測試結果很快出來,戰力值兩萬五千八,不過才是武尊初階的水準。跟過來看熱鬧的人,有的失望有的高興,更有幾個臉上馬上露出不屑的表情,哼了一聲,議論著竊笑著揚長而去。

跟著是望苴,戰力值三萬出頭。水兒最後,雖然修習的不是靈術,戰力值居然有五萬之多,倒是引起了一陣小小的轟動。

測試完畢,圍觀的一鬨而散,只有那個路大川和師爺還陪在一邊。

師爺在亂武令上一抹,立刻顯露出一行行的文字,真是個靈異之物。

在裡面填上各人的姓名和戰力值,就把亂武令又交還給了三人。從此以後,這亂武令就是在亂武堂中唯一的身份標識,一切的獎懲、修鍊記錄都會在這塊小小的牌子里反映出來。


這亂武堂的報到程序到這裡就算走完了。教了教開啟亂武令的辦法,師爺拱了拱手,看看孫戈嘆息了一聲,也走了。

只有路大川留了下來。這傢伙脾氣好得出奇,寬厚的安慰了安慰孫戈,耐心的解答著三人提出的所有問題。

孫戈本來要的就是這麼個結果。見這三人不停的安慰自己,心裡好笑又感動,連著問路大川亂武堂里有什麼好玩有趣的地方,想要把這沉重的氣氛驅散開。

看孫戈神色如常這麼看得開,三人也就釋然,路大川領著他們就去看戰力榜。

戰力榜,記載著現在本堂修鍊的前一百名弟子的戰力成績,每天根據亂武令裡面的數值刷新一次。凡入此榜者,每天都能得到額外的獎賞,排名越高獎勵越豐厚。

特別是能進入前三名的,即視為在亂武堂修鍊圓滿,擁有隨時可以選擇離開的權利,這是目前除了皇廷點名要人之外,唯一可以離開亂武堂的途徑。亂武堂中弟子,無人不是夢寐以求努力想要爬到戰力榜的頂端。

哇哇驚嘆不已,細看戰力榜,現在排名前三的分別是狐嘯塵、白小蝶和巫行宗。

狐、白、巫,狐氏皇族三大姓!妹的,前三名都給他們佔了!孫戈心裡嘀咕了一句。

再細細一看各人戰力數值,狐嘯塵一百萬出頭,備註標明已到了武王七階的境界。白小蝶九十五萬多,武王五階。巫行宗八十九萬上下,武王三階!

妹喲,這些傢伙這麼厲害了!

「這,這前三位,多大年紀啦?」見賢思齊啊,孫戈憋不住問了一句。

「二十歲出頭吧。巫行宗最大,好像是二十一吧。」路大川真是個百事通,張口就答了出來。

「那,咱們亂武堂里,有沒有修鍊到成聖的境界才離開的?」剛到一小會,就咱們咱們的了,看來孫戈是準備在亂武堂大幹一場了。

「這個,還沒有哦!嘿嘿,怎麼,孫老弟雄心壯志,想要在亂武堂留一段驚世駭俗的佳話?」聊得熟了,路大川開起玩笑來。

「嘿嘿,隨便問問,嘿嘿!」孫戈表面上謙虛,心裡已被這三個人出類拔萃的成績激起了爭雄之心。

嘿嘿,哥來了!你們就等著看吧,看我如何將你們一個一個踩到腳下!

看書蛧小說首發本書

… 聊著聊著,路大川冷不丁來了一句,「幾位,都安頓下來了嗎?」

三個人一聽,一頭的黑線。光顧著高興了,這最基本的生存問題還沒有解決呢。

跟著好心的路大川趕緊跑去庶務院,這是專管亂武堂起居飲食一應後勤事務的地方。

管事的胖子一看生意上門,馬上笑眯眯的給孫戈他們詳細的介紹起來。

亂武堂有上中下三等宿舍。上等房稱之為精舍,環境優雅陳設講究,還可以帶僕人入住。中等房為靜舍,條件也還不錯。下等房么,那就是合住了,也有雙人房、三人房、四人房等等可供選擇,總之是必有一款適合你。

上等房太闊,下等房太雜,中等房剛剛好。三個人一商量,要了三間靜舍。

好嘞!胖子麻溜的取出三套鑰匙,一臉媚笑的在三人面前直搓手指。

要付錢的嘛!會意過來,望苴搶著掏出一疊銀票往柜上一甩,迦蘭國小王子視金錢如糞土的豪氣畢現!

