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許久的海琴嘉寶,那條美人魚突然出現了,一個空間魔法,將七個天使所在的空間一起切割了下來,硬生生塞進了宇逃走的那條空間縫隙,在宇一聲不甘的叫聲中,空間縫隙消失了。

準備這麼久的後手終於用上了,本來是想將幕後的人引出來後直接用空間魔法切割丟進我的夢世界的,現在這個結果也很不錯。美人魚進入過我的夢世界後,和宇的精神上的聯繫就直接被切斷了,再加上可以借用我的力量後她可以說也算是一個神級的強者了,否則就算她的力量再強也無法將這個空間的主宰封印的。只有我們這樣外來的力量才能將這個空間的主宰封印起來。多虧這個主宰很卑鄙,不然慢慢打交道誰知道會打多少年。

任何空間都不能完全失去主宰,那是一切規則的中心點。這個中心點可以很弱小卻不能完全沒有,那個卑鄙的傢伙在他自己的逃生通道里就算能逃掉性命也在短時間裏回不來了,空間震盪是很厲害的,就算是神也不能隨意的穿行在各個層面的。

我要做的就是在他沒回來的這個時間裏,將美人魚扶到這個空間的主宰位置上,那樣就算那個叫宇的傢伙回來了也是一樣得灰溜溜的逃跑。

沒有了主腦的魔獸和天使們根本就不值得一提,我們用不上多少時間就將他們都趕跑了。

接下來最主要的事情就是將這個空間的規則力量轉移到美人魚的身上,等她掌握了這些力量以後,我們就可以離開這個空間了,這也證明了在這個空間裏由於人爲的阻攔使得我們不能離開,當這種阻攔成爲了過去的時候,我們終於可以回家了。

轉移規則的力量是一個細緻的活,很複雜很麻煩,不過多虧了那個原來的規則承擔者逃跑的時候將規則力量完全脫離掉了,在他以爲這個空間會很長的時間裏都是一片虛無混沌的,所以脫離的很徹底,這讓我們省了很多事,也足足三個人忙了一個多月纔算將大致的結構架設完畢,其他的小規則就不用我們管了,將會自動依附在美人魚的身上的。

接受了這個空間的一切的美人魚雖然不再可以從我這裏借到力量了,可我依然幫助她成爲了一個魔法強者,完全無償地將我的修煉心得都交給了她,特別是能量轉換的原理,這讓她看到了成爲全系魔法強者的希望。

在她的無盡感激下,我將我的私心掩蓋了起來,她終究是我一手扶上這個位置的,可以說這個空間將是我一個強有力的基地了。等哪天被別人打急了,一聲召喚就能叫來一大堆的超強魔法師,那是何等的威風,呵呵,想的我都要流口水暈忽忽了。

是該回家的時候了,感覺着熟悉的空間波動,我猶豫着,是回到地球還是回到天堂?

眼前只是一陣朦朧,還沒來得及感覺那種穿越空間的撕裂的感覺,我就已經站立在那片熟悉的土地上了。

周圍是一片農田,麥子已經黃了,正是要收割的時候,遠遠望去,幾個稻草人老實的站在農田裏,充當轟趕鳥類的職責。一條簡易的土路從不遠處一直延伸到很遠的地方。沒看見人,也沒有什麼動物在附近,所以我不知道這裏是哪裏。

不過我很快就知道了,曾經留下的衛星第一時間就聯繫到了我,於是我就知道了我現在站的位置就是在美國的一個洲裏,衛星定位是很準確的,隨手召喚了一架飛碟出來,乘坐着飛碟我就回到了闊別已久的故鄉——大興鎮。

