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頭老鬼眼中滿是驚恐!巨大的口器中發出聲聲怪嬰啼哭般的嘶吼。八條腕足拚命往頭上一擋,妄圖藉此緩衝,救下自己的性命。

天劍無情!絕刀斷命!

「嗤!」劍刃破風之聲劃過。滑頭老鬼的慘呼聲戛然而止!一道細密的紅線自他碩大的頭顱頂端延伸至底。

「契約者編號5106斬殺妖鬼頭目滑頭獲得血腥點45000點,功勛10000點,積分8分,白金華麗寶箱X1是否現在打開?」

「否!」

周啟心念一動,順手將它龐大的屍體收取進煉妖壺。

先前聞聽空間提示響起,他第一時間選擇遁入了煉妖壺中,藉此躲過了滑頭的必殺一擊。三番五次被此僚暗算,俗話說泥人也有三分土性。更何況周啟本就是一個睚眥必報的主兒!

再次閃身自壺中出來,當即毫不猶豫下了死手!

「大長老死了!大長老被此人殺死了!」一眾異族武士見狀紛紛大驚。口中失聲大呼,拔腿便跑!

與之相反,眼見主公周啟大發神威,劍誅妖邪。太平軍將士頓時士氣大振。當下人人奮勇爭先,銜后猛追。

高台之上黃月英眼見勝勢已成,手中大旗連連揮舞,旗面上那「替天行道」四個大字迎風招展,發出了全面猛攻的訊號!

從清晨開始,歷經數個小時的鏖戰,午時將近,戰鬥已然演變為一面倒的追殺!

戰場之上如火如荼!洛陽城已然近在咫尺!

就在太平軍潮水般湧向城池之際。

戰場中央,黃沙卷盡!

激斗中的趙雲和烏天狗身形突然一止!如雕像般相互凝立不動。

兩人頭頂,凝如實質的鬥氣沖霄而起,攪動漫天雲團!狂暴的天地元氣形成了兩個方向截然相反,正自緩緩旋轉的氣旋!似乎下一秒即將發生碰撞!

烏天狗雙手握刀高舉頭頂,腳下如同坐馬,沉穩如山。一股剛猛霸道,可斷一切的氣勢油然而生!一旦長刀落下,勢必是石破天驚的一擊!

趙雲單手執槍隱於肘后,俊朗的臉上一片肅然。與咄咄逼人的烏天狗相比,他彷彿昂立於海邊千萬年的礁石,巍然不動。平淡的槍勢卻如看似平靜地水面,實則潛流洶湧,暗藏殺機!

「呼」一陣寒風吹過。吹得趙雲額頭飄散的髮髻在眼前一晃!

烏天狗雙眼中碧芒大盛!身上黑芒一閃。雙腳猛然一踩地面高高躍起,眨眼到了趙雲的頭頂,手中長刀看似緩慢,實則快速絕倫,帶起無數殘影當頭斬下!半空中隱隱顯露一頭鴉嘴人身,拖著狗尾,背生雙翼的天狗身影!

趙雲目中神光湛然。稜角分明的嘴角閃過一抹堅決。龍膽長槍在手中一旋,隨身上金光閃耀,連人帶槍恰似潛龍騰淵衝天而起!

「昂!」一聲龍吟響徹天地!

「龍牙裂空破!」

一道代表華夏圖騰的五爪神龍虛影將他全身包裹!搖頭擺尾,欲破蒼穹!

半空中金光黑氣兩相輝映,毫無花俏地撞在了一起!

時間在這一刻彷彿陷入了靜止。整片天地一片寂然!

兩人身影乍合即分,交錯而過,分別自半空落下。

烏天狗長刀斜指地面,一滴嫣紅的血漬從明亮如雪的刀刃上緩緩垂落。

趙雲長槍別在肘后,槍尖上揚。銀白色的鎧甲上幾處刀傷歷歷在目,分外扎眼!

烏天狗緩緩轉過身,目視著趙雲的背影,慘碧色的雙眼中露出一抹對於強者的尊重。

「你!很強!」

說話間,他將手中的長刀珍而重之地歸入刀鞘,目光中露出一抹心滿意足的歡喜之色。

趙雲緩緩垂下手中長槍,側首點了點頭,隨即昂首邁步向前走去,自始至終沒有回頭向烏天狗看上一眼!

就在他走後不久,覆蓋在烏天狗臉上的面具發出「砰」一聲輕響,瞬間炸裂作了無數碎片。露出其下一張俊美近妖的男子面孔。

在他眉間正中的位置,一點猩紅的血漬宛如硃砂點染!

遠空,透過靈覺感應看到這一幕的周啟嘴角一掀。心中不禁暗自為趙雲感到欣喜。經此一戰,自己這位結義兄弟的武道顯然更進了一步。

此刻城外之敵業已潰敗,數十名妖將或死或逃。剩下小貓兩三隻,在打瘋了的太平軍將士和一眾契約者面前已經不足為患。

隨他手中長劍一舉。

上百剛補充完彈藥的熱氣球飛艇順著長劍的指引,向著高大的城牆飛了過去。

強敵已摧!破城只在此時!