庶務處的那個胖子愣了一愣,一旁的路大川也啊呀了一聲,一拍腦門,趕緊解釋起來。

在亂武堂,所有買賣交易,包括選修任何一門功法、獲取任何一種修鍊資源,全部需要用一種叫做「軍票」的點數去換取。

說白了,軍票才是亂武堂中的硬通貨,外界的銀票在這裡根本就是廢紙一張。沒有軍票點數,在亂武堂你就是笑料,唯一能做的就是在這裡蹉跎一輩子,吃飯睡覺都得去旁邊的亂武堡才行,那裡可以用銀子。

從來沒聽說過什麼軍票啊,三個人傻了,鬧了個面紅耳赤。

路大川拿出自己的亂武令,在上面嫻熟的點點劃劃,舉到三人眼前。上面有一行字,軍票餘額:一千八百九十五點。再拿過孫戈他們三個人的亂武令一劃拉,無一例外,統統顯示軍票餘額為零。

我去,這亂武堂真小氣,菜鳥報到了,也不預沖一點點數作為獎勵!看來這世界真是現實啊,一踏上江湖路,事事都得靠自己啊。

「那,怎麼樣才能搞到軍票點數呢?」孫戈訕訕地問道。水兒、望苴也是一樣的心思,緊盯著路大川要答案。

「這個簡單!可以做買賣賺取差價,也可以去接各種懸賞任務獲得獎勵,還可以努力登上戰力榜,也會有不少的軍票獎勵!」

路大川說得口沫橫飛,可遠水救不了近渴啊。

「當然羅,也可以用銀子來兌換軍票點數!」庶務院胖掌柜插進來的一句話救了命。

不早說!望苴一疊聲的催道,「換,換!」

不換不知道一換嚇一跳,然後還要再跳幾跳!

一百兩銀子才能換一點軍票!望苴厚厚的一疊銀票,轉眼間就與廢紙無異了。

聽說後世有一種叫日-元的玩意,也是賤無可賤不值幾文的東西。到了亂武堂,銀子是急劇貶值,大有直追那種破爛玩意之勢啊。

大掏腰包摸遍口袋,三個人把身上的銀子、銀票全掏了出來,堆了小半個櫃檯。數一數,將近兩萬兩之巨,這要在外面,怎麼著也是一注小財啊。

可是在胖掌柜笑眯眯的眼光中,肥肥的魔手點點畫畫的幾下,大象變老鼠,一眨眼就變成了亂武令中兩千點不到一點的冰冷數字了!

要按孫戈的意思,就得勒緊褲腰帶過日子,三個人要一間下等的三人房先湊活湊活算了。

那還了得!望苴、水兒,一個小王子一個大少爺,頭動尾巴搖,慌得跟撥浪鼓似的,堅決地不同意!

飯可以少吃水可以多喝,這面決不能丟!

長嘆一聲,孫戈乖乖投降。

一間靜舍六百個軍票點數,三六一十八,三間靜舍到手,軍票也所剩無幾鳥。

匆匆安頓好,三個人垂頭喪氣的湊到一起商量開了。討論來討論去就只有一個主題,那就是,錢錢錢!軍票軍票軍票!

還是路大川夠意思,不失時機的提醒了一句,「哎,孫戈,你不是丹神宮出來的么?你可以煉丹藥去賣啊?」

「啊?!這裡也要丹藥,好賣不?」好像看到了陰天雲縫中投下的一縷陽光,孫戈的兩隻眼睛一下就瞪圓了。

「怎麼不要,好賣好賣!」路大川緊著解釋,「我們亂武堂修鍊,講究的就是真刀真槍拳拳到肉!天天打打殺殺的,誰身上沒有點傷啊?」

「呀霍!」一聲歡呼孫戈就跳了起來,「哪裡可以買到藥材?」

「去藥局啊,咱們亂武堂什麼沒有!要是不夠,還可以去亂武堡採買。」路大川笑著說道。

「走!」孫戈拔步就走,到了門口陡然停住,轉過頭來一臉的喪氣,「可是,沒錢沒點數啦!兩百點數還得留著吃飯啊,就算全拿去也買不了多少藥材啊!」

這真是個要命的問題!三個人又沒勁了。

不過好不容易找到了方向,孫戈豈能輕易放棄?!

腦袋瓜轉了幾轉,看了路大川一眼又一眼,孫戈漸漸有了笑模樣,端起路大川面前的茶杯客氣的放到他的手裡,「人逢知己千杯少話不投機半句多。路大哥,你信不信得過小弟我啊?」

「啊?啊!你想借雞生蛋!」路大川馬上就領悟了,「你老弟的一身功夫我是見識過了,丹術肯定也差不了,這個我信!可是,嘿嘿,我也混得不好!就這千把點數,恐怕幫不了什麼大忙啊?」

「沒事!我們可以先少煉一些,看看行情再說。放心,借你點數,給你兩成的利息。就算這次虧了,我也一定給你還上!另外呢,以後要什麼丹藥,我都八折給你,怎麼樣?」

小樣!見路大川面有難色,孫戈趕緊丟出些甜頭。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千古理然。面對這麼多好處,路大川哪有不動心的道理,猶豫了一下,還是點點頭答應了下來。

「哦了,走著!」斷喝一聲,孫戈信心滿滿的跨出門去。

這個時候,就是裝也得裝出十足的把握,否則路大川打了退堂鼓,這事就不好辦咯。

走到半路,孫戈存了個小心,讓路大川帶著去了趟賣葯賣丹的集市。一來摸摸行情看看那些丹藥比較暢銷。二來么,看看人家的丹藥成色,也好做到心裡有數。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啊!

