濟公眼睛透著一絲鄙視,想要告訴她,早就走了,雛雯雯看到濟公無奈的眼神,雛雯雯急了,「誒,濟公你膽子肥了,你居然鄙視我。」

雛雯雯追著濟公屁股後面,在房間里兜圈圈子累得氣喘吁吁,躺在地上,習俊梟走出來,看到一人一狗躺在一起,心裡很不悅,「雛雯雯,你立刻現在馬上起來!」

魔鬼般的聲音響起,雛雯雯乾笑一聲,慢慢站起來,習俊梟把雛雯雯拉過洗手間,溫柔地責罵她,「笨死了,以後別總是躺地上,地涼,你以為你是狗嗎?」

雛雯雯嘟著小嘴,灰溜溜地答應道,「知道了。」

小聲嘀咕著,「你才狗呢!」

習俊梟耳朵敏銳地聽到,正在幫雛雯雯洗臉的手,暫停下來,雛雯雯像個做錯事的小孩子,不說話了,露出潔白的八顆牙齒,清新純凈的笑容,讓習俊梟疼愛不已。 第八百六十七章待援

五天時間轉眼就過去了,拓跋野大搖大擺走出了城主府,

他先在天丹城閑逛了一陣,然後溜出了天丹城,

他知道身後有很多眼線跟蹤,卻絲毫沒有在意,

有人跟蹤,說明有人想對他下手,正合他的心意,

他清楚敵人知道他的計劃,也懶得遮遮掩掩的,走出天丹城之後,直奔無盡山脈,

到了無盡山脈邊緣,他乾脆停了下來,

敵人會不會動手,暫時還不得而知,

他不想深入無盡山脈,那樣太過冒險,

就在無盡山脈邊緣等待敵人,也是不錯的選擇,

片刻之後,那些跟蹤他的人,隱隱把他包圍起來,

這些跟蹤者竟然全部是玄仙境強者,而且總數高達二十多人,

敵人為了對付他,真是捨得下本錢,

大批敵人沒有出現,拓跋野懶得理會這些人,

他準備看看情況再說,要是大批敵人不出現,他也不介意把這些強者拿下,

敵人沒有讓他等太長時間,一盞茶工夫不到,大批強者出現,並形成合圍之勢,

拓跋野裝作沒有察覺到,任由他們完成包圍,

包圍形成,為首的一名玄仙境巔峰強者排眾而出,大笑道:「哈哈……龍雲,你肯定不會想到,你想引誘我們出來,我們卻將計就計吧,」

「確實沒有想到,你們來得這麼慢,而且,就你們這點人,也想對付我,簡直是痴人說夢,」拓跋野冷聲道,

其實,敵人不算少,總共兩千多名強者,光是玄仙境強者就有兩百多名,也算是聲勢浩大了,只是他的胃口越來越大,這點強者當然無法滿足他的胃口,


他當即把單風揚派來保護他的強者全部放了出來,這些人出來之後,馬上完成了布陣,把拓跋野保護在大陣之中,而且,他聯繫了單風揚,讓單風揚他們進行增援,

看到龍雲身邊一下子出現那麼多強者,外面那些人臉色都變了,

他們非常清楚,要是不能速戰速決,就會非常麻煩,

「小子,我們人數佔優,戰鬥起來,還是我們佔便宜,」

「給我殺,」拓跋野不想浪費時間,指揮手下發動了攻擊,

反正無法善了,還不如速戰速決,

他悄然把魔通天、暖玉聖靈芝放了出去,他們進入地底負責鎮壓強者,

血煞魔神太顯眼,不能放出來幫忙戰鬥了,還有他那些強大的仙獸,在天器城就暴露出來了,他不想暴露身份,當然也不能用,

魔通天一直在地下,從來沒有暴露過,

他能夠派上大用場,必須把他放出來,

在拓跋野他們的猛攻下,敵人有些受了重創的,直接被魔通天鎮壓進了仙府里,

同樣的,拓跋野的手下有人受了重傷,也會被魔通天收走,免得他們隕落了,那些死去的強者,身上寶物很多,魔通天也會順手把屍體收走,


魔通天那麼多藤蔓,做這樣的事情真是得心應手,

外面那些敵人,怎麼都沒有想到,在局勢不利的情況下,拓跋野二話不說,直接讓手下發動了攻擊,

結果,他們猝不及防,出現了不小的傷亡,

「殺,給我殺了他們,」為首的玄仙境強者咆哮起來,


只是,他的咆哮無濟於事,因為他們陣勢一亂,想要恢復陣勢不是容易的事情,

何況,拓跋野不會給他們這樣的機會,他親自指揮,殺得敵人鬼哭狼嚎的,

他們藉助陣法,戰鬥力暴增,一輪攻擊下來,成批的敵人倒下,

為首的玄仙境強者見勢不對,大聲下令:「撤,」

他準備先讓手下撤出去,然後重整陣型殺回來,

他的想法很不錯,可惜拓跋野不會讓他們順利撤離,

「所有人,給我殺,不要讓他們跑了,」拓跋野大吼出來,

他親自發動了神念攻擊,震暈不少敵人,那些敵人都被魔通天收了,

而且,他趁亂把紫玲等精通神識攻擊的強者都放了出來,讓他們襲擾敵人,留住他們,

