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馬懶得搭理,只顧填飽肚子,大口的快速吃掉一半食物,感覺口有點干,他起身來到酒水區,打了兩杯牛奶。身為紳士他自然不會忘了李暖,將牛奶放到某人跟前,他繼續吃著早餐。

看著面前牛奶,李暖不客氣的端起,一大口下肚,「呦,這牛奶還真好喝。」誇讚著,她形容不來,反正就是比她從超市買來的牛奶好喝,而且這牛奶鮮味十足,加上是原味不含糖,她覺得比起桌上盤子里的食物,這是今早最讓人滿意的食物。

有人誇讚河馬樂了,吹著彩虹屁,「這可是每天一早從一百多公里的自然牧場當天採取殺菌,清晨一早直送來的鮮牛奶,原汁原味,這可不是你平時能夠喝到的。」

李暖面無表情的聽著某人吹噓,端起杯子有喝了一口牛奶,「唉……」嘆著氣,她不爽的吐槽,「搞得跟你什麼都知道似的,怎麼?這酒店是你開的。」

「嗯。」河馬一臉認真的點著頭,「你還真說對了,小弟不才,剛好這家酒店是我名下產業之一。」

李暖見怪不怪,又不是不知道他有錢,也不是不知道他產業眾多,她一臉安靜的沒有反駁,清理完餐盤裡最後一點食物,將杯子牛奶喝完,放下杯子,她滿意的揉著肚子。

河馬幾乎與她同時吃完,嚼完嘴裡的食物,望著某人乾淨的空盤,「一臉嫌棄的不也吃完了。」他總是忍不住吐槽。

「你……」李暖生氣,這男人的嘴!「河馬先生,你這樣是找不到女朋友的!」她友情提醒。

河馬淺笑,「不嘮姑娘費心,我……」話沒說完,李暖知道某人這是又要開始了,她不想搭理的起身,沒功夫陪河馬先生繼續閑聊!朝著電梯獨自離去。

河馬沒有緊隨其後,將餐盤端到餐具清洗間,有去洗手間簡單整理儀容儀錶,這才不急不慢的下樓。

河馬來到大廳時已經沒了李暖蹤影,他覺得已這姑娘的脾氣她大致已經打車先走了,只是沒想到,他來到停車場時,某人正頂著太陽站在他的車旁。

李暖也想先行離開,只是大致不知道昨晚最後發生了什麼,隱約中記得自己被河馬攙扶上了車,所以剛下樓時誤認為可能是他開自己車一同來的酒店,只是停車場找尋了一圈,她只發現了某人黑色轎車,想到自己包包還有文件落在車裡,加上手機已經關機,她只好無奈站在他的車旁靜靜等待。

「呦,我還以為你提前走了。」河馬說著,打開車鎖。

李暖看了某人一眼,不想說話,拉開車門坐緊了副駕駛。

河馬淺笑,內心不由自主的覺得好笑,拉開車門做到車上,先將手機插上電源,系好安全帶,望了一眼某人,「安全帶。」他提醒。

李暖繼續一臉平靜的沉默,快速的系好安全帶,翹起腿,將座椅調整好卧躺狀態,故意跟某人拉開距離,似乎她想靜靜。

河馬沒有在意,只是覺得她不想說話,自己也沒在多講,打火驅車認真的駕駛著,一路兩人保持沉默。

回了餐廳,兩人同時下車,李暖招呼也沒打,頭也不回朝著自己車子走去,這詭異的一幕,河馬十分鬱悶的望著離去的背影,這是生氣了?

他不知,不知哪裡有惹到了這位大小姐!

不知為何的河馬停留著,望著駛來的李暖,他本覺得某人會停車打個招呼,他揚起胳膊揮手,望著逐漸開來的車輛,忽然轟鳴的咆哮聲,一個加速,眼神轉移望著絲毫沒有扭頭的側臉,停留在空中的右手,他尷尬的表情,可車影已駛去了遠方!

河馬苦笑不得,沖著消失車輛,「我卡、無情……」他放下胳膊,轉身向餐廳走去。

餐廳已經開工,員工們正在忙碌的準備著提前工作。按照慣例,河馬先是在餐廳巡視一番,轉完他回到辦公室打開電腦,開始了今天的工作。

李暖回到公司時幾乎已經中午,身為科級幹部尤其是銷售部門,考勤制度上多少都不受限制,畢竟銷售部門是靠業績不是依靠準時上下班的工時!不過身為科長,無緣無故的消失了一個上午,免不了會發生一些特殊情況。

