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首的一個身材矮小,眼睛被一副茶色眼鏡遮住,看上去略顯精明,肚子有點微微凸起,四十多歲的男人。

而他身後有兩個男人葉乘風都認識,一個是前幾天才過去k過他一頓的高瑜,一個正是龍翔高中的副校長徐慶國。

葉乘風立刻轉身走到衛生間那條走廊里,看著一群男人走到那個包間的門口推門而入。

包間裡面,譚方弘見狀立刻過來迎接那身材矮小的中年人,「熊總……」

葉乘風也看到那群女人也都紛紛的站了起來,盡顯嫵媚的朝熊總拋著媚眼,不過熊總對這些女人卻視而不見。


胡春霞卻恰恰相反,坐在沙發上顯得有些扭捏,還低下了腦袋,一副羞答答的樣子,那個熊總倒是多看了她一眼。

在包間門關上的一霎,葉乘風看到了徐慶國暗暗朝胡春霞豎起了一個大拇指。

葉乘風不知道這個熊總到底來鹽海是幹什麼的,不過想到,舒瑾以往是非富不交的,她能看上譚方弘,說明譚方弘應該有點實力。

現在就連譚方弘都對這個熊總一副奴才之狀,連熊總要日什麼樣的女人,他都要親自把關,看來這個熊總應該不簡單。

徐慶國和高瑜也都出現在這裡,葉乘風知道唯一能把他們聯繫起來的,就是龍翔高中的地皮。

何況之前紅姐好像還說,這個香港來的熊總來鹽海,是和帝豪談合作項目的。

葉乘風正想著呢,就見包間的門突然打開了,大富豪的一個經理,站到門口,朝著裡面一聲呵斥,「都出來……」

沒一會功夫,紅姐就領著她的姐妹們走了出來,每個女人都是一副既氣憤,又懊惱的樣子。

而包間內,此時熊總正坐在胡春霞的旁邊,手已經搭在了她的肩膀上,胡春霞一副小鳥依人的模樣。


高瑜和徐慶國以及譚方弘身邊都有一個穿著學生水手裝的女生,幾個男人正說著什麼,門就關上了。

紅姐剛出門,經理就過來和她道,「我說阿紅啊,我也沒有辦法,你不要生氣,這幫香港佬的口味你是知道的,要不我給你們安排另外一個包間!」

「不了!」紅姐臉上還是盡顯不快,領著一眾姐妹就走了,「姐們今天休息……」

經理無奈的搖了搖頭,看著紅姐和她的姐妹離開后,這才走向衛生間,從口袋裡掏出幾張花花綠綠的鈔票,「也不知道港幣和rmb的匯率是多少,這能換多少錢?」

葉乘風這時走了過去,拍了一下經理的肩膀,那經理嚇了一跳,連忙將港幣收回口袋,才回頭看去,一見是葉乘風,立刻吁了一口氣,「是風哥啊!」

這裡的經理只要是去年以前來大富豪上班的,葉乘風基本都認識,姜浩的那個熟人來的比較晚,雖然見過葉乘風幾次,但是沒有什麼交集,所以才會認不出葉乘風來。

這個經理叫張志國,來大富豪已經五六年了,葉乘風和他關係還不錯,這時朝他一笑,「小張,今天收入不錯啊,都有港幣入賬了!」

張志國連忙從口袋裡掏出幾張港幣,朝葉乘風道,「姓譚的孫子來內地了,還不換rmb,給這幾張也不知道值錢不值錢的!」

葉乘風看了一眼張志國手裡的港幣,面額都是一千的,一共有五張,立刻朝張國志笑道,「港幣和rmb匯率是1:0.7幾呢,這五張起碼也有三千五六呢,你發了啊,什麼人這麼闊綽?」

張志國一聽這麼多錢,頓時笑了,「真的假的!」

說著連忙將港幣塞到口袋裡道,「兩個香港佬,已經來了好幾次了,每次都要有主題,口味比較特殊,那個姓熊的,還就喜歡在裡面打炮,還不讓身邊的人走開,就這麼看著……我草,這些香港有錢佬,真是變態……」

