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虎和餓狼是怎麼走到一起的?蘇牧問出了這個問題。

原來,方老頭自從聽了蘇牧的話后,就把殺法源寺的和尚當成了自己的興趣愛好,老頭瘋是瘋了點,卻不傻,知道自己能力有限,單幹的話很可能反被和尚殺,必須找個搭檔,蘇牧提過的屠和尚似乎不錯,就開始尋找。

九州不小,又沒什麼線索,換成是別人的話,怕是一輩子也不可能找到,可屠和尚也不小,他大得令人印象深刻,見過的人都不會輕易忘記他,方老頭也不著急,一路打聽,花了近半年的時間,從巽州開始,經過了坎州、艮州、坤州,最終在震州找到了屠和尚,繞九州整整半圈。

屠和尚獨來獨往慣了,見一個瘋瘋癲癲的老頭子要和自己一起殺和尚,自然不答應,方老頭無所謂,跟著,屠和尚走哪他走哪,屠和尚殺和尚他在旁邊跟著殺,興起時還來搶,久而久之,屠和尚終於被打動。

「那屠和尚吃和尚的時候,你吃不吃?」蘇牧好奇的問道。

方老頭嘿嘿一笑:「吃,他吃的話我肯定吃。」

「屠大師到底吃不吃人?」蘇牧又向屠和尚問道。

屠和尚回頭笑了笑:「有一次殺和尚,跑了兩個回去叫人,我也只好跑,他們回來的時候那些屍體被野狗啃過了,卻賴在我頭上,說是我吃的,越傳越厲害,還有人編出什麼『屠盡宇內出家人,啖遍天下鬼樂官』,解釋不清,只好由他。」

「果然,剛才看你吃烤鵝,居然不用身上的血做蘸水,我就覺得奇怪了。」蘇牧點了點頭,又問:「大師為什麼喜歡殺和尚?我很好奇。」

屠和尚沉默了一會,說道:「我姓屠,本是個屠夫,娶了個影武婆娘,都有娃了,卻被那些和尚追趕,打鬥時流產,又得不到救治,最終一屍兩命,他們要滅了影武,我就滅了他們。」

「好,牆裂支持!」蘇牧豎起了大拇指:「難怪你聽到了塵說起降妖除魔時會這麼生氣,可明明是屠夫,又跟和尚有仇,怎麼自己也變成個和尚了?為了打入敵人內部?」

屠和尚搖了搖頭:「我想知道那些和尚為什麼把影魂看作妖魔鬼怪,就去當了半年的和尚,可惜到最後也沒能弄明白。」

蘇牧大笑:「那只是朝廷想出來的政治宣傳手段而已,怕是那些和尚自己都弄不明白。」


屠和尚自嘲的笑了笑:「後來是想通了,若是早遇到你,我也不用想那麼久。」

蘇牧見半天沒說話的方老頭眼睛在自己身上打轉,想了想,又從書簍里拿出三個大饅頭,一人分了一個,說道:「有點冷有點硬,但是面好,略甜。」

方老頭接過饅頭咬了一口,問道:「臭小子,咱們的約定你沒忘吧?」

蘇牧搖了搖頭,嚼著饅頭說道:「沒忘,也猜到你會提起來,說吧。」

小黑給了他很大的信心,就算知道了那個大秘密,被人抓到、關起來,他也能輕易逃出去,小黑是影子,不是影魂,不怕被定影絲束住,就連蘇牧都不知道它有什麼弱點,更別說是初次見到的人了。

「不急,等咱們到了京郊再說,說不定你半路就死了,我不是白說一遍?」方老頭笑嘻嘻的說道。

「死?」蘇牧皺著眉,回頭看了一眼遠遠跟在後面的和尚,又問:「你是說他們?他們走那麼慢……莫非是在等高手?」

「不是高手,真來高手倒是有些意思了。」方老頭咂了咂嘴:「是官兵,富昌鎮沒有駐兵,我們殺和尚,沒人敢管,但再往前走大半日便是六義鎮,京城前的最後一鎮,那裡是有駐兵的,我們在富昌弄出這麼大動靜來,說不定官兵已經在鎮子外面等我們了。」