這裏是我出生成長的地方,是我從一個懵懂的孩子變成一個大男孩的地方,它擁有我在地球上生命的大部分時光和記憶,更重要的是我的父母都在這裏居住,從我幹了那麼多的事情以後,我就再也沒回來過,不僅僅是因爲忙碌,也是因爲怕打擾了這裏的寧靜,怕破壞了這裏的安定祥和氣氛,這裏的一切都在我最強大的武裝力量的保護之下,一切都儘量讓它保持了原來的樣子,這也是我和中華國主席達成的一個條件,我將澳大利亞的幾乎所有的權利都轉交給了中華國派來的人員管理,變相地將整個澳大利亞歸於了中華國的版圖,交換一個微不足道的小鎮的地盤,這是很正常的交易,可以說中華國在這個交易裏得到了大量的錢財和利益,賺足的便宜。當然在澳大利亞有我的幾個基地也是不歸屬中華國的管轄的,那裏依然屬於我的地盤。

小鎮不大,屬於大發展時期建設的簡易村落,多年來的自主發展已經讓這裏通了水通了電,也通了電話,人們的生活水平不高,基本就在溫飽線而已,不過這裏的人都很滿意,能吃飽睡暖就是他們的幸福了。老百姓的要求真的不多,很容易就能滿足的。

一條瀝青路從鎮子中間穿過,又南向北延伸向北方的國境線,大多數的房屋都在這條主路的兩旁,有磚房有土木混合房,還有幾座二層的小樓。一條鐵路也在這裏經過,由南向北,早晚有四趟火車來回經過這裏,一個小小的火車站臺佔據了將近四分之一的小鎮面積,它位於小鎮的西方。這裏的森林資源曾經是全國之首,在將近四十年的砍伐以後,這裏的森林資源接近了枯竭,經濟水平也直落而下,相關的一些人的生活也發生了很大的改變。 (8號的第一章,今天封推,還需要支持,請收藏,請訂閱,請投票送花給我,我給你鞠躬感謝!)

(章推朋友的書,《滅殺曲》書號:30392《都市俠盜》書號:27069,後面的這本這兩天就要上封推了,絕對值得一看)

******************************

幸虧這裏的一些野生菜類和果類還能提供一些增加收入的機會,勉強維持了大多數人們的生活需求。

我的父母就住在小鎮靠近北方的一棟平房裏,失去了工作崗位的他們一直靠着自謀生路養活着自己,也養活了我,前幾年留下的存款讓他們還能比較寬鬆地生活着。

我沿着沙石路向記憶中的家走去,遇到的人還有能認出我的,都含笑向我點頭,我也點頭回應,雖然不記得他們都是誰了,可那份親切的感覺也讓我感覺到了家鄉的溫馨。

家還在那個地方,父母卻沒在家,大門上貼着一張紙條,上面有一個手機的號碼,還寫着“有事就打電話。”呵呵,他們也都配備上了現代化的東西了。我翻着了一下我的夢世界,裏面還真有幾部衛星電話,就是不知道還能不能和通訊衛星連接上。

幸好當時交的費用多,現在還能打出去,幾聲嘟嘟的聲音以後,我媽媽的聲音就響了起來。

“喂,誰啊?這個號碼沒見過啊,說話啊?”

“媽,是我,木子,我回來了,在家門口。”

“啊?木子!你回來了,在門口?等着,媽馬上就回去。不玩了,我兒子回來了,我回家去了,這些錢全給你們了。”電話裏的聲音讓我不由的笑了起來,媽媽還是在玩麻將,以前就記得媽媽經常出去玩麻將,現在也沒改掉這個壞習慣。

等了不到2分鐘,爸爸就先回來了。他有點老了,頭髮大多都白了,住在這裏的人頭髮白的早,基本都有一些腰腿的毛病,爸爸也不例外,經常的腰疼腿疼的,年輕的時候在山上幹活,還落下一個胃病,吃不得涼東西喝不得生水。

爸爸看見我在門口,臉上立刻就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一身灰藍色的工作服也掩蓋不了他發自內心的欣喜,臉上的皺紋都張開了,嘴都合不攏了。

“臭小子,你可算知道回來了,一出去就好幾年,連個電話都不給家裏打,可把你媽媽急死了,也不知道你去哪了,走了也不說一聲,在首都過的怎麼樣?”埋怨中的關切之情讓我很高興。

“呵呵,老爸,你是不是又出去下棋了?贏了輸了?”我沒回答那些問題,等媽媽回來再說好了。

“對了,老爸,我老媽哪?不是說馬上就回來嗎?又去哪了?”

