沖著這些情義,我就不能動手殺她!雖然石明聖涵有錯,但錯不至死。而且她在最後關頭選擇悔改,也是我們能夠反敗為勝的主要原因之一。

要我殺石明聖涵,我是真的下不了手!而王磊此時也顯得異常的震驚,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石明聖涵,眼神里的情緒很複雜,張了張嘴,最終只是說出了幾個字,「是真的嗎?」

石明聖涵沒有解釋,承認的點了點頭,也不等王磊說話,便扭頭看向了葉少卿,「葉少卿,你的家人雖然不是我親手所殺,但我是帶頭人!殺人償命,我絕對不會逃避。錯在我,你動手吧!」

石明聖涵說話時,也是踉蹌著從地上站了起來。腳下很虛,根本走不穩,幾乎是踉蹌著走向了葉少卿。王磊要去拉她,卻是被她甩開了手,同時低聲呵斥王磊,「混蛋!他們一家死了這麼多人,我必須拿命來償還!你別管,否則我立馬死在你面前!」

石明聖涵的性格很固執,也是說話算話的人。王磊深知她這一點,沒有說話,咬著牙看著石明聖涵的背影,一言不發!

葉少卿冷冷一笑,隨即把長劍舉了起來,劍尖直指石明聖涵。而就在這時,林霄再一次站了出來,「葉門主!石明聖涵雖然是陰陽道的人,但她最後迷途知返,這才讓我們保住了華夏的龍脈!不然的話,我們這群修道之人,都會是華夏的歷史罪人!所以,懇請葉門主看在這份大恩大德上,給石明聖涵一次機會!」

林霄願意給石明聖涵求情,很顯然,他已經接受了石明聖涵。人非聖人,孰能無過?

而林霄一開口,小鐵也跟著開口求道:「葉門主,石明聖涵不是壞人。求你給她一個機會,如果你真的要殺人,那你殺我吧!」

「滾!」小鐵話音剛過,葉少卿當即冷哼了一聲,怒道:「我不要你的命,我只要石明聖涵的命!我葉少卿向來仇恨分明,人敬我者我畢敬之,人辱我者我比還之! 無敵神婿 此仇不報,我如何向我娘還有我的家人交代?整整十七條人命?我要是不殺她,日後我下了黃泉,又有何臉面去面對他們?!」 屋外一眾煉藥師等了許久許久。

等到他們忍不住懷疑裡面是不是出事了。怎麼一直沒有動靜?

有人小聲道:「哎,你說到底能行不能行啊?」

「他肯定不行啊!那個千公子算什麼?雖然藍湖上他打敗了墨雲飛,但那只是機緣巧合,他運氣好。」

「就是!墨雲飛要是真動起手來,他能是對手?至於煉藥師,醫術。咱們可從未聽說過什麼千公子。準是糊弄人的。」

有人忍不住質疑,「可是南宮大少很信任他啊!」

眾人一愣,緊接著立馬七嘴八舌的議論起來。言語間皆是對月千歡的懷疑和不信任。

他們都沒辦法,都不敢出手醫治的。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怎麼可能醫治好?而且月千歡出手殺人,那狠辣無情的手段。讓眾人更加不信她是煉藥師。

「就算是,那也是用毒殺人的無情客。怎麼能救人?」

「沒錯。這裡面這麼久沒動靜,說不定就是他醫治不好。想著辦法拖延時間呢!」

「嘶!南宮家主的傷可一點也拖延不得。」

說到此,眾人神色間紛紛幸災樂禍起來。一個不知道從哪兒跑出來的小子,居然也敢否認他們,說他們是庸醫!

哼!等著瞧吧。他醫治不好南宮家主,夜家主和南宮家是不會放過他的!還有他們,到時候他們傳出去眾口一致,讓他在下南之地混不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