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家豪聞言勃然大怒,傅南征這些太子黨,平日在西京市欺欺霸霸。

他剛剛來西京任職不久,還沒有時間處理這些太子黨。

可沒想到,今晚傅南征這些傢伙,竟然跑到少帥面前撒野了。

陳寧微笑的說:「既然這些傢伙是沖著我來的,那麼各位領導你們繼續喝酒,我出去解決一下。」

潘家豪立即叫囔道:「陳先生你說的這是什麼話,幾個跳樑小丑來鬧事,哪用得著你親自出手?」

張新明也道:「就是,陳先生你們繼續喝酒,這點小事我們來處理。」

千千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剛才她稱呼了五爺,而沒有叫名字,霍珩這麼聰明的一個人,怎麼可能聽不出他話裡面的意思。

隔天。

霍萱實在是懶得和他裝出一副恩愛夫妻的樣子,索性一大清早就和奶奶去了商場。

兩個人從一樓一層層的往上逛。

「萱萱,這次我回來,發現你沒有以前那麼開心了,是和霍珩兩個人吵架了嘛?」

霍萱早就有準備了,霍奶奶年輕的時候也是一個女強人,她這點道行在她老人家眼裡還是不夠看的。

「本來不想告訴您的,誰知道還是被您給看出來,我們兩個人卻是吵架了,不過都是一點點的小事情,奶奶您不用擔心,過幾天就好了。」

霍奶奶懷疑的的盯著她,半晌后微不可見的嘆了一口氣:「萱萱,霍珩這個孩子小時候了過的挺苦的,後來長大了所有人都說他心狠手辣,可是這隻不過是他自己保護自己的一種辦法而已。」

兩個人一邊往前走,霍奶奶一邊給她講著霍珩之前的事情。

「在你沒有出現之前我一直擔心他就會一個人就這麼的過下去,可是你出現了之後,我發現這個孩子變得不一樣了,不僅愛笑了,而且處理事情上也變得不再那麼狠,所以奶奶才會放心的離開,可是這次我回來卻看見你們兩個人變得不一樣了,萱萱你可不可以答應奶奶,不管發生什麼,都不要離開霍珩,更不要去傷害他。」

霍奶奶抬頭,眼含希望的看著她,霍萱緊緊咬著下嘴唇,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奶奶,我……」她猶猶豫豫的,霍奶奶也不想為難她:「算了……」

「我會的奶奶,我和您保證這輩子都不會去傷害霍珩,會一直留在霍家。」

離開了霍家她也沒有地方去,還不如就留在這裡,自己一個人。

「好,有你這句話奶奶就放心了。」霍奶奶帶著她買了大包小包的一堆東西。

霍珩收到消息趕過來的時候就看見兩個人坐在休息區吃著冰激凌,悠哉悠哉的。

霍珩想起她身體情況,走過去順手接過來:「你感冒還沒好,不能吃這些涼的東西。」

他接過那支冰激凌自己吃了起來,霍萱臉頰紅了,霍奶奶看著這一幕開心的不行:「好啊好啊,只要你們兩個人好好的,奶奶就放心了。」

「奶奶您放心,我們兩個人一定會在一起一輩子的,你說是不是萱萱。」

霍萱敷衍的嗯了一聲。

霍珩聽聞卻開心的不行,再也沒有了道上霍五爺的狠厲。

「行了,霍珩你在陪著萱萱逛逛,我這一把老骨頭啊不行了,先回去休息了。」

沒等霍珩說話,霍萱急忙的站起來:「奶奶,我陪你你回去吧。」

「不用,因為我回來打擾了你們兩口子的甜蜜生活,你們兩個人慢慢的逛吧,我自己回去就行。」

霍萱還想開口說什麼,就被霍奶奶給打斷了。

她故意給兩個人製造在一起的機會,忙不迭的離開這裡。

霍萱目送著霍奶奶離開,直到看不見她的身影了,她也懶得再裝下去。

不過,難不成要這樣一輩子的演戲下去嗎?