爸爸笑咪咪地說:“還不是給你買菜去了,現在的菜貴,你媽媽都不捨得買,知道你回來,才能讓我也借個光,吃點好東西。”

正說着,我媽媽也回來了。沒看她拎着什麼菜,我就撲過去把她抱住了。

“媽,我回來了。”我的聲音哽咽住了,說不出什麼話來,這些年在外面漂流,總是在想媽媽,想爸爸,想家,經歷過那麼多的事情以後,現在一看見媽媽就覺得心裏很委屈,很想哭。

媽媽將菜丟到爸爸的手裏,騰出手來拍了拍我的後背。

“傻孩子,回來就好,回來就好,哭什麼哭啊,讓媽看看,兒子長大沒有?”扶住我就是一陣端詳。

“恩,不錯,好象長高了點,也壯實了點,這臉色也白淨了很多,看來比我們生活的好,哎~~吃的東西好就看不上媽媽做的這些菜了。”媽媽故意嘆了口氣,可她的臉上都是高興的神色,哪裏有一點傷心。

“哪能哪!我就喜歡吃媽媽做的菜,味道可香了,媽你去做菜吧,我和爸爸聊一會。”

“你這孩子,就知道讓媽媽幹活,好,你等着,媽先去做才,一會咱們再好好聊聊。”媽媽從爸爸的手裏拿過菜,打開大門,進了屋子。

我和爸爸就坐到門口的兩個木頭墩子上聊天。聊爸爸這幾年的生活,也談我這幾年的經歷,當然我說的並不仔細,將很多事情都略過去了,爸爸可是一個無神論者,要是讓他知道自己的兒子上了天堂還去了異界,非把我劈開看看是不是外星人假冒的不可,所以我就只說了在國家安全局裏的工作,結識了幾個朋友,也認識了幾個女朋友。


“六個?六個女朋友?你小子挺能啊,混幾年就敢交這麼多女朋友,想好了和誰結婚沒?可別幹違反婚姻法的事,女人多了麻煩也多,一個就夠了。”爸爸對女朋友竟然有六個表示了極大的驚訝,兒子什麼樣他很清楚,以前上學的時候,和女孩子說句話都能臉紅半天,喜歡上女孩子到最後也沒敢說一句喜歡的話,現在可好,全憋住了,一下子就交了六個女朋友。這差距也太大了吧!

“吃飯了,都進屋子裏來。”媽媽很快就弄好了飯菜,招呼着我們進去。

糖醋排骨,鍋包肉,熗土豆絲,尖椒炒西紅柿,都是我愛吃的菜,還有一瓶啤酒。我高興地坐到了桌子旁,伸手就抓起了一塊排骨塞進了嘴裏,“好吃,味道真好。”

媽媽瞪了我一眼,“快去洗手,髒爪子就抓菜,小心肚子疼。”

我笑笑,趕緊去洗手,其實我這個體質,就算吃毒藥也沒什麼問題了,可媽媽的關心還是讓我很感動。家不就是一句句關懷的話嗎?

洗手回來的時候,啤酒已經倒好了,爸爸媽媽都坐好了等着我,誰也沒動筷子。

我嘿嘿笑了起來,還是在自己家裏好,什麼都緊着我,太好了。

爸爸看我坐下了,趕緊舉起酒杯,“兒子今天回家了,爸爸很高興,來先喝一口,爸爸可餓壞了。”

媽媽白了爸爸一眼,也舉起了酒杯,“今天高興,媽媽也陪你們爺兩喝點。”

