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陽曦怒喝一聲,鬥氣全力輸出,所有鞭影合而為一,最終化為一點,直奔拍下來的紅色重劍而去。

在無陽曦看來,蕭然不再下劈而是改成了拍,這並非是瞧不起自己。而是對他自己的這一擊有著強烈的自信,這畢竟是考核,不是廝殺。他是不想讓自己受傷才這麼做的。

而自己則正好借著這個機會,將自己的鞭影化為一點,希望能從那柄鬥氣凝結成的重劍旁穿過,最終結束這場戰鬥。他同樣對自己的這一擊有著信心。

無陽曦的選擇不可謂不巧妙,蕭然選擇了用那重劍拍向自己,那麼視線必然會被那重劍所當,而看不清自己這邊會做出什麼動作。而他選擇的這個位置乃是蕭然的左肋之下,人身體最柔軟的地方之一。他相信只要自己憑藉著的長鞭長度觸及到蕭然的身體,以他那光明在外木系在內的雙鬥氣爆發之下,攻破蕭然的防禦應該是輕而易舉的事情,這場戰鬥必然會為之結束。

但是,他真的能夠如願么?下一刻,無陽曦已經完全震驚了。

就在他這一鞭點在蕭然的左肋的同時,火紅色的光芒悄然出現在蕭然的肋部之上。紅色的光芒瞬間凝聚成一片甲葉的模樣,阻擋住了無陽曦的這一鞭,鞭上的兩色鬥氣與那片火紅的甲葉發出了刺耳的摩擦聲。

無陽曦感覺到,自己的這一鞭就像是點在了一塊極硬的岩石上一般,分毫不能再進。而自己也被蕭然頂著長鞭後退了一步。

長鞭畢竟有三米長,經過這樣的距離傳遞,鬥氣都會有所減弱。這一點無陽曦明白,可是他不明白,蕭然的身上怎麼會出現這樣的變化,鬥氣剛凝結成重劍,這次又出現了一片甲葉。就在他這一想法在腦海中瞬間閃過的時間。

蕭然的身體已經帶著那長三米,寬一尺的重劍下拍了下來。

感受著那重劍上散發的氣勢,無陽曦想到,如果真讓這重劍拍在身上,那會是一個什麼樣的下場。

只是,他並沒有體會到這種感覺。因為,此時的火紅色重劍已經在他的頭頂處半尺的距離停了下來。


火紅色重劍上的灼熱溫度,不斷的向他的頭頂傳來,甚至他都已經略微的聞到了自己的頭髮燒焦了的味道。

不禁苦笑道:「還不將它拿開么,難道你想烤了我!」 曉然寫著本《霸神降世》眨眼間已經過去了一個月的時間。

這是曉然的第一本書,可以說是曉然的處女作。

文筆可能略有欠缺,但故事的情節曉然還是比較滿意。

再這裡曉然想說,故事的情節本人雖然滿意,但是我知道還需要更進一步,為大家帶來更多精彩的情節。

曉然希望更多喜愛讀書的書友們加入到《霸神降世》的讀者群中,如果有什麼好的故事情節還可以一起來討論。

今天是《霸神降世》上架的日子,曉然從早上到中午十二點已經為大家更了三個章節,而下午五點的則是換成了這上架感言。

在這裡曉然想說,感謝一些朋友對本書和我的大力支持,沒有你們的支持《霸神降世》走不到今天。沒有你們的支持,曉然也絕對堅持不到上架。

同時感謝的網編青果將曉然帶到了這個大家庭之中,這裡像曉然一樣的新人不少,彼此之間都在互相的支持著。這樣的感覺真的很好。

還要感謝我的責編醉漢在這一個月之中,為教會了曉然許多寫書上的知識,讓曉然少走了許多的彎路。

上架感言之後,《霸神降世》將會進入到爆發時期,除了每天的三更之外,會無限量爆發,曉然手中不會再留存稿,將會寫多少隨時就上傳多少,一天能爆出多少曉然也拿不準,總之是無限量爆發。

