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青衣聽到李白要帶她一起回去,心中滿是歡喜,李白既然願意帶着她回家,這就證明她是李白認可的女人,而不是見不得光的地下情人。

雖然蘇柔她們都接納了她,但是沒有見過李白的父母的話,總會感覺少了點什麼,現在,這種感覺終於是從她的心中消散了。

兩人又在牀上賴了半個多小時才起牀,洛青衣像是貼心的妻子一樣服飾着李白起牀穿衣,看的李白很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覺。

“我又不是沒有手,就穿個褲子而已,還要你幫忙。”李白看着在幫自己整理衣服褶皺的洛青衣,伸手在洛青衣挺翹圓潤如雪的臀上拍了一巴掌,手感彈軟,讓人有些愛不釋手,笑道:“你快給自己穿衣服去,彆着涼了。”


洛青衣去穿衣服了,李白徑直走下樓去,看着正在準備早餐的蘇柔,道:“小柔,我等下要回家一趟,你們要一起嗎?”

“你回哪個家?”蘇柔頭也不擡的問道。

李白聞言一愣,回那個家?被蘇柔這麼一問李白才發現,他好像已經很久沒有和自己的養父母聯繫了,這倒不是他不念家,只是他太忙了,心事太多,不光是李峯劉嵐,就是李世傑和芸娘那邊,他也沒怎麼聯繫過。

“我去隱世李家,你們不要跟我一起了,我知道這青衣一個人吧,你們四人回益都吧。”李白如此想着,便也說了出來,他雖然很久沒有回家了,但是讓自己未來的兒子回家去看看,家中二老總歸是會滿意的吧。

蘇柔歪着頭想了想,覺得這是一個可行的辦法,便道:“那好吧,這次我們四個人一起回益都,讓伯母看看,你在外面是有多麼的能沾花惹草!”


蘇柔皺了皺自己可愛的鼻子,對李白道:“哼,你如果再敢領回來一個,我就把你下面的東西切了下酒!”

李白聞言不禁打了一個冷顫,這個女人,真是太狠了。

……

一行六人在吃過早餐之後便分道揚鑣,李白和洛青衣去了機場,而蘇柔她們則是直接選擇了開車回家,這樣比較方便她們照顧兩個孕婦,對此李白也沒有意見。

倒是李白和洛青衣兩人組合,在機場遇到了不小的麻煩。

這些天來,洛青衣每天都跟李白他們在一起,早已經忘了自己是影后的事情,直到他們下了出租車手牽着手去買機票的時候,才被粉絲給認了出來。

李白感覺很奇怪,洛青衣也感覺很奇怪。

“青衣,你發現沒有,這些人一直都在偷看你,還拿手機偷拍。”李白感覺心中十分古怪,他雖然長得帥,洛青衣也長得漂亮,但是這樣光明正大的用手機拍他們,就過分了啊。

“我也不知道爲什麼,總感覺很熟悉。”洛青衣的表現簡直萌萌噠,她都沒反應過來自己曾經是一位影后這件事情,已經完全融入了李白女人的這個身份當中。

直到有一個女粉絲攔住了兩人的去路,然後對洛青衣道:“洛神,我是你的粉絲,能給我籤個名嗎?”說着,這個粉絲還用一種探究的目光打量了一下李白,這個傢伙,就是讓洛神退出娛樂圈的人吧,長得很帥啊,和洛神很般配啊。

洛青衣聽到女粉絲叫自己“洛神”的時候才陡然反應過來,一臉見了鬼的表情,然後扁扁嘴,對李白道:“老公,人家忘了自己是個電影明星的事情了,這些人應該是我的粉絲吧。”

這名女粉絲聽到洛青衣居然叫李白老公,頓時激動起來,道:“洛神,你結婚了嗎?什麼時候的事情呀,怎麼不通知媒體呢?”

“你好,我隱婚,不要告訴別人哦。”洛青衣身上逐漸出現了曾經的天后風采,一臉淡然笑意的給粉絲簽了名,然後道:“謝謝你的支持,不過我已經退出娛樂圈了,結婚自然就不用通知媒體了。”

女粉絲拿到洛青衣的簽名之後,十分惋惜的對洛青衣道:“洛神你這麼年輕,這麼早退出娛樂圈真是太可惜了。”

然後女粉絲又轉頭看向李白, 揚着拳頭威脅道:“你一定要好好對我們的洛神,不要欺負她,也不要讓她受到欺負。”

李白笑着點頭,道:“放心吧,我會的。”

因爲兩人在機場大廳外逗留太久的緣故,沒有戴着口罩墨鏡的洛青衣已經引起了太多人的關注,大堆的認得洛青衣的粉絲擠到了兩人面前,各種拍照合影,就連李白都不放過。

而喜歡蹲守機場的那些媒體記者更是激動,多日沒有露面的影后洛青衣居然突然現身機場,而且還跟一個男人關係極爲親密的手牽着手,這可是大新聞啊!

