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天心中微微一撇,這分明就是在給自己解釋嗎,這點洛天還不懂就是白痴了。

「所以呢,幫你們解開這神識枷鎖,我的消耗也很大啊!」洛天象徵性的拍了拍額頭,做出疲憊的姿勢。

「王八蛋!你還能在假點嗎!有什麼條件儘管提!在我們承受範圍之內的話,答應你就是了!」龐昊然實在是看不下去洛天那惺惺作態的樣子,不耐煩的開口。

「唉,龐兄此話差異,大家都是北域的人,怎麼著我也不能獅子大開口不是!」洛天說道。

「你可別墨跡了,趕緊說吧!在不說等我等破開這枷鎖,定然讓你好看!」龐昊然身後的拓跋野寒聲開口。

「痛快!」洛天走到拓跋野的身前,狠狠的拍了拍拓跋野的肩膀。

「噗……」拓跋野被封的不止是身體,元氣也同樣被封著,哪裡能夠承受洛天的這一拍,拓跋野口中噴出一口鮮血,臉色變的蒼白起來,眼神猙獰的看著洛天。

「丹藥,能夠恢復元氣的丹藥!」洛天眼中露出一絲戲謔之色,目光掃向幾人。

「做夢!」龐昊然大聲回應,其他人也是紛紛露出不可能的神色。

恢復元氣的丹藥,在這不能恢復元氣的洞府空間之中,可以說是珍貴無比,他們之前之所以剛才在第二層毫無顧忌的殺戮,就是本身丹藥帶的多,如果不多,他們也許早就死在了人們的圍攻之下。

「好吧!既然諸位不同意,那麼洛某也無能為力了,畢竟剛才為自己的同伴解開這枷鎖,耗費了太多的元氣了,唉,抱歉,洛某也愛莫能助了!」洛天裝腔做勢,臉上露出輕笑,想要朝著第三層的樓梯走去。

「哼!」龐昊然和屠元正,口中冷哼,看著洛天緩慢移動的身影,心中斷定洛天必然會回頭,這麼好的敲詐他們的機會他們不信洛天會放過。

但是兩人很快的失望起來,在他們的目光下,洛天已經走到了第三層的台階之上。

「等一下!」屠元正和龐昊然同時開口,讓正在繼續邁向第三層台階的洛天身形一頓,嘴角微微勾了起來。

「要多少!」龐昊然臉色陰沉的問出聲來。

「這個當然要看我的恢復情況了!」洛天轉過頭,微笑著再次掃向眾人。

眾人看到洛天的笑容,心中憎惡,恨不得將這個臉踩在腳下,狠狠的抿上兩腳最後在吐上一口痰。

冷秋蟬看到洛天的笑容,心中想到了收養小狼后的三天,洛天靠著小狼吃丹藥的習慣威脅了自己不知道多少的東西,冷秋蟬自己都忘了自己寫下了多少欠條,心中就知道這些傢伙完了,肯定會被洛天刮的連骨頭都不會剩下。

「這樣吧,要不你們先把儲物袋拿出來,讓我看看你們的儲物袋中都有什麼吧?」洛天目光掃向眾人的腰間。 第二百一十四章鎖靈塔三層

「強盜! 醫毒雙絕,第一冥王妃 你就不怕被撐死!」

「這傢伙真的是人們!」咒罵之聲不斷的從所靈塔的第二層傳出。

龐昊然和屠元正看著那吃丹藥如同吃糖塊一般的洛天,臉上露出不可思議的之色。

經過洛天的軟磨硬泡,龐昊然等人終於將儲物袋打開,一人將自己一半回復元氣的丹藥送給了洛天。

洛天也不客氣,將他們的丹藥毫不猶豫的放入口中,恢復起來,不過吃過之後洛天便知道,他們這些丹藥真是爛的不行,還沒有自己煉製丹藥好,更別說跟陸鯤鵬送給自己的那些丹藥相比了。

