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霞喝了一口酒,連聲讚歎:“我外婆祖籍是江浙的,她們那兒做的陳年女兒紅,也特別好喝,但好象還不如你這酒。”

“好喝就多喝一杯。”

這是洞雪藏真酒,不過陽頂天也不想解釋太多,溫霞雖然知道得多一點兒,但在陽頂天心裏,她仍然只是過客,不會有太多的交集,她不可能成爲他生命中不可捨棄的女人。

當然,如果溫霞自己願意,要一直跟着他,他也不會把她推開,只是他感覺得出來,溫霞是那種個性極爲自由獨立的女子,是不會依附於人的。

這樣的女子,哪怕是結了婚,都會保持自己的獨立性。

對這樣的女子,陽頂天可以欣賞,卻並不想花太多的心力精神去獨佔她。

泡了半個小時,喝了酒,兩女精神就恢復了,因爲陽頂天是靈體,他的一切水液都是有靈效的,哪怕是口水,更別說格外的好東西。

這一點,溫霞她們在島上就知道了。

有了精神,兩女就合作下廚,弄了飯菜,其實陽頂天在吸引雷鳴遠的記憶後,也會弄飯菜,但雷鳴遠的廚藝還真心不如小葉袖子,即便相比於溫霞,都要差着點兒。

美女大律師腦子精明,動手能力也強,加上爸媽都是華裔,從小到大在家裏吃的都是中餐,女孩子嘛,自然會跟媽媽學習廚藝,手藝也相當不錯的。

陽頂天直接拿了一罈洞雪藏真酒出來,溫霞心下疑惑,後來趁着小葉袖子上洗手間,她坐到陽頂天懷裏,輕摸他的臉:“你再變一次臉給我看看好不好?”

這有什麼不好的,陽頂天無所謂,道:“看着啊。”

溫霞果然就瞪大眼晴看着,一隻白白嫩嫩的手指頭還輕輕點在陽頂天臉上,挨着一點肌膚。

就在她眼皮子底下,陽頂天的臉變了過來。

“真的是變臉。”溫霞雖然早就知道了,但島上情形特殊,心理情緒也不穩定,回來後,她甚至有些懷疑自己當時是不是看錯了,這纔有讓陽頂天再一次變臉的要求。

這會兒再次看到,而且是在竭力保持了情緒穩定頭腦清醒的情況下,清清楚楚的看着,陽頂天的臉變成另外一張臉,她的驚訝,真的是無法形容。

“這是你的本像是吧?”

她手指在陽頂天臉上摸着,彷彿要這麼真實的摸着,纔敢相信。

“是。”陽頂天點頭:“這張臉爸媽給的,就這樣,不帥,但也不醜,哈哈。”

“黑了點,但是。”

溫霞凝晴看着他:“有一種獨特的韻味,很霸氣。”

這話陽頂天真是愛聽啊,他也就是從溫霞嘴裏,才聽到的這個獨特的評價,簡直高興壞了,眼光一凝,更是霸氣側漏的表情:“我要是在古代,那絕對是大將軍。”

“嗯。”溫霞點頭:“以你的能力,要是在古代,肯定就是楚霸王項羽那樣的人物。”

“楚霸王項羽啊。”陽頂天更開心了:“我可能沒他那樣的軍略,不過單比武功的話,他肯定打不過我。”

“你這變臉的本事,我可以學不?”溫霞問。

“你變什麼臉啊。”

陽頂天端詳一下溫霞的俏臉:“你已經美到極致了,再變臉,不可能美,只能是醜了。”

溫霞的身材長相,確實都到了極致,哪怕相比於花千雨龐七七白水仙都不差,至少是春蘭秋菊,各擅勝場,再怎麼變,也不可能更美了,反正陽頂天無法再找一張比她更美的臉出來。

“不是要變漂亮啊。”溫霞搖頭:“就是變來變去的,會很好玩,可不可以嘛。”

她說着,就撒嬌了,手勾着陽頂天脖子,身子輕扭。

如果變臉可以輕易傳授,陽頂天絕對就教他了,桃花眼是很難拒絕女人的,陽頂天本性也大方。

但變臉需要很強的靈力,即便是修行者,哪怕是修到了紫簫好樣的境界,也是變不了的。

陽頂天沒有直接拒絕,面對溫霞的嬌柔,是個男人都沒法直接拒絕,陽頂天道:“可是可以,但要修煉。”

