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天在這些人的言語間也聽明白了過來,臉上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輕聲開口:「各位前輩,晚輩正好也要打算回宗門,如果方便的話,倒是可以同幾位一起回去」

「哈哈,洛兄弟客氣了,進入那昆崙山中,還要洛兄弟多多照顧一下我們這幫不成器的子女啊!」蘇安然臉上露出笑意,大聲說道。

聽到蘇安然的話,其他幾個城主臉上也是露出恍然的神色,紛紛寒暄起來,在他們看來,洛天在那御靈宗的地位應該不低,如果能夠得到洛天的幫助的話,那麼對他們的子女應該有不小的好處。

「那是自然,我自然會照顧一二的!」洛天臉上帶著笑意,心中卻是抽搐起來,暗嘆我也只是想混進去而已,到時候還不一定誰照顧誰呢!

一群人在愉快的氣憤之下各自回到了休息的住處。

而從宴會一開始,丁笑妍,便一直沉著臉,看著洛天和幾大城主還有其他幾人開心的交談著,剛剛吃到一半的時候,便賭氣般的走了出去。

洛天回到了住處,拍了拍笑的有些僵硬的臉,深深的呼了一口氣,眼神變的深邃起來:「終於要去那傳說中門派聚集的地方了啊!」

……

時間一晃便過了三天,這三天來,洛天沒有出這個屋子半步,中間只是有一次被火智勇和火智武邀請過去,幾個年輕人小聚了一下,讓洛天詫異的是東星劍和丁笑妍居然也參加了,而且東星劍還對自己抱著和善的態度,一副想要跟自己化干戈為玉帛的意思。

洛天心中疑惑為何東星劍的態度大變,也知道這兩人不可能就此罷休,同樣也是一笑而過,一副大人不記小人過的樣子。

輕輕舒展了下身體,洛天臉上帶著微笑,手中一枚玉簡收進了儲物戒指中,低聲呢喃:「這焚天離火陣到也是玄妙無比,不虧是地級初階的武技,比起攝魂印來都強了不少啊!三天的時間,也只是略懂了些皮毛而已,算了,在路上若是能練成的話,到了那昆崙山中,又多了一個底牌!」

整理了下衣襟,洛天緩步朝著丁家的大門外走去,看到幾大城主已經站在了門口等待著洛天和幾個年輕人。

「不好意思,讓各位前輩久等了啊!」洛天抱了抱拳,臉上露出微笑。

「哪裡,是我們來早了而已,洛兄弟你沒有遲到!」火成業朗聲回答道。

「不知道我們何時動身?」洛天臉上帶著疑惑之色,發現其他幾城的城主和他們的子女都已經來了,只有東子墨父子沒有到來,輕聲問道。

「哈哈,不好意思啊,讓各位久等了!」東子墨的聲音傳了出來,帶著東星劍從遠處走了過來。

雖然經過三天的休整,東星劍的胳膊個大腿骨,都已經被接上了,但是那損失了元骨的創傷,顯然沒有這麼快恢復,不過在洛天看來,此時的東星劍比起天前,他們聚會時氣色到是好了不少。

東星劍微微笑著,跟洛天等人打著招呼,看向洛天的目光之中,絲毫沒有了以前的怨毒之色。

「既然都到了,那麼你們也就啟程吧,記住,到了昆崙山裡面多聽洛天的話!」各個城主又是囑咐了一翻。

身為除了宗門在東域最強大的幾個城市,雖然沒有飛龍那樣的坐騎,但是一輛寬敞的馬車還是能夠有的。

「吼……」一聲凶獸的咆哮之聲從遠處響起。

洛天抬眼望去,眼神不禁微微一凝,一隻幾丈長,身材龐大的凶獸從遠處走了過來。

頭上一對猙獰的雙角,讓人不寒而立,頭顱像是一頭龍,但是那粗壯的四肢,彷彿一匹駿馬一樣,只不過比起馬匹來不知道大了幾倍,而它的身後則是拉著像一輛車一樣的東西,身上散發著溫順的氣息。