蘇牧大吃一驚,士兵基本都是普通人,可是一出現就是成千上萬,而且全副武裝,萬箭齊射的話,除非焠體十階,否則身手再好也得受傷。

況且帶兵的將領、副官通常都是影武,像孫大勝、趙公公那樣的至強者不多,但其中也不乏好手,就算面對一群影武都能撲滅,更別說三個人了。

「那怎麼辦?」他苦著臉問道。

「闖。」屠和尚用一個字概括了前路的艱險。

「不如……繞?」蘇牧提出了另一個方案,更省事更安全一些。

「繞不過的。」方老頭笑道:「後面那些和尚跟他們一夥的,我們往哪走,他們都會跟著報信,剛才沒繼續殺他們的原因除了殺得過癮之外,我們還要留些力氣對付官兵。」

「這才是主要原因吧。」蘇牧笑了笑,想了好一會,又問道:「要怎麼闖?」

「三個方法。」方老頭顯然已經頗有經驗:「第一是殺,殺到他們怕,他們膽子比和尚小多了,殺一成左右就會潰散;第二是沖,碰面之後立即衝過去,別讓他們有堵截的機會,反正都是步兵,只有軍官騎馬,區區幾個軍官追上來也沒事;第三是躲,往附近的城鎮甚至是軍營里一鑽,在他們分頭搜找的時候再跑,或逐一擊殺。」

「呃……請問一下,你們遇過幾次官兵追殺了?」蘇牧越聽越好奇。

方老頭也好奇的向屠和尚問道:「怕有十次了吧?」

「十二次。」屠和尚回頭說道;「不過都是小城小縣裡的,京城附近的沒遇過。」

「那今天就是第十三次了,聽說這數字不太吉利,而且京城附近的官兵恐怕也厲害得多。」蘇牧皺著眉說道。

「到了就知道了,實在不行就跑或躲吧。」方老頭無所謂的聳了聳肩。

「所以……首選還是殺?倒確實是你的風格。」蘇牧嘆了口氣。

…………

既然前面會有很大的危險,走到中午時分,三人停下來,蘇牧把書簍里的所有食物都拿出來,雖然不能讓這三個食量可怕的人飽餐一頓,但有所補充,也讓他們的精神狀況好了很多。

又往前走了小半天,登上了一個小山包,蘇牧就被前面的景象嚇了一跳。

山坡下面黑壓壓一片,大概有兩千名士兵,排成十多個小方陣,靜靜的站在一塊空地上,視線的盡頭已經能看到六義鎮,若是全力衝刺,大概幾分鐘就能衝到——若這些士兵讓他們衝過去的話。