最後,曉然大吼一聲:「新人新書,求推薦、求打賞、求鮮花、求收藏、求訂閱,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好了,廢話不多說,馬上進入到精彩爆發時刻!」 蕭然手中的重劍以肉眼能見的速度迅速的消失,轉眼間那鬥氣凝結成的重劍瞬間變小,重新化為鬥氣,從蕭然的手上消失不見。

無陽曦看著眼前的一幕瞬間無語了,這釋放出來的鬥氣,用過之後還能收回去?自己真是連聽都沒聽過,不知道是自己太過顧略寡聞還是蕭然身上的奇迹太多。

就在他愣神的功夫,蕭然身上的那股霸氣也同樣隨著鬥氣重劍的收回而悄然消失不見。

蕭然看著面前目瞪口呆的無陽曦,微笑道:「學長,我的考核算是通過了嗎?」

這時,無陽曦才算真正的緩過神來,看著那一臉陽光微笑的蕭然,無奈的道:「你這一聲學長叫的我受不起啊,你的考核通過了。」

蕭然微笑的點了點頭,「學長說哪裡的話,你的雙屬性,還有戰鬥方式給學弟帶來了很大的震撼呢!說實話,我還是第一次見到雙屬性的人,今天蕭然這趟晉陞堂沒有白來。」

無陽曦苦笑道:「我的雙屬性碰到了你那至強的火屬性,真是毫無用處啊!木系被你剋死,而光明也幫你燃燒。我倒是希望今天考核你的人不是我呢!」

無陽曦這說的是實話,假如他考核的不是蕭然而是後面月夜殤的話,這一戰還真不一定是怎麼樣呢!月夜殤同樣是光明屬性,而無陽曦比他還多了一個木系屬性呢!

要知道, 我和妖怪們開餐館 。木系可以主治療為主,而光明屬性則可以主強攻。兩種屬性的加成絕不是一加一那樣的簡單。木系釋放的時候,光明同樣可以生木,幫助木系發揮出更強大的威力。而光明釋放的同時,他的木系則可以起到滋潤的效果。這樣的組合,相輔相成,被譽為完美雙屬性一點都不過分。

可是遇到了蕭然那霸氣絕倫的火屬性,這一切都變成了空談。這也只能算上他倒霉而已。

蕭然微微一笑,並沒有說什麼。而這時,月夜殤則是邁著妖嬈的步伐,來到了蕭然二人的身邊。

娘里娘氣的道:「學長,也是你為我考核嗎?」

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蕭然則是比較習慣了,暗道這月夜殤又在搞怪。而無陽曦則是不同,要不是當面聽著他說,自己真以為是一位美女在與自己交談呢!身上瞬間起了一堆的疙瘩。