我和他們一起喝了一口,然後趕緊拿起了筷子,糖醋排骨,我來了,一連吃掉好幾塊纔算將讒蟲壓住了。


一邊吃飯再一邊將我在首都的日子經歷過的事情又再講了一遍,聽着我說運氣好買的便宜房子,鄰居就是兩個大小美女,日久生情以後又和黑社會打架,後來遇到搶劫的時候和安全局的人也打了一架,再然後就被招進了安全局,還當上一個副處長,爸爸媽媽都爲我或高興或緊張,後來又講出國執行任務,然後和安全局裏的女同事也產生了感情,再回頭說在縣城裏認識的小美女護士在我的追求下落入了我的魔掌,這樣就講了四個女朋友的事情。可最後這兩個女友就不太好講了,一個天使一個惡魔,不是人類的範圍啊!

“還有兩個哪?怎麼沒講?”媽媽發揚了老太太好奇的心理,誓將問題追問到底。

“呵呵,那兩個來頭太大,怕嚇着您,還是不說了。”我微笑着想結束話題,但是我沒想到媽媽的好奇心會有多大,所以在她不停的追問之中我只好儘量簡單的說了一下她們的來歷。

“呵呵,呵呵。”我媽媽聽完之後只發出了兩聲無意義的笑聲就呆住了。

我爸爸握着一杯酒放在嘴邊,停了半天了,沒再做出進一步的動作,他也驚呆了。兩個異界的美女?還長翅膀的?恩,漂亮是不用說了,可這長翅膀的可是一個大問題啊。

“這個,恩,那個,兒子啊,你明白嗎?”媽媽將手放在自己的肩膀處比劃着,心裏着急卻說不出話來。

我笑着點頭,我知道她在擔心什麼,以後的孩子會不會也帶翅膀?當然會,恐怕都會帶翅膀了。主要因爲我的基因也發生了改變,不在是單純的人類了,我的背後也有翅膀的,不過是黑色的。我有時也會想,我的孩子們會是什麼樣子的,是黑色的翅膀還是白色的翅膀,或者是一半黑一半白?我想可能都會有的吧!我和小惡魔的後代一定是黑色的翅膀,我和小天使的後代可能性是最複雜的,很難猜測,我和呂惠陳靜暫時是沒有後代的可能,一個鬼惡魔人的混合?那樣或許已經不在是可以猜想到的樣子了,和許藍甘萍的後代很可能有一對不一定能飛起來的翅膀,這樣的家庭真的很奇怪。我搖搖頭苦笑着結束了我的猜想。

“兒子啊,這個老婆多是好事,證明你能耐大,就算你媽瞪我,我也要說,老婆多有多的好處,也有壞處,一隻手伸出來有長有短,誰好了誰不好,很難做到公平的,你以後一定要多照顧點人類的那些老婆,人類說到底只是很脆弱的動物,比不得那些有天生異能的強人,所以你愛她們就要讓她們過的快樂,這是男人的責任也是當丈夫應該做的。”爸爸一臉的嚴肅,很鄭重地警告我。

媽媽看着爸爸,臉上浮現出感動的深情,兩個人也有過爭吵,可依然相扶相協走到了今天,這不但是他們之間的愛情深厚,也是一個丈夫應該做到的對家庭的愛護。

我感觸頗深,勉強咳嗽一聲,打斷了兩個人的含情脈脈,“爸爸媽媽,我吃飽了,我先出去轉轉,你們再聊聊,加深一下感情。”我笑着離開了家,出去轉轉。

爸爸揮了揮手,就象在趕走一隻礙事的蒼蠅,媽媽連看都沒在看我一眼,剛纔還將我當成寶,現在已經被她老公的話給感動了,情火焚身之下顧不上我了,我酸溜溜地想,孩子大了,父母不再將我當成家庭中的中心了,兩個人的世界裏不需要我這個礙事的人了。看來我需要晚一點才能回來了。

“兒子,回來之前打個電話,別玩的太晚。”在我走到大門口的時候,爸爸追了出來,喊了這一句,然後將房間門鎖上了。

“討厭死了,讓人家別打擾你們的小世界就直說,還讓我回來之前打電話。”我忿忿地想着,卻沒敢說出來,那樣的結果不用想,鞋底也會拍上來,就算打不疼我,可也太丟人不是?一個神讓他爹打了,找誰說理去啊!

