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莽話音未落,魏大龍頓時雙眼一瞪,轉頭怒叱道:“青龍刀可是風爺給老子的,你要是敢打它的主意,老子把你給賣了!”

“那青龍刀你又舞不動,只能當擺設,還不如賣了。”

牛莽翻了個白眼:“依我看,那刀的品質,在黑市裏賣出去,怎麼也能值個十幾萬。”

“放屁!老子舞不動是因爲得了這狗屁無力病!”

被自己小弟鄙視,魏大龍氣得差點炸毛:“要是老子病好了,分分鐘就把那把刀給駕馭了!”

щшш ¤Tтka n ¤C○

“好好好……我信你我信你……”

見魏大龍一副要發飆的跡象,牛莽立馬讓步妥協。

“他麼的,你們擋着老子幹什麼?!!”

突然,不遠處傳來一陣喧鬧,兩人皆是蹙眉看去。


只見前方一羣男子正擋在路中間和小區保安對峙,還發生了言語爭吵。

“我就說嘛,剛纔那妞明明說小區裏有遊車接送我們,結果屁都沒看到,原來全都到這了!”

牛莽微微挑眉,好奇地打量了着前面。

只見保安和遊車正全部擋在路上,阻止着對面那羣男子前進。

“姓趙的!”

保安隊長劉勇,看着面前一大羣男子,怒斥道:“這裏是盛海!不是你隨便撒野的地方!!”


“撒野?!老子這叫討回公道!!”

聞言,人羣中爲首的肥胖男子立馬反駁。

看其蠻橫模樣,正是昨日被堯風斷手的趙強!

只見他此時右手綁着繃帶,滿臉橫肉,大罵道:“那小子傷了我,你們盛海不僅不管,還包庇他!老子今天非要來找回場子!”

說着,他左手從腰部直接掏出一把砍刀,瞪眼喊道:“昨天老子叫來的人不是武者,今天老子把所有練武的兄弟全部喊上了!我看那小子還能不能像昨天那麼囂張!”

話音落下,趙強舉刀怒吼一聲,身後數十名武者皆是爆發出武者氣勢,驚得衆保安連連後退。 見狀,保安隊長劉勇面色更是愈發難看。

這趙強出了名的胡攪蠻纏,想不到昨天被堯先生教訓後還不知悔改,今天竟然又聚集了一批人上門!

這種傢伙,實在是跟牛皮糖一樣,甩都甩不掉!

難怪沒人願意招惹這趙強!

想到這,劉勇暗自回頭,對屬下低聲問道:“怎麼樣!陳總的電話打通了嗎!我們這邊要集團支援人手!”

這兩千萬的江南天府好不容易賣出去了,如果第一天就被人給砸了,那盛海集團的面子可是丟大發了!

而宣傳盛海地產是江南最好安保小區的口號也就成了一個笑話。

本來小區保安隊全部由外勁武者組成,作爲保安隊長的劉勇更是有內勁大成的實力。

這種級別的保安隊,放在任何一個小區都是頂級的。

雖然防不了那些武道大佬,但普通的阿貓阿狗看到這種保安隊,基本上只敢繞道而行!

可劉勇卻偏偏沒想到,自己當上隊長沒幾天,就碰到趙強這種有勢力又蠻橫的混子。

若是對方一個人上門還好說,可對方卻帶來了幾十名武者,這綜合實力可是比自己這十幾人的保安隊強多了。

想着, 一日豪門:吻別惡魔前夫 作者:碧玉蕭 ,不由內心暗罵:這蠢女人,找什麼男人不好,偏偏找個這樣的瘋子!

害了自己不成,還來害老子的前途!

“姓劉的!最後一分鐘,你再不讓開,老子就帶人動手了!!”

趙強吼完,便轉頭看向一旁深深低頭的戴曼。

只見昨天還滿身精緻的她,此時已是滿臉紅腫,嘴角血跡未乾,衣服更是亂七八糟,顯然是因昨日之事,被趙強事後算了賬。

“戴曼,你確定今天陳兵出去了?!”

趙強內心此時唯一忌憚的就是陳兵,對方有數名小宗師屬下,要是全部帶來,自己可是沒好果子吃。

“啊是、是!”

聞言,戴曼一驚,連忙惶恐點頭道:“陳總今天去外地出差,現在估計在飛機上,沒人聯繫得到他。”

“呵,那就好!”

趙強看着滿臉畏懼的戴曼,冷笑道:“戴曼,你跟老子聽好了,你是老子的人,就別想着再從老子手裏跑了,要不然……下一次只會比昨晚打得更狠!”

話音落下,戴曼忍不住渾身一顫,滿臉發白,雙肩微抖,低頭支支吾吾不敢說出一句話來。

經過昨夜被對方的毆打,戴曼已是徹底瞭解了對方的瘋狂和可怕,內心只剩下畏懼。

今天更是隻能違背公司的規矩,偷偷幫趙強帶着這幾十號人從員工通道進了小區。

見戴曼害怕模樣,趙強嗤笑一聲,隨即轉頭看向保安隊,微擡下巴,蠻橫道:“劉勇,一分鐘也到了,看來你們是不肯讓了是吧!”

