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他發現自己的腰部突然發出了璀璨的白光。

緊接著,是一陣「咔嚓」的碎裂聲。

安林突然間似是想起了什麼:「緹娜?」 安林想起來了,他腰側的那個部位有一個口袋。

口袋裡面裝著一個銀色的球體,銀色的球體裡面有一個小精靈……

當他喊出緹娜的名字后,並沒有得到回應,但是那種「咔嚓」的破殼聲卻沒有停止,顯然正要發生什麼不得了的事情。

「嘭!」地一聲,安林腰側部位的衣服炸了。

這的確是一件非常不得了的事情。

眾人聞聲皆是將目光匯聚在安林的腰部,一臉的驚愕。

在那裡,一個銀色的球體正懸浮在虛空,散發著璀璨的光芒。

「這是什麼?」麥倫瞪大了雙眼。

「主人生蛋了!這是意識到自己將死,所以選擇用這種方式延續生命么?!」可可斯蒂一臉震驚。

「人類是哺乳動物,不是卵生動物,謝謝。」安林很認真地給可可斯蒂做生物常識普及。

又是一聲清脆的碎裂之聲,銀色的球體最終化作了碎片墜落地面。

一個極為精緻美麗的身影出現在眾人的面前。

她一身白裙,膚色白嫩晶瑩,金色半透明的雙翼在空中帶起點點星光,碧色的雙眸宛如寶石般通透。尖尖的鼻樑和耳朵,粉嫩的雙唇,玲瓏有致的嬌軀,身體的每一處部位都完美得無可挑剔。

可可斯蒂和麥倫都看得呆住了,就連安林也一臉懵逼。

安林為什麼懵逼,他是見過緹娜的,但是他沒見過這麼大隻的緹娜啊!

現在的緹娜有著將近二十厘米的身高,比以前變大了近十倍,也就是說一個巴掌已經容不下她了!

「這是主人的女兒嗎?好漂亮!」麥倫驚嘆道。

「是和某個精靈女神生的女兒吧,主人的基因還不足以生出這麼完美的精靈,小精靈的母親一定非常美。」可可斯蒂一本正經地分析道。

安林聽完后,有些想打人。

緹娜眨著寶石般的碧眼,看著安林,有些發愣道:「咦,安林巨人,你怎麼變小了?」

安林:「……,傻孩子,不是我變小了,是你變大了啊!」

生物區分大小一般都需要藉助參照物。

緹娜環顧了一眼四周,目光落在雪斬天之上。她以前看雪斬天,覺得它好像一個超級大雪球,現在看雪斬天,身高竟然和它差不了多少了!

緹娜這才有些不可置信地開口道:「我……我竟然真的長大了!」

「安林巨人,你真的沒騙我,原來時間真的能讓我們長大!」緹娜展顏一笑,激動地飛向安林,來了一個大大的擁抱。

這一次,不再是蚊子式的啪嘰式擁抱了。

緹娜將潔白纖細的雙手環在安林的脖子上,小腦袋「砰」地一聲,撞在了一個有點硬的東西上。

安林咳了一下,喉結疼!

「咳……我這麼老實的一個人,怎麼會騙小娜呢……對了,為什麼你的裙子也跟著長大啊?」他很是溫和地開口道。

「不知道誒,對了,安林巨人您說等我長大了,就把幫我保管的東西還給我,現在我可以拿那些東西了沒有?」緹娜鬆開雙臂,揉了揉自己潔白的額頭,笑嘻嘻地開口道。

「不行哦,你要長得和我一樣大的時候,才算真正的長大。」安林語重心長地開口道。

緹娜有些懵懂地點了點頭:「哦……」

就在兩人交談的時候,口器狀的黑色樹枝突然發難,刺向安林的心臟。

一道白光瞬間閃過,帶著聖潔浩蕩的能量,直接將撲來的黑色樹枝碾碎成粉末。

白光閃過的虛空,出現了一條條黑色的裂縫,逸散著混沌的氣息。

緹娜收起了剛剛拍出的手掌,俏臉微寒,冷聲道:「有我在,休想傷害安林巨人!」

三人一獸見到這一幕,直接倒吸了四大口涼氣。

震驚,喜悅,希望……無數的情緒混雜在一起,組成了兩個字:好帥!

「緹娜,你已經成功進階到返虛境了?」安林大喜道。

「呃……我感覺我的境界的確比以前高了,可聖級以上的境界叫什麼好呢?」緹娜面露思索。

「叫大聖!碎天大聖!」雪斬天雙目明亮,高聲喊道。

安林:「……,所以說,你跟老天爺到底什麼仇,什麼怨?」

他想了想,對緹娜說道:「你的境界隨我們喊就行了,反正境界什麼的不就是一個稱號么?就像我一樣,別人化神期都有個人領域,我啥都沒有,但是我也叫化神期啊!所以今後你就是返虛期的大能,知道了嗎?」

緹娜眨了眨碧色的眼眸:「這樣的嗎?」

可可斯蒂和麥倫也是一臉震驚:「這樣的嗎?」

「嗖!」

一個黑色的樹枝,張開鋒利的口器朝雪斬天的嘴巴刺去!

