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年間過後。人族大興。仙道盛行,妖族大部分修為低下的便淪為了修士們獵取材料的存在。這些年來妖族缺乏新血,逐漸的感到後繼乏力,若不是有一些介,老一輩的洪荒大妖們在背後支撐著,估計再過些年,這地仙界四大神州的地盤就沒有妖族的立足之地了。

所以那些地位最高的妖神老祖們便商議出了一個對策,下令給在地仙界行走的眾多妖仙以上族人,一但發現具備稀有高貴血脈的妖族後輩,一定要想辦法帶回來讓其加入己方的勢力,不能流落在外,以免發生意外被仙道修士收服或斬殺。

天妖葉蟬抬起白哲如二八女子的手,拿過一隻玉盞。輕輕抿了一口。點頭贊道:

「嗯!這瓊漿玉液不錯!」

一飲而盡回味了數息之後。又拿起另一盞乳白的飲料。

「這萬年石乳也很好!」

「這個千年朱果可是少見啊!只有諸天界那些界主園中才多有種植」

將一桌子仙家果品挨咋,嘗了個遍之後,葉蟬抹了抹嘴,開懷的說道:「好久沒有吃的這麼痛快了! 魔法雙笙 今天承你們幾個的情,就不為難你們幾個小輩了,只要回答我一個問題,便可放你們離去!」

上官青和立時道:「前輩請問,只要不違背師命,晚輩等自是言之不盡!」

葉蟬點點頭,結果夏嵐這小姑娘遞過的香茶,抿了一口道:

「也不是什麼大問題,就是方才我在你們身上感到了一絲上古妖族的氣息。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你可為我道來?」

上官青和幾人聞言面面相覷小都感覺自己這番有些無辜。上官青和一擺袖子。伸手由裡面接出一條黑白花蛇出來。

「喏!前輩請看,你說的氣息估計就是來自這憊懶傢伙了!」

「這是?」葉蟬瞪大了眼睛看著那條花蛇。而花蛇好似不屑與看他一般。拿眼睛掃了一眼之後,便兀自盤在一處,懶洋洋的哼了一聲。嘴裡嘟囔著:「有好吃的也不想著叫堤豐大爺出來,都剩殘羹剩飯了才想起大爺我來!」

「想來前輩是感覺到了家師這守洞靈獸的氣息,家師言堤豐這傢伙雖然修為不高,但是身為上古妖神後裔,實力也是不錯,我等師兄弟幾個甚少出來闖蕩,所以這趟出門家師怕我們遭遇危險,便把這傢伙派了出來,命他來貼身保護!」

葉蟬一聽這黑白花蛇竟然是具有至高血脈的上古妖神後裔,不由得一喜一憂,喜的是這般上古妖神後裔的妖族如今數量少的幾乎滅絕。而且還是修為到了真仙實力的妖仙小所以十分的難得。而憂的卻是這妖仙乃是人家師父的守洞靈獸,能降伏這般靈獸,本身實力也應該不低於天仙才是,說不定就是出身於上面那些大勢力。他萬妖宮想要收入這名妖族新成員,恐怕是可能性不高。

不過難得遇見這般優秀的同類,葉蟬還是心懷希翼的問上一句。

「不知道能否同尊師打個商量,我萬妖宮這些年來門人弟子日漸稀少,能否請尊師將這位道友讓與我宮中,什麼條件都可以提出,我們都好商量!」

上官青和聞言心中有數,笑著說:「恐怕前輩之願是難以達成了,家師的身份即便是在諸天界中。地位也是非同一般,更不缺什麼寶物,想要放這守洞靈獸自由怕是沒有多少機會。而且即便是家師給貴宮一個面子。放這堤豐自由,還要問他本身是否願意呢?」

上官青和雖然言辭謙和。但是提及到他的師門,語氣中自有一股傲氣。葉蟬也是積年老妖,自然能夠看出這幾個小修士的自信,雖然暫時沒有摸清他們的來歷,但估計他們背後的勢力恐怕並不比他萬妖宮低上多少。

於是語氣越發和氣的朝著花蛇堤豐問道:

「葉某代萬妖宮幾個宮主誠心邀請,如果貴主人肯放道友自由。那麼道友一定要考慮加入我萬妖宮這個地仙界妖族最大的勢力!」,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心,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9?9?9???O?M,sj.9?9?9???o?m,。9?9?9???o?m ?…才葉蟬眾位萬妖宮天妖長老的詢問,堤豐似是感六贊」肌頭問道:

「跟你走加入那什麼萬妖宮有什麼好處?能吃到以靈藥仙禽為材料做出的華、法、意、俄等諸國的最新式菜肴嗎?」

「這個,道友所說的幾國葉某都沒有聽說過,不過咱們萬妖宮中的廚子還是不錯的,都是由凡人皇宮裡面請出來的!」

葉蟬說那些廚子都是他們從世俗皇宮裡面「請」出來的,這介,「請」出來的請字。聯想到葉蟬現在的行事作風,背後涵義在場諸人自然都心中曉得。

堤豐聽到葉蟬的回答,一副我早就知道的樣子,繼續又問:「那就算了,我再問你,出產瓊漿玉液還有藍田玉實的玉井,或是萬載空青、太乙元精等物你們萬妖宮有是沒有?」

這次葉蟬聞言有些振奮的說道:「這個我們有,大荒群山中資源豐富,靈玉礦脈也有不少,其中就有兩條溫玉靈礦,其玉心靈髓中每年都能出產一盆左右靈玉液,不比方才的瓊漿玉液差!」

「隨便大爺我喝嗎?」

聽了這話葉蟬有些遲疑,最後還是說了實話。

「如果道友成為我萬妖宮長老的話,每年便能夠分潤到一杯,用來調理元氣,補益元神是最好不過了!」

堤豐聞言有些鄙視的說道:「一杯哪夠。你們那裡也太小氣了。起碼用桶才行。那麼有沒有略桃聖果之類的靈物呢?」

被鄙視的葉蟬有些尷尬的說道:「那般天地靈根諸天界中也只有瑤池金母地仙祖師等有限的幾位尊神界主才有掌握,我萬妖宮中倒有幾株仙品果樹,幾十年一熟至數百年一熟的不等。不知道友你有沒有興趣?」

堤豐翻了個白眼,沒好氣的道:

「當我沒問,既然什麼都沒有,叫堤豐大爺去你那裡做什麼,還不如跟著主人他們吃香的喝辣的,吃飽了就睡,睡醒了再吃,好不逍遙!」

面對堤豐明顯的回絕,葉蟬仍不死心的趕緊誘惑著說:

「道友可知,進我萬妖宮還有一樁好處。適合我輩妖族修鍊的上品法門任憑挑選。而且萬妖宮中我等同族無數,可以互相交流,豈不比道友混跡在人類修士之中要自在多了?」

聽聞葉蟬提到了妖族修行法門,堤豐興緻不高的又問一句。

「有什麼功法,太差的大爺我可看不上眼,能被大爺我看上的,也就只有太陰地冊、星宿劫經和天妖化神經這三部了,這些你們萬妖宮裡有哪個?當然要是你們有奶皇經那就更好了!」

葉蟬聽了這話有些氣憤,微怒道:

「看來道友是真的不想加入我萬妖宮之中,幾次說來,提得都是讓大羅金仙也為難的條件,方才所說乃是遠古妖族三大寶典,自從遠古天庭破滅之後,除了聖母媽皇之外,其它聖人神尊都不一定能夠掌握齊全,我萬妖宮乃地仙界妖族聖地,掌有一部天妖化神經中的天妖屠神**,已是讓地仙界仙道各門為之忌憚。割讓了北俱蘆洲大半地盤作為領地,大荒群山方圓億萬里無邊山川土地都歸我萬妖宮管轄,統攝數以千萬計的高階妖族,難道這些道友都還瞧不上眼嗎?」

在場其他人聽到實際數字。才發覺這萬妖宮勢力是何等的龐大,怪不得能夠牢牢佔據著北俱蘆洲大半的面積,將人族仙道勢力排擠到了西南沿海平原一帶。

《太陰地冊》、《星宿劫經》、《天妖化神經》為上古妖族天庭的三大經典。都是直指混元的無上妙法,太陰地冊為帝俊與天後羲和夫婦所創。星宿劫經乃是集合眾神之力推衍周天星辰而立。至於天妖化神經,則是最擅化形的北冥之主妖神鰓鵬所創。又經由女奶補全,不但集合了肉身變化與祭煉元神之法,豈止更有諸多妙術應用,只不過天妖化神經上面的法門。都是根據妖族情況所創。是一部專門供妖族血脈修鍊的系統功法,有些地方並不適合人類修鍊。不比前面兩者乃是通用功法,人妖各族大部分都能夠修鍊。

