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啟年到了岸上,先去了大夏的管理部門,亮出了大夏所頒發的海外藍色通告證,這是級別非常高的通告證,大夏一年只發出十來張,可以得到大夏海外駐軍的幫助,同時擁有海外殖民地中通行能力。

王啟年準備在鳳凰洲逗留十天左右,他很想看看鳳凰洲的風貌,特別是其中土著,但他不是來考察,他還有一船人要照料,不可能長時間鳳凰洲停留,他這次來,是購買此地一種魔法材料,大夏佔據了鳳凰洲一個大型地光石礦,這種礦藏其他地方很少,泰西洲幾乎沒有,地光石在泰西魔法體系中,用途很小,但在大夏的脈輪體系中,卻是不可缺少的原料,它是魔法池必需的原料,也是魔法地脈通信中必需的東西。

地光石控制很嚴,但王啟年的通行證讓他完全有權力購買這種礦石,他到了總督府,辦好了手續,讓兩個水手去購買地光石,地光石是官方專賣,而且有軍隊看守,一般人根本不能買到,當然,在黑市上也許能買到,但價錢較貴。

根據配額,一張通行證一年之內,只能購買一千斤的礦石,這暫時夠用了,王啟年想自己伊安國內是否有這種礦藏,不然的話,國家命脈控制在別人手中,總覺得不踏實。

水手去取礦石,王啟年則和緹娜她們在逛街,街頭上人很多,有當地的土人,也好大夏的人,還有紐蒙西以及大夏周邊國家的人,簡直是一個萬國風情展,商品也很多,多是一些當地的特產。

王啟年陪同中緹娜在和小商販討價還價,他還是挺享受這種氛圍,隨著他的修為越來越深,他發現離常人生活越來越遠,他不自覺間覺得常人的生活還是很好,當然,這些都是王啟年的矯情,真正讓他過常人的生活,他倒未別願意。

「老爺,可憐可憐小的。」一個老乞丐在王啟年身邊乞討,王啟年還沒有說話,小雙已經拋出一個金幣,掉落在他手中的破碗中,乞丐一下子愣住,隨即跪下磕了一個頭,掉頭就跑。

小雙也愣住了,王啟年苦笑到:「你給的錢太多了,恐怕會給他惹來麻煩。」

一個金幣,一個人大半年也掙不到,小雙倒也大方,就這樣給了乞丐,小雙看起來是一個財迷,但實質上只是好玩, 西游之影視大亨

小雙不服氣地說:「怎麼會有麻煩呢?」

王啟年笑笑,正要說話,眼光陡然看到一物,那是一小塊地光石,那個人蹲在牆角,眼睛卻機警注意著四周,好像隨時準備收攤走人。

王啟年上前,指著那塊石頭:「這東西怎麼賣,還有嗎?」

他的外貌卻是當地土人,看了一眼王啟年,見王啟年外貌不是大夏人,鬆了一口氣,反而將攤子收了起來:「先生,你要問這東西,這個地方不是談生意地方,我們找一個地方?」

王啟年看到他的動作,微笑著說:「也好,找一個茶館之內的,我們談談。」

王啟年跟著他,左拐右拐,來到了巷子內的一家茶館內,茶館是土著開的,想不到大夏殖民倒也移風易俗,鳳凰洲的土著人原本沒有茶和咖啡,是大夏帶過來的,加上鳳凰洲根本沒有國家,所以很輕鬆站著了腳。

王啟年點了幾客茶,他們選的桌子很清凈,靠近牆角,沒有人注意到他們。

那個土人說:「尊敬的貴客,你想要多少?」

「你們有多少,我需要的量挺大,就怕你們出不了貨。」王啟年回答到。(未完待續。。) (感謝書友「與天大人」月票支持!在此叩謝!)