「咳咳。」輕咳了兩聲來掩蓋他的尷尬,「是的,同樣是我來考核。」

月夜殤捏起蘭花指,微笑道:「那學長需要休息一下么?」

無陽曦看著他那動作,無奈的道:「半個時辰之後再進行考核吧,剛經過激烈的戰鬥,我是需要調息一下。」說著,沒等他們再說話,無陽曦轉身向那房間走去。

邊走邊喃喃的道:「這真是個男孩兒嗎?怎麼感覺不像呢!」

他的這句話正好被蕭然二人聽見。

蕭然則是微微搖了搖頭沒有說什麼。

可是月夜殤則是單手掐腰,一隻手指著自己,沖著無陽曦的方向喊道:「哥,是爺們兒,純爺們兒。」

無陽曦腳下一個踉蹌,差點沒有被自己的腳步絆倒,頓時加快了速度,彷彿是逃跑一般迅速的回到了他那房間之中。緊接著,直接關係了房間的門戶。

看到他那副樣子,惹得蕭然和月夜殤瞬間一陣爆笑。

笑鬧后,蕭然和月夜殤打了個招呼,走到了一旁的空地邊上,就那麼盤膝而坐,開始恢復了他的鬥氣。

月夜殤看到蕭然的樣子暗道,有這麼一個兄弟在自己身邊這麼刻苦,自己也一定不能被甩下。之後,月夜殤雙眼之中閃爍過一道精光,將目光重新投向了前方的門戶所在。

此時如果蕭然能夠看見的話,就會感受到月夜殤的身上充滿了無盡的戰意,戰意之中彷彿有流露出一絲血腥之氣,那應該是月夜殤身上的次神器血獄修羅戟所帶來的。

自從月夜殤出關之後,雖然平時依舊是和以前一樣有些娘娘的,但是蕭然等人都能感覺到月夜殤變了。在他的身上偶爾就能體會到血腥的氣息,這一點蕭然也問過,月夜殤給出的回復是血獄修羅戟上所帶。

對於這個答案,蕭然不疑有他,對於自己的兄弟他還是願意選擇無條件的支持,只是與月夜殤說過不要被血獄修羅戟所影響就好。

大約過了半柱香左右的時間,依舊站在那的月夜殤突然將目光投向了蕭然。之間蕭然緩緩睜開雙眸,彷彿兩點寒星一般的光亮瞬間閃過,而月夜殤的目光也是因為而被吸引過來。

看著蕭然再次恢復了巔峰狀態,不禁暗道蕭然的恢復速度。

兩道目光在空中碰撞了一下,蕭然看著月夜殤微笑的點了點頭,站起身重新走到了他身邊,道:「無陽曦還沒有出來嗎?」

月夜殤聳了下雙肩,「沒有,不知道這傢伙是不是被你嚇住了,還是自身的鬥氣還沒有恢復過來。總之到現在都沒有出現。」

半響過後,無陽曦的房間門終於再次打開,蕭然和月夜殤見到,此時從房間內走出的無陽曦也是恢復到了巔峰狀態。從他的神情之上,根本看不出來方才進行過一場戰鬥,就彷彿他今天是剛從房間內出現一般。這樣的無陽曦讓月夜殤再次提升起了戰意,站在他身旁的蕭然感受到,月夜殤的戰意正在無休止的提升著。緩緩的向旁邊走了過去,為他二人讓出了一片場地。

無陽曦來到了距離月夜殤二十米的位置站定,微笑道:「可以開始了,你準備好了嗎?」


月夜殤沒有回答,雙眸依舊注視著無陽曦,用力的點了下頭,表示自己已經準備好。

暗紅色的光芒從月夜殤的手上散發而出,光芒瞬間放大,直到兩米的長度才緩緩的收斂起來。伴隨著紅光的出現,一股極其凌厲的殺伐之氣也隨之迸發,

伴隨著氣勢的散發,光芒的收斂,展現在蕭然和無陽曦面前的是一柄長形的武器。

蕭然只是聽月夜殤提起過關於他獲得血獄修羅戟的事情,但還從未見過。

———————–

這是今天的第四更,上架的第一更,之後還會有更新。麻煩大家動動手,收藏本書。求推薦、訂閱! 下一刻,一柄長達兩米的血獄修羅戟出現在了月夜殤的手中。戟尖上一側帶有月牙形的利刃,通過兩枚小枝與槍尖相連,戟桿的尾部同樣有一個略小的槍尖。