後來帝俊請女奶將諸多妖族秘法都編撰成冊,名為奶皇經,其中那三大經典便佔了幾乎三分之二的篇幅,可以說誰得到那本奶皇經,便幾乎是得到了上古妖族的全部傳承。

獵愛甜心:追妻計劃NO.1 江元峰前世少昊出身不同尋常,與先天神、妖兩方都關係不淺。又身負妖神血統,其祖輩也與女娼神尊及其天庭眾妖神交好,自然有機會參悟那三本僅次於奶皇經的妖族寶典,也曾將其中完整的《太陰地冊》、《星宿劫經》,還有《天妖化神經》內的主要法門秘術抄為副本,收錄在赤城天闕記載天書寶典的娘螺玉府之中。

天妖化神經包含三部分組成,其中天妖化神**為根本,天妖屠神**為運用,天妖惑神**為輔助,三者同根同源,相輔相成。而且任何一門**拿出來也都可以單獨修行,只不過側重方面各有不同罷了。

這些情況江元峰的弟子家人們都曾有過了解,卻不曾想到單單一部天妖屠神**,就能給在地仙界的萬妖宮帶來如此大的成就!

不過上官青和等人卻也沒有被葉蟬所說嚇住,一干,小是豐更是天所畏他看來,漢萬妖宮勢力在怎麼淵飛,也只不過是地仙界的一方勢力罷了,怎能與自家主人那般曾經統治宇宙洪荒的天帝轉世之身相比?於是從鼻子里哼了一聲說道:

「號!那是你們什麼都沒有,怎能怪的大爺我來?還說是什麼妖族聖地呢,連最基本的傳承都不齊全,想來大爺我就是加入萬妖宮裡,那天妖屠神**也輕易沒有我的份兒吧」。

葉蟬卻是無言反駁,因為那天妖屠神**乃是萬妖宮的核心機密,只掌握在三位宮主與諸長老手中。非嫡系成員不得輕傳,即便是自己得到了傳承也自能夠自身修行,卻也無資格隨意授予他人。

不過身為萬妖宮年輕一輩長老之中最出色的一個,他葉蟬何時受過如此窘迫。氣不過堤豐言語奚落自家的那幅不屑模樣,葉蟬忍不住出言相激道:

「莫非諸個師門還有三大經典中的傳承留存,不然這位道友怎麼對我萬妖宮諸毒秘法不屑一顧?。

堤豐聞言得意的刊要開口,卻響起來自己這般一說,豈不是將自己主人的秘密透露了出去?若是被眼前這傢伙和其背後那勞什子萬妖宮知曉。定然會招惹來無數的糾纏與麻煩。於是趕忙把網要出口炫耀的話給咽回了肚子里。不過堤豐那一連串的語氣神情仍舊是被葉蟬捕捉到了。

「嗯?」

葉蟬建了堤豐反應不由就已心中疑惑。轉念想到了一個令他不敢置信的可能!

「莫非」葉蟬身軀一震。然後看著上官青和等人目光熾熱,神情嚴肅的問道:

「葉某這咋,問題對於我萬妖宮萬分的重要,還請各個道友一定謹慎回答!敢問貴門之中是否真的有我妖族三大秘典的消息?」

見到上官青和幾人將要開口,他又說道:「先不要忙著否定。對於三大密典,我萬妖宮可以付出幾乎任何代價。你們做不了主自可以回去請問貴門師長再做決定!」

事情的發展太快,也怪這堤豐說話不經過大腦,跟那天妖廢話什麼?上官青和幾人都來不及阻止小就已經被對方看出了端倪,只得惱怒的瞪了堤豐一眼。

上官青和朝著葉蟬一抱拳說:「前輩不要聽堤豐這傢伙瞎說。我等師兄弟從沒有聽過家師說過妖族三大寶典的消息,還望前輩不要就此誤會,以免為貴我雙方都帶來不必要的麻煩」。

不過上官青和他們越這樣解釋,葉蟬心裡就越是相信自己的判斷,這些小修士背後的門派中即便沒有三大寶典的傳承,也肯定有著關於三大寶典的消息。

想到這裡,葉蟬心中激蕩不已,馬上打出一道流燦的晶光,穿越自己這片空間,朝著遠處東方的大荒群山飛去。

雖然沒有招收這位神獸血脈的妖族同道加入萬妖宮。但是能得到三大寶典的消息,已經是此行最大的收穫了。如果這一妖幾人所透露出來的訊息是真的,那麼消息傳回去之後。想必三位宮主一定會為他記下大功,賜予豐厚獎賞!