大富豪里有哪些項目,葉乘風是門清,包括紅姐的那些姐妹,也都是做這些皮肉生意的,所以葉乘風雖然經常光顧這裡,但是很少與這裡的女人有什麼瓜葛。

葉乘風沉思了一會,拍了拍張志國的肩膀,「小張,給我去弄一件服務生的制服來!」

張志國詫異地看了一眼葉乘風,但還是領著葉乘風去了更衣室,給他找來了一套制服換上。

葉乘風又在桌子上找到了一副沒有鏡片的眼鏡帶上,對著鏡子照了照。

張志國滿臉狐疑的看著葉乘風,也不知道他這是要唱哪一出,「風哥,你這是要幹嘛?」

葉乘風拍了拍他的肩膀,「香港佬那個包間的酒水,就讓我來送吧!如果有小費都是你的!」


沒一會功夫,葉乘風和張志國將一輛送酒車上放滿了各種貴的要命的洋酒,和張志國一起送往譚方弘所在的包間。

門打開后,葉乘風看了一眼裡面,那幾個男人都顧著在聽高瑜說話,沒人注意這邊。

高瑜正在侃侃而談,朝熊總道,「熊總,你放心,龍翔高中的地皮,我一定搞定,不過這塊地皮到底是帝豪要,還是你們要,我沒太明白……」

熊總此時正摟著胡春霞,不過手上倒是很規矩,他看了一眼高瑜,卻沒有說話。

倒是一旁的譚方弘朝高瑜道,「這一點你不用管啦,總之這塊地皮必須拿下,至於系帝豪的,還系我們的,你們不需要擊道……」

葉乘風這時和張志國一起將酒水往他們面前的茶几上擺放。

高瑜隨手拿起一瓶洋酒就擰開,給熊總和譚方弘斟酒,隨即拍了拍身邊徐慶國的肩膀,朝兩個香港人保證道,「熊總,譚總你們放心,徐校長已經在幫我遊說校方那邊的人了,還需要幾天就可以搞定……」

熊總端著酒杯喝了一口,這才道,「你們用什麼辦法我不管,我只看結果,時間不宜太久,我只給你們三天時間……行不行一句話,不行我就找其他人!」

高瑜和徐慶國相視了一眼,徐慶國連聲朝熊總道,「熊總,你放心,我已經在遊說周校長了,不過老周這個人有點食古不化,不懂得變通,三天時間的確有點……」

熊總瞥了一眼徐慶國,便自顧自的喝酒了,譚方弘則立刻朝徐慶國和高瑜道,「熊總說了三天就三天,沒什麼好商量的,你們己己商量著辦!」

徐慶國還要說什麼,高瑜卻拍了一下他的腿,笑著和熊總和譚方弘道,「三天,就三天,保證完成任務,來熊總,我敬你一杯……」

熊總只是揚了揚手裡的酒杯,依然是自顧自的喝了一口,隨即端著酒杯,朝身側的胡春霞道,「你也喝一口?」

胡春霞立刻扭捏道,「熊總,人家還是學生呢,沒喝過酒……」

熊總嘴角一笑,「那我來親自喂你喝……」

他說著就端過酒杯,喝了一大口,卻沒有咽下去,一把抓住了胡春霞的脖子,一口吻住了胡春霞的嘴,將自己嘴裡的酒往她嘴裡吐。

高瑜和譚方弘都是笑著看向熊總,譚方弘還不住叫好,「熊總這個喂酒的方法好,以後我們都要學學……」

徐慶國倒是眉頭一皺,看了一眼熊總和胡春霞,這時見熊總的手已經從胡春霞的大腿摸了上去,臉色更是一動。

不過見譚方弘看向自己,立刻又露出了笑容,端著酒杯敬了譚方弘一杯。

葉乘風和張志國將酒水擺好,看了一眼熊總和胡春霞,這時見胡春霞一臉痛苦的樣子,心中一陣冷笑。

譚方弘這時拿出幾張港幣,朝茶几上一扔,「好了,你們可以出去了!」

張志國連忙拿起茶几上的港幣,說了一聲謝謝,轉頭就走,不過剛走幾步,見葉乘風沒有跟上,回頭看了一眼,又拉了拉他的手。

熊總將酒水喂完了,這才抬起頭,爽朗的一笑,問胡春霞道,「怎麼樣,這酒不錯吧!」

胡春霞心裡早就把這個矮胖子罵了一個遍,這個傢伙滿嘴的煙味,喂自己喝酒也就算了,還將他的舌頭伸進來一陣胡攪蠻纏,而且不給自己喘息的機會,差點憋死自己。

但是她臉上卻沒有表現出來,還是一副嬌羞的樣子,不住地捶打著熊總的胳膊,「你好壞哦……」

熊總見胡春霞一口酒下肚,笑臉已經泛紅,這時一陣得意的笑后,解開了自己的褲腰帶,從裡面把小夥伴掏了出來,一把將胡春霞的腦袋摁了下去。

胡春霞見那軟趴趴的東西,覺得一陣噁心,怎麼都不肯含住。

熊總生氣了,扯著胡春霞的頭髮拉了起來,滿臉不快地道,「不願意早說,浪費時間……你來這裡不知道是幹什麼的么?」

高瑜連忙朝熊總道,「熊總,你別生氣,這丫頭估計是第一次吧……」

胡春霞頭髮被熊總抓的生疼,不時朝徐慶國看了過來,徐慶國故意裝作看不見,轉過頭去,正好看到葉乘風。

不過包間里的燈光比較昏暗,他並沒有看清楚,只是覺得有些熟悉,仔細一看,頓時臉色一動,站起身來,「葉乘風,你在這做什麼?」

高瑜和譚方弘一聽這話,也都心下一動,轉頭看了過來,卻見葉乘風朝徐慶國一笑,「打工,順便來見識一下徐校長帶著學校女學生出來玩什麼!」 ;

