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他現在卻不敢說一句話!

一旦惹得會用仙法的人發怒了,自己將死無葬身之地!

其他修真者早就看的雙眼放光,心馳神往,恨不得自己就是鹿一凡,就是能以金丹境界,碾壓嬰變宗師的大能!

至於丁建國三女,早已驚得說不出話來了,只能雙目獃滯的看著這一切。

(本章完) 鹿一凡:「師父,我給您老人家燒一百個果體美女紙人過去!還是洋妞兒你看咋樣?冰鎮的喲,新鮮的喲!」

太上老君:「……我是神仙,不是死人!!!」

鹿一凡:「嘻嘻嘻,開個玩笑了師父,快點把我的大五行劍胎髮給我吧!」

太上老君:「哼,要不是看在你是我徒弟的份上,敢拿本仙開玩笑,我早一巴掌把你給湮滅了!」

叮——太上老君發給了你一個紅包!

我戳!!!

叮!

「恭喜您搶到太上老君的紅包,獲得法寶『天罪』一件,現已存入藏寶閣,可提取使用。」

「卧槽!牛叉啦!光聽名字都非同凡響啊!三清一出手,果然都是大手筆!」

鹿一凡瞬間爽的不要不要的。

太上老君:「此劍被我以八卦爐輔以三昧真火煉製了七七四十九天。

又在三十三重天之上,抓來了五頭屬性不同的仙獸封印在了劍內。

等到你修為到了,就能召喚天罪之內的仙獸出來為你作戰。」

鹿一凡:「我勒個去,這麼牛掰?!」

鹿一凡迫不及待的打開藏寶閣一看說明。

天罪:下品仙器,大五行劍胎化成的絕世兇器,內封印有五頭仙獸之靈以及三昧真火,可吸收大量五行能力進行進化,最高可進化為神器。

我擦!

能進化成神器?!

這麼牛叉?!

鹿一凡直接驚呆了!

神器啊!

那可是只有玉皇大帝,王母娘娘還有觀音菩薩這類的大仙,大佛才能擁有的稀有法寶啊!

哪怕是孫悟空的金箍棒,也不過是中品仙器罷了!

若是自己真的有一天能讓天罪化為神器……

鹿一凡吸了一口嘴角流出的口水,再次爽翻天了!

眼看著半空中的鹿一凡居然完全無視了自己,一臉傻笑的拿出手機聊起了天。

劉諾氣的老臉通紅,憤怒至極的吼道:「欺人太甚了!!!

出來吧,極寒風暴!」

隨著劉諾的一聲暴喝,天空中竟下起了夾雜著板磚般大小的鵝毛大雪!

一股猶如實質的寒意從劉諾的衣袖之中,射了出來。

一瞬間,天地變色,方圓百里內的海面直接被凍成了無數冰塊!

甚至許多海浪才剛剛捲起,還未來得及落下,就被直接凝結成形!

便是任我笑,石敗天等人的元嬰期巔峰高手所在之處的海面,也被凍結。

所有的船隻被瞬間凍住,動彈不得!

卻見自劉諾的衣袖之中,飛出一顆藍色的,正在跳動著的心臟!

那心臟的周圍被古樸的符咒包裹著,強大的寒氣讓人猶如一顆藍色的太陽一般,讓人甚至不敢用正眼去直視它!

「什麼?這是什麼?」

所有人驚駭欲絕!

此法寶一出,一瞬間便凍結了百裏海面,甚至連元嬰期大圓滿強者護住的船隻也不例外!

鹿一凡所處的半空中,已經被寒冰所包圍,周遭的暴雪,已經將他的頸部以下的位置全部凍住了。

「小雜種,此物乃是太極宗先祖捕獲的一隻嬰變期巔峰妖獸陸吾的妖心!

經過了數千年的封印和煉化,已經成為了可以製造恐怖寒氣的中品道器級法寶!

好好享受這漫天冰雪帶給你生命的最後時光吧!」

言罷,劉諾對準「極寒風暴」猛的灌入真元!

那顆藍色的心臟跳的愈發猛烈了!