緹娜連正眼都沒看,小手虛空一拍,白芒宛如利劍在虛空拉出一道毀滅軌跡,將那樹枝直接粉碎!

安林回過神,急聲道:「先別聊了,當務之急是先救我們出來。」

「好。」緹娜笑著點頭。

黑色高塔外,血色的紋路已經構建完成。天幕開始構建剝離,漫天的星辰開始隱去,一個獨立的空間正在緩緩形成。

矮胖紅衣老者的面前,兩個雪女的藍袍已經沾染了鮮血,一道道觸目驚心的傷口出現在潔白的肌膚之上。

「世界空間架構已經形成,現在是時候進行生命轉換儀式,沒時間再和你們耗下去了。」矮胖紅衣老者的雙手按在琴弦之上,氣息浩瀚如海,一股極為恐怖的威勢開始擴散。

蘇靜香和燕花臉上皆是有著絕望的神色,實力的差距實在太大了,要不是兩人祭出了所有的底牌用來防守,她們早已死在這裡。

但是……就算用了所有的底牌,依舊逃離不了此地,僅僅是將她們死亡的時間延後而已……

又是一陣尖銳的破空之音傳來,一道粉色的能量箭在黑夜中拉出一道耀眼的軌跡,以極為恐怖的速度,撞在黑色高塔的屏障上面。

轟隆!黑色高塔尖端,能量箭被阻擋在外,耀眼至極的能量直接爆開,然後消散。

劉楚楚銀牙緊咬,正欲割破手腕,動用秘法,以血祭箭,那銳利的黃瞳望向黑色高塔忽地一凝,臉上浮現出驚愕的神色。

緹娜將安林等人的黑色樹枝全部用力量粉碎,隨後轉身望向面前的白色碎片,臉上有著好奇的神色:「咦?安林巨人,這是什麼東西,看起來好漂亮!」

她將手伸向那個亦真亦幻的碎片,想要將其握在手裡。

「小娜!別亂碰那東西,現在正舉行著某種儀式,有危險!」安林見狀大聲喊道。

緹娜嚇得小手一頓,離世界之心碎片的距離只有一寸。

安林見狀鬆了一口氣,這種東西冒然觸碰,說不定會引起陣法的反噬,到時身受重創可能都是輕的,嚴重的可能直接成為祭品。

然而就在這時,世界之心碎片卻是突然顫動起來。

嘩!