徐慶國一聽這話,頓時臉色一變,一副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說什麼的嘴臉。

高瑜「嘩」地站起身來,「葉乘風,你到底想幹什麼!」

上次被葉乘風到自己別墅羞辱了一頓后,他找人打聽過了葉乘風的底細,知道他就是以前東城著名的葉瘋子。

不過不知道什麼原因,葉乘風突然就消失了一年多,不想再出現就在龍翔高中做保安了。

他覺得葉乘風這樣的人,絕對不可能會委屈的去做月收入區區一兩千的保安,最大的可能就是龍翔高中的地皮。

由於這幾天,一直要陪熊總和譚總,這事他還沒來得及和徐慶國說呢,不想今天在大富豪ktv里又遇到了。

熊總坐在原處動也沒動,抓著胡春霞頭髮的手也鬆開了,端著一杯酒,悠閑地喝了一口,「這到底是什麼人?」

譚方弘立刻站起身來,朝一側的經理道,「這個撲街系流氓,你們大富豪系腫么搞地,居然請這樣的人做服務生……」

張志國一陣為難,他沒想到這裡的人都認識葉乘風,正不知道該怎麼辦好,只能連聲道歉。

而就在這時,葉乘風卻拿起桌上一個酒瓶,對著高瑜的腦袋就砸了下去。

高瑜還沒反應過來,就倒在了沙發上,頭上滋滋冒血。

譚方弘和徐慶國都嚇了一跳,不禁後退了一步,生怕葉乘風下一個砸的就是他們。

張志國也是一愣,連忙上前拉住葉乘風,「風哥,這是什麼情況……」

葉乘風這時將碎酒瓶一扔,拍了拍手,笑著朝熊總道,「這是我和姓高的私人恩怨!」

熊總臉色幾經變化,端著酒杯看向葉乘風這邊,又看了看被葉乘風一酒瓶砸暈的高瑜。

他一雙眼睛躲在茶社眼鏡後面,一副深藏不露的樣子,「我們認識么?」

譚方弘立刻朝熊總道,「熊總,這個傢伙系……」

沒等他說完呢,葉乘風伸手又拿起一個酒瓶,有高瑜前車之鑒,譚方弘立刻閉嘴不敢說話了。


葉乘風根本沒有要砸他的意思,而是擰開了瓶蓋,拿出兩個高腳杯,倒上兩杯,朝熊總遞去一杯。

熊總看著葉乘風,只見葉乘風臉上沒有絲毫的表情,猶豫了一下,還是伸手接了過來。

沒等熊總拿穩杯子,葉乘風立刻端著酒杯過來和他一碰,「熊總從香港遠道而來,這杯我敬你!」

葉乘風說完將酒水一口喝完,拿著空杯子看著熊總。

熊總看了看手裡的酒杯,又見葉乘風的臉上還是沒有絲毫的表情,總給他一種無形的壓迫感,還是將酒喝了。

葉乘風臉上霎時露出了一絲笑意,「地主之誼我盡了,現在該說說我們之間的事了!」

熊總看著葉乘風道,「這位朋友,我和你之間有什麼事?我們根本就不認識吧!」

葉乘風收起臉上的笑容,朝熊總道,「我現在可以很負責任的告訴你們,龍翔高中那塊地皮,除了周校長在完全自願的情況下點頭,不然就是和我過不去……「

他說到這裡,立刻將手裡的酒杯捏碎,玻璃碎片灑在了茶几上,拍了拍手,走出了包間。

張志國見狀連聲和熊總他們說抱歉,還承諾一定馬上就炒掉葉乘風,隨後退出了包間,追上葉乘風,「風哥,你搞什麼?」

葉乘風一邊脫掉服務生的制服,一邊朝張志國道,「謝了,改天請你喝酒!」

包間里的熊總依然坐在原處,一側的沙發上,高瑜至今沒醒,幾個女學生更的嚇的面無人色。

徐慶國嚇的不敢吭聲,譚方弘也吃驚地看著包間的門,生怕葉乘風再回來一樣。

熊總突然用力將酒杯摔在茶几上,起身道,「這個傢伙是什麼人?他這麼說是什麼意思?」

譚方弘立刻起身朝熊總道,「熊總,你不要動氣,這個傢伙就系本地一個流氓……」

熊總沒搭理譚方弘,看向了徐慶國,「徐校長,我現在只想問你一句,龍翔高中的地皮,你能不能拿下?」

徐慶國滿額冷汗,連忙朝熊總說,「您放心,我保證拿下,說好的三天就三天……」

他一邊說著,一邊不住地朝熊總旁邊的胡春霞使著眼色。

胡春霞剛才見是葉乘風,也嚇的愣住了,見徐慶國朝自己使眼色,立刻笑著站起身來,挽住熊總的胳膊,「熊總,不要生氣啦,我們繼續喝酒……」

熊總直接甩了胡春霞一個耳刮子,胡春霞一個不穩,倒在茶几上,還壓碎了幾個高腳杯,胳膊上也見紅了,痛的眼淚直流,一臉委屈的看著徐慶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