面對如同聞到了血腥味的鯊魚一般的記者,李白和洛青衣連忙跑進了機場大廳,也幸虧兩人只帶了一個小行李箱,忽然的話,還真不容易脫身。

面的身後洶涌而來的記者和粉絲們,李白抓着洛青衣的手,腳下已經施展開凌波微步,眨眼間便消失無蹤了。

記者和粉絲們一臉茫然的看着機場大廳的人羣,剛纔他們明明還看到洛青衣就在眼前,怎麼眨眼的功夫就沒了呢?

難道剛纔看到洛青衣,只是一場幻覺?

李白和洛青衣匆匆過了安檢來到候機大廳之後纔算是鬆了一口氣,洛青衣不好意思的看着李白,道:“老公,對不起啊,給你添麻煩了。”

李白擺擺手笑道:“我都忘記了你影后的身份了,早知道就讓你戴上口罩和墨鏡了。”

洛青衣也是有些懊惱的拍了拍自己的額頭,道:“如果不是今天來機場,我都快忘了自己曾經是個演員的事情了,天吶,以前的時候,我是怎麼坐飛機的?太恐怖了。”

看着洛青衣那可愛的樣子,李白忍不住笑了起來,道:“你也真是的,自己的職業也能忘了,我該說你什麼好?”

洛青衣嘟着嘴,道:“人家都已經退出娛樂圈了好不好?早就不是什麼影后了。”

“那你現在是什麼?”李白挑眉,道:“閒散人員?”

“人家現在是李夫人。”洛青衣嘿嘿一笑,然後掰着手指頭算了算,道:“我是五夫人。”

李白聞言差點被自己的口水給嗆到,他看着洛青衣,道:“你這五夫人的頭銜是怎麼來的?自封的?”

“不是啦。”洛青衣吐了吐舌頭,對李白道:“我們五個人按照入門的時間先後算的,雖然晴子姐姐比我認識你要晚,單絲你們住在一起要早,所以我就成了小五了,最小的那一個。”

李白聞言很驚奇的看着洛青衣,道:“那誰是老大?就是大夫人。”

“當然是小柔啊。”洛青衣理所當然的說道:“小柔和你認識的最早,是你的初戀嘛,當然是小柔排名第一咯。”

“那傾城答應?”李白不解的問道,他可是瞭解陸傾城的爲人的,這個大夫人的名頭,她怎麼會輕易放棄。

“沒辦法,這個排名是我們一致同意的。”洛青衣聳聳肩,道:“少數服從多數,所以陸傾城只能乖乖聽話。”

李白不得不佩服的對洛青衣豎起了大拇指,他真是沒有想到居然可以用少數服從多數這種辦法迫使陸傾城承認蘇柔大夫人的地位,想想陸傾城當時那一副不樂意的表情,想必蘇柔心裏是非常得意的吧。

如此想着,李白忍不住笑了出來,道:“我原本以爲你們就算排名也會按照年齡來排,沒想到卻是按照入門的時間早晚,你們什麼時候排的,我這麼不知道?”

洛青衣哼哼一聲,道:“我們就是怕你知道了會人爲干預,而且也不想你偏袒任何一個人,所以才揹着你排序的呀。”

“我可是很公平公正的。”李白咧嘴一笑,道:“絕對不會偏袒任何人。”

“那好,我要孩子,我要一個屬於我們的孩子,你給不給,不給就是偏袒晴子姐姐和雯姐!”洛青衣像是抓住了李白小辮子的小惡魔,呲着牙冷笑道。

李白嘴角抽了抽,心想,這飛機怎麼還不起飛? 洛青衣還是第一次來到秦嶺山脈深處,她跟在李白的身後,好奇的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各種看個不停,各種拍照留念,明明是在回家的路上,偏偏讓洛青衣搞得像是在度假一樣。