血獄修羅戟上整體呈現著暗紅色,槍尖上寒芒閃爍,利刃上不時有著宛如水波一般的紅光不斷的流轉著。

血獄修羅戟上散發出陣陣寒氣,連帶著月夜殤身體周圍的溫度都隨之下降了許多。

無陽曦看著血獄修羅戟,他感受到那戟上充滿了極其凌厲的殺氣,不自覺的咽喉顫動了一下,雙眸流露出了驚訝的神情,喃喃的道:「次神器!」

無陽曦心中想到,這次不會又。。。。。。

隨著血獄修羅戟的出現,月夜殤的雙手之上頓時散發出乳白色的光芒,瞬間將那血獄修羅戟包裹,柔和的白色光芒在戟上律動,隱約能看見裡面有一層暗紅色依舊閃爍。

不過隨著月夜殤的鬥氣爆發,那血腥的殺氣瞬間隨之收斂不見,轉而流露出的是陽光一般的溫和氣息。

下一刻,月夜殤動了,雙手提著血獄修羅戟帶起一道白色的光芒迎面朝著無陽曦沖了上去。

無陽曦也不甘示弱,身上同樣爆發出白色的鬥氣光芒,依舊是那朵瑩潤潔白的六片白蓮瞬間在他的身體前凝結而成。不過,這次他是有所準備,這次的六片白蓮不在是防禦的狀態,而是出現在了無陽曦的右手之中,六片白蓮彷彿像是六把旋轉的鐮刀一般,迎著月夜殤的血獄修羅戟沖了上去。

轟——

白色與白色之間的碰撞,鬥氣的摩擦聲不斷的傳進了三人的耳膜之中。彭拜的鬥氣碰撞之後,兩股乳白色的鬥氣彷彿是融為一體了似的瞬間衝天而起。

月夜殤與無陽曦的身軀交叉而過,可以清楚的看見,無陽曦手中的白蓮之上有一道暗紅色的划痕,那是在月夜殤二人交手之時血獄修羅戟的功勞。

此時無陽曦的感覺可是很不好,全身上下一陣寒冷透體而過,雖然血獄修羅戟並沒有與自己的身體直接接觸,但是那冰冷的氣息還是通過手中的白蓮滲入了他的體內。

墨綠色的光芒在無陽曦身上瞬間亮起,木系那清新的氣息正在不斷滋潤著無陽曦的身體。

月夜殤在剛才那一碰撞之下,手中的血獄修羅戟在與那乳白色白蓮交錯而過之時,他感覺到瞬間的震蕩了一下,這震蕩讓月夜殤雙手的虎口直發麻。雙手用力的一握,腳下踏地,借著地上傳來的力量,帶起月夜殤的身體一躍而起,手中血獄修羅戟爆發出一道宛如月光一般的白色彎影,再次朝著無陽曦的身體劃了過去。

眼看著月夜殤借勢飛身而起,顧不得體內的寒冷之氣,墨綠色的光芒再次亮起,無陽曦那大葉青銅鎧瞬間出現在他的面前,一步踏出,頓時與那鎧甲融為一體。

手中那六片白蓮悄然消失不見,手腕一翻,之前那條軟鞭出現在了無陽曦掌中。軟鞭出現,瞬間包裹了墨綠色的光芒,筆直的迎上了那劃下的血獄修羅戟。

到不是無陽曦不想用他那白蓮,那蓮花其實正是他會的唯一武技,名為:白玉蓮花斬。但是,和月夜殤手中的血獄修羅戟那一碰撞,無陽曦瞬間就做出了最正確的選擇。因為在之前的撞擊當中,月夜殤那血獄修羅戟的氣息竟然是可以滲透鬥氣傳入到自己體內的,那寒冷的感覺對他自身的發揮是有著絕對的影響,這才果斷的收回了他的白玉蓮花斬。

而無陽曦此次選擇了墨綠色的木系鬥氣,這看的一旁的蕭然緩緩的點了點頭,流露出一絲明悟的神情。這無陽曦是學的聰明了不少,同樣光明屬性的鬥氣對轟,在血獄修羅戟的增幅之下,毫無疑問無陽曦是一點都不佔優勢的。但是他選擇了換成木系的鬥氣就變得截然不同了,陽光是可以滋潤一些生物的存在,當然也包括植物的木屬性。所以這無陽曦的選擇是非常正確的。