土人笑了:「我們有一個礦,這種石頭很多。」

「我聽說只有大夏控制的礦有這種礦石,難道你們是從大夏控制的礦中弄出來的嗎?」王啟年問到。

「不是,跟你說吧,我們是來自內陸,各方勢力還沒有控制我們,但我們也沒有什麼路子,才冒險來到鳳凰城,大夏對此控制得很嚴,不允許私下買賣,我是因扭特人,我們部落中的礦。」土人說到。

王啟年沒有想到,居然是因扭特人,他好奇地問到:「你們怎麼不去其他殖民地?」

「大夏殖民地管的最松,我們還能夠出入,其他的殖民地,我們都不能隨意出入,稍不留神,就會被他們抓住,變成奴隸。」土人說到。

「你的大夏話說的不錯,鳳凰洲到現在國家都沒有建立,其他洲的國家可沒有善心,大夏大概因為文化問題,才對你們寬容一些,世界上沒有白吃的飯。」王啟年莫名其妙說了這麼一段話,他是有感而發,這種事他見得多了,從前世的地球,到今世的後土星,一切都證明了落後的民族根本不能與強勢文明抗衡,中間有多少血淚,一言難盡。

「我們部落是一個接受了新思想的部落,可是有多少部落還沉醉在夢中,只知道躲避,可是敵人的**是無窮的。」土人苦笑到。

王啟年沒有問他姓名,目前伊安國還沒有力量過問萬里之外的鳳凰洲。連泰西洲都無能力過問。

「怎麼交易?」王啟年問到。

「用金幣或者以貨易貨,你們能不能提供軍火,像刀槍之類的,或者魔法箭也行。」

王啟年搖搖頭:「我們以金幣交易吧,軍火雖然有,但我們船上沒有,再說,怎麼和你們交易,如果可能,我想做成長期生意。甚至我們可以派人協助你們。訓練你們。」

王啟年心中一動,他考慮的是以國家為主,如果只有此處有此礦石,他不想把命運寄於大夏。雖然大夏目前對他還好。也無利益衝突。

「我們想統一各個部落。需要武力。」土人說。

「你不怕我去告密?」 惡魔總裁的寵物老婆

「我們的人看到你的船,你也不是大夏人,再說。我們的目標不是大夏,我們不呆,不會和三個對手一起作戰,準備拉攏兩個,先對付紐蒙西,事實上,大夏已經知道我們存在,他們也需一個盟友,對付他們的敵人紐蒙西。」土人說到。

王啟年明白了,不怪他這麼大膽,原來早就有預謀,在鳳凰洲,幾方外來勢力間,表面上雖然共存,但背後的鬥爭時刻不斷,他們都已力量到了極點,畢竟這個時代不可能派很多人遠離故鄉,大夏雖有海軍基地,殖民當局也不過維持一支千人左右的陸軍,還有不到十艘的戰艦,其他幾個勢力也是如此。

看來,他是捲入其中,王啟年感覺到背後有一隻看不見的手在操縱著這一切,不過,他並不害怕,所謂藝高人膽大,他在這個大陸以及大夏,和權貴們沒有利益衝突,他們以他為破局工具,王啟年心中冷笑,這不是為些土人所能想出來的,看來是大夏有高人。

既然將他捲入其中,王啟年雖沒有直接證據,現在反而明白了,憑土人根本不可能有這麼大的布局,王啟年可不是一個善人,那好,自己插手鳳凰洲正好有了這一個機會。

王啟年想的不錯,在鳳凰城的總督府中,總督步青雲正與幕僚說話。

「總督大人,你這麼做不怕伊安國藉機插手鳳凰洲,再說也不好向大祭司交代?」

「我在數日前就得到魔法傳信,說一個伊安國的魔法部長將經過鳳凰洲,他的地位很高,在魔法界和宗教界二方面廣有人脈,我們皇權這一派當然要反擊,放心吧,他不知道,我們也是為了伊安國,大祭司那麼不讓他知道,至於伊安國插手鳳凰洲,一是伊安國地處遙遠,鞭長莫及,根本不用擔心,二是你說他會知道我們的計謀嗎?」步青雲哈哈大笑。