「洛兄弟,我們城市不比宗門,只能有這一匹龍馬來拉車趕路了,你委屈委屈吧!」丁遠山臉上帶著笑意沖著洛天開口。 第三百三十一章路途

「丁前輩有心了!」雖然丁遠山幾次讓洛天改口叫他丁老哥,但是洛天想到畢竟是在這麼多人面前,丁遠山畢竟是一城之主,面子還是要的。

「好了,你們進去吧!」丁遠山微笑著沖著幾個年輕人說道。

一行六人,坐到了馬車之上,而火家的兩兄弟,火智武留了下來,畢竟他比火智勇年輕了一歲,以後還有機會。

雖然說是車,但是這車的空間比起以前洛天住過的房間都大上了不少,六人坐在車上一點也不顯的擁擠。

拉車的凶獸被稱作龍馬,很是溫順,而且智商也很高,實力也相當於人類煉體九重的修為,以前也經常送人去昆崙山,輕車熟路,根本就不用人管理,平穩的在大路上行走。

「洛大哥,你到了那昆崙山可要照顧我哦!」一進入馬車中,蘇葉舞便坐在了洛天的身前,貼了過來,身上散發著嫵媚的氣息,吐氣如蘭,輕輕的吹在了洛天的臉上。

「呵呵,照顧!照顧!」洛天臉上露出尷尬的神色,漫不經心的將蘇葉舞朝著旁邊推了推。

「哈哈,洛兄弟,你別怕,葉舞就是這樣的,你這樣越躲著,她就越得寸進尺!」火智勇臉出笑意,沒想到如同魔王一般的洛天還會有害羞的表情。

「哼!」丁笑妍目光清冷的看向洛天和蘇葉舞冷哼了一聲,坐在了東星劍的身邊。

「東哥,你的傷怎麼樣了?」丁笑妍臉上露出關心的神色,輕聲開口。

「沒事,估計到了昆崙山應該就可以痊癒了吧!」東星劍目光中帶著笑意,看著洛天,讓洛天不由的將目光投向了東星劍。

兩人目光在空中對視起來,東星劍臉上露出友善的神色,但是洛天看到這個神色,心中卻是莫名的一動,一股危機感在他的心中升起。

「希望,你別做的太過分吧!」洛天心中冷哼,臉上則也是微微笑了一下,便繼續閉目休息起來。

「雖然這一路之上雖然不會露餡,但是到了那昆崙山就一定會露餡了,我連昆崙山在哪裡都不知道啊!」閉上了眼睛,洛天開始思考起,如何進入昆崙山,顯然跟這些人一起進去,是絕對不行的。