過去一看,孫戈立馬就心花怒放了。都什麼跟什麼啊,五品左右的銀丹還要百點左右的軍票。

這錢太他媽好賺了!心裡惡狠狠的爆了句粗口,滿心的喜悅都快溢出來了,孫戈已彷彿看到點錢點到手軟的畫面了。

本文來自看書惘小說

… 見到孫戈都開心的哼起了小曲,其餘三人-大受感染倍加振奮,開始有說有笑的就去了藥局。

到了藥局,煉哪種葯,用什麼丹方,早已在孫戈腦中成形。老練的指這說啦,忙得藥局的兩個夥計一頭大汗,一大包一大包的藥材順利到手,兩千多點軍票也隨之一空,這下四人成了標標準準的窮光蛋。路大川這個時候感到有點心慌了,啊呀啊呀的直咂嘴。

「稍安勿躁,等我的好消息吧!」

藥局之內就有丹房可供免費使用,孫戈進去就開始操弄起來。

自從修出木水火土四脈后,這還是孫戈第一次開爐煉丹。一動上手,心中大爽。

不但手法更見老練、眼力更加敏銳,一身靈氣更是沛沛然隨心而動,取之不盡用之不竭,說不出的舒爽隨意。

煉到得意處,孫戈操弄得一隻丹爐上下翻飛玩起了花活,水兒三人被唬得一愣一愣的,一會兒歡喜一會兒擔心,受夠了老罪。

丹房裡其他正在煉丹的,自然而然也被吸引了過來,指指點點嘻嘻哈哈,都說孫戈腦子不正常,從來沒見過還有這樣煉丹的。

你們懂個屁,哥這是高興呢,不行啊!

孫戈心裡傲嬌,手上可不閑著,養丹、護丹、引丹一氣呵成。一味普通的尋常療傷丹藥,孫戈當做上品靈丹一樣對待了,拿出了十分的心思十二分的小心,還賠進去了一大注靈氣,就為了要一炮打響。

兩三個時辰之後,大喝一聲「收丹」,孫戈就要去揭鼎蓋。


「瘋了吧!這麼多葯料,怎麼著也要一天一夜才能成丹啊?」有人好心的提醒了一句。


孫戈一笑,揭開了鼎蓋,一股濃郁好聞的丹香撲鼻而來,在丹房裡瀰漫開來。


「好香啊!」那個出言提醒的,深深吸了口氣,有點迷醉的說道。

嘩啦啦,孫戈將一爐丹藥倒了出來,二三十顆消散丸滴溜溜的在桌上轉個不停。在集市上轉了一圈之後,孫戈知道,這味消散丸是賣的最好的一味丹藥。

顆顆丹丸飽滿圓潤,通體基本色做金黃,偶爾夾雜了一些疏落的白點,普通銀丹煉出了金丹的效果。孫戈滿意的點點頭,看來丹術又進了一步啦。

丹房裡其他那幾位也在煉丹的,口中呀呀,圍過來紛紛伸手想要取丹細看。

孫戈一笑,刷的一聲將消散丸抄入早已準備好的葯囊中,「君子動口不動手!我還指著它們賣個好價錢呢!走起,賣丹去!」

幾個人一路小跑去了集市。就在市尾偏僻處,葯囊打底,拿出幾顆消散丸放在上面,這就開賣!