李暖的擔心沒有發生,而且回到辦公室時路過前台,助理就跟沒發現自己消失那般,「李科。」助理微笑的打著招呼。

李暖點著頭,「那什麼上午有人找我嗎?」她迫切問道。

助理想都沒想快速回答,「沒有李科。」似乎一切都是那麼正常。

「好吧。」李暖有些失望,轉身回到辦公室。打開電腦,為手機插上電源,靜坐著一分多鐘,伴隨著手機開機,「叮鈴叮鈴……」一連串的提示信息,她拿起手機,「我卡……這麼多未接電話!」 「李暖暖,你丟啦……」電話接通的那一刻,李青青一聲嘶吼。

李暖被嚇人一跳的拿來手機,疑惑的望著手機停頓幾秒,「青青姐這是……」

「你還好意思說……」接之而來咆哮。

免不了要被某人嘮叨一番,李暖也只能聽著,少許話語里,她大致明白了。

「抱歉青青姐讓你擔心了。」李暖道著歉。

那頭停頓,「話說你昨晚都幹了什麼?」李青青察覺到了八卦,關心完了自然是八卦。

李暖知道,要是不解釋一二三這以後日子可就沒法過了,想了想,嚴謹的措辭,「簡單的來說,昨晚我喝多了,讓后河馬先生幫我送到了酒店……」話說的這,「什麼酒店!」李青吶喊,大瓜啊!這瓜可是能吃上很多天!

李暖快要哭了,急忙想要解釋,奈何李青青一連串的提問,「去酒店啦?」

「快說說都發生了什麼?」

「你們是不是偷吃禁果了?」

這聲音?震驚!李暖深感為什麼突然變得這麼猥瑣,而且這口味,這車速。

「青青姐不是你想的那樣?」李暖解釋,只是她覺得,「那什麼就沒有那樣……」她瞬間感覺語言的蒼白,「不是,我是想說……這都什麼跟什麼……」

「哈哈哈哈……」電話那頭李青樂的大笑,「李暖、暖……你出、息了……竟然、都會勾引男人了……」她自然是感到欣慰,這姑娘終於長大了,似乎就像她的母親,她可謂是操碎了心!

完了?李暖知道,解釋是徒勞的,那乾脆就不在解釋,「好了、好了,我承認,我河馬先生有一腿,而且我們春宵一刻值千金,怎麼了?我就問怎麼了,不行嗎?」

這一連串的主動,李青倒是覺得不對,實話?假話?她有些分不清楚!

「好了寶貝兒,你跟我說實話。」李青不在打趣,恢復嚴肅認真的詢問道。

說?李暖才不說,問也是你,懷疑也是你,既然某人這麼好奇?她心裡想著,必須讓某人出點血,回想當初,在看看當下,她內心那個舒服?

「想知道?」李暖壞笑著問道。

聽這聲音李青知道,「說……」她指的是某人暗示的條件。

李暖想了想,一時之間她確實沒什麼需要的,但想到機會不易,提議著,「暫時沒有想到,不如先欠著我。」

李青不願意了,明擺著是一個大坑,保不齊日後某人等著她怎麼跳。「不行。」直接拒絕。

李暖假裝著感慨,「那可惜了青青姐。」她不斷引誘著。

李暖暖?李青那個氣,只是電話那頭李暖又怎麼會知道。「說……」她最終妥協。

心甘心情願的上鉤了!李暖愜喜,「咳咳……」她整理著思緒,「昨晚……」其實她根本不知道昨晚發生了什麼,但是根據昨晚的情況她可以著編啊,編故事誰不會,狗血一點、熱血一點、曖昧一點、誇張一點。

李青聽的那個上癮,她知道這裡面有水分,但她那裡會知道水分這麼大?被忽悠的一愣一愣的,最後故事結束她簡直快要感動哭了!

「暖暖。」李青哽咽著,「沒想到昨晚發生了這麼令人感動的事情。」

這頭李暖暖強忍著快要笑瘋了,李青青啊李青青!你真的傻得可愛!她忍不住抓緊自己衣角,難受的無處發泄她多餘的手。

「暖暖……」

「嗯。」

重生之萬能空間 「暖暖……」李青連續兩聲互換,「嗯。」她似乎沒有察覺到,「暖暖,你覺得……」持續的哽咽,下一秒,忽然不對的語氣,一聲嘶吼,「這TAMA能信,你騙鬼呢?」她自始至終就是個演員,就是要看看某人玩什麼把戲!

李暖懵了,這也可以?「青青姐你套我。」她不滿的抱怨。

李青想到就氣,「還好意思說,你竟敢編故事騙我,再說了你編故事也好的編個讓人容易相信的,就這故事?就這故事?傻子才會信你。」

好嘛!李暖知道要撤退了,「那什麼,該吃午飯了,我掛了……」

「滴……滴……」

「喂……喂……」敵人逃離!

