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蘭目光變得柔和,卻是將嘴巴高高的撅了起來,雙腮鼓鼓的。

「也就是說剛才你和我們戰鬥完全沒有拿出真本事就是了,哼!看不起人!」

「……」

好吧,對於洋蘭的話,白子無語以對,卻是轉頭看向小黃,眼神變得沉默。

「不,本公主並不是渣凡最強的精靈,不管是實力還是覺悟……這份覺悟,本公主僅僅是第三個領悟到的。」


……

白光,閃爍,洋蘭帶著小黃以及幻術變化人型的白子消失了蹤影。

……

迷霧環繞的森林,黑裙少女臉上帶著詭異的笑容,她一隻細手像捉小雞一樣的掐著綠裙精靈的脖子。

啪嗒……

將沙奈朵隨手丟在旁邊的地上,妖夢看向織世,此時的織世完全不負平日的淡然平靜,眼中全然是驚駭,不可置信。

「太弱了,你的力量只有這麼一點?」

「想要站在凡的身邊?就讓我這個看看你的覺悟,我,允許你使用那隻精靈!」

說著,妖夢抬起手,手指赫然指向織世胸口,那條不知何時露出來的吊墜,上面所鑲嵌的精靈球。

臉色不斷變幻,最終織世深深吐出一口氣。

「不,這局是我輸了……就算用這隻精靈打敗你,也不是我的實力。」

說到這裡,織世頓了一下,她的目光中妖夢的臉色忽然變得慌張無比。

周圍的霧氣緩緩的散去,眼看著夢境空間就要消失,妖夢變回精靈形態。

織世知道一定發生了什麼事,但即使是這樣,她還是在最後一刻開口了,問出來憋在心底的問題。


「你打算什麼時候用這副形象站到他的身邊。」

「……永遠不會。」

————————


ps:=-=之前那章是我「表妹」寫的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轟!!爆炸聲震撼性的產生,憑空產生的力量,將大地不止的搖晃。

破敗的實驗室不斷崩塌,石塊落下。

片刻后,只剩下一片廢墟,瀰漫著煙塵。

淡淡幽光透過煙塵閃爍,圓形的光罩下,一群人站立在那邊,沉默無言,空氣中瀰漫著一種說不出的悲哀。

周圍的環境完全影響不了他們,小凡抬頭,注視著那閃爍黑光的光罩,直到它化作虛影完全消散。

深深的,小凡深深的呼出一口氣,上去撿起那隨著光罩消失而落到地面的「石塊」。


「走吧,我們回去吧。」

小凡開口,卻沒有人回應,就連平時習慣性抽風的賢吾,此刻也是面無表情的平靜,不……或者說是哀傷吧。

「小凡,……」

夏洛特開口,卻是被小凡打斷。

「你的問題,我沒有辦法回答你。你帶我們來這裡……早就有了答案了吧。」

他微微搖了搖頭,背過身,瞥了眼夏洛特,便向離開的方向邁出腳步。

「精靈和人類……到底是什麼關係?這個問題……就算是大木博士那樣的學者也無法回答吧。至於我,呵呵……她們都是我家人,如此而已。」

聽著小凡所說的,眾人沉默。

片刻后,小黃抬起了頭,原本是眾人中最為觸動的她此刻卻是最快振作起來。

小黃臉上重新掛起微笑,邁開腳步,跟上小凡,拉住了小凡的手。

洋蘭反應過來,同樣微笑,沒有用超能力瞬移。洋蘭提起裙角,小跑著跟上小凡。

緊接著是芽衣,而後是織世,賢吾一個個轉身離開。

緊握的拳頭不斷顫抖,指甲嵌入皮肉,小凡的話讓夏洛特明白了許多,但依舊沒能讓她的內心平靜下來。

在原地靜靜的站立,直到夕陽完全落下,夜幕升起,夏洛特才轉身離開。

……

三天後,小凡從紅蓮道觀走了出來,他的手中有一枚炎紅色的徽章,徽章尚且微熱,陽光下閃耀著耀眼的光色。

之前的實驗室之行,雖然沒能達到玩樂的目的,但若說調整狀態效果卻是更加明顯,那樣的遭遇,甚至可以說是心靈的洗禮,就算是賢吾那樣的抽風青年,在那之後也變得沉穩,更不用說是小凡。