這市口沒人來啊,路大川連說不行。孫戈信心滿滿,笑笑安慰道,「不必了,願者上鉤!」

孫戈的自信不是沒有道理的。酒香不怕巷子深,用不著吆喝,不一會兒,就有幾個聞著這股丹香尋了過來。

「賣什麼哪,這麼香!」有人過來問道。

「丹藥丹藥,消散丸!」水兒害羞,望苴不屑,孫戈沉吟,路大川只好笑著上去招呼。

「喲,老路啊!你也做起生意來啦?」有個絡腮鬍子認出了路大川,「消散丸,好東西啊,怎麼賣的啊?」

「五百點軍票一顆,概不還價!」不等路大川回頭來問,孫戈接上了話茬。

「什麼?我沒聽錯吧?再說一遍!」

「五百!」

「哈哈,哈哈!」絡腮鬍子轉頭就囔囔了起來,「快來看啊,有人窮瘋啦,一顆消散丸賣五百啊!」

本來就有越來越多的人聞香而來,再這麼一吵吵,呼啦啦一下就圍過來好多人。

「你懂不懂行情啊?土門的崔四方,咱們亂武堂最牛叉的丹師了,他煉的消散丸也才賣一百五十點一顆,你的憑什麼這麼貴啊?」絡腮鬍子直撇嘴。

「一分價錢一分貨。你說我這丹貴,那隻能說明你是外行,沒眼光!」孫戈毫不客氣。

「我沒眼光?」絡腮鬍子立刻火了,「沒吃過豬肉還沒聽過豬叫喚啊!我是不懂醫道不會煉丹,不過好歹消散丸也吃過一籮筐啦!」

「那隻能說明你功夫太次,成天挨揍!」不知道誰在人群里來了這麼一句,大家哄堂大笑。

「誰他媽放屁呢!」絡腮鬍子惡狠狠的轉過頭來,等了半天沒人搭話,把一腔的怒氣都撒到了孫戈身上,「小子,以前沒見過你,新來的是吧?你的丹為什麼這麼貴,啊?今天你要不說出個所以然來,老子掀了你的攤子!」

「這位仁兄,不必動怒!」眼看人越聚越多,孫戈要的就是這個結果,大聲的說道,「這麼貴自然有這麼貴的道理。不過丹藥這種東西,不能只聽吆喝,要看療效!我就是說的再清楚,你就能相信了?」

「對對,有道理!買賣么,願買願賣。人家既然要這個價錢,你覺得貴,不買就是了。」人群中有人替孫戈說起話來。

「蠢話!我不是嫌他貴,我是要他說出為什麼這麼貴的理由來!否則,賣葯的都象他這樣哄抬物價,那我們大傢伙以後受了傷,還能治得起么?」絡腮鬍子雖然在氣頭上,反應可真是不慢,一下就說得大家沒了聲音。

「嘿嘿,明白了吧,大家也是這個意思!」絡腮鬍子得意起來,「說說吧,新來的小子,你這丹有什麼理由要賣這麼貴啊?」

「這好辦!」這個時候可不能退縮,孫戈一揚頭對著人群說道,「諸位之中,有沒有人不小心受了傷的,越重越好!有的話,請站出來,試一試我的消散丸,就知道它是不是值這個價錢啦。」

人群一靜,半天才有人嘀咕道,「可惜鳥啊,今天居然沒有去搞點傷在身上!我倒真想試試這五百一顆的消散丸是什麼滋味,聞著味道可真是不錯啊!」

人群里又是一陣鬨笑,剛才那個替孫戈說話的聲音又冒了出來,「要不就請這位火爆脾氣的老兄試試吧!反正他都吃過一籮筐的消散丸了,想必是個容易受傷的男人!勞駕哪位高手給他一掌,他就有機會試一試這位小兄弟的消散丸靈不靈啦!」

嘩!大家再也收不住了,笑得前仰後合眼淚四濺。

「你他媽到底是誰,有本事站出來!老子和你單挑!」絡腮鬍子氣得跳腳,轉頭在人群里找來找去。

正在眾人笑得一塌糊塗鬧得不可開交的時候,不遠處有個聲音有氣無力的叫了起來,「都他媽死光啦,人呢?來幾顆消散丸啊,老子快要死啦,哎呦哎喲!」

回頭一看,馬上有人認了出來,「老胡啊,這是怎麼啦?」

「哎,倒霉啊!」那人瘸了一條腿,一身衣衫沾滿了血污破破爛爛的掛在身上,胳膊上、肩上、腿上皮開肉翻,深深淺淺到處都是傷痕,拄著一截帶葉的粗枝當做拐棍,喘息了兩口,才接著說道,「今天接了個賞金任務,要去仙獸谷弄幾個獸魂。結果,碰到一群四象獸,差點沒把小命搭上!哎,不說了不說了。人呢,買葯啊,老子要掛啦!」

這不是現成來了個試丹的?

「有葯有葯!今天不要錢,你多吃幾顆也沒事!」絡腮鬍子馬上過去把那個老胡扶到了孫戈面前,「看你還有什麼說的?這傷得夠重了吧,趕緊給他吃你那什麼丹吧,我倒要看看有多靈?還五百一顆,切!」

「我什麼時候說過不要錢啦?」搭了搭老胡的脈相,孫戈很有把握的點點頭,「修為不低體質不錯啊!服我一顆消散丸,馬上就能把你的淤血清出來!外傷么,兩天!內傷么,七天,一定痊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