想了半天,洛天也沒想出個所以然來,心中暗嘆:「算了,大不了快到的時候,借口離開吧,到時候在想辦法進去。」

兩日的時間一晃而過,六人在一種表面很是和諧的情況下行走了兩天。

「咱們出去走走吧,這一進入昆崙山中,不知道要什麼時候才能從裡面出來了,聽我爹他們說,昆崙山是一個獨立的小世界,進出很是麻煩」,火智勇開口。

眾人紛紛點頭,很是同意,雖然這馬車很大,但是總在這裡面呆著就有些煩悶了。

洛天睜開雙眼,也是輕輕的點了點頭跟隨眾人下了車,幾人緩步朝前走著,一座高高的斷崖出現在眾人的面前。

「嘖嘖,這麼快就到了斷幽牙了啊!那還有兩天的路程就應該到昆崙山了吧,這龍馬的速度的確不一般啊!」火智勇看著高高的斷崖,感嘆著說道。

「吼……」龍馬的臉上露出人性話驕傲的神色,跟在眾人的身後。

「喲……還能聽懂我的話啊!」火智勇笑了笑,伸手撫摸著龍馬的腦袋。

東星劍這兩天的氣色明顯好了很多,經過丹藥的調理,傷勢基本上好了大半,看著前面高聳的斷幽崖,臉上露出一絲興奮的神色,不禁看了看洛天,眼中露出一縷寒芒,一閃即逝。

……

斷幽崖高高的山巔之上,四名身著年輕人傲然的站在那裡,臉上帶著冷淡的目光,全部黑紗照面,目光森冷的看著地面之上那說說笑笑的六人。

「沒想到幽冥宗居然只派兩個年輕人前來,也不知道行不行!」一名黑衣男子雙眼如電看著端坐在對面的一男一女,兩個蒙面的年輕人。

「別瞎想,這兩人可不是一般人,傳說他們剛進入幽冥宗就在幽冥宗掀起了一翻腥風血雨,兩人出手,從來沒有失敗過!所有咱們就放心吧!錢不會白花的!」站在他身旁同樣蒙面的男子,看向不遠處的一男一女,眼神之中露出強烈的忌憚之色。

「這次最主要的是保密,如果泄露了的話,咱們可都沒有好果子吃,那可是御靈宗的弟子,泄露出一絲蛛絲馬跡的話,即使咱們死了,宗門都會受到一些牽連!」一開始說話的男子沉聲開口。