李白無奈的被洛青衣一把勾住脖子,然後跟着洛青衣一起45度角仰望天空,拍下這樣一張在洛青衣看來很文藝在李白看來很狗血的照片之後,看着又跑到一旁繼續自拍的洛青衣,李白忽然感覺帶着洛青衣回來是一個錯誤的決定。

“洛青衣,你再這麼拍下去,天黑之後我們就要露宿這荒郊野嶺了。”李白有些頭疼的看着拍照不斷的洛青衣,她真好奇這個女人哪裏來的這麼多的精力啊。

洛青衣聽到李白說晚上要住在郊外,連忙收起了自己的玩心,一蹦一跳的跑到李白的身旁,道:“知道啦知道啦,走吧,我不到處亂跑了,快趕路吧。”

兩人開始沿着前人留下的痕跡前進,這秦嶺之中,倒也不用到處找景色,雖然已經不再到處亂跑,但是洛青衣依然拿着手機拍個不停,拍完還要跟李白說回去之後她要到發到網上去炫耀一下。

對於洛青衣如此熱衷於拍照這種事情,李白是深感無奈,真的非常的無奈,距離到李氏莊園,還有兩天的路程,他真替洛青衣擔心她的手機內存夠不夠的問題。

然而李白很快就發現自己想多了,洛青衣一臉拍了兩天的照片到了李氏莊園的大門外,內存還剩下一半多呢。

“這就到了吧,累死我了。”洛青衣趴在李白的背上,然後嘟嘴拍下自己和李白的合影,道:“真是累死了。”

李白嘴角抽了抽,道:“我揹着你,你哪累了?”

“我自拍舉着手機累啊。”洛青衣說的理所當然。

李白決定閉嘴不說話了,他已經看到了李無名的身影出現在了林子的盡頭,腳下的步伐便快了許多,而洛青衣此時也從李白的背上跳了下來,變得規規矩矩起來。

李無名看到只有李白和洛青衣兩人,不禁挑了挑眉,道:“怎麼只有你們兩個?”

仙魔同修 ,道:“小柔她們去我爸媽那裏了。”李白口中的爸媽指的是李峯和劉嵐兩人,而李世傑和芸娘,李白一般叫爹孃。

“好吧,本來爹孃還想要見一見懷孕的晴子和趙雯的,現在看來,短時間內是沒有機會了。”李無名也明白李白的難處,故而沒有多說。

“會有機會的。”李白笑笑,牽着洛青衣的手踏上臺階,朝着李氏莊園走去。

洛青衣小心翼翼的跟在李白的身後,好奇的打量着李氏莊園的大門,這個地方可比她拍戲的時候那些莊園要顯得更加恢宏壯觀,古樸大氣,一看就不是簡單人家住的地方,而且,能夠住在秦嶺深處的人,又豈是什麼簡單人物。

“不要擔心,這裏都是好人,不要害怕。”李白看得出洛青衣很拘束自己,便出言輕聲安慰洛青衣,讓她不要這麼緊張。

洛青衣點點頭,道:“我沒關係,就是第一次見到這種建在深山之中的莊園,一時間有些好奇。”

“呵呵,以後經常來,就不會好奇了。”李白笑笑,道:“對了,這裏可是沒有網絡的,只能用流量,你自己省着點用。”

“哦,我知道了。”其實洛青衣早就有這種準備了,她可沒奢望過在這種深山老林裏還能看到無線網信號。

在李無名的帶領下,輕車熟路的李白和第一次來的洛青衣並排走進了李氏莊園,在莊園的門口遇到了正在執勤的李氏子弟,還十分尊敬的跟兩人打招呼,道:“見過大公子,二公子,以及……”

李白笑笑,對兩人道:“這是我女朋友,就叫她五夫人吧。”

“見過五夫人。”兩人又衝着洛青衣行禮。


洛青衣臉色漲得通紅,也不知道是羞得還是太激動了,有些怕生的躲在李白的身旁,道:“感覺好像很威風的樣子啊。”

“哈哈,更威風的還在後面!”李無名衝着李白眨眨眼,道:“走吧,我們直接去廣場。”

來到廣場之後,李白和洛青衣都被眼前的景象給嚇了一跳。

整個李氏莊園的人,只要沒有在外面執行任務,那就全都在這裏了,包括李開山那個久病在牀的弟弟李開天。

坐在家主之位上的李開山穿着一身紅色的唐裝,看到李白和李無名出現在廣場之上,目光頓時一凝,落在了李白的身上,片刻之後,才十分滿意的大小道:“沒錯,果然是半步宗師,果然是半步宗師!”