「我還是很擔心,我是崑崙學院出身,高級魔法師,知道魔法師層次越高,智慧越突出,有些地方可能超乎我們的想象。」

「不用擔心,就是他插手之中,又能怎麼樣,目前鳳凰洲已達成平衡,正需要一方勢力打破平衡,我不然也不會尋找一個無關勢力,因扭特人以為我不知道他們有地光石礦,這種礦藏除了通訊和維護魔法池,別的方面很少有用途,啟年.王一下子購買了一千斤,難道他掌握了利用地脈通訊的技術?那群魔法師真是叛徒!」步青雲不由臉上露出了怒意。

回過頭來,對幕僚道歉著說:「我不是說你,我是氣不過我國的技術外泄。」

他不知道,王啟年是用西方的發現與東方交換,根本不存在什麼背叛問題。幕僚陪笑著說:「哪裡,大人也是為了大夏,正因為有了大人這樣的總督,大夏才在萬里之外佔據了這麼大的一塊土地,為大夏的發展,源源不斷地提供資金和各種資源。」


與此同時,王啟年也猜測到事情的真像,其實並不難猜測,土人到底是土人,在鳳凰洲如今狀況下,還顯得這樣相信王啟年一個陌生人,要是這樣的話,他們早就被其它洲的人征服了,只以有說明一個問題,他們知道王啟年的背景,一個土人是如何知道,根據他的描述,雖沒有透露是大夏,但答案昭然若揭。

王啟年說:「我們在什麼地方進行交易?」

「有兩個方案,如果想長久做下去,你們有沒有時間,大概船要走十餘日,到達大陸的西南方,那個地方是一片沙漠,其中有綠洲,我們的人會在那裡交易,還有一種方案,就是在附近交易。」土人說到。

王啟年當然想長久交易,甚至想插手他們內部,扶植一個代理人,笑到:「反正我們沒有事,就到綠洲之中,我們探一下路,以便後繼的人與你們做生意,甚至提供幫助,當然要報酬的,你們除了地光石,還有沒有其他礦藏或特產?」

「有,我們那麼有水晶,還有綠金石,青剛石,還有一種樹,樹上果子很硬,我們偷偷賣過,據魔法師說,那是一種很罕見的材料。」土人說到。

「你跟不跟我們走?」

「我當然早上好你們走,要不然,你們不知道,不過,你們等一下,我去安排一下,你們的船在港口,我到港口找你們。」土人說。

「好的,我們在船上等你,你怎麼稱呼?」

「奧菲帕斯.蓋倫,你們叫我奧菲就行了。」奧菲帕斯說到,站起身來,「回見!」

「回見!」王啟年也站起身來,伸出了手,兩個人的手握在一起。


他們走出了茶館,奧菲帕斯揮揮手,消失在人群之中,王啟年看著他消失,嘴角露出了笑容。

緹娜說:「有沒有什麼問題,他們好像太輕信人了,過程輕易得讓人難以置信,我總覺得不尋常。」

「緹娜也學會了思考,他們是有問題,但這又與我何關,我目前只關心地光石。」王啟年微微一笑。

緹娜白了王啟年一眼,說:「什麼叫我學會了思考,我早就會思考了,我還是一名聖光魔法師,魔法師的原則什麼事都要用腦子,這明顯得不合理。」

小雙好像也恍然大悟:「就是,明顯得不合理,巫妖,你是不是有什麼東西瞞著我和緹娜姐姐?」

王啟年向旁邊看了看:「走吧,邊走邊說。」他們一邊走,王啟年小聲地把自己的猜想說了一通,小雙火了,說:「大夏的人怎麼這樣,這不是要算計我們嗎?讓我們沖在前面,他們在後面摘果子,不行,得讓女神姐姐管管他們。」

「這是小事情,他們這麼做,何別驚動女神,既然這樣做,我就心安理得,本來對大夏還有一些內疚,這一下,全都沒有了,國與國之間,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恆的利益,你們思維還沒有轉過來。」王啟年笑眯眯的說到。