完全回歸了當初的冷靜,更有剛出發旅行時候的熱血。

這一場道觀挑戰賽,小凡愣是用伊琳加上青鋼的組合挑戰夏波的九尾和鴨嘴火龍。

青鋼對九尾,道館王牌級的火系精靈,還未進化技能單一的鋼系精靈,一目了然的戰鬥,夏伯甚至坦言指責小凡不懂戰鬥。

對此,小凡沒有回答。

直到青鋼被九尾打得節節敗退的時候才說了一句話。

火焰?那又如何!青鋼,你是鋼系精靈,你的意志是否如鋼鐵一樣堅硬?不要忘了!你的背後的訓練師是我,這場比賽還有伊琳站在你背後……

小凡這句話落下,甚至是對面的夏伯都能看到鐵啞鈴身上氣勢的變化,眼中燃起的火焰。

無畏!無懼!

之前是躲避著九尾的火焰,如今卻是正面迎上,身體被燒得通紅,青鋼卻是不躲不閃,僅僅是猛撞,以傷換傷……

當青鋼這樣的戰鬥的時候,小凡所有的精靈自發全部從精靈球里出來,她們在小凡的背後,無聲的注視著青鋼的戰鬥,直到它完全失去戰鬥力倒下的一刻。

這一刻,夏伯不再說話,眼中卻是沒有一絲一毫的輕視,與青鋼戰鬥的九尾目光中更是充滿敬佩。

妖夢用念力將青鋼從賽場上轉移下來,伊琳隨之上場,一改往日的弱氣,比賽開始的剎那間,一發影子球便炮射而出,哪怕九尾和夏伯沒敢再輕視伊琳,卻也躲之不過,影子球直接將九尾轟到了半空中,伊琳沒有給她半點機會,瞬間補上兩發影子球帶走了九尾。

之後是伊琳獨戰鴨嘴火龍,直到比賽結束夏伯依舊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己的老搭檔鴨嘴火龍,竟然被冰封了!!

帶著最後一枚徽章,小凡回到了精靈中心,早已等著那裡的織世迎了上來。

「恭喜了,凡,終於收集齊8個徽章了。」

甚至不用問,織世就已經知道結果,小茹同樣迎了上來,拉起小凡的手。

「語言祝賀什麼的太沒有誠意了,小凡,晚上來我房間吧~」

額頭滿是黑線,小凡不是笨蛋,他又怎麼會不明白?

小茹喜歡自己?

或許當初在游輪上的時候會這麼想,不過現在在從織世那邊了解到她這個童年宿敵的性格小凡便完全明白了。

高川茹是個腹黑!嗯!這沒有錯!但需要補充的是,她是正直的腹黑!

自己鈴鐺塔救了她一命,所以便是單純的想要報答恩情而已,至於為什麼要跟著自己甚至還要這麼挑逗**自己,好吧……前者是因為正好用這報恩的借口從家裝里跑出來,額……不僅僅是她,就連她姐姐也是用報恩的借口跟著同樣救了她的健太去旅行了,至於後者,嗯……在鈴鐺塔事件之後,小茹理所當然的要調查一下自己救命恩人的背景,然後她就在小凡資料上面看到了一段描述。

