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地一拳打出.剎那之間.天翻地覆.斗轉星移.整個地下洞穴.全部崩塌.地面上像是拱起了一座座巨型拱橋.但片刻之後.全部深深塌陷下去.形成一個天坑.

來人化作一道火光.衝天而起.來到天空上.凌空打出一道道印記.

印記如同一輪輪升起的烈日.光芒普照四方.就算是數十萬裡外.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不管你是誰.殺死宇泰學院的學生.就必須死.在我易鵬眼皮地下偷走寶藏.更是無可饒恕.我要組成萬皇遮天大陣.將你打得神魂俱滅.」懸停在光芒閃爍的印記下.易鵬咬牙切齒.心中怒火.無法形容.

而此時此刻.萬華大陸蘭陵學院中.刑罰堂裡面.無窮無盡的慘叫聲.叫人毛骨悚然.

但是在刑罰堂下方.深邃的地下.此刻卻是無比安靜.

一尊尊猙獰可怕的雕像.至少都有兩層樓高.面目猙獰.猶如地獄深處.爬上來的惡鬼.陰風一吹.它們都彷彿要活過來一樣.擇人而噬.讓人一看.就全身發軟.手腳冰涼.

而這些雕像.此刻都懸浮在刑罰堂最深處的地下虛空中.緩緩旋轉.如果俯瞰下去.就會發現.這些雕像.組成了一個巨大的「怨」字.

而最中心的那尊雕像.足足有十層樓高.如同地獄修羅.獠牙吐出.眼珠血紅.從上到下.都不斷滲透出濃稠鮮血.叫人作嘔.

無上長老此刻就跪在這些雕像前面.誠心禱告.口中念念有詞.

「你準備什麼時候出手.」敖鏡秋冷冷問道.


四周虛空中.隱隱傳來凄厲的慘叫.不斷研磨著敖鏡秋的耳膜.讓他心裏面.彷彿貓爪子不斷撓著一樣.讓他更加煩躁.恨不得立刻沖入血煉戰場.將秦逸斬殺.

但是血煉戰場的虛空.又格外堅固.以他的力量.根本沒法打開.只能依靠無上長老.

「等一個絕佳的機會.」無上長老停下禱告.冷笑連連.道:「秦逸這傢伙.奇遇眾多.全身的法寶.多得不可思議.甚至我們視作珍寶的神器.在他手中.都多如牛毛.

如果我們不能對他一擊必殺.而被他逃脫了的話.以他睚眥必報的性格.恐怕要不了多久.就會將實力再度提升一層.來找我們報仇.

到時候你覺得.我們誰能攔得住他.恐怕逃都沒處去逃.」

無上長老的話.讓敖鏡秋的臉色.變了一變:「那你說的絕佳的機會.什麼時候才會出現.」

「一定會有的.」無上長老臉上.全是殺機.身體表面.彷彿都泛出滾滾黑氣.要吞沒一切光明.「秦逸的實力.就算是再強.以我的估計.遇上仙人境巔峰的強者.必然也會是一番苦戰.

我們現在就繼續力量.等待他遇上仙人境巔峰的強者.

血煉戰場現在時間.才過去了一半多一些.之前過去的這段時間.其實是一個篩選、大浪淘沙的過程.


到了現在這個時候.仙人境初期的弱者.要麼是數十萬人組隊.才有可能活命.不然的話.幾乎都被斬殺殆盡.

現在還能在血煉戰場中.自由行動.不受約束的.都是四大學院中的真正有實力的強者.

秦逸要不了多久.就會遇到他們.到時候.必然是一場你死我活的慘烈戰鬥.

我們就等到秦逸耗盡真氣.油盡燈枯的時候.開啟初始能量.一舉沖入血煉戰場.藉助無敵怨氣.將秦逸殺死.再把他的屍體.從血煉戰場中帶出來.


這樣一來.神不知鬼不覺.我們就完成了殺死秦逸.將他所有奇遇.全都得到手的計劃.」

「那你知道什麼時候.秦逸才會和強者遇上.油盡燈枯.」敖鏡秋眉頭一皺.問道.

「只要有這中央血魔神像.一切都在我掌握中.」無上長老臉上.全都是高深莫測的笑容. 秦逸帶著祭壇和仙靈礦石.連連跨越.每一步邁出.都有數十萬里.天上繾綣白雲.被他一掠.全部絞滅.消失不見.

血煉戰場的虛空.格外巨大.秦逸足足飛行了三天三夜.進入腹地之後.已經人跡罕至.

腳下全都是斷壁殘垣.戰艦的殘骸.散落一地.處處都是破敗、蒼涼的味道.