「二位以前見過這麼大陣仗嗎?」蘇牧向屠和尚問道。

屠和尚微微皺了皺眉:「見過,但沒有那麼整齊。」

不可能有那麼整齊,地方的士兵如何能與保衛京城的相比?當數量達到一定程度后,士兵的戰鬥力才是影響戰局的關鍵因素,百名訓練有素的精兵,可以抵擋十倍於己方的雜兵。

當然,前提是對方不用遠程武器。

箭來了,屠和尚的體形太特殊,對方一眼就能認出來,三人才剛才山頭上現身,陣前騎在馬上的軍官一揮手,便是兩千支箭射來。

「只是為了對付咱們三個?也太誇張了吧。」蘇牧一邊跑一邊說道。

只有三個人,兩千箭都是瞄著他們射的,因此落點區域很小,只要在箭到之前往旁邊跑開就行,但對方並不會只射一次,第二箭又來了,這次不再瞄準射擊,而是區域覆蓋。

屠和尚、方老頭和蘇牧都不是尋常人,散射雖然覆蓋面積大,他們沒辦法跑出去,但威力也相對要小得多,屠和尚把鐵佛珠取下來甩得密不透風,箭支根本射不進來。

「人不多,咱們殺!」方老頭哪裡會管什麼精兵弱兵,對方兩千人,在他眼裡就底得上「不多」兩個字,等箭雨過去之後,當先衝下山包。

蘇牧沒急著衝鋒,而是射出去一箭,正指陣前的軍官。

三個人機動性好,兩輪箭后,見對付不了他們三人,軍官就不再下令射箭,而蘇牧的箭正好這時候到了。

箭來得快,軍官的動作也不慢,騎在馬上身子一仰躲過蘇牧這箭,直起腰來不屑的笑了一聲,也馬鞍上將他的弓拿下來,一箭向蘇牧射去。

這一箭的去勢可比蘇牧那箭要快得多,瞬間就來到眼前,蘇牧沒有躲,而是把蛋弓一側,「當」的一聲,用弓上的刃擋住了這箭。

對方射術比他更精,眼看方老頭和屠和尚已經一前一後衝下了山坡,蘇牧也連忙衝下去,並在半山腰的位置再次開弓。

這次他一口氣把箭筒里的箭矢全部射完,瞄的仍是那名軍官,以及他跨下的戰馬,十多支箭先後飛出去,籠罩的區域不小,以馬的啟動速度是不可能跑開的。

馬不需要跑,因為影魂出來了,輕鬆無比的把所有箭支擋下來,蘇牧一看到那隻影魂就知道遇上厲害人物了,聖靈類影魂他見過不少,卻是第一次見到以防禦為主的。

——————————

這部小說太撲,撲得老狼死去活來,再加上這段時間事比較多,所以從今天開始,改成每天更新一章,俺要開始準備新書了。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在所有聖靈類影武族群中,有四支的地位十分特殊,被稱為四聖,分別是聖靈類影魂的代表——青龍,走獸類影魂的代表——白虎,飛禽類影魂的代表——朱雀和游魚類影魂的代表——玄武。

這四個影武族群之所以能被稱聖,不是因為他們有多強大,而是因為他們一直鎮守著九州的邊疆,青龍鎮東,白虎鎮西,朱雀鎮南,玄武鎮北,四方邊軍的統領、麾下大將都是這四個族群的影武,因此很受百姓們愛戴。

蘇牧跟著屠和尚、方老頭來到六義鎮前,見鎮前有近兩千士兵嚴陣以待,正是用來對付他們的,用軍隊堵截三個人聽起來有些可笑,但考慮到他們在富昌鎮里干出來的事,出動軍隊也不難理解。

帶軍的是一名年輕將領,身著明光鎧,披著腥紅色的披風,紅色披風也是有軍功的影武才能穿戴,與蘇牧對射了一箭,顯示出很高的射術,而蘇牧的一輪急射則被他的影魂盡數擋了下來。

巨大的龜殼,細長的脖子和尾巴,沒有四肢,就像一隻蛇穿著件寬肩大馬甲,玄武影魂的殼有著極佳的防禦力,雖不像刑天的盾那樣有著絕對防禦的能力,但也能防住多數影魂的普通攻擊。

作為聖靈類影魂,玄武也有其特殊的攻擊手段,蛇頭朝蘇牧張開了大嘴,發起了無形的攻擊。

蘇牧射完了箭,再次往山包下衝去,可剛沖了兩步,他就撲倒在地,往坡下滑出去一截。

幸好吸取了那名駁族影武的教訓,他把頭仰起來,這才沒有把鼻子給磨沒了,可是停下來之後,他的手、腳、腦袋都可以動,卻撐著地半天沒能站起來。

他背上了一個龜殼,一個看不見摸不著的、極重的龜殼。

「擦,重力魔法都出來了,莫瑞甘、安德斯,救——命——啊!」蘇牧大吼著,用顫抖的雙手撐著地站起來,但沒辦法直起腰和膝蓋,耗盡了全身力氣往前邁了一步,雙腳抖得像是在彈三弦。

只邁出去一步,他就再也沒力氣抬腳了,而這一步在地面踏出了個深深的腳印,直沒腳背,若是沒有焠體三階的力量,恐怕他用力用得關節錯位都不可能起身。

聽到了蘇牧的吼叫,屠和尚與方老頭回頭看了一眼,但沒有返回來,而是加快步子向那名年輕將領跑去。

玄武影魂的特殊攻擊很實用,距離遠、可持續作用,但這麼實用自然是要付出一些代價的,它只能攻擊單一目標,而且必須以鎖定的方式,也就是說在使用特殊攻擊的時候它不能動,必須保持著張嘴對準蘇牧的姿勢。

屠和尚和方老頭主要是殺和尚,但偶爾會遇到一些歸順的影武幫著和尚殺他們,因此對付影魂的了解林比常人多得多,雖然也是第一次遇到玄武,但一看它的攻擊方式就知道其弱點了,要解救蘇牧就要採取圍魏救趙的方法。

年輕的將領也知道自己影魂的弱點,他不需要保護自己,因為身後有兩千名幹這種事的人。

伸出兩個指頭一揮手,十個小方陣中最前面的兩個沖向了屠和尚與方老頭。

一出手就是四百人,年輕將領對衝過來的大和尚和怪老頭表示了一些敬意,卻遠遠不夠,還不如和尚們對蘇牧表現出來的敬意大,這四百人比普通的老百姓厲害一些,但也只是受了些軍事訓練而已,比起那些和尚來就差得遠了。

