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著凌厲勁風的拳頭,在楚澤眼瞳之中急速放大,這一霎,就算是楚澤,心中都是升起了一股強烈的危機之感,目光急速地閃爍著,身體停滯了一瞬,然後他猛然轉頭,數道銀芒頓時從不遠處暴掠而來。

這突如其來的攻勢,直接是讓得毫無準備的徐鳩手腳大亂,拳頭之上的凌厲勁風,也是瞬間大減。

而就在徐鳩陣腳大亂時,楚澤身體卻是極為迅捷的靠近徐鳩身邊,沒有絲毫耽擱,手掌便是猛然揮出,瘋狂的拳芒,毫不客氣的朝著徐鳩的身體轟然砸去。

才一晃眼的功夫,後者猛然察覺到這楚澤狂暴的攻勢,當下便打算脫身而去。見狀,楚澤眼中也是掠過一抹凶光,在後者還未做出任何舉措之時,手肘猛然上頂,狠狠地撞向徐鳩的脖頸,這等老練的手段,讓人難以想象這會是一個少年所作出的狠辣動作。

楚澤的攻勢,凌厲而迅猛,就算是徐鳩本人,都是在那一剎那慌了慌神,不過緊接著,他便是回過神來,雙掌急忙拍向楚澤撞來的手肘。

「砰!」

徐鳩的雙掌剛打算拍在楚澤的手肘上時,一道寒光,突然毫無預兆的暴刺而來,頓時後背一寒,似乎渾身皮膚都是在此刻收緊起來了一般。

駭得徐鳩急忙倉促相迎。轉過身,地靈境中期巔峰的氣勢猛然間爆涌而出,徐鳩身上那雄渾的靈力自其雙拳上噴薄而出,然後右拳緊握,旋即毫無花哨的一拳便是轟然的將暴掠而來的數道銀芒砸去。

雖說徐鳩這一拳,平實無奇,但在靈力的包裹下,卻是比鋒利刀刃更加具有破壞力!

「嗚!」

感受著徐鳩不遺餘力的拳風出擊,楚澤心頭也是微凜,地靈境中期巔峰,果然不是地靈境中期可媲美的,光是這等力道以及靈力的凌厲程度,就比他強多了。

在靈力上,楚澤略遜色於徐鳩,而他也並沒有蠢到要繼續跟徐鳩硬拼,於是,當下腳步急退,一股股的靈識自識海瀰漫而出,然後引導著數道銀芒小刀朝著徐鳩不斷的暴掠而去。

小笑臉 「砰!」

面對楚澤的小把戲,經過最開始的一絲慌亂之後,徐鳩也是適應這種攻擊的手段,眼中劃過一抹輕蔑之色,拳風一振,便是重重地轟在那暴掠而來的銀芒,如同火山噴發般,陡然傾瀉而出。

「蓬!」

那銀芒小刀顯然是難以承受如此壓力,頓時便是硬生生的被徐鳩的招式轟碎開來,而那感覺自己終於抓住了主動權的徐鳩更是得理不饒人,再度對著楚澤步步緊逼。

蝕骨情深:總裁追妻99次 在徐鳩那異常狂猛的攻勢下,楚澤身形速退,一道的銀芒,接二連三被前者以一種蠻橫的姿態,硬生生的轟破。

伴隨著不斷的交手,徐鳩的面色,逐漸地有些難看起來,楚澤所展現出來的實力以及戰鬥經驗,讓得他大感棘手,而且最主要的是,楚澤即便是在靈力上比他弱了不少,但後者的武學威力熟練度卻是令他都有些驚詫不已。

「幻殺拳!」

徐鳩的眼神,愈發的陰沉,某一刻,他陡然厲喝出聲,同時間,他雙拳之上,強橫的靈力,也是盡數灌出,竟是化為漫天拳影,直接是將楚澤籠罩而進。

拳影籠罩而來,楚澤放眼望去,彷彿周身都被那瀰漫著煞氣的拳影給圍困住了一般,在那眾多拳影中,他感受到一抹令他心悸的寒意,那種感覺,就猶如隱藏在草叢之中的毒蛇,等待著給人致命一擊!