無數寒氣從這顆心臟中向著四面八方吹去,而後又從四面八方匯聚到了鹿一凡所在處,將其包圍在其中。

冰塊層層疊嶂,將他擠壓在中心,只留下一顆頭顱,還傲然昂首。

鹿一凡此刻目光不變,嘴角依然帶著玩味。

他雙眸之中不斷射出黑火,將這無數的冰塊炸裂,冰屑四濺,雪花漫天。

然而這並沒有擋住極寒風暴的攻勢。

那顆心臟不停的跳動,便又有更加強大的寒氣向他壓去。

無論鹿一凡的黑火燒多少次,都會有源源不斷的寒氣重生。

石敗天看到這一幕,輕聲一嘆:「可惜,未曾想到這天縱奇才之人,終究要敗給蒙受先祖庇佑之人手上了。」

「法寶也是實力的一種,石老頭你又何必這般唉聲嘆氣?」任我笑不禁得意道。

只要劉諾不敗,那他肯定會看在自己幫他太極宗的面子上給自己一定的補償。

路爭鋒也嘲弄道:「現在這鹿一凡處於源源不斷的寒氣風暴中,他只是靠著強大的真元在抵禦寒氣。

但是只要『極寒風暴』不滅,寒氣便會源源不絕,而鹿一凡卻每射出一道黑芒,就會消耗不少真元。

等到他真元耗盡,就是死路一條!」

石敗天悠然一嘆,滿臉唏噓,為這場大戰定下了最後的基調。

江東之主的游輪上,眾人看到危機重重的鹿一凡,臉色紛紛暗淡了下來。

「終究還是底蘊深厚的劉諾贏了啊!」亡靈鐵牛滿臉不甘的悲憤道。

「不是劉諾贏了,而是太極宗贏了。

以凡爺一人之力,去與調用了整個太極宗資源的劉諾對陣,輸是再正常不過的了。」宮紫苑眼中含著淚水,淡淡道。

漫天的寒氣逐漸將鹿一凡的頭髮、眉毛都凍成了雪白一片。

他雙眸中的黑火越來越小了。

鹿一凡在射出一道黑火之後,忽然嘆息一聲。

只見他閉上了雙眸,竟讓不再射出黑火!

數塊龐大的冰塊自空中向他砸去,將他砸入了已經凍成冰塊的海中。

他還是絲毫不動,似乎已經放棄了抵抗,坐以待斃!

「鹿一凡……不行了嗎?劉諾要贏了!」

石敗天心痛湧起無力之感。

為的是這劉諾的逆天法寶而感到恐懼,更為的是鹿一凡這個修真天才的隕落而感到無比的心疼和嘆息。

而一旁的任我笑和路爭鋒兩人則心頭湧上了變態的快感。

鹿一凡一死,他的勢力必定會被太極宗佔領,而幫助過太極宗的七殺門和天衍宗也肯定能佔到不少便宜。

「不要啊! 病太子的如嫿美眷 一凡,你起來啊!!!!」

宮紫苑撕心裂肺的大漢道,此刻,若不是有妞妞在身邊,她甚至想一頭扎入這漫天的風雪之中,為鹿一凡陪葬!

(ps:稍後還有一更,東鍋正在熬夜拚命加班ing……) 「雖千萬人,吾往矣!」

劉諾看到鹿一凡放棄了抵抗,暢快的大笑道。

「鹿一凡,就讓這漫天的風雪,為你製造一座冰雪墓碑吧!」

言罷,劉諾一揮手,藍色心臟猛的一跳,周圍古樸神秘的咒文綻放出了耀眼的光輝!

一股可冰封天地的寒氣,朝著鹿一凡掉入的海中瘋狂的吹去。

過了不到十秒鐘,鹿一凡的身上便壓下了一座百米高的冰山!

劉諾搖頭淡淡道:「若是你早些答應我,又怎會落得如此下場?」

此刻,全場寂靜一片。

所有人都看著那座百米高的冰山,心中感慨萬千。

這一座冰山下,埋葬的是一個曠古爍今的修真奇才啊!

不過可惜,勝者為王,敗者為寇,歷史只由勝者來描寫。

「恭喜劉宗師戰勝江東之主!」這時,任我笑的一聲恭賀之音打破了寂靜。

「恭喜劉宗師!」 纏情蜜愛:寶貝別害羞 路爭鋒也道。

「恭喜劉宗師!」

「恭喜劉宗師!」

「恭喜劉宗師!」

此刻,下方眾人齊聲恭賀。

空中的劉諾猶如仙人臨塵一般,縷著鬍鬚,笑呵呵的剛要說話。

突然,異象突生!

自那百米的冰山下,一股強大的黑芒噴涌而出!

轟隆隆!

百米的冰山被炸成了粉末,鹿一凡再次飄到了空中。

他,沒有死!

「劉諾,我承認,你的這件法寶的確很厲害。」

飄出來的鹿一凡嘴角微翹著開口道。

他輕輕點頭,似是讚賞道:「這可陸吾的心臟製成的法寶,能製造出無窮無盡的寒冰真氣,凝聚冰雪,將敵人活活耗死。

若是我沒有點底牌,或許真的要被你埋葬在這冰雪之中了。」

「不過……」鹿一凡眼眸微抬,看著天空中那一輪巨大的明月,「你終究要如同這一輪明月一樣,消散在皓陽的光輝之中啊!」

隨著鹿一凡的話語落下。

東方,一輪皓陽竟升了起來!

那天空中的月亮則愈發暗淡。

眾人不明所以。

這種時刻,鹿一凡難道還有啥手段不成?

「死到臨頭了,還敢裝逼?」

劉諾根本不信。

他這極寒風暴能夠源源不斷的釋放出寒冰真氣,鹿一凡的招數已經全部使出,又如何能破?

「呵呵!」

鹿一凡咧嘴一笑,對著天空之中的太陽,暴喝一聲道:

「來自宇宙伸出的巴啦啦之神啊,請賜予我你滴力量吧!

出來吧,巴啦啦大寶劍!!!」

「我倒!!!」

所有人聽到鹿一凡的話,全都一個趔趄倒在了地上。

巴啦啦之神?

新妻蜜嫁:腹黑老公,愛太深 尼瑪你丫是在搞笑吧!

巴啦啦小魔仙看多了吧!

「鹿一凡,就算你說這些瘋話,也只是拖延你死亡的時間罷了。

只要極寒風暴在我的手裡,你必定命喪於此!」劉諾怒道。

然而就在此刻,虛空之中,裂開了一道裂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