如果洛天的想法被陸鯤鵬知道的話,一定會大罵洛天:「當老子的丹藥是白菜嗎,怎麼說也是北域價值無量的丹藥,你拿這些垃圾跟我的比?」

洛天的元氣何等的雄厚,經過之前的消耗,身體中的一半的元氣液滴已經消耗一空,正好讓這些天才幫自己補充一下。

「咳……」洛天長長的舒了一口氣,雖然吃了不少,但還是剩下了一半左右,大手一揮將剩下的丹藥,收盡了儲物袋中,眼中沒有一絲客氣的神色。

「恩呢,多謝眾位的慷慨,知道我是小門小派,還讓送給我這麼多丹藥!」洛天臉上露出了一絲不好意思的神色,開口說道。

看著洛天終於吃完了丹藥,龐昊然和屠元正強忍住吐血的衝動,焦急的喊道:「這下能放了我們吧!」

「長生兄我也只能拖延到這了!」洛天心中暗自嘆息,目光掃向了三層。

輕嗯了一聲,洛天神識探出,神識凝聚起來,狠狠的砍向了屠元正身上神識凝聚成的符篆狠狠的劈去。

黑氣瀰漫,屠元正感覺到身體一輕,臉色陰沉,看向洛天,戰意涌動,不過隨後便平息了下來,盤膝坐在地上,丹藥入口,開始恢復起來。

「砰……砰……砰……」不斷的響聲響起,黑氣將整個第二層所填滿,遮住了人們的視線。

洛天趁著人們都在盤膝恢復的時間,將一些丹藥放在了冷秋蟬的身前,冷秋蟬像是有所感應,心中微暖,面紗下的嘴角微微翹起,將丹藥收了起來。

別約陌生人 做完這一切,洛天也是盤膝坐在地上,恢復起剛才消耗掉的神識。

一刻鐘的時間一晃而過,眾人紛紛睜開雙眼,眼中露出一縷精光,眼神都是有些不善的看向洛天。

彷彿有所感應,洛天睜開雙眼,看向四周看向自己的眼神,嘴角微翹:「恭喜諸位恢復了過來!」

「洛天!我們的丹藥是那麼好吃的么!」龐昊然冷聲開口,看向洛天的眼神之中露出陣陣的殺意。

龐昊然身後的應宏圖和顧正業等人也是紛紛取出了兵器,面色不善的看著洛天。

屠元正手持拂塵,散發著強烈的波動,與冷秋蟬站在一起的三名黑衣人也是殺意瀰漫。

洛天看眾人那滿含不善的眼神,臉色淡然,裂天槍落在了手中,臉上帶著一絲不屑:「沒想到眾位這麼快就翻臉不認人了啊!」

「砰……」裂天槍矗立在地上,臉上帶著微笑,身上的氣勢卻陡然凝聚起來,沒有絲毫的懼色。

屠元正和龐浩然臉色陰沉的快要滴出水來,這是他們第一次在同齡人手上吃虧,讓他們有些無法接受,即使是陳長生也只是修為略微讓他們有些吃虧而已。

「你們還在這裡磨蹭?在晚了那震天鑒也許真的就被他們找到了!」冷秋蟬冷聲開口,將眾人的思緒拉了回來。

屠元正和龐昊然身軀一震,想到時間不能在耽擱下去,壓下心中的怒意低聲說道:「走!」

「洛天,你我終有一戰!以抱當日大安森林之辱!」

「不管你是不是五行門的天才!都要為你今日所作所為付出代價!」應宏圖,拓跋野等人相繼開口,眼中冷出冰冷的目光,跟在屠元正和龐昊然的身後。

「記住,你的命是我的!」冷秋蟬,冰冷的聲音傳出,帶著三名黑衣人,朝著屠元正追去。

洛天看到眾人消失的身影,摸了摸鼻子,也沒收起裂天槍,將槍身抗在肩上,大步的走到了鎖靈塔的第三層之上。

洛天的雙腳剛一邁向第三層,整個人又開始眩暈起來。

這眩暈的感覺洛天熟悉無比,正是挪移的力量,洛天不禁破口大罵:「還來,成天被你們這些人挪來挪去,你考慮過我的感受么!」

洛天也真的是煩到了極致,也不明白為什麼這些大能都喜歡挪移別人,龍劍如此,這個鎖靈塔也同樣如此!