敵人能逃掉嗎?自然不能,正所謂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那怎麼,找尋敵人據點。

傍晚,李暖難得今天沒有應酬,一早回家洗漱完,愜意的坐在沙發上,觀看著經典電影,殺鬼子、殺漢奸、殺特務,三部曲。

上午之事李青有豈會放過某人?所以下午下班,她便進攻敵人據點。

李暖看的正認真,「咚咚咚……咚咚咚……」傳來極速的敲門聲,一瞬間她預感到一股危險的信號。

心中忐忑的來到門口,湊近貓眼觀望,門外李青青正不耐煩的抱肩等待。

「我卡……不是吧?」李暖哀嚎。

開?不開?正在李暖左右中,「咚咚咚……咚咚咚……」有是一陣急促的敲門聲。

這聲音?這頻率?不能開!李暖知道開了門自己可就完了!靜悄悄的退回大廳,急忙關掉電視,只是剛關掉電視,茶几上的電話響起。

急忙拿起電話靜音,李暖鬆了一口氣,望著來電手機,不能接、不能接,打死不能接李暖暖,她內心吶喊著!

望著持續打來的電話,李暖恐懼的墊腳躲到卧室。卧室隔音效果很好,著急的看著持續不斷打開的電話,她覺得自己持續接,不然即使躲得了初一也躲不過十五。

拼了?李暖給自己鼓舞著,「喂,青青姐……」她表現的十分自然。

電話那頭李青笑了,「李暖暖,給老娘開門。」她命令著。

「開門?開什麼門?」李暖繼續嘗試忽悠著。

李青特意留了一手,直列戳破某人,「裝,給我裝,剛才我敲門之前還聽到屋裡的電視機聲音,怎麼?不要告訴我你不在家。」

「唉,我確實我在家。」細微的勉強笑,「我在河馬餐廳著,今天有應酬。」

裝的確實挺像!李青不得不佩服,畢竟是差點進入上影的上學的影后,要不是她留了一手還真的被她騙到,只是她可沒工夫陪她演戲,「要嗎、現在開門,要嗎、改天你給我死……」要挾,赤裸裸的要挾! 橫豎都是死,那不如現在面對現實,諾諾微微的走出卧室,輕輕的打開房門,望著門口那微笑且有些殺機的面孔,不好?危險!下一秒,尖叫著救命,李暖撒丫子就往屋裡跑。

「李暖暖。」帶著那聲怒吼,李青青快速的沖了進去,結果嗎?李暖從來都沒有贏過,這次也是一樣,她被某人扣頭並不粗暴溫柔的拖到了沙發上。

沙發上,李青輕撫摸痴兒的頭,「寶貝兒,你跑啊,你繼續跑啊?」那個微笑、那個聲音,李暖心驚膽戰,又或許是逃跑的加速運動,她的心臟「撲通撲通……」跳的十分活躍。

做錯事當然要懲罰某人,「寶貝兒……」李青繼續著微笑喊道。

既然被敵人生擒,哪么只要用美人計了,「呸」什麼美人計,這叫識時務者為俊傑!李暖自我調侃著,傻笑著,「青青姐,親親姐……」她開始不斷討好某人。

只是一套已經不管用了,李青微笑望著某人,不斷變換的表情,微笑逐漸消失,冷冰冰的,下一秒一巴掌狠狠的打在了某人pigu上,「我讓你皮,我讓你戲耍老娘……」她說著,手還不斷持續教訓著。

寵妻總裁超給力 「哎呦……哎呦……」李暖配合著,說實話一點不疼,但是這個節骨眼上,你要是不裝的像點、慘點,那豈不是不給某人面子,這會不給面子那豈不是……

「青青姐……親親親親姐……」李暖戲精上身,眼淚說流就流,哽咽著、委屈著,那個表情,配合著不斷卑躬的語氣,簡直跟真的似的。

李青也沒閑著,打這人嘴裡還不斷的說著,「我讓你戲耍我……我讓你調皮……」雖然都是重複的兩句話,但是某人用不同的語氣,為我們展示了漢語文化的博大精深!

過了一會,李青打累了,盯著可憐巴巴的李暖,低頭湊到耳邊,「在給你一次機會……」嫵媚一笑,那冷冷勾人huipo的一笑,讓人感到恐懼。

可憐巴巴瞬間轉變一臉淺笑,輕輕從李青胳膊掙脫坐直,「事情是這樣……讓后是這樣的……」簡單的一番陳述,沒有摻雜任何虛實,這一次她可不敢在說謊。

聽完了不長的故事陳述,「啊……」李青失望,本指望有什麼刺激的八卦,原來啥都沒有,失望,她真的感到失望!

