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焰四射,這一道掌印打上去,直接和那火焰暴熊同歸於盡。

不過也是造成一股極為恐怖的反力,讓林逍倒退了數十步。

「果然還是有些勉強。」林逍嘆道。

這話被一旁的丁煒聽到,直接就是想罵怪物了。

你還想怎樣?以玄靈境修為,竟然把一個真靈境初期巔峰的火靈給解決了!

「這火源我們一人一半吧。」看到那火焰暴熊破碎之後,便是有著一團丈許大小的火源懸浮在半空。

「不用了,我有這些就足夠了,剩下的林師弟你要吧,這樣的話想必你的肉身也是能更上升一步。」丁煒說道。

林逍卻還是把三分之一的火源給了丁煒,這不由讓丁煒心中非常感激。

「我說這新來的小子,似乎很囂張啊?」

一道懶散的聲音,帶著一絲紈絝之意傳開。

旋即,林逍和丁煒就是看到,一個身形修長的青年,便是緩緩出現在了他們的眼前。 「肖島!」

丁煒瞳孔一縮,看去眼前的懶散青年。

「呵呵,原來是丁煒啊,不過現在這裡沒你什麼事,給你十息時間離開我眼前……」肖島淡淡開口,眼中的不屑之色非常顯著。

林逍皺起眉頭,這個就是肖島?很囂張啊!

而這時丁煒經過內心的掙扎后,一咬牙上前說道:「我不會拋下林兄的,肖島你別忘了,這裡雖然可以隱秘殺人,但我也算是核心弟子。」

成為核心弟子,死亡的話宗門也是會進一步去追究。

「你覺得跟我談這些有用……對了,你有五息的時間。「肖島繼續開口。

「五……四……」

每一息過去,丁煒都能感覺到自己心臟的緊張跳動,那種隨時有可能知道下一刻就會死亡的感覺,很可怕。

「丁煒師兄,他交給我吧,你先離開。」忽然,林逍拍去丁煒的肩膀,說道。

丁煒咬著牙搖了搖頭,道:「林師弟,我丁煒豈是這種臨陣脫逃的小人?」

「既然如此,那你就死吧!」

一道冷漠之聲響起,旋即就是看到肖島一閃而現在丁煒面前,一掌推去中,浩瀚之力直接爆發。

丁煒瞳孔一縮,驀地眼前林逍出現,同樣爆發一股浩瀚之氣,一掌和那肖島對碰。

轟!轟!轟!轟!轟!…………

狂暴的氣息直接轟鳴而開,使得丁煒都是直接倒退了數十丈,這才穩定了腳步。

「林逍他、他竟然可以和這個怪物打的不相上下?」丁煒在遠處,駭然的看著眼前的一幕。

「你的對手是我,何必傷及他人?」林逍目光閃爍寒芒,說道。

肖島不以為然,眼中有些訝異,笑道:「你很有意思,是一塊不錯的墊腳石。」

「是嗎?」林逍冷笑,化掌為拳,渾厚之力轟的一聲爆發。

肖島臉色一凝,轉身一圈時,竟是帶動了周圍的火焰,直接抵消了林逍這一拳之力。

並且,這周圍的火焰,還使得林逍的拳頭,有著熾熱之感。

「有意思。」肖島一笑,握拳中也是朝著林逍打了過去。

林逍輕哼一聲,直接與這肖島戰在了一起。

不遠處的丁煒,早已看愣,他是真的沒想到,林逍竟然變態到,能和這個怪物打起來。

這裡的戰鬥,很快吸引了很多人前來觀戰。

「那傢伙是誰?竟然可以和肖島戰的不相上下!」

「的確很強,不過想贏肖島的話,或許還差了很多。」有人這般認為說道,大部分都贊同。

畢竟,肖島在這煉體第三層的名聲,可是很響亮的。

甚至,他可以去闖第五第六層。

轟!