一片片虛空.在這裡都像是漩渦一樣.互相交疊.扭曲.猶如迷宮一般.

秦逸直接跨步進去.伸手一抓.就將吞天大墓召了出來.

所有仙靈礦石.猶如雷霆暴雨一般.全都從天而降.落入吞天大墓.

轟隆隆隆.

吞天大墓的表層.頓時泛出淡淡紫金顏色.流光溢彩.彷彿就要融化一般.

陣陣神性、神鬼難測的意志.從大墓中.不斷升騰、噴湧出來.其中還爆發出血海滔滔的聲音.血海波濤滾滾蕩蕩.無數的血影在胡亂攢動.

轟.

猛地一震.天地彷彿都要崩塌.整座大墓.衝天而起.再驟然落下.震蕩產生的波紋.在虛空中都凝結成肉眼可見的氣浪.將漫天星辰嗎.都震落下來.

吞天大墓的力量.剎那之間.提升了一百倍.

「吸收了這麼多的能量.吞天大墓也該再度進化了.」感受到吞天大墓中巍巍峨峨的氣勢.秦逸目光閃閃.

大墓中原本的雕像、建築、城牆.都像是受熱的蠟燭一樣.緩緩癱倒、融化.

但是流動的光芒中.新的更加巍峨高大.雄壯非凡的惡魔雕像、神廟、通天巨柱.全都拔地而起.

甚至整座大墓中.隨著每一次血水巨浪的衝擊.都給人帶來一種.邪惡之神即將降臨.要把人徹徹底底腐蝕、碾壓而死的猛烈感覺.

一道道血色字元.魔光慘淡.從半空輕輕飄落.血光滔天.駭人膽魄.

血水在不斷翻騰.大泡密集地冒出.爆炸.數不盡的仙靈礦石.在其中上下沉浮、翻騰.逐漸變小.被煉化.

猛然之間.吞天大墓表層的流光.如同瓷器一樣.布滿裂紋.嘩一聲.全都炸開.聲動九天.

整座大墓的體積.直接膨脹.肆無忌憚.噼里啪啦.將四周禁錮的虛空.都擠得全部碎裂.

吞天大墓十一次進化……

吞天大墓十二次進化.

整個吞天大墓上方.驟然凝聚出一片血色穹頂.

穹頂將大墓徹底籠罩.和外界完全阻隔.滔天魔氣.更是在穹頂上.驟然升騰起出幾百輪黑色太陽.破滅乾坤.打破萬古.

每一輪黑色的太陽上.都出現一張遠古魔獸的猙獰面孔.怒吼咆哮.足以叫諸神隕落.

太陽的升起.讓大墓內血水溫度.連連提升.

所有的仙靈礦石.浸泡在血水中.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不斷縮小.全都被煉化為能量.注入秦逸體內.

煉化的速度.比過去提升了幾百倍.

剎那之間.拋入大墓的仙靈礦石.就被煉化了一般.

雄渾的能量.全部化為滾滾真氣.被秦逸一口吞入.

真氣猶如虛空海洋一樣.進入秦逸的丹田氣海.來到蛟龍組成的王座前.一下子全都注入到了巨龍虛影里.

「這麼龐大的真氣.足以讓數百萬毫無根基的凡人.全都跨入仙人境了.但是被這巨龍虛影吸收.竟然如同石子拋入大海.連一點浪花都沒有激起來.這巨龍簡直就是一個吸收真氣的無底洞啊.」秦逸心中感嘆.同時連連催動真氣.不斷注入巨龍虛影.

五個時辰之後.從九星魔獅寶藏里得到的仙靈礦石.一大半都被秦逸煉化.注入了巨龍虛影.

「呼……」

終於.巨龍虛影微微一動.傳來一聲悠揚的呼吸聲.

「謝謝你.」虛影之中.傳來一聲長吟.

剎那之間.星河影動.恢弘的龍息.讓整個宇宙.都變得越發浩瀚、深邃.雍容.

如果讓九星魔獅一次吸收這麼浩瀚的真氣.早就爆體而亡無數次了.

但是被這巨龍虛影吸收后.僅僅是讓它蘇醒了過來.

「感覺怎麼樣.」秦逸問道.

原本只覺得自己對真氣的需求.遠超常人.但是現在.竟然出現了一個比自己還要變態的傢伙.秦逸心中.也升起了難得的興緻.


「感覺好多了.至少我短時間內.不會再需要通過沉睡.來恢復力量.」巨龍虛影在玉質國度中.小幅度地挪動了一下身子.

「那你現在可以回答我幾個問題了.」

「可以.」巨龍回應道:「為了感謝你.我會把我知道的.都告訴你.」

「好.那我第一個問題.黑蛟破宙勁和八極大法是從哪裡來.」秦逸問完后.眼睛一眨不眨.望著比自己龐大無數倍的巨龍虛影.