“咳咳。”坐在一旁的李開天咧嘴一笑,道:“大哥,真是沒有想到,我們李家後人之中,第一個踏入半步宗師境界的不是無名,而是這個李白,真是沒有想到啊。”

李開山聞言嘆息一聲,道:“我當初也沒有想到李白他竟然會有如此驚人的修煉天賦,年不過二十,就已經是半步宗師,完顏家的那個天才完顏雄,在我李氏麒麟兒面前,又算得了什麼!”

“不錯,不錯,只是可惜我那孫子太讓人失望了,唉。”李開天有些無奈的搖搖頭,他的孫子不要說和李白比了,就連李無名都比不過呀。

“我的孫子不就是你的孫子嗎?不分彼此。”李開山看着越發顯得蒼老的李開天,道:“開天啊,以前的事情我們就不要再去想了,應該往前看。”

“是啊,往前看。”李開天的眼睛裏閃爍着莫名的光彩,喃喃道:“往前看。”

李白看到眼前的陣仗,很是嚇了一跳,對李無名,道:“大哥,這是要搞什麼?”

“你可是我們李家最年輕的半步宗師強者,家族當然要對你進行熱烈的歡迎啊。”李無名笑着解釋道:“你現在可是我們李家的驕傲,你當的起這樣的歡迎。”

李白看着眼前這一大片李氏子弟,苦笑一聲,道:“不就是半步宗師嗎,值得這麼多人來歡迎嗎?”

“當然值得啊。”洛青衣理所當然道:“你可是我的男人,當然值得這樣被隆重的歡迎,走啦走啦,大男人的,不要扭扭捏捏的。”

李白咧嘴一笑,踏上紅毯,一步一步走到臺前,面對衆人臉上的笑容,道:“只鋪一個紅地毯是不是太寒酸了?紅燈籠呢?敲鑼的打鼓的呢?吹喇叭的呢?唱戲的跳舞的也沒有,這個歡迎會,差評。”

矩陣X矩陣


“李白,到爺爺這裏來!”李開山坐在高臺上,朗聲對李白道:“讓我好好看看我李家的麒麟兒!”

衆人看着李白的眼神因爲李開山的話而變得火熱起來,這就是他們李家的麒麟兒啊,二十歲不到的半步宗師,這幾乎已經是板上釘釘,三十歲之前絕對可以成爲宗師級別的超級高手一想到他們李家即將出現一個在整個古武界歷史上都能夠排得上名號的天才,衆人的呼吸不禁跟着粗重起來,這是他們李家未來的頂樑柱!

李白牽着洛青衣一步步走到李開山的身旁,在路過芸孃的時候,李白將洛青衣交到了芸孃的手中,然後在李世傑李世成兩兄弟熱切的目光下,走到了李開山的身旁。

李白這個時候才注意到,李開山的身旁還坐着一個老人,這個老人看起來行就將木,已經離死不遠,可是他身上那絲絲令人感到莫名心悸的威壓卻告訴李白,這個老傢伙絕對是一個宗師級別的強者!

“李白,見過你二爺爺。”李開山伸手指了指自己身旁的李開天,道:“這是你爺爺我的親弟弟,咱們李家二爺!”

“見過二爺爺。”李白恭敬的衝着李開天行禮,心想,眼前這兩位,大概就是李家的宗師了吧。

兩位宗師,五名半步宗師,李家真不愧是隱世家族啊。

“很好,我李家麒麟兒,不錯。”李開天毫不吝嗇自己對李白的讚美之詞,道:“好好努力,將來李家還要在你們這些小輩的手裏繼續的流傳下去。”

李白衝着李開天點點頭,道:“放心吧,二爺爺,以後李家在我大哥的帶領下,一定會更加強大的。”

“哈哈,好!說得好!”李開山很滿意的拍了拍李白的肩膀,李白能夠當着大家的面說出這樣的話來,就證明他真的沒有心去爭這個家主之位,這對於李開山來說,當然值得高興。


Wωω⊙ тTk ān⊙ c o

簡單的歡迎儀式之後,衆人便散去了,李白等人在李開山的帶領之下朝着李氏莊園的後院走去,李白記得,李氏莊園後院只有一座宗族祠堂,別無他物,看樣子,李開山這是要帶他們去祠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