拳影籠罩而來的速度極快,幾乎是眨眼間的事情,便是即將落向了楚澤的身體之上。

這一霎,就算是楚澤,心中都是升起了一股強烈的危機之感,目光急速地閃爍著,身體停滯了一瞬。

楚澤深吸一口氣,雙瞳死死地盯著這些迅速攻來的漫天拳影,隨後他猛然轉頭,一股靈識衝擊波,直接是狠狠地撞向了徐鳩腦袋。

徐鳩腦袋一晃,頓時那漫天的拳影失控消散,顯然楚澤對前者的靈識撞擊產生了作用。

皇叔絕寵:特工冷妃 「狗雜碎,我要把你碎屍萬段!」瞬間回過神來,方才突如其來的一擊,讓的徐鳩頓時暴怒起來,其臉上,也是在此刻湧現了猙獰,低聲嘶吼道。

「呼……」招式破解,楚澤不禁送了口氣,但那徐鳩的身影卻快速襲來。

楚澤抬頭,望著那在眼瞳中急速放大的身影,輕吐了一口氣,面色依然平靜從容,而其雙手,卻是在此刻迅速地結在了一起,變幻成一個個複雜的印法。

「炎魔印!」

在楚澤印法變幻時,丹田靈種急速涌動,靈力也是在此刻瘋狂地湧出,匯聚至手印處。

靈力瘋狂涌動間,楚澤完成了第二印,隨即印法再度變幻,他想要看看這地靈境中期巔峰的高手能否抵擋得住他的炎魔印。

手印飛快變幻,幽黑色的靈力,在楚澤掌心凝聚成一道黑色光印,楚澤陡然抬掌,與那居高臨下飛躍而來的掌印,重重轟撞!

「轟!」

強猛的靈力波動在場中爆發開來,兇悍的勁風,呼嘯著肆虐而開,而後,一道身影如斷線的風箏般,倒飛而出。

「嗤!」

而就在這一瞬,一股無形的力量,卻是突然出現,然後借著靈識的手段,數道銀芒再一次的飛射向徐鳩,噗的一聲,便是狠狠地插在了徐鳩腦勺之上。

這般變化,簡直就是在電光火石之間,剛剛還處於危急狀態下的楚澤,卻是在剎那間解除了危機,甚至以詭異的手段,擊斃徐鳩!

確定那徐鳩再無生還可能,收起靈識之力,楚澤方才目光冷漠地望著那緩緩癱倒在地的徐鳩以及面色猙獰的其餘諸人。

「小畜生,我要把你碎屍萬段!」

而就在這時,一道咆哮之聲,自不遠處奔涌而來,旋即,便是看到一名灰衣老者的身形。見到那徐鳩當場氣絕身亡,那灰衣老者的臉龐劇烈抽搐著,望著面前那睜大著眼睛,死不瞑目的徐鳩。

老者面色陰厲,他的目光,直直地鎖定著面前不遠處的楚澤,滿是殺意的陰冷之聲,也是響徹而起。

楚澤目光閃爍,眼神緩緩凝重起來,他能夠感覺到對面那灰衣老者的強橫,而且,眼下這樣的情形恐怕是難以善了了。

「哈哈,老狗,想要殺我,沒那麼容易。」

楚澤沒有任何驚慌,眼中也是升起一抹栗然之色,口中冷笑之聲傳出,透著一股讓人骨子發冷的森寒。 「小畜生,殺了我血蟒寨的人,難道你還以為逃得了不成?」

聽到灰衣老者那充斥著殺意的陰冷聲音,楚澤心頭也是微微一沉,畢竟這灰衣老者的實力至少是地靈境後期實力。

「咻!」

而就在老者狠辣的目光死死地盯著楚澤之時,數十道離弦之箭帶著森然的鋒芒勁氣,狠狠地射向那灰衣老者。

灰衣老者猶如枯皮般的臉龐,冷漠地盯著楚澤,楚澤所控制的箭矢,在尚還未抵達其身體時,他便雙拳轟然的朝著那箭矢砸去。

「原來還是個初級魂師,也罷,今天看來是留你不得。」灰衣老者冷笑出聲,毒辣的眼光,當下便是一眼看出了楚澤的手段,接著,灰色的靈力,在其掌下陡然成形,身影一掠,便是化為一道灰影朝著楚澤一把抓去。

「哼!」

見到灰衣老者動手,楚澤眼神也是微冷,一聲冷哼,頓時間,雙掌緊握,灰白的靈力猶如火焰般將其雙臂包裹,下一瞬,他一步跨出,細微的悶聲在其腳下傳出,而其身體,卻是猶如獵豹般爆射而出。

轟!