如果不繼續下去,奶奶的身體不好,她不敢賭。

「怎麼了,在想什麼?」

霍珩的手觸碰到霍萱的冰冷的指尖,心裡一頓,霍萱急忙躲開,沒有說話。

霍珩知道她無法原諒自己,只能腆著臉:「我們去六樓遊戲區逛逛,你以前最喜歡來這裡了。」

霍萱沒有反駁,霍珩還以為她這是鬆口了,結果上了六樓才發現這裡已經和之前不一樣了,現在的六樓是母嬰區域。

男人一臉陰沉的吩咐顧辰,霍萱面無表情的離開。

「馬上把六樓給我恢復成之前的樣子。」

顧辰一臉懵逼:「六樓之前的樣子,六樓之前是什麼樣子啊?」

「滾!」霍珩的心情本來就不好,顧辰這下子算是直接撞在了傷口上。

顧辰直接打電話給了商場的負責人。

「你他媽的問老子六樓之前是什麼樣的,我警告你,三天之內你要是不能把商場恢復成之前的樣子,別說這個商場負責人的位置能不能坐穩,到時候你這一條小命也算是完了!」

商場負責人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是是是,我知道了。」

這是什麼事情啊?

五爺什麼時候還在乎過商場的布局了。

他急忙的通知整個商場開會,找出之前六樓的布局。

走出商場,霍萱就這麼走在街頭小巷,她自己也不知道去哪裡。

「那邊有賣奶茶的,在這裡等我,我去給你買。」

只要是霍萱的事情,他不願意假手於人。

霍珩走到旁邊的奶茶店去買奶茶,霍萱漫無目的的繼續前走,江霆看著汕汕的開口:「嫂子,那個五爺說讓你在這裡等他一會,您要不就先在這裡稍微一等?」

江霆不敢大聲說話,他如今可是五爺捧在手裡的小祖宗,況且如今的,身體情況不是很好,誰敢去找死。

霍萱就像沒聽到他說話一樣,徑直地往前走,他著急的跟在後面:「嫂子,您看看這裡的環境多好啊,您看看這個……」

江霆看霍萱根本沒有搭理自己的意思,給顧辰使了一個眼色,讓他也勸勸。

「嫂子您就當可憐可憐我們吧,要是五爺一會回來看不見您,他不捨得對您生氣,我們幾個人可就要完了啊。」

顧辰故意的做出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

霍萱停下腳步,回過頭來看著她,蹙眉,挺糾結的,不過還是停在原地沒有繼續往前走。

霍珩拿了兩杯奶茶回來:「你最喜歡的芒果口味的?」

他打開遞過去,霍萱卻沒有接過來的意思,霍珩就這麼舉著,霍萱扭頭就走。

「你要是不喜歡這個口味的話,我下次買其他的口味。」

他的手就這麼一直端著兩杯奶茶。

跟在後面的江霆用胳膊肘碰了碰顧辰:「怎麼回事啊,為什麼你說話嫂子就聽呢?」

江霆簡直就要鬱悶死了。

他要是惹怒了霍萱的話,日後還有他的好日子過嗎?! 幾隻碩大的飛鳥從樹梢上飛走。

傅塵在原地轉了一圈后,猛然將頭抬起。

樹梢上,站著一個黑袍人。

他體型看上去有些嬌小,看上去比香香要矮上一些。斗篷遮住了臉,又在一片陰影之中,根本看不清是什麼樣子。

香香坐在小屋門前,有些奇怪傅塵的舉動,「怎麼了……」

「別出來!」

傅塵突然大喊一聲。

這句話很明顯是對香香說的。

他的目光始終盯著那個黑衣人,表情嚴峻,「你是誰?」

一種前所未有的危險湧上心頭。

就像是與生俱來一般……

這個人,似乎跟自己有一種莫名其妙的聯繫。

「已經找到病毒,準備清理。」黑衣人的聲音有些嬌嫩,但聽起來有些機械化,如同一個沒有感情的機器。

寬大的斗篷將她的身體遮擋的嚴嚴實實,看上去十分神秘。

香香此時也早已注意到了那個不速之客。

下意識的,她將長鞭用力握在手中。

神鷹女郎飛到屋頂,目光警惕。

白霓也在另外一顆樹梢上,匍匐著前行。

時間彷彿處在了靜止的狀態……

病毒。

傅塵在心裡默念一遍后,突然想到了什麼似的,瞳孔瞬間收縮,「你是種子!」

這是以篤定的語氣來說的。

之前直播間里並不是沒有粉絲提醒過自己。

自己的存在顯然已經對這個世界的直播系統產生了一定影響。

如果把這個世界比喻成一台電腦。

那自己毫無疑問就是她口中的「病毒」了。

但是他當初對於粉絲們口中的「種子」並沒有什麼概念。

新的系統?

殺毒工具?

還是天上突然掉下來砸向自己的一道雷?

甚至有的時候還會幻想,是不是自己的體內會有一顆種子發芽,長出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對回收站產生什麼影響。

但這些統統不是。

誰能想到,這所謂的種子竟然是一個身披黑色斗篷的人!

不過這樣也好解釋。

自己都可以是病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