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葉初正色道:「現在能複製之前的做法了吧?」

穩定了心神,公主道:「能,但是你必須幫我平定戰亂,天界以及魔族,它們想一統綠蹤。」

葉初鬆了口氣,這麼說他真的很可能要出去了,只是不知道水晶槍,是一次性回到現世,還是轉了幾個站回去的。

總之值得一試。

隨後葉初自然答應了公主的條件。

平定戰亂而已,也不知道他需要出幾劍。

葉初這邊達成了交易,而天界跟魔族卻異常的安靜。

很多人剛剛都感受到那股強大的力量。

他們可是一直在背後觀察著。

公主的死,對他們很重要。

只有讓綠蹤大陸陷入絕望的恐慌中,才是他們想要的結果。

魔族某人道:「現在怎麼辦?公主還活著。」

天界某人:「重要的是那個人,我調查過了,他說他是萬劍歸宗,那麼他真的是劍聖萬劍歸宗?」

魔界:「他當初不你們殺的么?你們不知道?」

天界:「長的不像,但是有一種秘法可以改變容顏。」

「借屍還魂?」

「身為劍聖,可以辦到。」

「那到底該怎麼辦?」

「按兵不動,能殺他一次,自然能殺他第二次。」

天界人聲音落下后,世界就恢復了安靜。 葉初跟著公主回到了水晶古堡,一路上公主不停的撫摸著水晶槍,就跟見到多年不見的愛人一般。

這看的葉初都有點嫌棄水晶槍了,以後用起來肯定特彆扭。

葉初道:「我要怎麼幫你平定戰亂?直接把魔族跟天界的人砍了嗎?」

公主一臉詫異的看著葉初:「劍聖萬歸宗都能只手扶天傾了?」

葉初反問:「不能嗎?」

公主把水晶槍放一邊:「我想知道幾年前你是怎麼活下來的,據我所知你可是被天界判為反派者,然後被天界滅殺,活下來的可能性幾乎為零。而且天界為什麼要滅殺你?」

葉初聳肩:「我怎麼知道,你問天界去。」

「你真的是萬劍歸宗?」

「你也可以認為我是假的,但是這個對我來說不重要,現在我就想離開這裡。」

公主沉思了片刻,最後道:「離開這個世界嗎?難道水晶槍所去的,真的是一片新天地?我能去嗎?」

葉初搖頭:「不能,說真的,你太弱了,出了這片世界是茫茫虛無,以你現在的狀態,應該是一出去就得死。 暴戾總裁強制愛 就算你僥倖到達那個世界,你也只是一個普通人。」

「怎麼可能?」 枕上寵婚:全球緝拿小逃妻 九轉帝尊 公主不相信:「我雖然不是很強,但是幾乎達到了這個世界的巔峰,如果我不行,水晶槍為什麼可以?」

葉初無奈的笑了笑,他不是看不起公主,而是這個公主真比不上水晶槍。

雖然不知道這個水晶是怎麼回事,但是它的本體可是天境武器,堪比,不對,這就是個神器。

這個公主拿什麼跟它比?

七階的實力嗎?