半空之中的月夜殤看到了無陽曦的變化,並沒有什麼觸動,神情之上一點變化都沒有。依舊帶著血獄修羅戟迎面而下。而地面上的乳白色軟鞭則是筆直的迎上了他。

轟——

在無陽曦那軟鞭的直刺之下。血獄修羅戟頓時被刺的略歪了一分,直接帶著乳白色的鬥氣重重的劃在了無陽曦身旁的地面之上。

而無陽曦則是滿臉的心疼,伴隨著軟鞭與血獄修羅戟的碰撞,依然像是之前與蕭然重劍的碰撞一樣,軟鞭再次被砍掉了一截,這頓時讓無陽曦心中鮮血狂噴了。

不等無陽曦反應過來,他只覺得自己的身體略微的顫動了一下,而且還不是自己造成的,瞬間大驚失色。而在下一刻,血獄修羅戟帶起一道暗紅色在外,乳白色在內的兩色光芒瞬間化為萬千戟影一挑而起。

那萬千戟影全部都是一個樣子,由下向上的挑起。

看到無陽曦身上的反應,蕭然微笑的點了點頭,暗道這場戰鬥可以結束了。因為,此時的無陽曦身體已經失去了平衡,這當然不是他自己所為,而是在不清楚的情況之下,被月夜殤的吸磁之力控制了一下而已。可是就這一次失去平衡,就足以讓月夜殤做很多事情了。

但是到了下一刻,就連蕭然都不禁瞪大了雙眸。因為他看到,在那萬千戟影的帶動下,無陽曦瞬間被挑了起來,幸好他身上穿有鎧甲,否則他的身體則會出現一道圓月一般的口子了,就算是這樣,他那鎧甲之上依舊是一道白色的划痕。

在無陽曦的身軀上升之時,按道理來說也應該是月夜殤一擊剛剛結束,來不及做下一動作的時候。可是蕭然看到,戟帶人影,一躍而起,化為一道乳白色的光芒朝著無陽曦的身體突刺而去。

—————————

今天第五更,爽不,爆發依舊在繼續哦! 如果半空中的無陽曦被這血獄修羅戟刺到的話,就算他身上穿著鎧甲,可是依然會被血獄修羅戟刺個透心涼。

要知道,法器的鎧甲和次神器的血獄修羅戟差的個不止一個級別,所以,那身鎧甲對於此時的無陽曦來說,根本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半空之中,正在處於極度震驚中的無陽曦,還沒有反應過為什麼自己的身體會失去平衡被挑到了半空之中。他的雙眸瞳孔就瞬間放大,看著地面上的月夜殤直衝而上。此時無陽曦的額頭上驟然出現了一陣冷汗,雙眼一閉,暗道,我命休矣。

可是下一刻,他就感覺到,一直手托在了他的身體之上,一道溫和的鬥氣傳來,自己又再次的回到了地面。雙腳落地,睜開雙眸,他看到了眼前的月夜殤一臉的微笑。

「學長,這場考核可以結束了吧?」

無陽曦苦笑道:「何止是結束啊,我差點死在你的手上,多謝你手下留情了。」直到現在,無陽曦還是一陣后怕呢,天知道被那恐怖的血獄修羅戟刺穿會是什麼樣的感覺,不過他可不想體會一下。

月夜殤笑道:「這又不是生死決鬥,我怎麼會對學長痛下殺手呢,學長你多慮了。」

無陽曦擺了擺手,道:「好了,我今天真是倒霉,一覺睡醒就被你們倆個痛虐了兩場,這感覺可不那麼好。你們倆個跟我來吧。」

說完,墨綠色的光芒閃爍,他身上的鎧甲和那斷裂的軟鞭瞬間消失不見。率先轉身走向了他的考核房間。


紅色光芒一閃,血獄修羅戟立刻化為一道暗紅色的光芒重新纏繞上了月夜殤的手指之上,恢復了那血紅骷髏般的戒指模樣。

蕭然來到月夜殤的身邊,伸出手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問道:「你剛才為什麼能在血獄修羅戟上挑出的瞬間,就直追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