說着,他舔了舔嘴脣,左手扛着砍刀,獰笑一聲,緊接着放聲喊道:“給老子打!!”

“等等!!”

突然,旁邊傳來一個聲音。

趙強眉頭一蹙,立馬轉頭怒罵:“哪個不知死活的東西多管……大龍哥?!”

話沒說完,趙強面色驟然一變,立馬驚訝道:“大龍哥你怎麼在這?!”

只見不遠處魏大龍和牛莽正大步走了過來。

魏大龍掃了眼趙強,眉頭微皺:“強子!你在這幹什麼?!”



魏大龍和趙強算是老熟人了。

當時在江南市混時,趙強還曾經是魏大龍的小弟。

但趙強不甘於人下,便獨自忽悠老家村裏的那羣老鄉來江南市給自己打工,然後混跡於各種工程之中,也算是混出頭了。

期間,魏大龍曾經還帶人幫趙強解決過不少麻煩事,也正是如此,趙強對魏大龍還算恭敬,尤其是對方還是小宗師的實力。

“大龍哥,你在這可就更好了!”

趙強根本就沒想過對方爲何會出現在這,立馬湊近道:“大龍哥,我昨天被一個傢伙廢了右手,今天特意來找回場子,你在這可得幫幫兄弟我啊!”


“廢了你的手?”

魏大龍瞥了眼對方綁着繃帶的右臂,蹙眉道:“你它麼行事向來囂張,不會是惹到什麼大人物了吧!”

“哎呀!怎麼會!”

聞言,趙強連忙道:“大龍哥,我趙強也是要在江南市混的,哪些人能惹哪些人不能惹我還是知道的。”

“昨天那小子我查過了,就是一個月前纔來江南的外來戶,估計就是有點實力有點錢,在江南市沒什麼其他勢力。”

說着,他似是想到什麼,不禁咧嘴諂媚道:“大龍哥,聽說你最近跟賀家走得近……”

“大龍哥不愧是大龍哥啊,我還在工地裏摸爬滾打時,你就已經攀上三大家族了,以後有機會給兄弟在賀家面前也介紹介紹啊!”

“賀家?”

魏大龍先是一愣,隨即恍然,瞥了眼對方:“你倒是挺關注我的消息啊,我哪能跟賀家攀上關係,不過就是跟那王聖走得近點罷了。”

“對啊!就是王總啊,現在誰不知道那王總是賀家大少爺面前的紅人啊!你跟王總關係好,不就是抱上了賀家那條大腿嘛!”

見趙強一副諂媚模樣,魏大龍內心不由輕笑一聲。

老子就說這鼻孔朝天的死胖子怎麼突然對自己態度這麼恭敬,原來是以爲自己跟賀家關係不錯……

雖然不喜對方性格,但魏大龍跟趙強也沒啥樑子,反而算得上熟人。

隨即他便直接開口道:“說吧,你要對付的到底是誰,我要是能幫就幫一把。”

趙強最近的工程在江南市搞得風生水起,魏大龍想着多個人脈多條路。

這次趙強欠了自己人情,以後說不定自己也有用得到對方的時候。

“哎呦!大龍哥果然爽快!”

見對方答應,趙強立馬一喜,連忙道:“你放心,那傢伙絕對不是什麼大人物,這事成了,兄弟我請大龍哥吃飯!”

“你就快說吧!老子等下還有事!”

魏大龍不耐煩地催促了一聲,自己等會還要去跟風爺彙報,只想着隨便幫趙強撐撐場面,賣個人情就行。

“好好好,我這就說……”

見對方不耐煩,趙強立馬點頭。

隨即他回頭瞥了眼戴曼,低聲催促道:“昨天那小子在你們這買了房,你知道他信息,你來說!”

聞言,戴曼一驚,看向魏大龍和趙強,不由內心驚懼,卻不敢拒絕,只能顫顫巍巍上前,對魏大龍道:“大、大哥好……”

“強哥口中的那人,叫堯風,也是江南天府的……”

“等等!!!”

話沒說完,魏大龍突然雙眼一瞪,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立馬問道:“你再說一遍,那人叫什麼?!!” “啊、啊?”

戴曼面色微變,小心重複道:“那人叫、叫堯風……”

“大龍哥你怎麼了?”

這時,趙強發現了對方臉色不對,不禁湊近小聲道:“你認識這堯風?”

聞言,魏大龍低着頭,臉色陰沉,好似沒聽到對方話一般,始終沉默。

“大龍哥?”

見狀,趙強心裏有些沒底,愈發疑惑:“你倒是說句話啊!”

“趙強……”

話音一落,對方終於轉頭看向對方,眼神陰冷,寒聲道:“別說我沒提醒你,你要是不想死,就趕緊滾出這裏!”

“什麼?!”

趙強一愣,隨即蹙眉慍怒道:“大龍哥,你這話什麼意思!你不幫就不幫,怎麼,意思是你現在還要幫這羣保安趕走我?!”

“趕走你是爲了救你!”

魏大龍面色一沉,貼近對方臉龐,陰沉道:“風爺不是你能惹得起的,我提醒你是看在我們也認識十多年的份上,否則你去送死,我屁都不會放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