葉蟬想想就覺得興奮,一時間看這幾個人族小輩的目光也更加柔和與熱情了。

堤豐這時也知道自己惹下了麻煩,被上官青和幾人尤其是那位小姑奶奶江董看的頭皮發麻,趕緊悄悄鑽回上官青和袖中再沒臉出來。

而上官青和幾人都是腦中急轉,想辦法怎麼處理這般情形才合適?見到那天妖葉蟬打出那道晶光,不由暗自醒悟,這件事怎麼處理。他們幾個小輩在這裡再怎麼著急。也於事無補。最終事情還要看自家師尊去做出怎麼樣的決定!

於是上官青和取出一道赤紅色的符策。上面浮動著一串青黑色的咒文,符策通體罩著一層肉眼可見的淡淡金光。上官青和將指頭朝那符上一點。匯入自己的神念,就見那赤符倏的化作一道細微無比的光線。在空氣中劃出一道淡淡的痕迹。須臾之間就消失不見。

葉蟬見到上官青和那一番作為,起先卻是心中暗笑。

身在他這靈蟬空間之內。還想打出傳訊符咒傳出訊息去,真是無知者無畏!不過待看到那道赤符莫名脫離靈蟬空間,消失在自己感應之中后,卻是心中為之大驚。

他這靈蟬空間雖然是天賦神通造就的洞天雛形,但困住幾個元神境界的小修士還是輕而易舉的,但是方才那道傳訊符咒竟然讓自己這最善空間神通的上古晶蟬也摸不清軌跡,瞬間劃破他這的靈蟬空間消失在外界,這是何等的神通手段啊?

現在葉蟬不由慶幸自己方才沒有對這些個人族年輕修士動什麼歪腦筋,不然自己肯定阻止不了方才那傳訊符的發出,以這幾個小輩的態度來看。背後勢力的手段定然非比尋常,是方才那什麼五大門派之流所不能相提並論的強大存在,一個不好,說不定就會給他萬妖宮惹下一介,十分巨大的麻煩!

雲霞洞天之中。洞府大殿高台之上兩人相對而坐,頭頂各自顯出一片雲光。煉化著原本出雲落霞兩座仙山的雲氣霞光凝聚而成的精純靈氣。

這二人正是來到了地仙界。佔據了大荒群山其中兩座開闢洞天

江元峰頭頂乃是方圓一丈左右的一片雲光,赤、青、白、玄、黃五色蓮花之上立著五尊元神,穩穩居與雲中。此時的江元峰一身仙道修為已經與之前的上清紫府元神表現不同,而是以先天五鬼搬運**這道上清秘法為基礎,結合原本上清升神經中的法門創造衍化出來的五行元神**。這五道元神本為一體。分合由心,這般妙法論起神妙程度,只比仙道至高法門斬三屍成聖之法低上一個層次,這意味著此法最高可成就金仙境界,也可以稱得上是一門無上仙家妙法了。申公豹頭頂上的卻是一片青黑的雲光,內含諸般煞氣,中有一肋生雙翅猛虎狀的元神沉浮不定,正是窮奇化身顯化的本命神魂。

無論是江元峰的五尊五行元神,還是申公豹化神的窮奇神魂,都在不停的吞吐吸納充斥於整個空間內的那些縹緲雲霞之氣。

這般靈氣雖然濃度不如天帝行宮赤城天闕之中的那巨量上古元氣,但是卻在純化修為穩固元神方面有著獨到之處,江元峰是自家修為因外力而增長過快,導致的根基不穩,所以急需沉澱一段時間用來純化法力修為。而申公豹的金仙分身卻是因為初步分化出來,修為雖然達到了金仙等級,卻有一些真元浮動之象,仍需凝鍊到運用自如的程度才算定型。

所以二人這些日子以來,除了江元峰還需往返人間去處理一些事物之外,其它時間都是在這新開闢的雲霞洞天之中吸納這雲霞之氣。

忽然,正在閉目吸納元氣的江元峰忽然雙目一張,憑空冒出兩道三尺長的神光,將手一抬,便有一點紅光被捏於指尖。拿到眼前卻是一張赤色神符,正是前次臨行時小自己為弟子們準備的一道兩界通神符。