“那你教我修煉。”溫霞眼光大亮,其實這纔是她的本意。

她是很精明的女子,城府也很深,在海上之所以立即獻身給陽頂天,就是因爲陽頂天身上有她極致渴求的東西。

“可以。”陽頂天點頭:“不過修煉很難,而且你是女子,那就更難。”

“你看不起女人嗎?”溫霞嘟嘴:“你不是這樣的人吧。”

地表前線 不是我看不起女人。”陽頂天搖頭:“而是因爲女人獨特的生理構造。” 正說着,小葉袖子出來了,這女人愛潔,她本是貴族小姐出身啊,也有條件,所以這會兒下了廚又上了洗手間,她就又洗了個澡,頭髮打溼了一點,鬆散的垂在身後,款款的走過來,帶着醉人的女人味。

她這個年齡,正是女人最好的階段,一切都已成熟,卻又還沒有老去,加上生活條件好,有錢保養,就如一個精美的青花瓷,還得到了最精心的愛護,真的是豔光四射。

她的長相身材都不如溫霞,但卻有着溫霞身上所沒有的獨特氣質。


當然,不是說溫霞氣質不如小葉袖子,而是說,小葉袖子有她這個年齡段的女人所特有的那種熟女韻味。

溫霞先一步看到了小葉袖子,低聲道:“袖子來了。”

陽頂天立刻把臉變過來。

溫霞再一次眼睜睜的看着陽頂天變臉,不由得狠狠的眨了幾下眼晴,心中彷彿更熱了。


“你們在說什麼呢?”小葉袖子走過來問。

“我們在說你呢。”溫霞笑。

“是嗎?”小葉袖子笑道:“說我什麼呀。”

“說你好有女人味的。”溫霞眼光在小葉袖子身上打量,身爲女人,她也覺得小葉袖子身上很有女人味。

“是嗎?”小葉袖子很開心,眼光看向陽頂天。

陽頂天伸手,小葉袖子就坐到他另一條腿上,陽頂天在她脣上吻了一下,道:“確實很有女人味。”

溫霞撲哧一聲笑起來:“女人味是聞出來的嗎?”

“我說是聞出來的,你有意見嗎?”陽頂天扭頭看她,裝出很嚴肅的樣子。

美女大律師可不是容易妥協的人,但面對陽頂天,她卻也硬不起來,咯咯的笑:“是的是的,你說怎麼樣,那就是怎麼樣?”

“正解。”陽頂天很認真的點頭,一臉迷醉:“哇,這女人味真迷人。”

小葉袖子便笑軟在陽頂天懷裏。

笑了一會兒,溫霞推他:“不對,你剛纔瞧不起女人呢。”

“你們在說什麼呀?”小葉袖子好奇。

“他看不起女人。”溫霞嘟嘴,帶着撒嬌的口吻。

“不會吧。”小葉袖子不信:“小宋君不是這樣的人吧。”

“袖子纔是理解我的人啊。”陽頂天一臉沉冤得雪的表情:“否則就要成爲千古第一冤案了。”

他的樣子,再次惹得小葉袖子嬌笑。

溫霞捶他一下:“還敢抵賴,纔沒有冤枉你,袖子,你來評評理,我要跟他學練氣功,他居然說女人不如男人,我纔不要相信,袖子你信不信。”

她說話的語氣,帶着嬌嗲,跟她平時說話其實是不同的,但高冷的她用這樣的語氣說話,很迷人。

“應該是吧。”小葉袖子想了一下,卻點頭了:“力氣方面,女人天生不如男人的啊,男人的肉在胳膊上,女人的肉到了胸前,當然是不同的。”

“啊呀。”

溫霞沒想到小葉袖子會這麼說,拖長了聲調嬌嗔道:“袖子啊,我兩個應該是一邊的,你怎麼能當叛徒呢。”

“我當然跟你站一邊。”小葉袖子果然選邊,裝出很嚴肅的樣子對陽頂天道:“小宋君,你必須拿出理由來。”

“就是。”得到小葉袖子支持,溫霞聲勢大漲:“拿出理由來。”

“這是要造反。”陽頂天左瞧瞧右看看:“小的們,拿本大王的金箍棒來。”

小葉袖子就笑軟了:“不要。”

