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這種狀態下,葉子晨還要站出來。

她爹剛才已經表達的很明確,不會幹涉她的選擇,其實也是在表明,他對這一回的聯姻沒有任何看法。

她之前找葉子晨的本意……

是想著在她爹的支持下,她在以葉子晨為託詞,將這次聯姻給搪塞過去。

現在她爹不管……

那麼葉子晨面臨的壓力將會更大。

可是她不能傳音。

這裡坐著的都是響噹噹的高手,他們幾個後輩之間的傳音,這些前輩想要得知內容,對他們來說還是很簡單的。

葉子晨自始至終都噙著笑意。

目光更多的是關注白語的父親火神,還有就是天獅霸主。

火神大人依舊沒有任何情緒上的變化。

天獅霸主也是如此。

倒是他的兒子獅洪蹙眉,儘管轉瞬即逝,還是被葉子晨收入眼中。

沉默的氣氛依舊持續。

沒有前輩開口,葉子晨也就抱著白語的腰,就默默的等待著他們說話。

大概半分鐘的時間……

「哈哈哈。」

天獅霸主率先笑了出來。

「銀河領主剛才得話是何意?」

「就是字面意思。」葉子晨目不斜視,就看著天獅霸主的雙眸,「實不相瞞,我跟白語在十數年前就已經確定了雙方的感情。剛才天獅霸主說要來提親,我做為一個男人……不能夠默不作聲。」

站在白語母親身後的花間柔滿意的點頭。

要不是是被這裡的前輩們看出端倪,她真的忍不住想要給葉子晨一個大拇指。

就是這樣……

繼續!

不說葉子晨這個傢伙以前對他的印象如何,反正就現在這一幕,花間柔還是覺得他比較夠爺們的。

「你跟小語,確定感情?」

就在這時,白語的三叔皺眉開口。

「沒錯。」

「十數年前?」

「對!」

「荒謬。」

白語的三叔搖頭一笑。

「白語一直都生活在族中,我做為她的三叔怎能不知。我更沒有再家族中看到過你,你們之間又從何而來的感情。」

「誰說見面就一定要在第一宇宙?」

「我和白語是在第二宇宙認識的,花間柔、火焰鼠、夢蘿,都是在第二宇宙相識。」

葉子晨醇和的笑著解釋。

「這點我可以證明。」花間柔走了出來,「我們幾個十幾年前就已經在第二宇宙中認識了,而且當時我們幾乎天天都在一塊兒。」

「那你也知道白語跟銀河領主的感情了。」白語的三叔皺眉,「如若知道,你們怎麼不說,如果提前說了,又怎會鬧到現在這樣。」

「我們不知道。」

花間柔笑著搖了搖頭。

「不過我們的確能夠感覺到白語和葉子晨之間的關係是比較親密,可我們從來沒想過他們會是這種關係。」

「其實花間柔他們不知情也很正常。」葉子晨溫和的笑著,「我跟白語真正確定關係,是在十年前的天才爭霸上。」

「天才爭霸?怎麼又扯到那了!」

「白語十年前曾去白晝星參加天才爭霸。」葉子晨溫和的笑著,「當時……我也在那個考場,那時候我們倆還是朋友。就是當時突發了一個小風波,我救了白語。」

「救了白語?!」

葉子晨將每一步都想的很清楚。

如果單純的就是相識,之後互生好感,這樣的感情太薄。

而且也比較假!

白語是什麼人?

她可是火神的女兒,是白氏一族擁有靈種的明珠。

陪伴?!

如果就能夠讓她動凡心那可就太可笑了。

別說這裡的霸主們不相信,哪怕是葉子晨也不相信啊。

太假。

宇宙中的人壽元都很長。

他們對感情的抉擇也更為苛刻,陪伴是會讓人感動,但還不至於讓兩人情投意合。

那麼怎樣才能讓這個劇情變得豐富。

真實!

就需要天才爭霸考核時的那個死亡風暴。

英雄救美!

以身相許。

這樣的橋段是很狗血,可是也最好用。尤其是趙信為了救白語,讓自己身陷囹圄,不管怎麼說……

這份感情都說的通! 作假就一定有被識破的可能。

想要不被揭穿,那麼就只能說真的。

死亡風暴!