芳源前冠軍茲伏奇.大吾妹妹茲伏奇.織世的未婚夫!「什麼嘛,小凡你是不是男人,還是說……」

放開小凡,紅扇子輕輕遮著臉,小茹用似笑非笑的奇異目光看向小凡的下半身,小凡的臉紅了,然後又黑了。

「你那什麼眼神?!什麼意思!!」

身為男人,就算身體是14,被一個女孩子用這樣意味深刻的目光看著沒有人會受得了的吧,更何況這女孩還很漂亮。

紅裙轉了個圈,小茹正要上去挽住小凡的手,卻是被織世搶了先。

人途 凡,是正常的男人!嗯,我知道!!」

織世簡短有力肯定的回答,讓小凡十分愉悅,意外的升起了有織世這樣的女朋友也不錯的想法。

只不過這想法卻是在小凡一個反應過來的顫抖之下消失殆盡,臉色古怪,有種可怕的猜想從腦海中出現。

「……,織、……世,你知道?」

聲音有些顫抖,充滿著恐懼,被小凡的目光注視著,織世害羞的低下頭,然後,她說出了讓小茹臉色變黑,讓小凡心臟碎裂的話。

「當初和凡一起旅行的時候……有一段時間是我叫凡起床的,嗯……凡早晨剛睡醒迷糊的表情,很可愛呢~」

……………………………………

ps:加速劇情了=0= 夜幕降臨,無雲的天空中繁星閃爍著,或明或暗盈溢出神秘的氣息。

咻……

一聲輕響,破空的聲音,流光衝上天空,頃刻間綻放開來絢麗的光色。

驟然閃亮的天空中,煙花璀璨,化作一幅幅清晰而靈動的圖案。

小火馬,火精靈,小火龍……大多可愛的火系神奇寶貝,也有一些大人氣的可愛精靈的圖案,例如皮卡丘,伊布之類的,畢竟在紅蓮島,火系精靈愛好者還是佔了絕大部分。

紅蓮祭。


作為紅蓮島一年一度的大型慶典,理所當然讓這個紅蓮島進入了另一種狀態,就如同紅蓮這個名字一樣。

紅蓮島的居民,旅行的訓練師,甚至是隔壁城市,其他地區的遊客,齊聚在一起讓這一刻的紅蓮島人,流如潮,道路的兩邊是裝飾精美的攤位,各種喧囂聲,喝彩聲充斥其中。

瑤瑤望去,夜色下的紅蓮島,火焰與炎紅色燈光交相輝映,好似一朵真正的紅蓮在火中綻放,綻放開無限的活力。

一個街道邊的小攤上,夏洛特重重的喘了口氣,然後無力的趴到在桌面上面。

「要死了,不行了!我不行了!」

「喂喂喂,我這個外來的都還沒有表示什麼,你這個本土的竟然喊累,之前是誰說要帶我們好好玩個通宵的,現在才10點啊,這個紅蓮祭的會場都還沒有逛到一半呢。」

小茹指著旁邊店鋪裡面的時鐘,沒好氣的對夏洛特抱怨道。性格上面雖然不怎麼對付,一個元氣開朗,一個有些腹黑,但因為同樣愛好火系精靈,但小茹依舊成了夏洛特朋友,儘管比不上和織世的至交,至少也算是可以表露感情的好友了。

嗯,正因為友好度lvup了,夏洛特也就死豬不怕開水燙了,自動開啟了聲音過濾,將小茹的抱怨整一個過濾掉,夏洛特點了份冰激凌,然後就繼續趴在了桌子上面。

這樣的應對,普通人都會不滿的,更不用說小茹了,肉眼可以看見的青筋在額頭綻開,小茹深深的吸了口氣臉色掛起燦爛的微笑,只是……艾瑪!周圍的溫度卻是瞬間降了一截啊!!

「我說……」

聲線拉長,就像用鈍刀磨著脖子一樣,夏洛特不由的打了個寒戰。

眼見夏洛特抬起來頭,小茹微微眯起眼睛,陰沉的笑了,手指在桌面節奏的敲著。

「你是不是忘了什麼事了啊,出門前怎麼說的……嗯,半個會場沒逛過就先不說了,你說你能再最短時間內找到小凡和織世的蹤影,他們人呢!從下午4點他們出發來參加這個紅蓮祭,到現在足足六個小時了呢!」

語氣越來越不好,黑暗的氣息擴散開來,剎那間氣氛的突變,讓周圍的一些人不自覺的惡寒,而後遠遠的躲了開去,不急片刻這個小攤上面便只剩下夏洛特和小茹了,這樣的情況理所當然讓攤主皺起了眉頭很是不爽,不過就是再不爽,他這個時候也只能躲在櫃檯後面瑟瑟發抖不敢出聲,一種本能的直覺告訴他,若是這個時候發出一點聲音的話,嗯……大概明年的紅蓮祭也就是自己的祭日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