「此次,麻煩王哥了!」站在他身後的那名男子恭敬的開口。

「要不是你的條件太過誘人,我也不會冒這個險,這可是關乎小命的事!」冷哼了一聲,便不在說話。

「姐啊,我們好像被小瞧了!」站在不遠處的一個年輕人蒙著面沖著身邊的女子低聲開口。

「小瞧,就小瞧吧,趕緊完成任務,回去好好修鍊,咱們兩個現在還很弱,至少得晉級到元靈境,才能將母親從那個苦寒之地接出來!」女子臉上帶著一抹病了。

聽到女子提及到母親,旁邊的男子身軀一顫,眼中露出堅定的神色。

「來了!」女子開口,眼神之中帶著疑惑看向山下的六人,當目光掃到洛天的身上時,心中不知道為什麼升起了一股熟悉的感覺。

「兩位,等下記得,只要那個小子的性命,其他人在不暴露身份的情況下,可以放過!」那個姓王的黑衣人將手指向了洛天的身影。

「嗯!」黑衣女子點了點頭,將頭腦之中那種感覺甩了出去。

「好了,動手吧!」黑衣人開口,身體直接朝著地面跳下,如同一隻獵食雄鷹一般。

見到黑衣人跳了下去,另外三人也是跟在了身後,俯衝而下。

此時洛天他們正行走在山腳之下,氣氛很是和諧,洛天也是大步的向前走著,只不過剛剛邁出去一步之後,便猛然抬頭,眼神變的凝重起來。

「躲開!」洛天身形閃動,消失在原地。

其他人聽到洛天的話,想都沒想如同皎潔的獵豹一樣,紛紛消失在原地。

「砰……」四聲沉悶的落地聲,在剛剛躲開的幾人耳中響起。 第三百三十二章重逢

四道黑色的身影,如同四隻標槍,狠狠的插在了地面之上,強悍的氣息從私人的身上散發而出,冰冷的殺氣如同實質一般,籠向閃躲在一邊的六人。

洛天感覺到這冰冷的殺氣,渾身一驚,臉上露出凝重的神色。

「三個化骨中期,一個化骨後期!」火智勇驚呼出聲,臉上帶著強烈的震撼之色。

「你們是誰!」丁笑妍盯著這四個黑衣人,聲音之中帶著質問之意。

「反應到是不錯!我們是要你們命的人!」一道冰冷的聲音那名化骨後期的黑衣人口中傳出。

「你們敢殺我們?」蘇葉舞臉上帶著不可思議的神色,看向幾個黑衣人。

他們幾個怎麼說也是各大城城主的子女,在這宗門不怎麼出世,五大城池說了算的天下,他們的地位何等的尊高,一般人根本就不敢對他們動手。

「殺!」回答蘇葉舞的只是一個冰冷的字。

「雖然他們是四個人,但是咱們人多,只能拚死一搏了!」洛天看到幾人那毫不掩飾的殺意,臉上露出凝重,他不敢確定這些人到底是為他而來,還是為這幾個城的弟子而來。

「可是我,現在沒有什麼戰鬥力啊,我的傷還沒好!」東星劍臉上露出無辜的神色,看向眾人。

「我要照看東哥!」丁笑妍臉上露出狠色,站在了東星劍的身邊,雙鞭握在了手中,目光謹慎的看著已經朝他們奔來的四人。

「試試吧,實在不行,能跑幾個是幾個,回去報信!」火智勇大吼一聲,身上的火屬性元氣涌動,顯然有些自信,化骨中期的強者他也戰過,雖然最後敗了,但也不是敗的特別慘。

其他幾人的情況基本相同,只是洛天這裡卻是尷尬無比,自己現在只是個煉體九重的小子,哪裡能夠對付的了化骨後期的強者。

幾人明顯將洛天當成了他們幾人最強的人,將那個化骨中期的強者留給了洛天。

洛天嘴角微微挑了挑,嗡鳴聲響起,裂天槍出現來了手中,臉上露出掙扎的神色,朝著那名化骨後期的強者奔去。

「裂天槍!」奔跑中的四人中有兩人戛然而止,聲音中帶著不可思議的神色看向洛天手中的裂天槍。

「說,裂天槍,怎麼在你的手中,他的主人呢!」一道冰冷的聲音從四人中唯一的一名女子的口中傳出。

看到身後的女子停下了身軀,身前的兩名男子眼中帶著疑惑看去,那個此次的目標男子。

「說……你這裂天槍從哪來的,不說今天老子扒了你的皮!」女子身邊的那名男子身軀顫抖起來,聲音中帶著冰冷的殺意,看向洛天。

「轟……」洛天聽到兩人聲音,整個人一時間也是呆愣在那裡,腦海中嗡的一聲,奔跑中的身軀,如遭雷擊,手中的裂天槍一下沒拿穩,掉在了地上,發出清脆的響聲。

「你……你們……」洛天哽咽著想要開口,卻是說不出話來,腦海中只回蕩著剛才那兩道冰冷的聲音。

這兩道聲音,洛天再熟悉不過,雖然時隔了將近兩年,但是這兩個聲音卻是始終存留在他的記憶當中,永遠也不會忘記。

「說啊!它的主人在哪裡!」女子身軀顫動,大聲的呵斥起來。

「我……我就是這把槍的主人!」洛天雙眼模糊,兩滴淚水從眼角流淌而下。

「你放……」男子大吼一聲,屁字還沒落下,便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感覺到這個聲音有些熟悉,正在細想間,身邊的女子,如同一道黑色的旋風一樣,沖向了洛天。

所有人,都是帶著疑惑,看著那個黑紗蒙面的女子。

「小心!」火智勇幾人大吼出聲,提醒洛天。

看到黑衣女子,朝著洛天奔去,東星劍臉上露出喜色,他可知道這四人是誰,因為著一切都是他安排的,四名黑衣人中有一人就是他的哥哥,至於剩下的三人,他猜測也是他的哥哥找到的幫手。

「東哥,這些人你認識?」丁笑妍察覺到了東星劍眼中的那絲喜色,神識烙印進東星劍的腦海之中。

聽到丁笑妍的傳音,東星劍身軀一震,臉色難看的看著丁笑妍,發現對方正在用審視的目光看著自己。

「沒錯,我認識,笑妍,我之前不告訴你,是怕消息泄露出去,你也知道,殺害御靈宗的弟子,這個罪咱們誰都承受不起!但是得罪了我東星劍,不管是什麼人,都得死!」東星劍的聲音之中帶著一絲瘋狂。

丁笑妍沉默了,她沒有說話,她感覺到眼前的東星劍彷彿變了一個人一樣,不在是當初那個風華絕代的東星劍,更像是一個卑鄙小人。

她也恨洛天,但是她從來都沒想到去找別人來刺殺洛天,上次讓她的父親殺了洛天,也是一時氣話而已,她丁笑妍也是雙屬性的天才,有著她自己的傲氣,她已經下定決心一定要正大光明的大打敗洛天,然後讓洛天跪在自己的腳下。