當兩人的拳頭再次撞擊在一起,肖島忽然嘴角露出笑意,只見他的手臂竟是有著火焰噴發出來。

一股更為狂暴,強盛的力量驀然間在那火焰手臂上爆發開來。

「火炎聖體!」林逍露出驚異。

也不敢怠慢,連忙催動不滅丹體,手臂立即化作黑晶一般的透明,猶如有著一層細微的黑色盔甲緊貼在身上。

砰!!

兩人再次分開,不由帶著凝重的神色看去對方。

「沒想到,在這裡竟然可以碰到擁有聖體的人。」林逍心中驚愕,他沒想到在靈霄宗里,竟然有聖體。

而這肖島的聖體,還是五行聖體之中的火炎聖體,並且能看出來是天生的,不是後期加上去。

怪不得這麼有恃無恐。

而林逍不知,肖島的心中則是更為的震驚,他剛剛那一拳那怕是真靈境初期巔峰接下,都得有的受。

可林逍卻根本就沒什麼事一樣,如果他還知道林逍的修為只有玄靈境中靈而已,定會更加驚愕。

「我很想和你再戰,不過這一次我是為了還一個人情,現在人情靠這一拳還了,所以有機會下次戰。」肖島說完,直接遁入周圍的火焰世界中,消失不見。

來的匆匆,去也匆匆。

「肖島竟然自己走了?」

「這……天啊,竟然有人可以和肖島在肉體上相提並論!」

「那傢伙很陌生,不知哪裡冒出來的黑馬?」

千迴百轉之戀 女總裁的修仙老公 周圍觀戰的人,臉色上都是露出了震驚,原本那些想窺視林逍火源的人,現在倒是安分了不少。

不多時,他們便是散開了。

「哈哈,沒想到林師弟你竟然如此厲害,和那怪物竟然打的不分上下。」丁煒經過短暫的驚愕,便是帶著驚嘆與喜色過來說道。

林逍苦笑一聲,搖了搖頭,並未回答。

只有他清楚,若是剛剛肖島展現了火炎聖體的威力,以現在自己的力量,除非把遠古神象之力發揮到極致,才有可能與之抗衡。

但失敗的幾率,還是很大。

對此林逍倒是沒有多在意,要知道他這一世修鍊,才一年多的時間。

一年多的時間,肉身玄靈境巔峰,修為玄靈境準備大靈,煉丹更是踏入了四階煉丹師。

還沒算學習的功法,這些加起來若是從小開始,都會被人認為是天驕,可在林逍身上卻僅僅用了一年的時間。

這簡直就是妖孽……

之後,林逍再次尋找了一些火靈,這些火靈本來很難出現,可現在卻經常出現。

林逍一想,便是明白這是肖島的傑作。

「原來是看不起現在的我,不過讓我有成長空間起來,這傢伙倒是有趣。」林逍摸了摸鼻子,不由笑道。

林逍相信,哪怕沒有這些火源,他也能變的更強。

「不知厲鬼身的厲鬼,有多強?」林逍有些期待起來。

不滅丹體,十頭蠻象為第一重巔峰,而厲鬼是傳說中以吞食蠻象為食。

現在自己的是遠古神象,如果厲鬼還可以吞食神象,那麼這厲鬼到底有多強?

