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浩樂了,“我咋知道。”

把羣裏面的信息點開看了一眼,又看了一眼那個管勇的朋友圈,程筱筱恍然大悟。

“原來是我們那個班長啊,以前還追過我,但是我沒看上,很猥瑣的一個人,沒想到現在都當上老闆了,還有老婆孩子了。”

“班長好。”程筱筱發了個消息。

“哈哈哈,你好你好,好久不見啊。”

“好久不見。”程筱筱也跟着客氣道。


“你現在和楚雨晴還聯繫嗎?要是還有聯繫的話,把她也拉進來吧,畢竟都是老同學了。”

沒等程筱筱說什麼,牛蓉蓉就開口道。


“我問過了,楚雨晴現在就是個小公司裏面的白領,可能是覺得丟人,所以就沒有聯繫咱們這些老同學。”

牛蓉蓉發的是語音,說話的時候。還吃着炒飯。

“哈哈哈,這有什麼,程筱筱,大家都是老同學,又不會笑話你什麼的,有需要的時候還會幫你一把。你快把楚雨晴也拉進來吧。”

管勇再度道。

程筱筱二話不說就給楚雨晴打了個電話,大概說了一下情況之後,就把楚雨晴拉進了羣。

“大家歡迎楚雨晴。”

牛蓉蓉立馬在下面慫恿道,“班長,你現在都是大老闆了,今天羣裏面來新人了,你不得發個大紅包啊。”

立馬有人慫恿。

“是啊是啊,發個大紅包吧。”

經不住一幫人慫恿,管勇直接發了個兩千塊的紅包。

羣裏面攏共四十多個人。

程筱筱開開心心的搶了紅包。

直接搶了二百多,程筱筱開心的在王浩面前晃着手機。

“你看!額外收入哈哈哈!”

“班長大氣!”程筱筱拍馬屁道。

“程筱筱爆個照吧,大家好久沒有聯繫了,都快忘了長什麼樣子了。”

管勇提議。

程筱筱也不廢話,靠近王浩拍了一張自拍。

“還真是在賣炒飯啊,這是你老公吧?”

管勇立馬發消息道。

“混口飯吃嘛。”程筱筱道。

管勇接着發了個消息,“筱筱比以前更漂亮了啊。”

“還行還行。”程筱筱打哈哈道。

誰知道前腳羣裏面說了話。後腳管勇就加程筱筱微信了。

程筱筱眉頭一皺,“臥槽,這人加我微信幹嘛?加不加?”程筱筱擡起頭問王浩。

王浩樂了,“你問我幹嘛?”

程筱筱想了想,還是加上了。

“看看他想幹嘛。”

“筱筱真的是女大十八變越變越好看啊。”

上來就誇。

程筱筱很官方的回答着。



王浩兜裏的手機又振動了。

接通電話。

“老闆,咱們三家餐廳,老酒館和西海岸都把和瓜果園公司的合作斷了,炎夏明燈和瓜果園公司的合作斷嗎?”

“他們的蔬菜問題大不大?”

“很大,最噁心的是他們給咱們的菜上面鋪了一層好菜,下面全是爛菜葉子,還不承認。”

“全斷了!”王浩當機立斷道。

“對了老闆,他們公司有個叫牛蓉蓉的負責人說想要見您,和您談一談。”

王浩愣了一下,隨即咧嘴一笑。

“不談。” 程筱筱的同學羣裏面還在聊天。

班長管勇@了一下全體成員。

“同學聚會就在後天,最近新開了一家餐廳特別火爆,叫西海岸,位置我來定,晚上六點鐘吧,我後天還要開會,白天沒時間,晚上六點鐘大家準時到。”

程筱筱愣了一下,擡頭看着王浩。

“不是你的那個餐廳嗎?”

王浩咧嘴一笑,“我也沒想到,你們同學聚會要去我的餐廳。這到時候要是讓他們知道餐廳是我的,那我不得破費啊。”

程筱筱也是苦着臉,“對啊,絕不能讓他們知道這是咱家的餐廳。”

剛要說話的時候,牛蓉蓉就發了個消息。

“牛蓉蓉@管勇,班長,你個西海岸的老闆認識嗎?”

“什麼事,你說。”管勇二五百萬一樣。

“是這樣的,我們公司是做蔬菜水果生意的,本來和西海岸他們三家最近最火爆的餐廳有合作,但是前幾天,我們公司的員工搞了一些失誤,讓他們和我們斷絕了合作,現在被我們的商業敵人搶走了合作位置。

您能不能幫我一個忙,和西海岸的老闆說一下,我們給他們認錯,賠禮道歉都行,只希望他們不要和我們斷絕合作。”

管勇安靜了一會兒,“是這樣啊,沒什麼大問題,我和西海岸的經理熟,我倆是朋友,這件事兒包在我身上了。

正好,到時候咱們過去西海岸吃飯的功夫,我給你說一下。

都是小意思。”

“謝謝班長。”牛蓉蓉立馬感恩戴德的答謝。

“都是小事情,沒什麼謝不謝的,大家都是老同學,沒必要這個樣子,以後大家有什麼需要幫忙的,互相說出來,大家都可以有一個照應。”

“咱們班長就是大氣!”

牛蓉蓉直接就開始拍馬屁。

程筱筱笑嘻嘻的看着這幫人聊天。

王浩在旁邊給來往客人做着炒飯。

一直忙活到了快十二點。

兩個人收拾了一下東西,把車子放在了最近的一個停車位。

程筱筱挽着王浩的胳膊蹦蹦跳跳的回家。

半路上。

程筱筱忽然縱身一躍,趴在了王浩的後背上。

王浩反手摟住程筱筱的腿,揹着程筱筱回家。

程筱筱小腦袋蹭在王浩側臉。

“親愛的,以後咱倆就買一個小院子吧。讓改改還有大哥都住在旁邊,咱們沒事還能串門。”

王浩咧嘴一笑,沒有說話。

程筱筱也破天荒的沉默了很久。

上樓的時候,程筱筱忽然問道,

“你能不能不去報仇?我們就安安分分的過小日子不好嗎?娶我,我給你生個龍鳳胎,咱們過幸福快樂的小日子多好。”

王浩咧嘴一笑,“有些事情得有人去做,得有人必須去做。”

“可是不是有那麼一句話嗎,冤冤相報何時了,你去報了仇,你仇人的兒子又來找你,子子孫孫無窮匱也。仇是報不完的。”

王浩失神半晌,“活人就是給死人辦事的,死人都在天上看着,活人只有把事情辦了,心裏面纔會舒坦。”

程筱筱不言語。

門口開門的時候,碰巧田媛媛出門扔垃圾。

一轉頭看到了王浩揹着程筱筱,田媛媛愣了良久,把垃圾放在門口折身回了房間。

隔日。

晚上。

王浩和程筱筱照常出攤,程筱筱拿了個iPad,沒事兒就拉着王浩和她一起追劇。

幾天下來,王浩也積累了不少回頭客。

王浩做完一份炒飯後,接了個電話。

“王,你讓我查的那個人我已經給你查到了,在寧州市。”

“寧州市?”王浩愣了一下,距離銀州市還是有不小的距離,沒想到相隔這麼遠。

“嗯,我把具體位置給你發過去,這個人的信息我也查到了一些,都一起給你發過去。

這個人身份不簡單,紅骷髏你知道嗎,他是紅骷髏在東亞的六大負責人之一。專門負責你們國家的生意。

具體的信息都發給你了。”

“謝了。”


王浩答謝後,對方並沒有着急掛電話。

“還有事情嗎?”王浩問道。

對方沉默了很久之後纔開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