「你居然一點也不生氣,別人在算計你。」緹娜說,小雙也在一旁附合:「就是,別人算計你,你還笑。」

「我為什麼要生氣,生氣有用嗎?你們思想還轉不過彎來,生氣只是一種情緒,有時對事情有幫助,那當然會生氣,如果對事情沒有幫助,為什麼要生氣呢,心靜下來,不如想想如何從中得到最大的利益。」王啟年還真的沒有生氣。


聽他這一說,緹娜倒似有所思,可是小雙更加生氣:「巫妖,你不生氣,我生氣了,居然算計到小雙頭上,我不會放過他們。」

「你生了哪一門子氣,你不會放過他們,你想怎麼樣?」

「我,我要用鎚子敲他們的頭。」小雙一時口中不知說什麼好。

「哈哈!」王啟年笑了起來,「不勞我們的小雙大人出手,我早就想好了,既然他們要鳳凰洲亂起來,我就給他們添一把火,到時候,說話權就不是在他們手中,鳳凰洲資源真的很豐富,如果我扶植一個代理人,你說會怎麼樣?」

小雙一下子醒悟過來:「巫妖,你說不生氣,你不是還生氣了嗎?而且很陰險。」(未完待續。。) 「我這不叫生氣,而是心平氣和地爭取最大的利益,他們給了我一個插手鳳凰洲的機會,我不抓住,那不是對不起我自己。」王啟年盤算著自己這次有多少收益,是不是該把一些產品,先是軍工產品,接著將工業品和手工業品傾銷到這個地方,王啟年在盤算著這些,眼中進露出了精芒。

小雙看到王啟年眼露精光,不禁問到:「你又打什麼壞主意?」

「沒什麼,我再想伊安國目前軍工最發達,農業不能丟,工業就不夠發達,看來要大力發展工業,再結合商業,應該用機械設備完成工業化,紡織業聽利爪說還較好,產能有剩餘,目前布匹要外銷,其他行業剛剛起步,伊安國人少,只有一百多萬人,不知道現在有沒有增加。」王啟年說到。

「你的思維真具有跳躍性。」小雙沒有反應過來,覺得跟不上王啟年的思維。

緹娜倒是反應過來:「你想將布匹之類銷售到這裡?」

「不錯,現在的時代,會迎來一個全球時代,產品會如噴泉一樣出現,以後就是誰佔據市場,誰就說了算,軍隊也得為這個目的服務,在這個大潮中,人們還沒有意識到這一點,我佔了先機,一種新的樣式出現,貴族統治將要瓦解,宗教,特別是泰西洲和紐蒙西的一神教也會受到衝擊,不得不面對現實,在這個大潮中,我們要領導潮流。順應民意,我感到我的路已經顯示,我明白了,信仰並不是唯一的,這也算一種信仰,利用這股浪潮,我可能順勢封神。」王啟年靈光一閃,似乎美好前景就在他的眼前。

「巫妖,你想好了你的路,我小雙早就預定好了。我做大天使。天使小雙!」小雙雀躍著飛了起來。

王啟年一伸手,一股引力從他的手掌中而生,將小雙拉了下來,小雙坐到他的肩頭:「我只是看到了路。並沒有感覺到怎麼做。還早著呢。」

「不要緊。反正你是巫妖,又是傳奇法師,你的壽命長著呢。可是緹娜姐姐怎麼辦?」小雙猛然想起了緹娜。

「不要緊,我已得到哲人石的配方,利用一國之力,收集材料,還是很容易的,緹娜還很年輕,等我煉出哲人石,她就可以長生不老了。」王啟年顯然早有打算。

他很早之前,就已經收集哲人石配方,建立國家,其中有一個目的,就是為了自己收集材料,最早他沒有想到成神,但路卻走了過來,他發現成神似乎不錯,但他心底又有些畏懼,是怕成神之後,失去自己的個性,所以他將信仰之力轉移給了小雙。