逐風者 與此同時,洛陽城北門。

關羽殺散了圍困住小院的異族。一路血雨腥風,青龍偃月刀下亡魂無數衝到了此處!

昏暗的天光中,眼見城牆在即他心中不禁大喜過望。

幸好自己沒有行差走錯。只需斬落城門放下弔橋,待出得城后整頓軍馬便即刻殺回,好尋訪兄長下落。

就在此時,耳畔聞聽自城外隱隱傳來陣陣喊殺聲!

關羽臉上神色一變!自清晨異變至今,時間不知過了多久。若是這些突然憑空出現的異族大軍出城攻向軍營。營中無人主持,只怕滿營將士凶多吉少!

一念到此,關羽頓時心急如焚!偃月刀大開大闔,腳下健步如飛,向著城門衝去。

待到得城門下,眼見密集如蟻的異族武士身後那足有一人粗細的門栓。

關羽鳳眼一眯,手撫長髯嘿然一聲,身上金光閃耀!

無雙技——狂龍斷空破!

輝煌的刀氣如風暴一般席捲四周!

「轟隆」一聲巨響!漫天的斷肢殘骸中,足有數人高下的鐵門發出一聲不堪重負的呻吟后轟然倒下!

關羽三步並作兩步在一眾刀下餘生的異族武士驚懼的目光中,衝出了迷霧重鎖的城池!

他抬首一看,只見護城河對岸的平原上,兩支軍隊正彼此焦灼地戰在一起!

在兩軍戰鬥的核心地帶。八九名妖將正圍繞中間一人車輪展開了進攻。

關羽借著天光看得仔細。

中間那人身高八尺開外,面目黝黑,生得豹頭環眼,身形壯碩。手使一支丈八蛇矛,正與那一眾妖將斗得難分難解!

不是自家三弟張飛張翼德又會是誰!

關羽心中狂喜!眼見高高豎起的弔橋前大群異族武士團團守衛。不由一陣怒火燒胸!

「爾等腌臢之人也敢阻吾!」

關羽一聲暴喝,雙腳往地面一頓,飛身躍起。青龍偃月刀一揮,弔橋上碗口粗細的鐵鏈迎刃而斷!

「碰!」厚重的弔橋高高落下,放出一聲震天的悶響!

關羽雙手舞刀若風車一般旋轉不休,一路自敵陣之後,殺奔向前!他這全力出手,身周數丈之內擋者披靡。無人是一合之敵!

眼見距離戰場核心越發接近。關羽一聲暴喝,一刀自身後將一名猝不及防的妖將一刀揮作了兩段!

「三弟休慌!待吾關雲長前來助你!」 「二哥!」

張飛正自奮力搏殺,眼見如天神般突然殺至的關羽,頓時虎眼圓睜,臉上滿是欣喜!等看到關羽只獨自前來,身後並無大哥劉備的身影,臉上不由勃然變色!

「大哥呢?」

「三弟小心!」關羽暴喝一聲,一刀揮退兩名妖將。持刀護住張飛身後。

「大哥清晨走失,吾尋找多時未見蹤影!」

「什麼?」

「此非說話之時,如今內外皆是此等異族,以吾推測,大哥失蹤多半與其有關!」

張飛先前便看到二哥關羽一身戰甲幾乎被鮮血侵透,知他所言非虛。此刻聽他這麼一說,頓覺怒火燒胸,體內鬥氣激蕩,臉上鋼針般的虯髯根根豎起,眼中隱隱露出癲狂之意!

「與某家死來!」

只見他虎吼一聲,身上金光閃耀,單手握住丈八蛇矛,迴環一輪!

無雙亂舞——金剛旋風擊!

粗重的鐵矛平地捲起一陣風暴,肆掠周圍!

被他體內鬥氣一衝,天地元氣霎時如開水般沸騰!方圓百米內宛如颳起了12級的颱風。吹得一眾妖將身形亂晃,直欲飛天衝起!

一名牙尖嘴長,鼻前生有鼠須的妖將躲閃不及被一矛抽中了額頭,大好頭顱頓時若拍碎的西瓜,紅的白的炸了漫天!

張飛大吼一聲,將手中鐵矛若標槍般投擲而出,訂入了一名飛身逃竄的妖將后心。於此同時身心若鬼魅般一晃,一把抓住另外一個。

「喝!」口中一聲暴喝,雙手左右一分!咔嚓!頓時將此人活活撕做了兩半!

他頃刻之間連殺三人,殺氣衝天,周身被敵人鮮血浸,染狀若修羅!

風暴停歇,僥倖逃得性命的幾名妖將紛紛目露膽怯。不由自主往身後退去!

誰知幾人剛離開眼前的殺神,身後刀光如雪!已然攔腰掃至!

狂龍斷空破!

關羽素知自家三弟之勇。早已在一旁等候多時!青龍偃月刀過處,斷肢齊飛!又有兩名妖將身首兩段,被斬於陣前!