一股極端霸道兇悍的黑印,夾雜著滾滾靈力,席捲而出,最後直接是在灰衣老者那微微變色的目光中,與其那狂暴掌風,兇猛對撞!

嘭!

低沉的聲音,在場中陡然炸響而開,灰黑兩道光芒,狠狠的碰撞在一起,那股氣浪,彷彿將空氣都是震蕩了開去。

旋即,便是見到楚澤的身影倒飛而出,而那老者卻是微微的後退了一小步,而與此同時,楚澤的斗笠也是被這股勁風氣浪吹落,當下便是露出楚澤的真容。

「咦?」灰衣老者輕咦出聲。

楚澤立馬反彈而起,止住了倒退摔下的沖勢。

楚澤的年紀,顯然是遠遠的出乎了灰衣老者的意料,後者當下便是發出一道驚咦之聲,然後,他的雙瞳,便是微微一凝,忍不住的喝道:「怎麼可能!」

老者見到楚澤的年紀,心下大駭,如此的年紀,居然便是達到了這一地步,這般修鍊天賦,恐怕唯有兩字可以形容:妖孽!

「給我去死!」

在其心中翻起驚濤駭浪時,灰衣老者也是猛地一聲厲喝,楚澤展現出來的實力越強,他心中的殺意也是越濃,若是這次沒有將其斬殺,再給予後者幾年的成長時間,這血蟒寨,還有誰是他的對手?

那灰衣老者雙掌頓時布滿出道道灰色氣息,這種氣息極端的陰寒,周圍的空氣都仿若被寒霜冷凍了一般,氣溫瞬間降了下來。

面對著灰衣老者的攻勢,楚澤識海的靈識再次瀰漫而出,將落地的所有的武器禁錮滯空,然後,便是化為無數道寒光流矢,如下雨般的砸向了灰衣老者。

「砰砰砰!」

察覺到這些箭矢射來,灰衣老者也是一聲冷哼,手掌沒有絲毫的停頓,化為數道灰色拳影,而那些箭矢落在那灰色的拳影之上,頓時之間,在天空中便是爆碎而開,化為漫天的碎屑,飄散在四周。

灰衣老者顯然沒有就此停手,反而得勢不饒人,兇悍勁風再度閃電般地掠來,兇悍的勁風,籠罩著楚澤周身。

「砰砰!」

正面的硬拼了一記,楚澤的身形便是倒退了幾步,不過,也是借著這股力量,躍入那周圍的血蟒寨的護衛當中,憑藉靈識的攻勢,一道道的寒芒箭矢銀芒飛刀帶起一陣陣的血霧。

「混賬!」

見到楚澤根本就不與他正面交手,而是儘可能的擊殺其他的血蟒寨的人手,灰衣老者也是面色鐵青,再度急追而去,然而不管他怎麼全力追趕,楚澤靠著那靈識的奇異作用,每一次都是能夠提前察覺到他的移動方向,因此楚澤滑溜得如同泥鰍一般,混亂的場中,他卻是如魚得水,人影過處,駭得那些血蟒寨的人馬狼狽地四處逃竄。

「嗤嗤嗤!」

在這些血蟒寨人馬逃竄時,街道上頓時之間悄然射出數道火炎,極為刁鑽狠辣的洞穿不少人的喉嚨。

在這般突襲的殺戮下,短短十數分鐘的時間,血蟒寨的人馬,幾乎折損了大半,看得灰衣老者暴跳如雷,以他地靈境後期的實力,他有著自信能拖住楚澤,但後者卻是異常狡詐,每一次當他追進時,楚澤的身法便是會變得有些詭異起來,輕而易舉的便是將他給甩了開去。

「噓!」

再度滑溜的糾纏了一會,楚澤靈識早已察覺到數百米處便是有著一群人血蟒寨的人馬正在趕往這裡,更何況,在附近還有著一些不弱的護衛在虎視眈眈,一旦他露出破綻,恐怕便是會迎來致命性的打擊。