這種傳訊神符,乃是當年上古天庭所用的緊急傳訊手段,可以無視空間阻隔,穿越任何陣法屏障,雖然不能真正通行上界人間這樣的大千世界,但是對於處在同一界之內的不同空間,比如各方高人以自身神通法力開闢出來的洞天,或是天然形成的空間氣泡與亞空間,卻都可以自由穿越。

當然,這兩界通神符威力如何,還要看制符的人手段是否高明,如果是上古天帝以天帝符印加持的帝敕兩界通神符,那麼足可以通行四重空間屏障,即是持符者身在某處洞天之中,而神符穿越兩重空間屏障到達位於另一座洞天的目的地后,仍有餘力再穿越兩道屏障。這般威力足可以號稱是諸天界第一傳訊神符。

江元峰所制這張兩界通神符,因為他已經轉世重生,所以效果要比當年洪荒之時削弱不少,僅能通行兩道空間屏障,但是在這地仙界乃至諸天上界之中使用也是足夠了。

神識往神符之中一探,其中保存的訊息瞬間便流入心中。得知了情況江元峰卻是一笑。

與此同時,修為比江元峰目前還要深厚的申公豹化身自然也感受到了穿越而來的兩界通神符,也睜開了雙目看向江元峰。

江元峰笑著將神符遞至申公豹手中,申公豹拿過神符一觀,便將事情瞭然於心。

「這萬妖宮背後高人不少,且在地仙界圖謀不帝君就一點也不擔心嗎?」

江元峰不但沒有覺得麻煩,反而認為這毒一場機會。

反問道:「擔心什麼?難道他萬妖宮還敢打上門來強搶不成?。

申公豹也自嘲的笑了笑,發現他方才的擔心純屬多餘,以這位帝君的天帝轉世之身若是怕了這地仙界的一方勢力,卻反而是奇怪了。

「他萬妖宮若是出得起足夠的代價,妖族三大寶典盡數抄錄於他也是可以。妖族自洪荒之後實力衰落的已經處於谷底,後輩青黃不接只靠一些老一輩支撐著局面也不是長久之事。只看當年的情分上,本尊出手幫一幫他們也在情理之中

申公豹也點頭贊同,這位妖族出身的金仙相對於人族仙道來說,自是希望妖族能夠強盛一些。

說罷,江元峰在那兩界通神符之上一點,便將神符揚手飛出,再次化為虛無消失在洞天之中。

兩界通神符最珍貴之處就在於它並非是一次性的符咒,說是符咒,不如說是由符咒與自身神力凝聚而成一種符器!只要江元峰這主人每用一次便為其重新加持神力,便可一直持續使用下去。

人間也有純以法力符咒灌注而成的符器,雖然威力比之同級法寶也不遑多讓,而且勝在煉製簡單可以量產,不似一般法寶動則需要數年數十年時間溫養祭煉才能大成。但是符器卻有一個無法解決的缺點便是有著使用次數的限制,一但其中法力符咒的烙印耗盡,便化為廢物一張。

就好似蜀山劍派中珍藏的那一枚太清一氣神符,便是太清聖人以自身氣息凝聚烙印而成的一件至寶,與一般符器不同,聖人作為混元不滅的存在,只要氣息不散,神符便為永存。所以方能被蜀山奉為鎮壓宗派的至寶。



9?9?9???O?M,sj.9?9?9???o?m,。9?9?9???o?m ?碟世懷有兩卷即將宗結。小君新書《都市萬靈記》目前悸圳月;以。更名為《都市妖修》,合約到了之後便會馬上發布,還望大家繼續支持啊!祝大家新年快樂!!

,,

仙雲嶺山門數千丈之上的雲層之間,有一片在雲氣包裹之中看不見的領域,一些雲氣飄至此處之後便會莫名其妙的消失,在這一片雲層之中形成了一個空無一物的概圓形空間。

當然,這裡的異象遠非是數千丈下方那些靠山七國各方修士能夠發現的,不說有雲氣遮掩,靠近眼前都難以發現,就是這一個天上一介,地下的距離,也不是那些大部分還在返虛境界以下的修士神念能夠到達的。

在這處雲層之間的空白里,赫然有著另一個廣大的空間存在。在這不知名的空間中,上官青和一行八人正與那來自萬妖宮的天妖長老葉蟬對談著。

表面上雙方一派和氣,氣氛如同見了多年老友一般熱絡。實際上上官青和幾人心中都在暗自忐忑,畢竟對方乃是天仙一流的高人,而且自己如今被困在人家的空間之中,生怕對方一個不高興,會作出什麼瘋狂的舉動來。