好,讓你們不理我,“老爸,沙發上有我帶回來的東西,那個蘋果很特別的,吃一口一晚上都會很堅強的。”我密語傳音。


撲通一聲,我超級的耳朵聽到了屋子裏傳出了一聲人類摔倒的聲音,一個憤怒的聲音響了起來,“靠他媽的小兔崽子,不學好,等我拍死他。”


我嘿嘿笑着走了出去,今天晚上不回家,我自己找地方睡。心裏有點悲傷,父親和母親都已經老了,身體不再健康,生命的火焰再過幾十年就會熄滅,這個趨勢不可阻擋,除非他們不再受這個世界的約束,那就只有我的夢世界纔可以讓他們永生不死了。明天我再和他們談談,希望他們能放棄這個熟悉的世界,去到我的世界裏生活。我的夢世界裏人還是太少了,一萬多人,幾十萬的動物,並不太多,畢竟那裏自成世界,只是由於時間短,沒有進化出自己的生命,所有的生命都是外來的,這樣強行讓歷史的進程提快了幾億年的後果就是自己的生命進化體系完全的崩潰了,一切生命的進化都轉向和外來的物種相匹配的方向,

夢世界裏的生命大概分成兩類,一類是我從外界強行帶進夢世界的,另一類是我靠想象自己設計出來的。從外來的生命是真實的,他們的生活進程其實是被夢世界壓制住了,他們的生死其實依然在進行,只是已經減弱到很微弱的地步,接近於永生不死,可依然會死,只是時間要很久以後。內部的生命是我設想出來的,它們從一出現就和夢世界是緊密聯繫不可分割的,夢世界存在它們就存在,夢世界不存在了,它們就會煙消雲散,成爲虛無。外來的生命在夢世界毀滅以後會被釋放出去,他們的狀態會停留在他們進入夢世界的時刻,哪怕在我的夢世界裏生活了幾萬年也不會增加他們的壽命。而夢世界的存在於否都維繫在我的身上,只要我死掉了,這個夢世界就會真正的死亡。

是時候該考慮將這個夢世界的基點增加幾個的時候了,不能讓這麼多人的生命都只靠在我一個人的身上。可是當基點的人永遠也無法肉身進入到夢世界裏,夢世界對於當基點的人來說就是一個很真實的夢而已。基點的想法能完全影響夢世界的運行,所以這個基點的建立,必須慎重又慎重,不能將夢世界的控制權交給一個邪惡的人來控制,這一點就要靠我的精神力了,只有完全沒有破壞夢世界的想法的人才能成爲夢世界的基點。

這樣的選擇在和我爸爸的談話後已經清晰起來了,很長時間以來,我一直有點忽略了許藍和甘萍,她們因爲愛我,放棄了一切,生活在我的夢世界裏,沒有了以往的生活,忍受了許久的寂寞,只有在我的睡夢裏才能和我在一起,每天雖然都有點時間陪伴着她們,可這不能代表着她們不需要別的生活,或許我真的太自私了,讓這兩個女人承受的太多,我給予的卻太少,不過也正是這種高貴的品質讓我完全放心將夢世界交給她們,善良單純的她們不會做出什麼過分的事情的,而作爲我的愛人,我絕對信任她們。

散步的方向就是鎮子後面的山坡,樹木不高,高大的都已經被砍伐走了,剩下的這些雖然也有七八米高,可是都沒超過十五公分的直徑,不在砍伐的範圍之內。

樹林之內很靜,其實也不算太靜,只是沒有了人的聲音而已,風聲,鳥叫聲,樹葉嘩嘩的響聲依然很多,只是沒了人聲就顯得安靜了很多。

隨手佈下一個魔法結界,保護住我的身邊的一切不被人打擾。這個現實世界很奇怪,魔法能量很是微弱,如果不靠自己身體內的能量支持根本就使不出任何一個魔法,多虧我身體內的能量轉換很是快捷,可以將這個世界的大部分能量在身體內轉化成魔法能量,不然就這麼一個魔法結界就能讓一個魔導師掏空身體內的能量。