顯然眼下這局面,可並不適合纏鬥……

楚澤目光微閃,旋即面色陡然凌厲,竟是絲毫不再理會那其餘的血蟒寨護衛,手掌一握,直接是化為一道虹芒,帶著雄渾無匹的勁風,暴刺向那那最邊上的一名好手。

見到楚澤這般氣勢洶洶的衝來,灰衣老者卻是冷笑一聲,並不與其硬碰,身形一閃,便是躲避開來,而楚澤的身形便是飄飛而退,最後直接是房屋之中,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之中,而那些血蟒寨人馬,心驚膽寒地看著滿地的屍體,竟是不敢追上去。

然而,就在他身體躲避開的剎那,卻是方才猛地回過神,他一閃,這包圍圈便是出現了漏洞。

楚澤當下便是腳掌一點地面,身形飄飛而退,幾個翻身在多個屋頂上跳躍,最後徑直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之中,而那些血蟒寨人馬,心驚膽寒地看著滿地的屍體,竟是不敢追上去。

「哈哈,老狗,想要殺我,有本事就追來,小爺陪你耗上了!」

此時再回神,已是晚了,楚澤藉助著那瞬間的空隙,身形一躍而出,然後閃電般地掠進那密密麻麻的屋舍之中,而後,一道冷笑聲,遠遠的傳來。

「趕緊給我追,這個小子的命,我要定了!」

望著楚澤消失在房屋之中的身影,灰衣老者的面色,卻是緩緩地變得陰沉與猙獰起來,這還是他第一次在一個少年手中吃癟,一向睚眥必報的他,怎麼可能咽下這口氣,旋即,他手掌陡然一揮,陰厲的聲音,帶著令人頭皮發麻的寒意,緩緩響起。

話音落下,他一馬當下,閃電般地掠進小道之中,在其身後,數個血蟒寨高手,也是狠狠地點了點頭,面色兇狠的緊隨而上!

他們如此陣容,前來圍剿一個不過初級魂師的傢伙,若是讓其真的逃了的話,日後,豈不是為血蟒寨樹留下了禍根?

所以,那個傢伙,一定得死! 茂密叢林中,一道黑影忽然閃掠上一處茂密樹叢中,如同深林中的虎豹般,極為矯健的穿梭而過,腳尖落處,踏在枝幹之上卻是未曾使樹葉顫動絲毫,而其身影,便已是宛如一道殘影急掠而去。

而在前者的那道身影剛消失一段時間之後,後面緊跟著又是一群的人影,在一條的獵犬的帶領下,對著前面的那道身影的方向急掠而去。

而在這般奔掠了將近二十分鐘左右後,楚澤目光也是微微一動,他靈識能夠清晰感知到,在不遠處的後方,灰衣老者一行人,正在緊緊跟隨而來,而且是在那獵犬的那靈敏的嗅覺下,朝著的他的方向急進。

「追過來了么……」

在那灰衣老者眾人的身形出現在靈識中時,楚澤心下便有了主意。

「既然是靠著獵犬來尋找他的位置,那麼,只好讓他們捉摸不清……」楚澤目光閃爍,而且那灰衣老者也是極為難對付,畢竟地靈境後期的實力擺在那裡,就算是楚澤有著靈識相助,也是對戰得相當艱難。

最主要的是這裡離血蟒寨的大本營不遠,若是被纏得太久,那灰衣老者又是搬來援兵的話,那到時候恐怕就不僅僅是頭疼這麼簡單,他們高手眾多,若隨便驚動一位天靈境的強者,那他真的是自尋死路。

目光閃動,楚澤靈識朝著四面八方蔓延而去,十數個呼吸之後,楚澤在右前方數十米處發現一隻成年的青角狼,此妖獸善於速度。

楚澤嘴角上揚,身形也是急掠向那處,隨著楚澤不斷的接近,那青角狼也是感知到一股危險的氣息,剛欲逃竄,卻是猛然間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桎梏住身形。

而此時,楚澤也沒有絲毫的停頓,快速將自己衣服附在其身上,旋即靈識從後者的身上解除,唰的一聲,那青角狼便是快速的逃竄入密林中,而與此同時,楚澤則是往那青角狼相反的方向疾掠而去。

「我倒是要看看,看你們還有何本事找得到我!」

靈識感知著後方閃掠而來的數道身影,楚澤眼中也是有著寒光閃動,待會就看他們怎麼分工了,若是那灰衣老者的話,楚澤並不能討得什麼好處,或許他還只能暫避鋒芒,遠遁避開,但若是其他的人碰到他的話,那楚澤便是有著信心將他們所有的人都盡數埋骨此處!