這個問題.他已經想知道很久了.

「黑蛟破宙勁和八極大法.是不敗龍帝畢生兩大絕學.」巨龍虛影的話語中.透著濃濃的尊敬.

就連它這高貴的龍族.提到不敗龍帝的時候.聲音中都透著謙卑.

「不敗龍帝.」秦逸身子一震.眼中剎那之間.也透出不可思議的神色.

「不敗龍帝.那是上古洪荒時期.統治無數宇宙的神尊.后來因為受到諸神的壓迫.於是聯合他的諸多兄弟.一起挑戰諸神的統治.可惜最後被諸神打敗.身軀被分割成好幾個部分.分別封印在了更高等宇宙中.

誰要是隨便得到他的一部分軀體.都是無上奇遇.瞬間可以鯉魚躍龍門.成為一代霸主.

而得到他神通的傳承.更是其中最大的奇遇.」巨龍虛影道:「甚至可以說.就是不敗龍帝指定的傳人.」

「竟然是不敗龍帝……」秦逸此刻.聽著巨龍虛影的敘述.胸懷激蕩.關於不敗龍帝這個名字.他也是如雷貫耳.

甚至只要是個修道者.都對這個名字.不會陌生.

這可是足以能夠和遠古諸神挑戰的存在.

而凡人在遠古諸神眼中算什麼.就連所謂的萬華大陸、逆龍皇朝.在諸神眼中.也和一粒塵埃.沒有區別.

諸神隨便吹一口氣.就能衍生出無數的宇宙.衍化出諸多生靈.

但是不敗龍帝.卻是可以直接和諸神正面交鋒.甚至親手斬殺過高高在上的諸神.

「而我……」

巨龍虛影的聲音.顯得格外自豪:「是不敗龍帝最忠誠.最值得信賴的神寵.關於不敗龍帝的諸多神通、秘法、大陣、寶藏.沒有比我更清楚的了.」 「只是可惜……」巨龍虛影的聲音.低沉了下去.「經過漫長的歲月.我的力量.現在已經不足最初的數萬分之一了.要不是你將這一億八千萬蛟龍全部復活.我或許永遠都沒有辦法蘇醒.」

「你想要恢復力量的話.想要消耗的真氣.恐怕不是普通人能夠想象的.」秦逸道.

剛剛那麼多的仙靈礦石.全部煉化.注入對方體內.只是讓對方暫時不用再沉睡而已.要是讓其他修道者得到.境界恐怕早就是火箭一般飛升了.

「在這世俗里.我需要的真氣.的確太過恐怖.不過要是能夠吸收不敗龍帝當年留下的部分寶藏.我的力量.就可以快速恢復了.」巨龍虛影嘆了口氣.

秦逸可以感覺到.對方的目光.此刻停留在他的身上.


「你雖然得到了黑蛟破宙勁和八極大法的傳承.但是現在的你來說.暫時還是太弱了.根本沒有能力去尋找不敗龍帝的寶藏.」巨龍虛影道:「哪怕是最低等的寶藏.都在五等大陸.你要是現在強行過去的話.恐怕還沒有到達五等大陸.就已經餓死在半路上了.」

「去往五等大陸.那是遲早的事情.這個你不用擔心.」秦逸哼了一聲.道:「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你無非就是想讓得到不敗龍帝傳承的我.幫你去尋找寶藏.重新煥發青春.因為現在的你.什麼都做不了.而其他人去做.你又信不過.」

見巨龍虛影沉默不語.秦逸冷笑一聲.繼續道:「我現在在你眼中.境界的確微不足道.不值一提.但是黑蛟破宙勁的力量.你應該比我清楚.

就算是我現在沒法前往五等大陸.但是只要我不斷汲取能量.在黑蛟破宙勁的幫助下.別說是五等大陸了.就算是三等大陸.二等大陸.遲早我都會前往那裡.

既然你知道不敗龍帝的寶藏.具體都藏在哪裡.不如我們之間做一個交易.你看如何.」

秦逸沒有再說話.而是靜靜等待巨龍虛影的答覆.

過了良久.巨龍虛影哈的一聲.笑了出來:「看來你的想法.和我一樣.」

聽到對方的話.秦逸心裡.頓時一個咯噔:「糟糕.著了它的道了.這個傢伙.不知道活了多少年.世俗中的那些老古董.老祖宗.見到這龍神.恐怕都要跪著叫祖宗.

這傢伙心機深沉.根本我不是我能夠比擬的.

看來我現在的表現.都早在它意料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