許藍正在睡午覺,這個習慣可以讓她覺得一天的時間很好過去,現在的她只期待晚上的來臨,那樣就可以見到心愛的男人,可以說說話,做做喜歡做的事,她很喜歡心愛的男人迷戀自己身體的那副***的樣子。只是白天的時間真的很難熬,無所事事的感覺讓她很寂寞很無聊。 (今天第二章,晚上我值班,不會再發了,還請朋友們多多支持我宣傳我,這很可能是我最後一次上封推了,請給我一個機會!另外推薦兩個朋友的書,《別摸我》書號:30484《韓國娛樂大亨》書號:28119

*******************************

許藍突然之間發覺自己落入了一個男人的懷抱裏,心裏一驚,剛想一腳踢出去,在夢世界裏敢冒犯她的人都會被幾乎無敵地她教訓的很慘,那些有惡劣品質的人都已經學會躲避開這些美豔動人的神仙了。在夢世界裏,我的老婆們的權利要超過神使的權利,幾乎是我全部力量的執行者,沒有任何人能傷害到她們,這也是我將她們放在夢世界裏的原因,那裏很安全,除非我死,不然沒人能傷害到她們。

一陣草木的清香帶着淡淡的灰塵味道充滿了許藍的鼻腔,這其中的熟悉的男人味道讓她放棄了暴力,反而緊緊的抱住了我。

幻化出來的東西並不能帶到這個世界來,而兩年前帶進去的衣服已經落後太多,許藍不再喜歡穿了,她只穿自己設計的衣服,這當然也是虛幻的,於是她現在就是一點衣物也沒有的摟抱住了我。這讓我的身體立刻就火熱了起來,好久沒和她來一次真正的友誼賽了,她的氣味讓我貪婪的聞個不停。

陽光很刺眼,許藍幾次想將陽光調的柔和點,可一點變化也沒有,這讓她終於清醒了過來,張開水氣朦朧的雙眼,她終於發覺自己是在現實世界的,那樹那草那鳥叫,都是那麼的熟悉。

“啊,我出來了,老公,我要你親我,我要聞你的味道,夢世界裏的氣味都太純淨了,一點也不真實。我要好好聞聞你的味道。”許藍這麼容易含羞的人也放肆了起來,都是讓她的姐妹們帶壞了,不過,我喜歡她這樣的壞。

衣服飛快的脫到一邊,不是她的衣服,她根本就沒有,是我的衣服全脫了下來,其他的事情一會再說,先讓我把她擺佈幾個花樣再說。

給自己使了幾個清潔術,真佩服那些發明這個魔法的人,太省時間了,洗澡的時間都節省下來了,讓我可以做更多的事情。

身體散發出了乾淨的肉體的味道,這樣子就可以做喜歡做的事情了。一揮手一個牀墊丟在了地上,我抱着許藍跳了上去,雙手摸個不停。癢癢的感覺讓許藍一直在吃吃的笑着。

挺起了胸膛讓我埋在她的胸上,她溫柔地揉着我的頭髮,膝蓋頂着我的小腹不讓我靠她太近,喘息着說:“老公,今天我要讓你徹底交槍投降。”

我擡起頭笑着說:“如果這話是在我剛到首都的時候說的,我可以肯定自己絕對不是你的對手,現在嘛,你絕對不是我的對手。”融合了惡魔的基因又能將身體內的能量隨意轉化,控制身體某個部分不是小菜一碟?就算是小惡魔和小天使一起來也一樣要一敗塗地,何況許藍這個基本還算是普通人的女人。

“那我也要,就算你很強大,我也要試試再說。”許藍輕咬着嘴脣,說出了讓我怒火高漲的挑戰,衝上去,把她的一切都掠奪過來。

天在動,地也在動,山在動,人也在動,生命不止運動不熄。將我能想象到的一切手段花樣全都用上了,許藍一一接受着,哪怕身體已經無力了,可她依然緊緊摟着我,讓我不能離開她溫暖柔潤的身體。