剩下三人眼見不妙,惶惶如鼠,鑽入了異族武士人群之中,眨眼不見了蹤影。一眾異族武士見幾名將領戰敗,頓時失去了鬥志。紛紛扭轉身形四散逃散。

眼見張飛殺得性發要上前追趕。關羽急忙伸手一把將他拉住。

「三弟不可戀戰。速速與我整頓兵馬入城搜尋兄長下落要緊!」

「哼!如此便宜這群鳥人了!」張飛目視城門方向往地上狠狠啐了一口,一伸手,將蛇矛提在手中。一臉怒氣未休。

片刻之後,兄弟二人整軍完畢。各執兵刃一馬當先,沿著落下的弔橋衝殺向城內。

而與此同時。周啟率領太平軍將士和一眾契約者業已攻入了南門。

抬腳邁入城門的剎那,受籠罩在半空的黑霧影響,天色猛然一暗。雖是正午白天,卻宛如日暮西垂。人人只能看清方圓10米。

10米之外,儘是一片迷霧重鎖!

「跟我走!」周啟將靈覺感應往四下一放。特殊的視野中,身周數百米內霧氣頓時為之一清。效果雖然不及平日的一成。可相比其他人來說卻已經好上了太多。

付雲生等人緊緊跟在他的身後,沿著屍橫滿地的街道緩步向前推進。

周啟伸手將貂蟬的纖纖素手握在手中。一面走一面隨口詢問路徑。

雖然他當初在洛陽待過一些日子,卻又怎比貂蟬自小便在此地長大來的仔細。

眼見絕色傾城的貂蟬若小鳥依人般緊貼在他身邊,以明月空為首的幾個大男人心中那個羨慕嫉妒恨。只差沖著周啟大喊「放開那妹子,讓我來!」恨不得一腳踢開周啟換做自己以身代之。

前行良久,越是靠近未央宮的位置,霧氣越發濃重,自霧氣中湧出的異族武士也越發密集。

行走間,周啟突然腳步一頓。靈覺感應中他清晰地看到,前方百米的位置,一道巨大的空間裂縫正位於街道的中央,擋住了去路。

一名名異族武士就像穿過傳送門一般正從裂縫中魚貫走出,不但如此,更有大股的黑氣從中湧出!

原來是這樣!

周啟眼底一亮!怪不得異族武士好似無窮無盡殺之不絕。原來他們是通過空間裂縫進入這個世界的。

只短短不到1分鐘的時間,他便從裂縫中見到走出了不下10名武士!如果這樣的裂縫再多些,時間拖的越久,敵人的力量就會越發龐大。只怕到得最後,自己等人想要見到大蛇的真身,便需從數量如海的敵軍從中殺過去才行。

一念到此,周啟忙向身後眾人說出了自己的發現。

一行人正奇怪他為何停了下來。待知曉裂縫的事情之後,臉上無不色變。

「你打算怎麼辦?已經過去了六個小時,留給我們的時間可不充裕。」明月空瞄了貂蟬一眼,隨即臉色一正沖著周啟說道。

「一處處清過去肯定不行。不過要是放任不管,天知道這些個裂縫和大蛇復活會不會有關聯。」

「這……」明月空頓時語塞。周啟的擔心不無道理。從任務給出的獎勵來看,大蛇的實力只高不低。即便加上周啟麾下的無雙武將,與之交戰亦殊無把握。若是對裂縫視而不見,只怕到得後來,異族武士一人一口唾沫都能將自己等人給淹死。

周啟沉吟了片刻,目光一掃眾人。

「以我看,咱們不妨先試試能不能把裂縫關閉。如果可行,恐怕需要一面尋找祭壇,搜尋大蛇的蹤跡;一面關閉裂縫,阻止異族入侵。兩方面需要同時入手。」

「你的意思是分頭行事?」

「嗯,事到如今,恐怕也只能這樣!」周啟目光一凝緩緩點了點頭。

說話間,在清理了數百異族武士之後,透過迷霧,一道高約數丈宛若豎起人眼形狀的空間裂縫漸漸出現在眾人的視野中。

「我來試試。」周啟隨手一劍將一名剛從裂縫中走出的異族武士斬殺。身上技能白光一閃。

「誅邪!」

輝煌的龍形劍氣如匹鏈一般斬向裂縫深處的幽邃。

劍氣飛入裂縫的剎那!

「嗡!」隨著一聲沉悶的空間波動聲傳來!裂縫的邊緣出現一陣扭曲。

好死不死一名異族武士就在此刻邁步從中走出,被擾亂后的空間之力一陣撕扯,連慘呼聲都沒來得及發出便憑空爆做了一團血霧。

有效!

周啟不待裂縫穩定,翻手從紋章里取出幾顆高爆手雷。拉開了引信抬手扔了進去。

漆黑的幽邃中,但見紅光一閃。

空間裂縫在一陣猛烈的搖晃過後,扭曲的越發嚴重。與無雙世界接緣的地方已經變得模糊異常。隱隱出現了消退的跡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