就在兩人傳音的時候,洛天和黑衣女子的距離卻是越來越近。

「十丈……八丈……兩丈……」

「完了!」看到兩人如此近的距離,洛天只是一直呆愣的站在那裡,臉上露出柔和的神色,此時若是女子攻擊他,即使是神仙也救不了他。

但是,很快眾人就睜大了雙眼,眼神之中帶著不可思議的神色,下巴都快掉了下來。

剛剛還要揚言殺掉洛天的女子,此時卻是如同一隻乳燕一樣,狠狠的撲進了洛天的懷抱之中。

「這尼瑪什麼情況?」火智勇揉了揉眼睛,嘴裡下意識的喊了出來。

而那名化骨後期和那名化骨中期的黑衣人此時也在心中大聲的吶喊著:「我們也想知道這是什麼情況,這可是我們花錢雇來的殺手啊!」

「哈哈……兄弟!」那名女子的同伴,眼中也是淚光直閃,他知道能夠跟自己的老姐如此親密的人,只有一個,他的名字叫做洛天!

所有人都在看著這擁抱在一起的男女,臉上露出古怪的神色。

而兩人卻彷彿沒有感覺到外界有人一樣,緊緊的擁抱著,彷彿天地之間只有兩人的存在,根本容不下第三個人。 第三百三十三章暴露

洛天緊緊的抱著懷中的人兒,貪婪的聞著熟悉氣味,臉上露出柔和的光芒。

「兄弟,真的是好久不見了啊!」最終爽朗的聲音從身後那名男子發了出來,將兩人的寧靜打破。

聽到這個聲音,兩人的身體微微分開,雖然被黑紗遮住了面容,但是人們還是能夠清晰的感覺到黑紗下面那紅暈的面容。

「小子,好久不見,實力見長啊!」洛天捶了捶走過來的男子,臉上露出輕笑。

洛天此時心中被激動所填滿,他萬萬沒想到自己在這裡遇到了做夢都想想見的人,雖然兩人的容貌被面紗遮擋著,但是光聽聲音,洛天便能夠判斷出這兩人的身份就是古千雪和古雷。

時隔兩年,古雷的身上多了一絲成熟的氣息,古千雪給洛天的感覺也是更加的成熟。

古雷也在仔細的打量著洛天天,兩年的時間,洛天也是健壯了不少,雖然臉不是那個臉,但是聲音卻是沒有發生什麼變化。

所以,古千雪剛聽到洛天的一句話,便認了出來,不過讓兩人好奇的是,洛天不知道為什麼還處在煉體境九重的境界。

他們知道洛天的資質何等的變態,眼下他們都已經進入到了化骨中期,但是洛天卻是還是煉體九重,要知道兩年前他們離開的時候,洛天就是煉體九重的境界了。

將近兩年的時間,洛天還在原地踏步,雖然氣息有些強悍,但是畢竟境界還在那裡擺著,讓他們有些不願意相信。

「我是實力增長了不少,到是你,怎麼還在煉體九重呆著,你怎麼到的東域?」古雷蒙著面,爽朗的聲音從黑色面巾下響起。

聽到古雷的話,洛天心中一驚,暗道了一聲不好,看向周圍看自己的眼光,洛天知道,身份可能暴露了。

「洛天兄弟,你不是東域的人?」火智勇臉上帶著質問的神色,看向洛天。

「原來你一直在騙我們?你根本就是東域的人,不是什麼御靈宗的天驕,說,你是誰,來東域,想要混進御靈宗有什麼目的!」冷飛聲音冰冷看向洛天。

「眾位,等下我自然會跟你們解釋,眼下能不能等我處理完眼前的事情!」洛天沖著幾人抱了抱拳,朗聲開口,目光看向同古千雪和古雷一起來的另外兩個人。

看到洛天的目光看向自己二人,那名化骨中期的強者,臉色難看的向古千雪和古雷,冰冷的開口:「那個,兩位,別忘了,你們可是我花錢請來的,你們這樣做,就不怕我反應到你們上級去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