洛天的身軀,發出沉悶的響聲,跌落在地面上,一跌坐在地面上,神識便習慣性的外放了出去,發現這裡很是空曠,並沒有什麼生氣。

站了起來,舒展了下身體,洛天也不知道該幹什麼,不敢向遠處走去,畢竟誰知道這第三層到底有什麼東西。

「擊敗我,進入鎖靈塔第四層!」一道冰冷麻木的聲音傳了出來。

視線所至,一面容有些麻木中年人出現在了洛天的視線當中。

洛天大驚,他驚的不是他的神識沒有發現此人,驚的是他在這人的身上感覺不到絲毫的生氣。

「你是!」洛天輕聲問道。

「擊敗我,進入鎖靈塔第四層!」沒有理會洛天的詢問,冰冷的聲音再次從中年人的口中傳出。

洛天掃了掃這神秘空間的四周,並沒有發現另外一個人的身影,心中放下心來,他知道這中年人不是被人控制,仔細發現的話,中年人的臉上並不是肉身,而是不知道什麼金屬做成的。

「傀儡!」洛天猜測出這第三層應該是為闖進鎖靈塔的人所製造的傀儡,來考驗闖入者的實力的。

「擊敗我,進入鎖靈塔第四層,最後提示一次,攻擊!」傀儡中年人,聲音剛剛落下,身體便猶如離弦之箭一樣,衝到了洛天的身前,帶著綠色的拳頭狠狠的朝著洛天轟來。

洛天感覺了下傀儡中年人的攻擊強度,臉上露出一絲輕笑:「煉體八重左右?也想攔住我?」 第二百一十五章出售丹藥

「砰……」洛天隨意的躲過了傀儡中年人的攻擊,同時一拳轟出,肉身化骨的力量帶著恐怖的威力力,砸在了中年人的身上。

傀儡中年人身軀之中發出金屬的響動,倒飛了出去,發出沉悶的響聲。

但是這個傀儡彷彿沒知覺一樣,再次從地上爬了起來,再次朝著洛天攻了過來。

「麻煩!」洛天心中暗嘆,這傀儡就是這點好,不知道疼痛,如果換做是一般煉體八重的煉體境,早就在那一拳之下被自己打成重傷。

隨後整個空間之中再次傳出了不斷的轟鳴之聲,洛天索性不動用元氣,借著這個如同打不死的小強的傀儡,正好增加一下實戰經驗。

「砰……」隨著時間的不斷推移,三個小時之後,洛天滿身是汗,口中喘著粗去,看著被自己徹底打的沒有反抗能力的傀儡中年人,單手握拳狠狠的砸在了傀儡中年人的胸膛之上。

時光不如你美 這一拳雖然沒動用元氣,但是也能夠抵的上煉體九重的一擊了,傀儡中年人的胸口向下凹陷起來,發出一聲金屬的脆響,倒飛出去,跌在了地上。

「過關!」不等洛天反應過來,冰冷的聲音從傀儡的口中傳出。

就在傀儡的口中傳出聲音的一剎那,陣陣的挪移之力再次襲擊到了洛天的身上。

洛天此時還在喘息著,感覺到一陣的涼氣襲來,一股冰冷的氣息將洛天鎖定了起來,一把匕首抵在了洛天的脖子上。