這劍暗藏的能量少說都有九階,完全不在一個層面上。

為了打消公主的念頭,葉初只好道:「如果你能接下我一劍,那麼你就可以試著出去了。」

想起葉初的一劍,公主臉上就是一陣煞白,最後只能問道:「要怎樣的實力才能接下你一劍?」

「九階之上,極境大佬。」

葉初沒有說謊,極境確實可以在虛幻中蹦躂,前往現世同樣沒有太大的問題。

而能擋下他一劍的,難說是不是需要極境修為,反正八階可能性不大。

指甲畢竟是琴姐進階極境打造出來的,以琴姐那種同階無敵的姿態,一根指甲戳死一個八階,可能性還是很高的。

在知道葉初的體系劃分后,公主絕望懵逼了,而得知水晶槍是什麼存在的造物后,她更是呆若木雞。

她是真的比不上一把槍。

公主嘆息:「跟我來吧,我帶你去看看那個地方。而且我事先跟你說,想要讓水晶槍重複之前離開的方式,確實可以,但是難度係數有點高。你做好心理準備。」

葉初點點頭,沒難度他都不相信能穿越真實與虛幻的界限。

難度越大越好,這樣回去的可能性才越高。

只要是個人都能辦到的事,那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東西。

隨後公主帶著葉初來到城堡的地下室,離地有多深葉初不知道,反正公主放了個球,一直下降,直到出現一條新的通道。

通道邊有兩個衛兵,在看到公主后,就單膝跪地:「見過公主。」

公主點點頭:「你們在外面看著,任何人不準入內。」

隨後公主帶著葉初往通道走去。

葉初詫異:「這裡經常有人來?」

公主點頭:「恩,這裡可是密室,有些事總是要躲著外面人才能商量的。」

「密室用六階高手看門,他們還真是忠心啊。」葉初隨口說了句。

畢竟這個世界七階就是巔峰,六階居然會跑來看門,還跟普通衛兵一樣下跪,能不忠心嘛。

葉初是隨口說的,但是公主卻雙孔一縮,最後她什麼也沒說在前方帶路。

直到前方出現一扇魔法石門,公主才伸手解開了魔法石門的門鎖。

葉初皺著眉頭看著這石門,怎麼說呢,這門不太對勁。

看到葉初神色不對,公主好奇道:「這門有問題?」

葉初點頭:「恩,問題還不小。」

公主一臉好奇的看著葉初,她也知道這門的奇特,但是並沒有什麼太大的感覺,主要是這個地方來歷太過神秘。

最後葉初只是問道:「這門的力量跟你們的力量來源恰恰相反。」

多餘的葉初沒有多說,因為他也不是很懂。

這門有著真實的力量規則,這說明什麼呢?要麼是這裡開始趨向完整的真實,要麼就是有真實的存在將它留下的。

到底是哪種,葉初真無法猜測出來。

公主敏銳的抓到了你們兩個字,她笑道:「閣下知道那種力量的來源?那種跟我們完全相反的特殊力量。」

葉初伸出手試著凝聚力量,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他貌似也是使用虛幻的力量。

他的力量來源,既可以是真實,也可以是虛幻。

至於琴姐跟三木他們的力量,他們的力量已經超脫了基礎力量,根本不受虛幻跟真實影響,那是屬於他們自己獨特的力量,在哪都一樣。

這就是他們可以行走虛幻的原因。

而葉初自己是特殊的,他可以適應真實與虛幻,這或許是他可以在兩地蹦躂的主要原因吧。

聽說小雨也可以。

他們的生命設定,凌駕在基礎之上。

葉初覺得自己是因為有天賜我神劍,而小雨完全是因為她是命運之女。

葉初看著敞開的石門笑道:「我就是要去那特殊力量的世界,那裡跟這裡是不一樣的,除非到達我說的那種境界,不然去了就是送死。」

公主皺眉,她沒有多說什麼,而是帶著葉初走進石門。

石門裡有個平台,平台下方有個巨大的魔法陣,這個魔法陣充斥著龐大的能量波動。

但是這量能波動對陣法本身卻如同米粒一般,這魔法陣很大,但是更大的是它所需要的能量,那簡直是浩瀚無邊。

正常人無法想象,驅動這個陣法究竟需要怎樣的力量。

通常魔法陣有五芒六芒,而這個陣法天知道它有幾芒,那都要連成一條線了。

陣法複雜的程度簡直令人咋舌。

「上古開天魔法陣,」公主自豪道:「這是個恆古久遠的傳說。」 傳說世界之初天地未開,在茫茫的混沌中,一位名為綠蹤的大神從沉睡中蘇醒。

他注視著混沌默默無語,千萬個歲月一晃而過,然而混沌卻毫無變化,綠蹤覺得有些無趣。

他膩了。

這恆古不變的混沌,他看夠了。

那一日他左邊手握著水晶珠,右邊手持開天劍。

他一劍而過開天闢地,天地初開,開天劍頂天立地,硬生生的撐開了天和地,而水晶珠包裹了天地,隔絕了混沌的侵蝕。

從此天地開啟,開天劍化身三界,劍尖為天,劍身為地,劍柄為深淵。

地以綠蹤為名,因為開天之後綠蹤就生活在大地之上。

又是無盡的歲月,綠蹤又一次覺得膩了,可是天地已開,他不能再開天地,毀天滅地又不是他想要的。

所以他開創開天魔法陣,利用魔法陣的力量,在不傷害綠蹤的情況下,離開了這片天地。

而開天魔法陣一直流傳至今。

聽完綠蹤大神開天闢地的故事,葉初感覺異常的耳熟。

這不是盤古大神乾的事嘛。

不過真別說,這個故事可能性還是很高的。

泡沫世界可能真的是被人開創出來的,只是並不像傳說的那樣罷了。

這個人可能跟他一樣被困虛幻,然後實在憋的不行,利用自身力量,隔離虛幻,開創秩序規則,最後打造虛幻與真實的世界。

接著研究了下回去的路,有所突破進而離開這裡。

從此世界只留下有關於他的傳說。

看著開天魔法陣,葉初問道,「現在是不是只要啟動它,我就能離開?」

公主點頭:「是這樣的,但是啟動的能量你也看到了,還差了十萬八千里。上一次是因為積累了無盡歲月,所以才能啟動,而這次就算全綠蹤的魔法師一起努力,沒個一百年都無法充滿。」

葉初微笑,這個魔法陣用的是虛幻的力量,對他來說洒洒水了。

「充能的事你們不用管,到時候幫我啟動陣法就好了,現在還是說說怎麼搞定你們的戰亂吧。」

葉初這麼自信,公主也不多問,只是道:「第一件事,就是請閣下幫我搞定外面的兩個衛兵。剛剛閣下說了,他們是六階是吧?那麼我能很遺憾的告訴閣下,我安排的衛兵只有四階。」

公主已經直接用葉初的力量設定了。

葉初無奈,這讓他怎麼搞定?

再開一劍?

這城堡還要不要了?

看到葉初為難,公主笑道:「堂堂的萬劍歸宗,不會搞不定這兩個人吧?」

葉初只好道:「順便把城堡切了,沒關係吧?」

公主臉色一下子變的難看:「難道劍聖就沒有溫柔點的辦法?」

葉初搖頭:「沒有。」

「那水晶槍能借我嗎?」

「…,隨便用。」

公主拿著水晶槍很是高興,她身上總會有一股豪氣若隱若現。

她手握長槍,負背而立,隨後開啟石門一步步走出。

她所踏出的每一步,都會讓她的氣勢攀升,四階,五階,六階,七階,乃至八階。

葉初震驚,這公主的氣勢簡直無敵了,龐大而絕對的氣勢,讓人有一種無力感。

要不是葉初一身神裝(天境眼珠子,極境巔峰盾牌,極境指甲),指不定他都有點難以抵抗這氣勢帶來的威壓。

「水晶槍的力量居然會被她引動,還真是厲害。」葉初詫異的自語。

這個公主確實是利用了水晶槍的力量,雖然只是力量散發出的氣勢,但是這槍是天境級別的,再差也能超越七階吧。

唯一讓葉初羨慕的是,他都引動不了的力量,憑什麼這個異世界公主就能辦到?

公主的氣勢一散開,外面的衛兵就察覺到了,當他們感知道這氣勢是沖他們來的時候,瞬間就打算逃離。

而公主會給他們機會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