眼中寒芒涌動時,楚澤將靈力布滿在雙腿,凌雲踏也是陡然加速,眨眼間,便是消失在了交錯縱橫的密林之中。

就在楚澤身影消失后不久,大批的破風聲便是緊隨而來,而後十數道身影,便是出現在了楚澤剛才站立的地方。

「唔!」那獵犬在原地的不斷的上躥下跳,一會朝左前方嚎叫,一會又朝右前方嚎叫,嘶吼之聲不斷的在密林中盤旋。

「什麼情況?」見到獵犬的停下身形的癥狀,那周圍一道氣息頗為強悍的中年護衛,頓時疑惑地問道。

「那小子的氣息隱匿起來了……」灰衣老者眉頭微皺,目光在這交叉路口不斷地徘徊著。

「這小畜生倒是狡詐!」聽到此話,那中年護衛不由得沉聲道。

「你們其餘人跟著徐鯊護衛,往左前方追,若是發現了那小子,就發信號通知,同時纏住他。」那灰衣老者目光閃爍,倒也是果斷,當機立斷地道。

越少,你老婆又穿回來了 「那程管事多加小心!」聞言,那徐鯊雖說難以對造成威脅,不過,一番的纏繞拖延的實力還是足夠的,況且若到時候真的危險,只要信號一到,援兵過來,那小子必然是插翅難逃。

「咻!」

望著迅速遠去的大隊人馬,那灰衣老者目光盯著拐角處的另外一個方向,眼神冰冷,古怪的陰笑聲傳出:「小子,你真以為你逃得了嗎?」

話音落下,他身形暴掠而出,在其身後,其餘十數名手下,也是迅速跟上。

……

「唔,果然是分成兩批人馬……」在靈識的感知下,對於血蟒寨的應對措施,楚澤瞭然於胸,隨即冷冷一笑,看來這灰衣老者對於自己的實力,倒是抱有不小的信心。

「接下來……這種局面應該反過來了吧……」楚澤的身形緩緩落下,旋即,一股靈識驟然湧現出來,然後將其全身盡數包裹住,沖那徐鯊的方向而去,那氣息也是消匿,透著許些冰冷的聲音,悄然散開。

「咻咻!」

布滿著參天巨樹的森林中,一道道身影暴掠而出,在那最前方者,正是面色冷漠的灰衣老者,他的目光,銳利的掃過周遭的叢林,眉頭卻是微微一皺,自從走進這裡后,楚澤的氣息,彷彿就在一剎間盡數消失了一般,原本的那股若有若無的氣息,竟然就這般消失殆盡了。

……

「咻!」

一道寒光暴射而出,帶起凌厲的破風聲,只見得徐鯊身前的那條獵犬,突然間,血沫橫飛,而與此同時,那徐鯊邊上的數名手下,也是應聲倒下,而在他們的喉嚨處,也是出現了一條極細的血線。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得徐鯊的那些手下便是有些驚慌失措起來,然而還不待他們回過神來,一道銀芒便是如同鬼魅般的從面前飄過,然後,他們便是感覺到喉嚨一涼,眼前迅速黑暗……

「嘭嘭!」

聽得密林中的慘叫聲,徐鯊眉頭微微一皺,旋即再度冷笑,此次他帶了不少人手,他還真不信,楚澤能夠從他眼皮底下逃走。

「殺!」

徐鯊冷喝一落,虎視眈眈的血蟒寨護衛,再度緊握手中武器,面露凶光地對著楚澤衝殺而去。

「咻!」

楚澤自樹枝躍下,手掌一握,地面上的一柄大刀便是被其吸入手中,雄渾靈力迅速地自丹田中暴涌而出,將周圍地面上的枯葉,盡數震飛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