白色的碎片猛地一閃,直接撞入緹娜的身體。

這一切都發生得太過突然,以致於眾人都來不及反應。

緹娜被世界之心撞中,融入了身體之中,痛哼一聲,身子倒落地面。

那碧綠色的雙眼突然顯現了偉大浩渺的精靈聖主虛影,似乎在低聲吟誦。同時,緹娜的身子爆發出了璀璨的白光。

「小娜!」安林見狀驚呼一聲,衝過去將倒地的緹娜抱在懷中。 「小娜,小娜,你沒事吧?」安林急聲問道。

緹娜沒有答話,捂著心口,小胸脯不停起伏,劇烈地喘息地。

可可斯蒂、麥倫和雪斬天圍了過來,臉上的表情精彩紛呈。

「世界之心還能融入身體的?這是什麼操作?」

麥倫瞪大了雙眼,一臉的不可思議。

「我的三十毫升鮮血,沒了……」可可斯蒂滿臉悲慟。

「碎天大聖終於是要邁出那一步了嗎?」雪斬天神色沉重地開口道。

白色的光芒漸漸黯淡下來,緹娜的呼吸也逐漸平緩,看其模樣應該是不痛了。

她睜開了閃動著淚光的碧色雙眸,在安林的懷中蜷著雙腿,細聲啜泣道:「安林巨人……我……我是不是闖禍了?」

安林笑著揉了揉緹娜的腦袋:「你沒事就好,我們先離開這裡!」

黑色高塔之外,那自塔下衝天而起的白色光柱,突然間消散了。

正欲使用殺音一舉將兩名雪女殺死的矮胖紅衣老者身子一僵,有些艱難地轉過身子,神色突然變得頹敗不已:「怎麼回事……失敗了?不對,是世界之心的氣息消失了……」

高瘦老者神色茫然地轉身望向高塔,眼神中有著茫然和不可置信。

這變故發生得太過於突然,所以導致兩人都猝不及防。

高塔的防禦沒有被破開,他們忽略了一點,劇變是從內部引發的……

天空開始碎裂,如同沒有了力量支撐的玻璃,開始分崩離析,最後消散在虛空之中,露出了更高遠處的無限星空。

地面上的血色大陣也開始變得暗淡,光芒慢慢散去,唯有幽魂之音仍在滿城回蕩,一如從前那般,不曾停息。

破界釘化作血線,將黑塔的防護陣法擊破。

一道道身影從黑塔中飛了出來,安林,緹娜,可可斯蒂,麥倫,還有用術法叼著秦晟,米婭,塔伯三人的雪斬天。

世界之心碎片被緹娜吞噬,那個可怕的幻境好似不攻自破,陷入了幻境的三位返虛境大能也是紛紛蘇醒。

他們不是愚蠢之人,環顧了一眼四周后,便大概清楚了形勢,因此也是神色各異。

「被救了嗎……不,這還不一定是被救……」白羽族的返虛大能秦晟,看向身旁兩名可以自由活動的血族,目光微微一沉,不知在想些什麼。

塔伯卻是哈哈大笑:「可可斯蒂,麥倫,幹得漂亮!不僅將我救了,還成功俘獲兩名敵對勢力的大能,回去之後我一定稟告伊登大帝,讓他好好嘉賞你們!」

米婭眼帘低垂,目光卻若有若無地望向安林,臉上有著思索的神色。

纏繞著他們身體的暗界幽藤,有著極為可怕的封印力量,因此他們目前還是喪失戰鬥力的狀態,想要獲得自由,恐怕只有藉助外力來清除這些暗界幽藤。

「可可斯蒂,快幫我將這些煩人的黑色藤條給清了。」 重生靈植空間:崛起吧,小農女 塔伯開口命令道。

然而讓他意外的是,可可斯蒂竟然對他的話語置若罔聞。

他先是一愣,隨後將目光轉向緹娜。至於安林,他早就自動忽略了,一個化神期的修士能做成什麼事?難道說……這個精靈才是這個團隊的真正話事者?

塔伯正欲對緹娜說話,這時遠處的兩個紅衣老者已經同時將目光凝聚在緹娜身上,渾身爆發出浩瀚至極的殺勢!

「你到底是誰?為什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裡?」矮胖老者氣勢洶洶地開口道。

「世界之心碎片呢?!」瘦高老者雙拳緊握,顯然難以保持鎮定。

「不知道啊……世界之心突然就消失了。」安林一臉茫然地開口道。

「我看得有些清楚,好像是撕裂了空間,落入了混沌之中。」可可斯蒂也跟著一本正經地開口道。

其餘人皆是保持沉默,這件事鬼才會承認呢!

真要承認,這不是擺明了對那兩個老頭說「快來打我啊」,那是赤裸裸的嘲諷!

所以這個時候,裝傻賣楞打太極才是王道!

多虧了安林等人的出現,兩名返虛雪女才有喘息的時間,得以挽回一命。

呂洞賓嘴角還有著鮮血,被高瘦老頭的拳頭打得腦袋暈乎乎的,此刻看到安林被兩名血族夾在中間,不由得勃然大怒,怒喝道:「混賬!快放了安林,否則我必以劍殺之!」

麥倫愣了一下,指了指自己:「說我嗎?」

「還有你!」呂洞賓又將長劍指向可可斯蒂。

可可斯蒂:「……」

「放心吧,安林,我一定會保護你的。」呂洞賓的臉上忽然又露出了一個溫暖的笑容,似乎想要讓安林放下心來。

「呃……呂前輩,別緊張,其實都是自己人。」安林真怕呂洞賓衝上來斬自己的小弟,急忙開口解釋道。

「你說什麼?」呂洞賓神色一怔。

「嗯……如你所見,他們是我的僕人。」安林開口道。

周圍霎時一靜。

可可斯蒂和麥倫卻是很認真地點了點頭,開口道:「安林是我們的主人,我們都是自己人!」

呂洞賓:「……」

他身子突然微微一晃,用手揉了揉腦袋,抬頭望天:「好可怕的幻境,我什麼時候中招的……」

「哇!安林巨人好厲害,這兩個哥哥姐姐都成你僕人了呢……」緹娜聞言也跟著樂,臉上揚起可愛的笑臉,落在安林的肩膀上,如同依人的小鳥。

除了兩名紅衣老者,其餘人皆是紛紛將目光轉向安林,倒吸了無數口涼氣。

現在形勢很明顯了,安林才是那個團隊的主導者!

「原來他就是朱雀宗一戰中的安林嗎?果然深不可測……」蘇靜香有些敬畏地望著不遠處面目清秀的男子,輕聲開口道。

「單單他面對那個高瘦老者那種淡然自若的神態,就足以讓人欽佩了。」燕花也跟著開口道。

其實還有一句話她沒說出來,那就是……要不是安林及時帶著他的團隊逃離黑塔,說不定她們就要死在這裡了。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還是安林救了她們。

最為震驚的是塔伯,他一臉獃滯地望著面前的景象,只覺得腦中一片漿糊。

在黑澤大地叱吒風雲,受無數血族民眾敬仰的可可斯蒂和麥倫,竟然成為了一個化神修士的僕人?這特么就連幻境也沒那麼誇張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