紫玲他們早就準備好了,出來之後,以小隊為單位,專門襲擾玄仙境強者,

數十個小隊,一下子就留下數十名玄仙境強者,

他們的作用是巨大的,被留下這些玄仙境強者,大部分被魔通天鎮壓,少部分被斬殺了,

大批強者攻殺,沒有辦法得心應手,他們殺死一些玄仙境強者是很正常的事情,

當敵人開始撤離,更加不堪,出現潰敗的趨勢,

拓跋野當即下令:「分散攻擊,盡量纏住對手,不讓敵人逃脫,」

敵人已經亂成一團,用大陣攻擊就沒有必要了,

當務之急,是儘可能多纏住敵人,然後把這些敵人鎮壓了,

一千多名強者都興奮無比,他們剛剛開始是非常害怕的,沒有想到戰局會這樣發展,他們以弱勝強,殺得敵人潰不成軍,

隨著拓跋野一聲令下,這些人紛紛衝殺出去,尋找對手,纏住對手,

紫玲帶著手下跟魔通天配合,先鎮壓玄仙境強者,然後是天仙境強者,一個都不準備放過,

「留下活口,重傷他們,千萬別傻了他們,」拓跋野下令,

他那些手下覺得有些奇怪,不過還是聽從他的命令,沒有下殺手,

敵人兩千多人,最終撤出去的不足五百人,其中兩百多名玄仙境強者,也只逃脫了一半,

這麼逃脫的強者,大部分被鎮壓了,還有數百名強者被擊殺了,

鎮壓了所有敵人,拓跋野讓手下打掃戰場,然後他們靜靜地等待敵人出現,

他非常清楚,敵人損失了這麼多人手,肯定不會善罷甘休,

既然如此,就等著更多敵人上門來,他好鎮壓更多強者,

到現在為止,他才暴露小部分勢力,還有大批強者沒有暴露,

就算城主府的援兵沒有趕到,他也無懼任何敵人,

拓跋野他們沒有休息多少時間,敵人再次包圍過來,很快形成包圍圈,

這次,敵人來勢洶洶,總共五千多名強者,其中玄仙境強者五百多名,為首的竟然是一名金仙境強者,

拓跋野看到這名金仙境強者,就知道他是上次煙雨樓拍賣會上現身的金仙境強者,名叫聖皇,

「哈哈……真是想不到,為了對付我,連聖宗的金仙境強者都出動了,」拓跋野大笑起來,

「龍雲,交出丹典,我可以做主饒你性命,」聖皇冷聲道,


剛才他沒有出現,結果手下損失慘重,讓他不得不對龍雲另眼相看,再也不敢小視龍雲,

「聖皇前輩,丹典是天丹城的聖物,我不可能給你,」拓跋野搖頭道:「想要丹典,殺了我,丹典自然歸你,」

「真是想不到,你如此剛烈,只要你願意加入聖宗,我不但不殺你,丹典也可以留給你,」聖皇這個時候竟然起了愛才之心,

龍雲這樣的天才人物,誰看到他,不想招攬他,

何況,聖宗最喜歡絕世天才,為了招攬絕世天才,甚至不計任何手段,

「丹典本來就是我的,我需要你施捨嗎,真是不知所謂,我不吃你這一套,」拓跋野冷笑,

「小子,你沒有看清楚局勢嗎,我們現在實力幾倍於你,你難道不要命了,」聖皇問道,

拓跋野平淡道:「之前,你們的實力也強於我們,結果我們完勝,」

「小子,你看清楚了,現在跟之前一樣嗎,」聖皇大怒,

「有什麼不一樣的,不就多了一名金仙境強者嘛,等我師傅過來,牽制住你,你那些手下不是我們的對手,」拓跋野平淡無比,

他那些手下都嚇壞了,金仙境強者威勢太強,

看到拓跋野舌戰金仙境強者,他們都羞愧無比,

拓跋野的修為,比在場的大部分強者都弱,卻絲毫不懼金仙境強者,比他們怕得不敢抬頭強太多了,

「小子,我說話間就能夠捏死你,你師傅就算到了,也救不了你,」聖皇冷喝道,

「哼,我等著,你有本事就殺了我,」拓跋野還是無所畏懼,

「你小子真是死豬不怕開水燙,我不會殺你,我要活捉你,」聖皇怒了,

「聖皇長老,我們趕緊動手,否則天丹城的援兵來了,我們會很麻煩,」有人提醒道,

聖皇沉吟片刻,大聲道:「殺,殺光他們,」

隨著他一聲令下,五千多名強者幾乎同時出手,施展出仙術進行攻擊,

仙術滿天飛,一個個仙術威力都巨大無比,

光看到這些仙術,就能夠讓人頭皮發麻,


拓跋野面不改色,大聲道:「結陣,防禦,」

這個時候,他只要能夠頂住對手的攻擊就行,

以他推測,單風揚應該很快會趕到,只要完成反包圍,事情就變得簡單了,

只是他太小看聖皇及手下的實力了,幾輪攻擊下來,他手下的人就有些支撐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