方老頭一看這陣勢,就自動退到了屠和尚身後,興奮得嘿嘿直笑,屠和尚也露出了猙獰的表情,伏低身子,從脖子上取下佛珠。

和尚衝撞的典型姿勢。

士兵們都提著長槍,沖在最前面的看到和尚以極快的速度衝過來,紛紛抬起槍,槍尖向前,準備好應對巨大的衝擊。

沒人能停下來,一停就要被身後的人推倒,幸運的話被踩死,不幸的話一輩子躺在床上,此時能想到的也就這麼多了,因為時間太短,雙方很快就撞在了一起。

佛珠一揮,所有長槍都崩斷或是脫手飛出,金屬的槍尖擊彎,木屑飛濺,向天空揚起,接著就被鮮血沖得更高,像是花式音樂噴泉。

衝擊力讓屠和尚的速度減慢了不到百分之一,僅一個呼吸間就撞進了人群的中心,沒有被撞中的人都是幸運的,無數的槍尖向屠和尚刺來。

屠和尚沒有理會,也沒有受傷,因為他身後緊跟著方老頭。

方老頭的動作很快,所有刺向屠和尚或他的長槍都被他抓住槍尖,一拉一送,長槍的槍柄就會撞在它們的主人胸膛上,就算沒有刺進身體里,也能將胸骨擊碎,讓士兵失去戰鬥力。

這是個很簡單的一坦一輸出打法,徹底的等級壓制,連治療都用不到,就這樣碾壓過去是最有效率的方法。

看到二人沖得那麼快,年輕的將領微微一皺眉,又豎起兩個指頭,一揮手。

第三、四個方陣衝上來了,成功的在屠和尚與方老頭衝出前兩個方陣之前,又堵在了他們身前,而且擠得更為緊密,竟讓和屠尚的速度減到了不到先前的十分之一。

這樣的速度就不再是撞,而是改為推了。

屠和尚開始與前面的數十人較力,而方老頭則喚出了西王母,一左一右站在屠和尚側後方,替他解決刺過來的長槍。

殺和尚時就很麻溜,如砍瓜切菜,而殺這些士兵就更加輕鬆了,嚼豆腐一般,揮手間就能取兩三條性命。

只是人太多,八百人擠在一堆,殺一個擠進來一個,殺兩個擠進來一雙,而且還有長槍不斷從人縫中刺過來,雖然仍在前進,但靠近那名將領的時間必然要延緩不少。

看著兩人緩緩向自己靠近,年輕的將領絲毫不懼,因為他有著能攻擅防的玄武影魂,在二人能夠攻擊自己之前,他有信心除去山坡上的書生。

蘇牧的箭射完了,他沒有,不僅自己箭筒里的只射出去一支,他身後那一千多士兵也能為他提供上萬支箭。

再次張弓,他一箭射向仍在山坡上苦苦支撐的蘇牧。

蘇牧站著,就是為了防止被冷箭傷到,遠遠看到年輕將領張弓,他就已經開始做準備了。

無形的龜殼是背在背上或者說是穿在身上的,能壓得他動彈不得,卻無法束住他的四肢,蛋弓再次被折成雙刀,寬寬的刀刃合在一起,也能算是件半身鎧甲了。

那一箭的來勢極猛,撞得刀刃都拍在了蘇牧的胸口上,手臂也微微有些發麻,他怎麼也沒想到自己會有成為靶子的一天,而且還是死靶子,連動都不能動,將領身後還有千餘士兵,如果一齊向他射箭,恐怕就再難躲開了。

他能想到,那名將領也能想到,只是沒有那麼做而已,貓捉住了耗子是不會輕易殺死的,這麼好的練箭機會,他可不願錯過。

至於那些士兵?反正也不是他手下的兵,管他們死活。


他是接到快馬報來的警訊后,臨時從京城趕來接手防務的,目的就是防止對方三人越過六義鎮,既然對方跑得快、殺得猛,來的自然不止他一個人,只是他喜歡出風頭,又貪功勞,這才借了兵出鎮子來「迎接」,與原計劃稍有不同,但同行人不介意,他就敢放手去做。

屠和尚像輛坦克,推得前面的數十人東倒西歪,那些士兵接到的命令並不是殺死那三個人,而是保護從京里來的這幾位高手,若是失職就要軍法處置,因此誰也不敢偷懶,簡直是在用生命填坑。

方老頭殺得不過癮,這些都是普通人,殺起來沒什麼成就感,甚至還有空回頭看一眼蘇牧,見他正揮著雙刀擋開不斷射向自己的箭,狼狽是狼狽了點,但暫時沒有生命安全,又繼續殺人,口中催促屠和尚加把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