溫霞也笑了一下,馬上收斂,一臉正色道:“不許藐視法律,宋先生,請拿出你的證據來。”


又捶一下小葉袖子:“啊呀,袖子你怎麼這樣,現在要嚴肅。”

“是。”小葉袖子慌忙一挺腰,可隨即又笑軟在了陽頂天懷中。

她笑了好一會兒,這才勾着陽頂天脖子道:“是啊小宋君,你的理由呢。”

“理由很簡單啊。”陽頂天解釋:“氣功的原理是什麼?就是聚氣唄,聚氣聚在哪裏,聚在丹田,也就是肚臍眼下三寸,在這裏。”

陽頂天抓着溫霞的手:“所謂三寸,不是用尺子量,而是等身寸,什麼是等身寸呢,就是你自己的手,大拇指的第一指節爲一寸,雖然每個人的指節長短不一定,但對於具體的個人來說,卻是非常準確的,所以,所謂的三寸,是你的三寸,也不要量,你就把四根指頭並起來,對,上沿挨着肚臍,下面劃一條線,然後再與肚臍畫一條縱線,這裏,就是你的丹田。”

“原來這就是丹田啊。”溫霞拿手比着:“我聽爺爺說,丹田好厲害的。”

小葉袖子自己也拿手比劃,好奇的道:“丹田爲什麼厲害啊。”

“具體的我也不知道。”溫霞回想了一下,搖頭:“我爺爺喜歡老的東西,什麼丹田一口氣,抓起丹田千斤力啊什麼的,反正我小時候聽說,就是好厲害。”

隨又嗔道:“啊呀,袖子你別打岔。”又對陽頂天道:“你快說,找到丹田了,然後呢。”

“然後就是在丹田聚氣啊。”


陽頂天解釋,手卻在她的肚臍眼裏滑來滑去,摸得溫霞又癢又笑,只能抓住他的手,嬌嗔:“不許亂動,丹田聚氣我知道,難道女人和男人有什麼不同?”

“丹田聚氣沒什麼不同。”陽頂天笑道:“都是有意無意的想一下就行,不要過於用意,過於用意的話,火太足。”

“火太足?”溫霞問道:“那是不是就會走火入魔啊。”

“差不多是這樣吧。”陽頂天點頭。

“呀。”小葉袖子嚇到了:“會變成魔鬼嗎?頭上會不會長角。”

她受西方文化影響比較深,西方文化說到魔鬼,自然就是頭上長角的。

“那不會。”陽頂天笑道:“所謂走火入魔,魔是一個形容詞,就是比較偏執的意思,而不是變成魔鬼,就如中醫,所謂是藥三分毒,那個毒,其實是偏的意思,而並不是我們平常理解的毒。”

“走火入魔會怎麼樣?”溫霞問:“我看武俠小說裏,走火入魔,就會成爲邪派高手嗎?” 跟女人說話,果然很容易歪樓,不過陽頂天樂在其中,道:“那是小說裏說的。”

他想了一下,卻又點頭:“不過也沒有完全說錯吧,如果走火入魔的話,會影響情緒,讓人變得情緒不定。”


“呀。”

小葉袖子掩着嘴,輕叫了一聲,配上她一臉害怕的表情,這個樣子,偏生非常誘人,陽頂天忍不住就親了她一口,道:“其實如果沒什麼功力的話,普通練功的人,哪怕走火,也就跟上火差不多,平常上火,無非是口舌生瘡而已,氣功走火,一般會有兩種表現,一是肚子硬,這是聚氣太過,形成了氣滯,另一種,則是頭暈頭痛,這是用意太濃。”

“那怎麼辦?”溫霞是真想練的,很緊張的問。

“解決的辦法就是不要練了啊。”陽頂天道:“休息一段時間,自然而然就好了。”

“原來不會變成魔鬼啊。”小葉袖子吁了口氣。

“還是不對。”溫霞想了一下,搖頭:“這和男女沒什麼區別啊。”

不愧是美女大律師,腦子清明。

“無論男女,第一步聚氣都在丹田,這一點確實沒區別的。”陽頂天道:“但男子聚氣,可以越聚越多,只要用意較輕的話,不會走火。”

“女人爲什麼不同。”溫霞問。

陽頂天這時倒是不說了,笑看着她:“你這麼聰明,自己想一下,看能不能想得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