「失敗!」還沒反應過來的洛天便再次被挪移之力給挪移了出來。

「草!什麼玩意!」洛天被這挪移之力弄的胃裡面一陣翻滾,眼睛都有些花了,不禁破口大罵起來。

適應了一下,洛天發現自己正處在鎖靈塔的第二層空間中。

看了看四周,發現好像沒有其他人,洛天索性開始打量起第二層來。

此時的第二層被近千具屍體所填滿,能站人的地方就那麼一小塊,洛天走到了那名魂族老者的座位旁邊觀看起那個烏黑色的座椅來,臉上露出感興趣的神色。

洛天試著拔了拔椅子,發現並不能夠撼動這個烏金座椅,就知道,這把椅子明顯是鑲嵌在這鎖靈塔第二層的地面之上的,並不是魂族後來放在這裡的。

不由的再次用力一拔,洛天的眼神變的凝重了起來,他現在的力氣有多麼恐怖他是知道的,沒想到現在居然連把椅子都不能拔動。

「砰……」一道沉悶的響聲響起,柴向明的身體跌落在第二層之上。

「洛天?」看到洛天在那裡拔椅子,柴向明不由的喊了一聲,走到了洛天的身前。

「怎麼出來了?」

「你沒進去?」洛天和柴向明同時開口。

「我進去了,不過打敗了一個傀儡之後瞬間便被挪移了出來!」洛天臉上露出一絲無奈。

「啊,我也是,這已經是我第二次進去了,剛才出來了一次,發現第二層沒有人,我就又走了上去,同你的情況差不多,我花了好長時間打敗了傀儡之後,然後被挪移到了第四層,就砰到了一個如山一般的怪物,將我轟了出來!」柴向明臉上帶著一絲無奈。

「還能再進啊!」洛天臉上露出了一絲明悟,出聲問道。

「當然啊,其他人也都進去過了吧,否則不可能堅持這麼長的時間!」柴向明開口。

「恩,那你先進去吧!我在休息一下在進去。」洛天開口。

聽到洛天的話,柴向明臉上露出了一絲苦澀,不過隨後看向洛天:「那個洛天,手中有沒有恢復元氣的丹藥了,借我一些,我出去還你,或者給你元氣石,和寶物都行,闖了兩次,我的丹藥有些不夠用了!」

聽到柴向明的話,洛天微微一愣,伸手一枚玉瓶放到了柴向明的手中。

柴向明臉上露出大喜之色,在這個洞府空間中,這回復元氣的丹藥何等珍貴,即使洛天不給自己,他也不會說什麼,更何況之前自己對洛天的態度還是那麼惡劣,如果換位思考,柴向明絕對不會如同洛天一般。

一伸手,一柄黃級初階的匕首出現在了柴向明的手中,將匕首遞到了洛天的手中,輕嘆道:「洛天,之前是我不對,這個匕首是我在宗門中做完一次任務的獎勵,雖然不算貴重但是也算是我的一點心意了,瞧的起我就收下!」