我靜靜躺在她的身體上,感受着她濃濃的愛意,那樣的愛不用嘴來說,她的動作已經完全表達出來了。

許藍勉強張着眼睛,其實她已經看不清什麼了,沒有了夢世界中的能力,她依然是個普通的人類。夜色深沉,一個下午就這麼過去了,還搭上了半個夜晚。

“我給你清潔一下吧?”我看着她身上的狼籍,想用魔法給她清理一下。

“不,不要,我就想留下你的,好久沒有這種疲憊的感覺了,真的很舒服,讓我給你生個孩子吧!我要留着,不要清理。”許藍費力地說着話,她的口好渴,每一滴水分都流出去了,讓她覺得自己好象空的成了一個空殼,可那種滿足的感覺也充斥在身體裏,讓她的感覺很複雜。

我凝結着空氣的水分,一個個水球術使出來就帶來一個清涼的水球,小心地餵給她喝。

直到許藍輕輕的搖了搖頭,我纔開始將她身上的汗水和體液都小心地用溫水沖掉。身體裏的就給她留着吧,不過這樣的機會還會有很多,但願不要太早就開花結果。

許藍躺着,感受着那微微比體溫高上一點的水將身體清理乾淨,感受着我的愛,我的喜歡,她的笑容一直沒消落。

“老婆,你想不想成爲超人?”我終於問出了我的想法。

“恩?”許藍勉強擡起頭,看了看我,表示了她的不解。

“是這樣的,我怕萬一有什麼事情的話,會連累到在夢世界裏的人,我想將夢世界的控制權交給你和甘萍,呂惠姐和陳靜她們現在還是鬼類,無法接受的,沙莉葉和安娜也由於不是人類,也不能接受,而我現在的變化很大,我覺得夢世界正在向一個未知的方向轉變,我怕我會失去它,所以我想將這個世界的控制權交給你和甘萍,這不但能保險,也可以讓這個夢世界的進化不會向異類的方向進行。畢竟我現在不再是純粹的人類了。”

“那要怎麼做哪?爲什麼說我會變成超人?”

“夢世界是由我的精神力變異成的一個集合了異空間和精神空間性質的一個半虛擬的世界,它即有精神空間的虛擬性和不確定性,也有物質空間的實際性和可操作性,其實我將夢世界的操控權給你,就是將我的精神力分了一半給你,你當然就會在接受以後就變成了超人,我以後還會將我的一切經驗都通過夢世界和你共享,那樣你很快就會和我差不多了,呵呵,當然是會比我差上一點,除非你能比我想的多會的多,不過我想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我的話讓許藍嬌嗔不已,捱了幾下輕輕的粉拳以後,她撲在我的懷裏緊緊的抱住了我。

“木子,那樣做你會不會有危險?如果有危險就不要做了,我可以呆在你的夢世界裏的,雖然我很想幫助你,可我更不願意失去你。”許藍覺得很矛盾,她既想能天天見到我,能幫助我,好證明自己的存在並不是一個花瓶,不想只能在夜裏摟着一個虛幻的我睡覺,天天只能過無聊的生活,又怕這樣的改造會讓我受傷,擔心自己出來以後不能幫上忙,反而會越幫越忙,那樣還不如等在夢世界裏的好,雖然天天看不見心愛的人,可也不會讓愛人爲自己擔心,這樣的矛盾心理讓她覺得很爲難。

我寵膩的摸了摸她的頭髮,又長長了不少,真的很久沒讓她和她們出來看看了,雖然她們都不說什麼,可如果因爲這樣就不去爲她們着想的話,那也就不再是愛了,愛她們就應該讓她們過自己想過的生活,當然絕對不允許任何的男人想什麼鬼心思,哪怕她們會怨我,也絕對不允許任何人傷害她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