不過話也不能全信,李青反覆確認,「你說的都是實話嗎寶貝兒?」

那個微笑,那個眨眼!李暖懵了,什麼時候李青青竟然不相信自己了!

「我發誓……」李暖奶聲奶氣,舉起手的樣子可愛極了!

認真的望著那個眼神,直直的盯著,數秒,李青沒有從眼神里發現,微笑著,「相信你一次。」

這話什麼意思,李暖不滿的發出抗議,「你這是?什麼時候我說的話都不能信了。」

李青白了一眼,「從你昨天戲耍老娘開始,我就不信了。」

李暖那個委屈,「不是……不是……」

可是?李青兇巴巴的打斷,「李暖暖你也敢說可是……」那個威脅的眼神。

「你……你……」下一秒,李暖,「嗚嗚……青青姐你欺負我……」

我卡,我欺負她?李青一臉疑問的打量著某人,不錯,好像沒毛病,我就是欺負她!

「我欺負你怎麼了。」李青耍起無賴。

「嗚嗚……嗚嗚……」哭泣的李暖,帶著時響時停的音效,「你都批評過了,不行,而且我都向你投誠了,你……你……,你竟然還欺負我……嗚嗚……」

「哈哈哈哈……」李青那個痛快,「爽……」

李暖震驚了……

以下是河馬電台為你帶來前方最新報道:「今日一李姓女子惡意闖入本小區李女士家中,之後這名惡意闖入的李姓女子,在李女士家中發生了長達數十小時的惡意挑釁……究竟是道德的淪喪,還是人格扭曲?那麼今天就跟隨本台記者,讓我們走進李女士家中採訪,為你闡述當天的發生的一切。

「你好李女士……」

「是嘛、是嘛……各位觀眾快來看看……」鏡頭一轉對向你沙發上靜坐的李青李某。

李青白了一眼,鏡頭轉,「沒有天理啊!我留連街第一仙女,留連街第一單身狗……」李暖一把鼻涕一把淚,「是嘛是嘛,說是來聽八卦,來了之後就橫七豎八的躺著挑釁我,知不知道,我一天打八份工,晚上還要看電影,都沒人管……」以上片段致敬《愛情公寓》

「李青青……」李暖一聲大叫,隨後動若瘋兔,「老娘跟你拼了……」

客廳陷入混亂……

少許,李暖暖敗陣來!不錯,可憐的她,渾身顫抖一臉恐懼,猶如被人宰割的兔子,溫柔的凝望的深淵,被某人制服再次制服,只不過這一次她服服帖帖。

愜意的fumo著某人毛髮,一臉上帝微笑,「痴兒,你還敢反抗朕嗎?」李青問道。

微笑著一臉恭敬,李暖溫柔的趴在李青腿上點著頭,「人家再也不敢了!」

真的不敢了嗎?暖暖小寶貝兒心裡那個苦!可是現在有苦也說不出!

李青滿意,十分滿意,小樣還敢反抗朕!心裡美著,慢慢低頭,輕嗅發香,「痴兒要不我打電話問問某人。」

李暖起身抬頭,可愛的微笑,「好的呢,都聽姐姐的。」

「真乖……」李青摸著長發誇讚著。

我忍……我忍……微笑的面容下,李暖耐心吶喊著……

不廢話,李青快速拿起手機,撥通電話,打開免提……「嘟……嘟……」

「沒人接?」李青意外。

「再打。」李暖附喝。

李青再次撥通,一樣,突然想到,「暖暖把你手機拿來。」

「好的。」李暖乖乖快速上交手機,說實話對於昨晚究竟發生了什麼,她也是十分好奇。

「嘟……嘟……」

「我卡……什麼情況。」李青望著某人疑問。

李暖雙手一撇,不要看我,我也不知道啊!

不行,快速想到,「走……」李青過段拉起李暖殺向餐廳。

就這樣,兩人風塵僕僕的sha向了河馬餐廳,而我們的河馬先生還不知道即將發生的一系列質問! 這個時間點河馬正在忙碌,聽到這倆姐妹找自己,不忍感慨這兩姐妹真的很閑,自從年後這倆姐妹就頻繁出入餐廳,如果除去倆人工作、睡覺,幾乎所有的時間都是自家餐廳度過,他不知道是感到高興還是難過!

這會河馬沒有功夫搭理她們,簡單的讓人傳了個話,自然是讓她們等著,只是這一等,等到了晚上九點。

李青和李暖也沒閑著,吃了個午飯,有去公園散了會步,倆人回到餐廳四樓時,河馬正躺在躺椅上喝著茶水愜意的吹著空調。