而葉蟬這位天妖高手也對於上官青和幾人背後的勢力底細有所顧忌,所以態度越發的和氣。

就在雙方虛以委蛇,進行著沒營養的談話的時候,突然面前虛空之中紅光一閃,一道赤色光線憑空出現,投入到上官青和手中,化為一道赤符,正是他之前傳送出去的兩界通神符返回。

上官青和見狀大喜,迅速瀏覽了神符之中的訊息,當即便露出自信的笑容。

對於那道傳訊符咒再一次在自己眼皮底下穿越空間屏障,回到對方手中,葉蟬又一次驚嘆的同時。心中對於對方的那個師尊的手段越發的忌憚了!

「小友可是得到了尊師的答缸對於三大寶典之事,不知尊師是怎麼考慮的?」

既然對方已經挑明了說話,而且態度甚為急切,上官青和也不再一問三不知的兜圈子,何況得到了自家師父的囑咐之後,心裡也有著底氣,於是神色一正的說道:

「葉蟬前輩的意思家師已經知曉,這件事情重大,一但走漏半點消息,便會引來無數的麻煩,非我等小輩能夠處理的!所以家師邀請葉蟬前輩親自往本門在地仙界的別府之中相見,彼此再做詳談!」

僥是葉蟬已經有了心裡準備,得到上官青和的肯定之後,仍舊是心中激動不已。

多少年了,自打他有記憶開始,萬妖宮上下便在苦心尋找著那些妖族失落的典籍,想要恢復妖族曾經的輝煌盛況。如今終於得到了一點消息,這是會讓宮中那些期盼了無數年的大妖們欣喜若狂的天大的好消息!葉蟬語氣激動的說道:「不知貴方別府在這地仙界什麼地方,葉某這便上路才好!」

上官青和不緊不慢的笑著說:「前輩不必心急,正好我等此行事畢。也須回府向師尊稟報,且等下方鬧劇結束之後,由我師兄弟頭前帶路,與前輩一同前往就是!」

「呵呵!是葉某心急了,想到多年大願能夠實現,不光是葉某,恐怕萬妖宮上下都會為之狂歡!」

葉蟬聞言恢復了之前的神態。對著上官青和幾人笑著說道。

「先前冒昧將幾位小友請到我這靈蟬空間,卻是葉某的不對,幾位小友準備做什麼,是否要奪取下面那座仙山?不如由葉某出手一助,權當作是為方才致歉了!」

說罷,將手一揮,眾人又重新回到了之前所在的那座山坳處,只不過這一去一回,分毫沒有引起周圍那些修士的注意。

上官青和先是謝過葉蟬的好意,然後說道:「這趟出來只不過是了解一下靠山七國修行界的情況,並沒有其他目的,那些修士願意去爭這一座仙山,我們就當做看熱鬧好了!」

葉蟬見這份人情沒有送出,也不怎麼在意,想要換取三大寶典的秘傳,定然還需要雙方協商,最後他萬妖宮需要付出什麼樣的代價,也不是這幾個小輩和自己能夠決定的。

於是一行人便在這不起眼的山坳處,觀看上邊那些修士們上演的好戲。

場中那些各方年輕修士已經進行了連頰的對戰,最後能夠留在場上的只剩下了七名修士,如果要繼續角逐勝利者的話,必須要有一人輪空,為了這一咋。有利的位置。在場的眾多修士高手爭吵不休。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聲音突然插進來說道:「既然各個爭論不下,何不就再添一個名額,湊成八人四組便可!」

那邊崇山派掌門對於輪空這位置勢在必得,聞言不禁皺著眉。真仙級的神念往四外放出,尋找出聲者。同時口中喝問道:「哪個道友開的玩笑,我等已經比過多場,又豈是隨便哪個就能佔盡便宜中途插手的?」

「哈哈,」

方才出身的來人在一片金光中大搖大擺的現身在斗場正中,甫一出來就有著與四大門派分庭抗禮之勢!

卻見來人乃是一個身著道袍,猶如教書先生一般模樣的三十許年紀的男子,眉宇間自有一股蔑視他人的濃重傲氣,一身修為赫然是在真仙境界。至於其身後跟隨著的那個世俗富家公子模樣的年輕人,只不過是區區結丹境界,便被大部分人所忽略了。

「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