在與後土交流過之後,他打消耗了這個顧忌,因為他已找到一條路,雖然還看不清,不過,路已經踩了出來。

他們回到了船上,兩個水手已經回來,後面跟著一群挑夫,挑著擔子,將一千斤地光石挑到船上。

他們付了錢,挑夫散去,過了一會兒,奧菲帕斯來了,王啟年將他接到船上,他一上船,很是驚嘆,特別是看到水手的槍支和戰刀,眼睛之中露出熱切的光。

船沿著海岸,在奧菲帕斯帶領下,行進了十餘日,岸邊逐漸變成了懸崖峭壁,這裡顯然沒有什麼時候人,又過了幾天,地勢開始平緩,開始出現了戈壁沙漠,仙人掌開始多了起來,長得很高大。

船繼續前行,前方出現了綠意,一條大河從沙漠中流出,直奔海洋中,奧菲帕斯說:「這是一條間歇河流,只有在每年這個時候的兩個月,才能看到,許多探險家都不知道,沙漠之中,居然有一條河流。」

船停靠在河邊,有數條小船從上流駛出,顯然已在這裡等候數日,河流並不深,也不大,摩黛絲提號不能進入,船上的人皮膚被陽光曬得發黑,身上基本上只穿了褲衩,身強力壯,划著船飛快地來到摩黛絲提號船邊。

奧菲帕斯看到了他們,高興地叫了起來,連忙揮手,土人也歡呼起來。

小船停在大船邊,奧菲帕斯說:「尊貴的客人,請上船。」

王啟年吩咐了一聲,帶著小雙和兩個侍衛上了小船,小船開始向沙漠深處而行,行不到半個小時,前方出現一個綠洲,水面也開闊起來,在岸邊,土人少男少女跳起了一種舞蹈,歡迎王啟年的到來。

一個長老模樣的老者,身邊站著幾個人,其中一個人頭上戴著羽毛冠,他們都赤著腳,身上皮膚呈現棕色,見到王啟年的到頭,老者手端一碗酒說:「飛翔的天際的雄鷹,塔雅部落的尊貴客人,你就像雄鷹翱翔在天際,像天邊個那眩目的彩虹,帶著友誼和熱情來到這裡,先請幹了這碗酒。」

王啟年雖然沒有遇到過,也知道這是一種禮節,上前接過酒碗,一仰頭,將酒碗喝乾:「感謝長者和塔雅部落的熱情,我是為了我們的友誼而來。」

老者哈哈大笑:「我是部落中的巫師蘇帕徹,這是我們的酋長瓦踏納。」

王啟年微笑向他們問好,三個人走在前面,其他人跟在後面,走進入了一間草屋搭成的大廳內。

「王先生,聽說你有意圖購買我們的地光石?」

「是的,地光石是一種魔法材料,我不僅購買它,你們這裡還有什麼,我想看一下,說不定我們可以合作。」王啟年笑著說。

瓦踏納酋長示意,幾個土人手端著木料做成的盤子,盤子上放著水晶、綠金石、青剛石和一種植物種子,植物種子像一顆暗紅色的寶石,裡面蘊藏著魔法能量,卻是火和土屬性的能量,王啟年先看了水晶,他發現居然是魔法水晶,一種能夠放大精神力的物質,綠金石和青剛石這兩盤,卻是魔法物質與常規物質都有。

盤子卻呈暗紅色,王啟年感到它與那種植物種子系出出自一個種族。

他們看著王啟年分別拿起了這些物質,感應了一下,又放下說:「這些物品不錯,還有沒有了,這個木盤就不錯,它是什麼樹做的?」

「它是血竭木所制,您看的植物種子就是它上面所結,我們稱為血竭子。」

「這些我都要了,你們有多少?」

「我們開採好的,地光石有五百餘斤,水晶約一百斤,綠金石和青剛石不多,只有二十餘斤,血竭子我們收集了二百餘斤,血竭木卻不多,完整的只有三根,我們沒有多開採,畢竟賣不出去,地下還有很多。」巫師蘇帕徹說。

「這些我都要了,你們說一個價錢?」王啟年說到,他肩頭的小雙卻睜著眼睛向四下打量著。


「能不能換些軍火之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