洛天推脫了一下,但是柴向明卻是一在堅持,苦笑著將其收了下來。

看著盤膝坐在那裡回復著元氣的柴向明,洛天眼中露出一絲思索之色,眼神看向第三層的樓梯開,咧嘴笑了起來,這笑容讓人很是熟悉,正是洛天剛才勒索屠元正等人的笑容。

「呼……」柴向明長出了一口氣,看向洛天正在那裡傻笑著,不禁開口問道:「洛天,你怎麼了?」

「呃!沒事,沒事!」洛天連忙擺手,表示沒什麼大問題。

「那我先上去了!這次一定要將第四層過去!」柴向明臉上露出堅定的神色,沖著洛天抱了抱拳大步朝著第三層樓梯走去。

看著柴向明走上了第三層,洛天臉上再次露出了笑容,一匹白布出現在了手中,裂天槍將白布穿了起來,一根毛筆出現在了手中,大手揮動。

「出售丹藥!」幾個大字出現在了印在了了白布之上,由於洛天從小就沒怎麼讀過書,這幾個字寫的奇醜無比,只能勉強的看出來是出售丹藥四個字。

「嗡……」似乎對洛天讓自己當旗杆子很不滿意,裂天槍發出陣陣的嗡鳴之聲。

「哎呀,等我賺了錢,去幫你買些稀奇古怪的金屬,讓你吸!」洛天盤坐在烏金座椅的邊上,輕聲對著裂天槍說道。

聽到洛天的保證,裂天槍彷彿聽明白了一樣,安安靜靜的矗立在那裡。

「嗡……」洛天的話音剛剛落下,空間之中傳來一陣波動。

「砰……」沉悶的響聲響起,一道白色的身影,在洛天滿懷期待的目光下跌落在地上,而落下的位置正是黑衣人的死人堆中。 第二百一十六章沒有生意

「庄聖潔?」洛天看著落下來的白衣身影,口中低呼。

對於庄聖潔,洛天了解的不多,只知道其名字而已,並沒有過多的接觸,剛才解開眾人的神識符文的時候,他也只是表情冷漠而已,並沒有什麼其他的表現。

庄聖潔臉上帶著疑惑,看向四周,當發現四周都是死人的時候,臉色難看了起來,而他感覺到自己的身上卻是黏糊糊的被血漿所浸濕,臉上不由的更加難看起來。

跳起身,身軀蹦的老高,看到洛天那片空地,身影瞬間來到了洛天的身前,將正在沉思的洛天嚇了一跳。

庄聖潔毫不猶豫的一團濃郁的水屬性元氣從手上迸發而出,水流伴隨著強大的衝擊力將他從衝到了腳下。

洛天看的目瞪口呆,心中暗道:「這人有病吧!」

看到自己身上的衣服潔白如新,庄聖潔這才滿意的長舒了一口氣,臉上露出滿意的神色,再次運轉身體中所剩不多的元氣,將衣服烘乾。

這一切都結束后,庄聖潔這才發現目瞪口呆的看著他的洛天,看到那醒目的白布和上面龍飛鳳舞的大字時,眉頭微微一皺,冷哼了一聲,站在那裡手中多了一枚丹藥,放進了口中開始恢復起來。

看到庄聖潔不說話,洛天也沒自找沒趣的去主動開口,依然悠閑的盤坐在那裡,欣賞白布上面的字,越看越是滿意,心中暗想,自己當初要是考個秀才的話沒準還真的能成呢。

「嗡……」元氣波動再次傳了出來,洛天精神微震,期待的看向波動之處,當看到跌落下來的人影時,臉上再次露出了失望之色。

陳長生面帶苦笑的出現在了洛天的視線當中。

陳長生剛一落地,便看到了那醒目的白布,和上面七扭八歪的字,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輕聲說道:「洛天!」

洛天沒什麼興緻的和他打了聲招呼,大致的了解到陳長生同自己和柴向明的情況一樣,傳送到不知道哪一層,被打落了下來,由於是先一步進入,所以陳長生的速度應該也比其他人快一些,身上的丹藥也所剩無幾。

洛天將丹藥送到了陳長生的手上,又是推拖了一翻,洛天無奈的收下了一件黃級高階的武器。

陳長生同庄聖潔一樣,閉幕開始恢復了元氣,時間不大,兩人幾乎是同時睜開雙眼,大步邁向了第三層的樓梯。

洛天有些惋惜的看著兩人走進了第三層,目光再次期待起來,心中同時暗自祈禱能夠出來一個肥羊。

「嗡……」熟悉的波動再次傳出,這一次,洛天神識早就探了出去,當然又是一陣失望,畢竟剛剛進去沒多久,眾人的身上都還是有一些恢復元氣的丹藥的。

來來回回的幾次,洛天也只是送給了封天雄和井勃然一些丹藥,兩人出於對洛天的歉意,和之前的愧疚,死命的送給了洛天一把黃級武器,看到洛天收下才肯罷休。

至於其他人則是紛紛冷哼了一聲,彷彿在看神經病一般,看了洛天一眼,便都相繼拿出自己的丹藥開始恢復元氣來。

洛天倒也沒有太過在意,畢竟這些人都是當世的天驕,宗門中寶貝一般的人,怎麼會沒有丹藥在身,他只是期待著那些關卡的守護者能夠強一點,讓這些人的元氣消耗的大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