不滅丹體,的確是可以這樣增長。

時間悄然而過,五日過後,林逍準備離開煉體塔。

丁煒自然也是要離開了,他異常興奮。

畢竟收到了那麼多的火源,或許也能修鍊出火焰靈體。

很快,回到了第一層,而當林逍與丁煒出現的一刻,頓時所有人的目光都是看了過去。

當看到林逍的時候,第一層所有人的眼裡都是有著忌憚之色,與畏懼。 「他就是那個闖到了第三層的林逍?」 我這不是亂殺 有剛剛前來第一層的弟子,低聲問道。

「不錯!在這第三層之前,他在第二層里只待了一日,但是別小看這一日,這一日里他承受了六倍的傷害!」

「什麼!六……六倍?我沒聽錯吧?!」

再聽到林逍竟然可以承受六倍的傷害,並且還從煉體塔第三層安全無恙的回來,不少人都是倒吸了口冷氣。

而那地榜第一,林逍因為是玄靈境修為,所以沒有跳上天榜。

不過這地榜第一,可以想象從經以後,都難以有人去超越。

最震撼的,自然就是煉體塔第一層的弟子,他們可是看著林逍一步步的走上去。

嗡~

一聲輕鳴,只見那地榜有著一道青光閃爍,隨即就是有著一枚青色,散發靈氣的青果飛到了林逍的手中。

「是青靈果!」

「據說可以在三靈境界之中,修為得到極大增進的青靈果。」

林逍看著手中的青靈果,眼中也是有著壓抑不住的興奮。

有了這青靈果,想必自己也是能很快突破到玄靈大靈境界了。

此刻,在那人群之中,陳涵看著耀眼一般存在的林逍,嘴角還是扯出了一抹苦笑。

最後帶著一絲失落看了一眼地榜上第二名的九炎,緩緩離開人群……

隨即,林逍也把不少火源給了庄汐月和荀思,剩下的他自然是要拿去給胖子,秦飛幾人。

徐菲月藉助林逍的幫助,也成了香靈峰的弟子。

經過上一次的事情,徐菲月和林逍也是親近了不少,所以林逍的火源,倒都是徐菲月送去給胖子幾人的。

林逍或許不知道,就是因為他這個小小的舉動,讓何如雪整整胡思亂想了三天三夜……

回到洞府之中,便是看到大小雙立即上前,兩人興奮笑道:「少爺,我們都突破到玄靈境了。」

「噢?我看看你們都獲取了什麼仙印。」林逍笑道,兩指點在大小雙額頭上。

半響,林逍睜開雙目,眼中露出了喜色,道:「你們竟然獲得了共生仙印,這仙印雖然看著沒用,可對於你們二人來說,加上這雙鳳訣,卻是如虎添翼。」

林逍的話,雖然有些模糊,可大小雙兩人聽到之後,還是難免露出興奮。

所謂共生仙印,就是兩人的仙印都是殘缺。

可要是這兩人在一起學習共同的功法,互相修鍊中便是可以達到雙倍,甚至更加快的速度!

這種速度,哪怕是林逍都極為羨慕。

加上雙鳳訣本來就是兩人功法,而且大小雙又是雙胞胎,這種種加起來,林逍甚至有些期待大小雙能成長到什麼地步?

「主人她的修為也達到了玄靈境大靈了。」大雙笑道。

林逍對此並沒有意外,他給李瑤的功法《天女心經》本就不凡。

而林逍,他沒有想到的是,他這些慷慨的做法,以後將會將整個天炎皇朝的格局徹底改變……

想到這裡,林逍也是去了玉風院找了一下李瑤。

「竟然捨得來我這裡了?」李瑤看去林逍,眼中有著欣慰之色與回憶,不由笑道。

林逍深呼吸了口氣,他非常尊敬李瑤,李瑤待他如同至親,甚至有時林逍都會忘記了自己和李瑤是師徒關係這一層。

李瑤眼中有著一絲微不可查的惆悵,她明白林逍已經長大,該有自己去翱翔的天地。

「去吧,只要記得有空回來看看師尊這裡就好。」李瑤淡淡開口。

林逍點了點頭,之後跟李瑤說了一下家常,還有順便把一些********的地方講解了一下。

不過這一日,李瑤也不知為何,竟是大喝大醉起來,而林逍也並沒有阻攔。

當夜幕降臨,林逍把李瑤安頓好,身體不由一閃的接觸,忽地,李瑤忽然一推自己,倒在了床上,迷糊中喃喃。

「林逍,我是你師尊!你不能下河和我一起洗……」

「林逍你要明白,修鍊之途雖然追求大道,可最重要的便是開心,無憂無慮……」

「所以,為師希望你以後,做一個快樂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