葉子晨將白語推出是實情,哪怕這些霸主想要去調查也沒有任何問題。

白語的三叔也跟著皺眉。

他知道這個。

他更知道,白語回來之後,還不顧一切的滅了西圖一族。

這件事情在人族中不算小!

之後還是白氏宗族動用了家族力量,才將這個事情給壓了下去。

天獅霸主自然也知道這些……

「銀河領主說的這些,我的確都知道。」白語的三叔也笑著開口道,「當時白語回族之後,就動用了家族力量滅了西圖一族,我那時候還很奇怪,我是看著小語長大的,深知她的性格並非如此暴虐,現在我總算知道了,原來都是為了銀河領主。」

葉子晨笑而不語。

很快白語的三叔就又皺眉,眼神凌厲。

「可如果就為了這點事情,你就想說……你和小語私定終身,這樣也太兒戲了吧。」

「我看……」

「你們倆怕是並沒有確定感情,單純就是白語不想嫁給獅洪的一種託詞。」

「前輩為何這樣說?」

葉子晨如沐春風的笑著,看著白語三叔的雙眸。

「感情這種事本就是很難琢磨的。」

「呵,銀河領主說的沒錯。」白語三叔非常認可的點頭,「感情是很難說,英雄救美、以身相許,確實也說的通。可是……你真當我們這些霸主是瞎的么?你以為,我們看不出來么?」

當白語三叔話音落下……

葉子晨的心就頓時跟著一沉。

這都能看出來?

這些霸主眼睛都開了天眼么?

下意識的看了一圈其他人的眼神,從他們的目光中,好似真的看出來,葉子晨和白語之間並沒有確定雙方的關係。

「真正的戀人可不是你們這樣。」

「現在你們的樣子,更像是逢場作戲!」

霎時間,花間柔的目光都跟著一沉。

這都能看出來!

那這就壞了!

她是知道的,白語和葉子晨的確不是戀人關係,這時候被突然拆穿,對白語和葉子晨他們兩人都很不利。

「哈……」

「哈哈哈!」

就在這驚心動魄之時,葉子晨仰面放聲大笑了出來。

所有人都莫名的看著他……

天獅霸主一方的那位紅衣女人,更是饒有興趣的盯著他。

「白語,看來瞞不下去了。」

葉子晨無奈的攤手,花間柔也情不自禁的捂住了臉。

對葉子晨的放棄……

她也沒有辦法進行任何指責。

他做的已經夠好了。

在白語沒有主動提他的時候,他勇敢的站了出去,還用了一套比較合理的感情建立的事件來佐證。

要怪就怪那個三叔……

白語也輕輕的轉過頭對著葉子晨搖頭。

她當然也不怪葉子晨。

白氏一族這面除了三叔都在皺眉,哪怕是那個一直沒有什麼表情的火神大人,也輕輕的蹙了下眉頭。

葉子晨也跟著緩緩的鬆開了白語的腰肢。

就在眾人都以為葉子晨放棄之時……

「哈……」

「霸主果然是霸主啊。」

「沒錯,我和白語確實沒有私定終身,竟然讓你們看出來,真是可惜。」

「但是……」

「我依舊反對這一回天獅霸主跟白家的這一門婚事!」

頓時,弄堂中的人都朝著葉子晨看了過去。

眼神中有些震驚。

天獅霸主的天獅族和火神白氏之間的聯姻,外人哪怕是霸主也沒有資格來反對,葉子晨憑什麼?

銀河領主的身份?

說實在的……

他的這個銀河領主的身份,在場的這些人還真都沒有放在眼中。

如果銀河領主坐鎮銀河系。

可能他們會在意葉子晨的看法。

現在……

銀河領主生死未卜。

葉子晨話語的分量自然也就跟著輕了不少。

「銀河領主,我們看在你是銀河之主的面子上,可以容忍你剛才的小鬧劇,可你不會認為,你有資格影響兩家的聯姻吧。」白語的三叔不屑的笑道。

「我沒有資格。」葉子晨搖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